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朱厚照一脸凝重。
眺目朝着赣江的对面望去。
这么会的功夫过去,对面的先锋已然开始到达赣江边上,在那里开始安营扎寨起来。
一些兵丁更是开始朝着一旁的高山奔去,他们的目的何在,朱厚照再为清楚不过,就是奔着那里的竹林而去。
只不过即便如此。
朱厚照在之前依旧没有下达砍伐竹林的旨意。
无他。
就如姜三之前所言。
这些人都是功臣之后,让他做出手足相残的事情,他自己也迈步过去心中的那道坎。
也正是因为如此,方才有了他在南昌这里静候兴献王等人到来的事情。
要不然不言其他。
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从何处调兵还调不到?
眼下让他头疼的,并不是兴献王所率领的这些贵州兵马,唯一让他感觉有些头疼的,是在中原之地肆虐的白莲教众人。
这般家伙千年以来,简直就是拿造反当营生干,每逢乱世必定出来亮个面,可偏偏哪一次都是铩羽而归,即便朝廷无数次的清剿,但是到最后这般家伙还是死灰复燃。
朱厚照都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又是因为什么,让他们一下子就坚持了千年之久,仅仅只是因为贪心吗?
若是如此的话,那朱厚照真得有些佩服这些人的毅力了,不言其他,这贪心都能世世代代的传递下来,也算是和厉害的传承了。
呵呵!
朱厚照冷笑一声。
思绪开始重新回到眼前。
看着已然在赣江对面做好安营扎寨准备的兴献王等人,抬脚直接朝着城墙下面行去,一边走一边吩咐:
“盯紧对面的动向,一旦对方有什么异动,即刻前来奏报!”
“卑职遵旨!”
整齐划一的接旨声,开始在城墙上面响彻起来。
朱厚照漫步前行,来到城墙下面的他,对着周边跟随的护卫说道:
“徐宁呢?让他过来!”
伴随着朱厚照的旨意下达,没消片刻的功夫,正在一旁忙碌的徐宁,快步跑到了朱厚照的近前。
“末将参见太子殿下。”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徐宁听到问询,躬身一礼后,抱拳答道:
“禀告殿下,诸般事情已然准备完全。”
“嗯。”
朱厚照轻轻嗯了一声过后,继续吩咐道:
“传旨虎贲军就位,所有虎贲军即刻登船!”
“末将遵命!”
徐宁在接到旨意之后,转身就欲离去。
“等一下。”
徐宁身形一滞。
停在当场的同时,快速转过身形,躬身面向朱厚照。
“你没告诉姜三?”
呃……
徐宁一愣。
接着瞬间反应过来,殿下所问询的是何事,躬身行了一礼的他,赶紧快速回答道:
“禀告殿下,您之前没说,所以末将也就没敢私下告知。”
徐宁说完这句话语,怯怯抬头朝着朱厚照看了一眼,轻声说道:
“殿下,末将是不是做错了?”
嗯?
朱厚照神色如常,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的同时,继续说道:
“没错,下去吩咐吧,碰到姜三的话,让他过来。”
“末将遵命!”
徐宁领命,快步朝着远处奔去,呼喝和命令的话语,更是不断从其口中喊出。
至于朱厚照,在观望了一下对面的情形后,见到越来越多的兵丁,开始在对面已然扎起营帐后,轻轻笑了一下的他,继续朝着江边行去。
几息之后。
交代完毕的徐宁,连带着一脸羞愧的姜三,齐齐站到了朱厚照的身边。
正在朝着对面张望的朱厚照,听到身后的动静之后,回身看了一眼,见到是徐宁和姜三两人后,出言说道:
“好了,都来了,上船吧!”
呃……
徐宁和姜三两人听到朱厚照这般言语,神情齐齐一变的同时,快步拦在了朱厚照的近前,阻拦道:
“殿下,马上就要交战,虽然对方未必有火器,但是也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携带攻城的器械,再者两军交锋,刀剑无眼……”
“行了!”徐宁话语还未说完,就被朱厚照的话语打断,朱厚照目光看着对面骑马站立江边的一道身影,道:
“废话就不要多说了,我那想要取而代之的皇叔来了,我总得过去看看才是。”
“再说,之前交代你的事情,不都是已经准备妥当了吗?既然如此的话,还怕他作甚。”
说完这句话语的朱厚照,抬脚朝着面前的一座河船行去。
站立在后面的姜三和徐宁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见到对方尽皆都是一脸凝重的神色后,赶紧快步跟上。
咚!咚!咚!
一起成功 小说
战鼓响!
呜!呜!呜……
号角鸣!
之前从宁王手中缴获的河船,又一次开始发挥了余热。
和之前前来南昌还需用苫布盖住大炮不同,这一次的朱厚照,根本没有丝毫遮掩,炮口直冲对面不说,所有炮弹更是已然准备完全。
眼下唯一缺少的,也就是一道‘发射’的命令罢了。
百船齐渡。
慢慢朝着对面行去。
而与此同时。
对面正在安营扎寨的一众兵丁,连带着在江边观察这边情况的兴献王,也开始注意到了这河船的动静。
见到朱厚照在他们刚刚到来之际,居然就开始主动迎战的情形,兴献王一脸愕然之余,忍不住讥笑出声,冲着一旁的袁宗皋笑语道:
“之前本王看他四处搜罗河船,原本还以为这渡江交锋,还得需要几日的时间,可是谁曾想到,本王还没有失去耐性,他到是先出手了。”
“怎么,他就这么等不及吗?还是说他以为就他这么点人马,可以抵挡本王的四十余万大军吗?”
兴献王一脸讥讽。
看着远处的河船,脸上的笑意已然开始变得越发浓郁起来。
站立在其身边的袁宗皋,并未着急回答兴献王的话语,而是交代手下赶紧将这个消息告知下去,让一众将领做好应敌准备。
他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才将目光重新转回到了兴献王的身上,拱手答道:
“殿下,这简直就是天助吾等,看来坊间的传闻果真没错,这朱厚照穷兵赎武,没准就是第二个赵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