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黄九斤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形让在场所有人产生了巨大的压迫感。
曹瑞突然有些后悔只带了十几个安保人员过来。
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没有意义,人来都来了,总不可能不战而退,而且,对方只是身形高大而已,他仍然相信自己这十几个人足够拿下他。
黄九斤没有说话,面对一群无知的人,拳头比嘴巴更有用。
不等曹瑞发令进攻,铁塔般的身形已经开始动作。
快!曹瑞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字,动作快,战斗结束得也快。
还没等他完全反应过来,手下的十几个人已经躺在了地上,而这个高大的男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近距离之下,那种压迫感更加惊心。
曹瑞不是没见过大世面的人,但是仰视着这个高大男人,他从内心底感到绝望。
他现在终于知道之前打电话给他的值班人员为什么那么害怕,因为他现在也有同样的感觉。
之前的三人刚刚从绝望中等到了希望,但很快又从希望中堕入更加彻底的绝望。
在他们看来,这哪里是人,简直是魔鬼,十几有功夫底子的安保人员,竟然只是一个照面就全部倒下了。
黄九斤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曹瑞,“打电话”。
曹瑞手心里全是汗,哆哆嗦嗦的从兜里掏出手机拨出了电话。
“马总、、、有人砸场子”。
、、、、、、、、、、
、、、、、、、、、、
“鱼死网破”?!陈坤面目狰狞的盯着张丽,“你打算怎么个鱼死网破法”。
面对狰狞的陈坤,张丽没有丝毫的胆怯。
“我有你贪污受贿和利益输送的证据”。
“你在威胁我”?
张丽对陈坤失望到了极点,“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一时被名利蒙蔽了心智,没想到你是从根上就烂透了”。
陈坤冷冷的盯着张丽,眼中没有了以往的柔情,只有愤怒。
“为了一个山野村民,你竟然要将大学同窗、人生好友,一个深爱你的男人送进监狱”。
张丽眼中带着浓浓的厌恶,“你不配做我的朋友,更没有资格爱我”!
陈坤咯咯冷笑,“我堂堂山海资本董事长,别墅、游艇、私人飞机应有尽有,多少人跪着喊着想做我的朋友,多少女人千方百计想爬上我的床,你竟然说我没有资格做你的朋友,没有资格爱你”。
陈坤不停的冷笑,“张丽,你太自大了,你太自以为是了”。
张丽迎着陈坤冰冷的目光,摇了摇头。“在我眼里你从来就没有富有过,现在的你和以前的你一样的穷,甚至现在比以前更穷”。
陈坤放声哈哈大笑,笑得前仆后仰,笑得狂放癫痴,“你说我穷?哈哈哈哈、、、太好笑、太可笑、、、”。
张丽怔怔的盯着陈坤,“你连起码的礼义廉耻,连最基本的良心都没有了,难道还不穷吗,你穷得只有满身的铜臭味”。
陈坤身体前倾,双眼瞪大如铜铃,死死的盯着张丽。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要为了陆山民跟我死磕到底吗”?
张丽也是连连冷笑,“在你的眼里,我是为了山民要至你于死地”?
“难道不是吗”?“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是为了帮我改邪归正,这种骗三岁小孩儿的谎言我是不会信的”。
“随你怎么想”?张丽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制作人「試著戴了戒指」
陈坤冲着张丽的背影咆哮道:“你喜欢陆山民,你一直都喜欢他对不对”?!
张丽没有辩解,也没有停下脚步,打开门走出了董事长办公室,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陈坤气得脑袋嗡嗡作响,用拳头疯狂的砸桌子,抱起电脑狠狠的砸在地上,抓起桌子上的文件撕成粉碎。
“为什么要逼我”?
“你为什么要逼我”!
“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
、、、、、、、、、、
、、、、、、、、、、
马娟来到云水涧,看了眼满地躺着的安保人员,对黄九斤抛了个媚眼。“阳关一别,我是日思夜想,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你结实的胸肌,都惹得我害相思病了”。
黄九斤抬手看了看手表,“刚好半个小时,你来得不算晚”。
马娟看了眼曹瑞,质问道:“我的男人你也敢动,是不想再云水涧干了吗”!
曹瑞震惊得张大嘴巴,“他、、、我、、、马总,,,这是一场误会”。
之前的三人也是满脸的懵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曹瑞反应很快,赶紧朝黄九斤鞠了个躬,“姐夫、、、对不起”!
黄九斤看着马娟,眉头微微皱起,但是没有说话。
马娟双手环胸,“愣着干嘛,还不带着你的人赶紧滚,我跟你姐夫好久没见,要进行一场身体上的深入交流,你想留下来看吗”?
“不敢”!曹瑞吓得身体颤抖了一下,赶紧对地上的人吼道:“没听见马总的话吗,没死的赶紧给老子起来滚”。
躺在地上的人赶紧哀嚎着起身,相互搀扶着快步往外走去。
曹瑞不敢回头,带着所有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云水涧。
随着大门关闭的声音响起,黄九斤淡淡道:“叫人”!
马娟微微一笑,媚眼如丝,“怎么?我一个人不够,还想玩儿多p”?
黄九斤大马金刀的坐下,“我只给你二十分钟时间,二十分钟之后,我将大开杀戒”。
马娟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黄九斤,你真以为你天下无敌”?
黄九斤拳头一握,身上的气势陡然腾升。“要不现在就动手” ?
马娟下意识向后闪退出去七八米,身上气机环绕。
“一见面就喊打喊杀,我这么漂亮的女人,你下得了手吗”?
黄九斤撇了眼马娟,眼神轻蔑。“徐娘半老”。
马娟脸上闪过一抹怒意,“你是在找死”!
黄九斤平淡的看着马娟,“阳关一战,你竟然突破到了化气。如果这就是你的底气,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一个刚突破,境界还不稳的伪化气,在云水涧这种封闭的空间里,不到十分钟我就可以杀了你”。
马娟警惕的看着黄九斤,手机已经拽在了手里。
“你有这么好心,真打算让我叫人”?
黄九斤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两分钟”。
马娟一双丹凤眼死死的盯着黄九斤,拿着手机的手背在身后,五指飞快的在手机上打字。
黄九斤撇了马娟一眼,“背着手发信息,你不怕发错人了吗,如果发错了,后果会很严重”。
马娟将手机拿到身前,指头在上面点动,但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黄九斤。
黄九斤淡淡道:“放心通知人,我说话算话,二十分钟之内,我不会对你动手”。
合法反派的訴求
、、、、、、、、、、
、、、、、、、、、、
张丽失魂落魄的走出山海资本,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丽姐,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出租车司机姓黄,是冷海为了以防万一专门给张丽安排的保镖。
张丽坐在后排,理了理头发,摇了摇头,“小黄,先别回去,载着我到附近逛逛吧”。
小黄嗯了一声,没有再多问,作为冷海的手下,他早已习惯多做事少问问题,之前那一问也不过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而已。
出租车漫无目的在百汇区闲逛。
张丽侧头望着窗外,来到东海八年了,如今的百汇区,除了极个别的特色建筑之外,已经看不到八年前的影子。
汽车驶入了民生西路,这条路除了名字没有变之外,什么都变了。
看着宽敞的马路和高耸入云的建筑,张丽渐渐的想起八年前的民生西路。
污水横流、杂乱无章,各种味道聚集在一起。
那个时候的民生西路虽然破败不堪,但却是她眼中最好的样子。
民生西路222号、午夜烧烤店、玫瑰酒吧、、、、。
整整八年了,他们乘着梦想的列车驶入这条街道,带着无限的憧憬和热情踏入这种大城市。
有酸甜苦辣、有悲欢离合,还有、、、、、生离死别。
她很怀念那时的日子,很怀念那时吃不起肉、交不起房租的日子。
也很怀念那时的人,那个时候的陈坤虽然喜欢吹牛、虽然不够担当,但总体来说也是个有感情的人。还有那个时候的黄梅,虽然有些虚荣,但仍然是她最值得信赖的好姐妹。
还有山民、、、
张丽脑海中浮现出陆山民的样子,想到陆山民脸上那干净的笑容,她也不自觉的露出了微笑。
不过,很快她又被眼前的高楼大厦拉回了现实。
曾经的民生西路回不去了,曾经的人也回不去了。
黄梅不在了,陈坤也变了,山民已经有很多年没见,不知道还是不是曾经那个山民。
当年一行四人到东海逐梦,现在唯有她一人还和来时一样。
“万法变幻,不移赤子之心”,这是当年陆山民爷爷写给陆山民的,她不知道陆山民记住了没有,但是她一直都没有忘记。
张丽透过车窗望向天空,喃喃道:“山民,你记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