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李纨心里打了个突。
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眼前这个铿哥儿可不是哪家纨绔公子哥儿,他可是翰林出身的顺天府丞,实打实四品大员,这陡然脸色一正,那气象顿时震得李纨心里就是一个激灵。
老祖宗和婆婆貌似不经意地婉拒了邬家的提亲,看起来是嫌弃邬家主人邬见章已经不是粤海将军了,又或者觉得邬家和贾家这么多年关系有些淡了,但李纨还是能隐约猜测出一二来。
邬见章虽然不是粤海将军了,但邬家在广东根基深厚,邬见章这种武将,随时可能再次起复,就像冯紫英老爹一样,还不是大同总兵免职,一年时间就又出任榆林总兵,再干两年就升任蓟辽总督,武将起复甚至比文臣更容易,只要时机合适,朝廷随时可能重新启用,这一点贾家不可能不知道。
如冯紫英所言,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拒绝了,而宝玉呢?论亲近似乎还不及贾环和冯紫英的关系,却屡次三番询问征求冯紫英意见,这里边儿那点儿猫腻连自己都瞒不过,如何瞒得过冯紫英?
他是魔法少女
还不是担心贾环姻亲如果是如邬家这种大户望族,一旦成亲之后,贾环若是读书再有成,那就真的彻底把宝玉给压过去了,这荣国府日后真的谁来当家都不好说了,虽然理论上贾环这种庶出子不会接掌家族宗门,但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万一贾环日后科举高中,仕途发达了,贾家难道还能将贾环拒之门外?便是老祖宗和婆婆也做不到,两位老爷就不会答应。
只是这等情况下,李纨也不好回答。
当时她也听到了老祖宗和婆婆提起,但是都没怎么说原因便婉拒了,唯有李纨内心清楚这里边的情况,但都无法宣之于众,也不可能有什么能拿得出来的理由。
李纨见冯紫英目光灼灼盯着自己,心里更发慌:“妾身也不是很清楚,这是老祖宗和太太定下来的,兴许是觉得邬家不太合适吧。”
“是么?”冯紫英嘴角浮起一抹奇异的笑容,“大嫂子,你也这么想?真的是不合适,还是太合适了?日后若是兰哥儿也遇上这种事情,你会怎么做?”
李纨心中猛然一抖,果然来了,这是要用兰哥儿来威胁自己么?
“铿哥儿,环哥儿的婚事是太太来决定,轮不到妾身插言,至于兰哥儿,那是另一回事。”李纨小心翼翼地避开对方话语里的“陷阱”,“您这是打算要找太太她们问个究竟么?恐怕这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政世叔走之前还说了,让我帮忙照拂贾家的大小事情呢,我过问一下,没问题吧?”冯紫英冷冷地道:“大嫂子觉得有问题?”
语气里似乎有了隐隐的威胁,李纨骇得连忙摇头:“妾身怎么会觉得有问题,只是太太毕竟是环哥儿嫡母,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太太做出任何决定都是理所当然的。”
冯紫英当然知道对方所言在理,王氏是贾环嫡母,别说自己,就连赵姨娘也没资格过问贾环婚事,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自己作为贾环半师半长,整个贾府事务都要仰仗自己,自己又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过问?
李纨被冯紫英目光逼得躲闪,忍不住求饶:“铿哥儿,这事儿都过去了,您若是要追究,那也只能去找老祖宗和太太,切身当时虽然在场,但是也轮不到妾身插言,……”
“哦,你也觉得此事不妥?”冯紫英笑了起来。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农家妞妞
李纨连连摇头:“这等事情轮不到妾身表态。”
万道龙皇 小说
见李纨哀怜求饶的模样,一身素白的裙服勾勒出妖娆身段,如此近距离,气息可闻,冯紫英心中也有些心猿意马,嘴角笑容更甚,看在李纨眼中,惊惧之心更甚,忍不住道:“铿哥儿,宝钗她们可能很快就要过来去看一看以前住过的蘅芜苑,……”
冯紫英一愣,这才明白过来,这小妇人是被自己吓坏了,可能也许被自己的一些名声所误,忍不住笑起来就有些想将错就错,“大嫂子好像有些误会了我啊,怎么,这是把我当成了色中饿鬼还是登徒子?这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大嫂子觉得我会做些什么?”
话挑明,李纨心中也是一颤,这是真的要对自己下手了?先前那些话不过是些由头借口?果真还是看错了对方,这心情反转,让李纨全身发软,忍不住靠在身后的一处假石山上,双拳紧握衣襟,“铿哥儿,妾身也算是你嫂子,你切莫要……”
原本并没有多少企图的冯紫英也被李纨这楚楚可怜的模样勾得有些心火上涌,上前一步,将对方抵在山石上,似笑非笑地道:“如果我一定要呢?”
李纨脸色苍白,心中狂跳,尤其是这个男人前行一步,身上浓烈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只把她熏得心神恍惚,尤其是剑眉朗目下那张神采飞扬的脸,更是迫得她几乎要仰躺在山石上。
“铿哥儿,兰哥儿蒙你教导,日后还要靠你多帮扶,妾身很是感激,但是妾身已是人妇,不能有辱门风,还请铿哥儿你放过妾身,……”
冯紫英看着对方几欲闭上眼睛任人宰割的模样,心痒难熬,但是却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做什么,不过是兴之所至想要逗弄一下这个俏寡妇,他也还不至于在这种情形下有什么不轨之举,那也太败人品了。
轻轻抬起俏寡妇的下颌,冯紫英放开,又在对方俏颊上捏了一把,这才后退,把手指放在鼻尖嗅了一下:“嗯,没想到大嫂子却也喜欢这种香脂,泉广合的桂花浸润了龙涎香吧?回味悠长,余香袅袅啊。”
李纨大羞之余也是惊骇无比,这等香脂本来就是女人家的私密,没想到这厮居然一闻就闻出来了。
那也罢了,女人都要用香脂,只是这泉广合的香脂却还用了龙涎香,价格奇贵,主要原因就是龙涎香和花粉花精油浸润在一起,才能持久。
而龙涎香又有催情作用,所以未出阁的女子是不能用的,只能是妇人才能用,但像她这种寡妇若是被人知晓用了带龙涎香的香脂,也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当然泉广合的香脂最上品的,或多或少都带有一些经过稀释后龙涎香,只有这样才能保持花精油的持久效用,但价格上却是比寻常香脂贵上十倍。
李纨平素也没有多少花销,除了一门心思放在贾兰身上外,就连衣衫都做得不多,香脂香粉这些也所用不多,今日所用这个也是去年与王熙凤一道在泉广合时所购,平素用得很少,谁曾想今日却鬼使神差用了,还被这家伙给闻出来了。
见李纨脸色忽红忽白,内心惶恐无比,冯紫英却不知道这里边的故事,还觉得这女人怎么突然变成这副模样,真是不可貌相。
平素家里沈宜修、尤二姐都要用泉广合的香脂香粉,所以他也知晓一些,便是宝钗和宝琴也要用,不过是用的另外一家天外楼的。
冯紫英松开手,笑着摇头:“大嫂子,环哥儿的婚事,我是要找机会和老太君和太太说一说的,也请大嫂子帮着敲一敲边鼓,我觉得这门亲事不错,嫂子也请放心,兰哥儿的事情我是放在心上的,保管不会让嫂子失望。”
李纨神情恍惚,此事哪还有心思去想其他,冯紫英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直到冯紫英离开几步,她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心里既惊又忧还怕。
誘寵爲妃:邪君追妻萬萬次 小說
她有些不明白冯紫英意欲何为了,若说此人是柳下惠般的正人君子,她是不信的,单单是他之前的举动非君子所为,但要说他是色中饿鬼,但也就是一个轻薄举动,并无其他实质性的行径,先前自己实际上已经放弃了抵抗,准备任他为所欲为了,人家却收手了。
至于说提及兰哥儿,倒是让李纨稍稍心安,起码这厮还不至于用这个来要挟自己,否则李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只能主动就范了。
素云碧月见到冯紫英施施然下来,却没见着自家奶奶,都是脸色苍白,不敢正视冯紫英,冯紫英也不理睬二女,扬长而去,却见一会子之后大奶奶一瘸一拐从山径上下来,都忙不迭地迎上前去扶着:“奶奶,您怎么了?”
那碧月性子要燥一些,早已经咬牙切齿地咒骂起来了:“这冯大爷如何敢这样?光天化日之下行如此恶行,奶奶您身子可受得了,需不需要去请郎中……”
素云早已经红着脸啐了一口:“小蹄子,奶奶都被折腾成这样了,如何能去请郎中?”
李纨也是被二女的虎狼之词给弄得脸色大红,又气又怒又好笑:“你两个小蹄子,少在那里胡说八道,我是脚麻了,不小心下来时扭了一下,哪里有你们说的那等龌龊事,铿哥儿是和我说环哥儿与兰哥儿的事情,你两个小蹄子再要乱讲,仔细我揭了你们皮!”
素云碧月都不敢置信,讶然看着奶奶,但见奶奶衣衫规整,鬓发端正,好像还真的没有其他异常,唯有这脚步有些虚浮,还一瘸一拐,有点儿像是传闻中的那等情形,也难怪她二人误会。
再一想这一会子工夫时间的确没多长,好像也的确不像,二女是贾珠去世之后才跟着李纨的,所以未经人道,对那男女之事也是一知半解,不过是听府里那些婆子妇人只言半语了解,这会子才算是放下心来。
“奶奶,冯大爷真的没怎么……”还是碧月胆大,张口问道。
京華大人溫馨甜蜜的小破屋
“没怎么。”李纨素来是好性子,所以也把二女养成了说话无忌,“他能做什么?我好歹还是他嫂子,……”
只是说这句话时想到冯紫英将自己逼到山石上仰躺,他身体几乎要挤进自己身体里,最后那一挑颌捏颊,更是让自己几欲晕厥,这难道是当小叔子能做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