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肖邦的《蝴蝶》练习曲飞快地被修长有力的指节按下,侧厅的三角白钢琴前,高挑漂亮的女孩,也是公馆陈老板的女儿,陈小姐,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将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上那劲儿给抬了出来,不碰错一个音,不漏一个节拍,当真把整个侧厅当做了音乐会的现场,沙发上的贵客一家人就是她今天最严格的评委。

黑白键起落,琴槌快速敲打琴弦,音符起承转合,从平稳到高潮,最后急促收尾结束。陈小姐香汗淋漓地撤手收干净最后一个音符扭头过去,正想在背后那一大家子人的夸赞中说些谦逊的话时,她却发现整个侧厅里客人们的注意力居然没一个在她的身上!
这让陈小姐有些错愕,视线忍不住随着苏家三口转向了侧厅的大门,一眼就看见了门口站着的那个提着蛋糕的男孩。
她愣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该说不愧是能三倍速弹野蜂飞舞的钢琴练家子吗?反应就是比所有人都要快!抢先一步就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送蛋糕的吗?我去吧。”陈小姐礼貌微笑地快步走到了男孩的面前替对方接过了蛋糕盒子。
她在凑近时忍不住多看了这个送蛋糕的男孩几眼,被那颜值晃了晃眼睛,心里忍不住夸了句不愧是自己老爹,送蛋糕的外卖小哥都这么精挑细选,这送蛋糕的小哥颜值就连她都心动了。
…但可惜现在不是撩汉子的时机,陈小姐才接过蛋糕准备回头,可没想到面前这个帅小子居然抬步就往侧厅里面钻!速度快到愣是连她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从她身边蹿过去了。
她才想伸手去抓住这冒失的小子,但却被门后的一只手悄然拉住了手腕轻轻捏了捏,也就是这么一耽搁,男孩就已经走到侧厅里了。
陈小姐下意识想抽回手,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却蓦然发现抓住自己手腕的是自己老爹,陈老板站在门外额角汗水都差点滴出来了,面色紧绷抽搐着猛给自己女儿甩眼色。
也不愧是亲生父女二人,一个眼神陈小姐就明白自己差点闯祸了,胸腹因为吸气而微微鼓起有些诡谲地扭头看向已经走进侧厅里面的那白T恤的背影——这看起来帅得离谱,但穿搭跟外卖小哥没什么区别的男孩就是苏总一家人等了半小时的人?
“快去。”陈老板嘴唇微动小声指挥自己女儿,“看看是什么路数。”
陈小姐心领神会,重新调整面部表情和状态,拿出了挑不出毛病的交际微笑出来转身提着蛋糕走向侧厅里——只是刹那间,她就立刻从接蛋糕的人变成了送蛋糕的人,好像她才是那个送外卖的小姐姐一样。
“蛋糕来了。”陈小姐把蛋糕放在了侧厅的大理石花纹茶几上,悄然看向了不知何时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的苏总和苏总夫人…好家伙,自己刚才一曲放肖邦比赛上都能得奖的练习曲都没能让这一家子站起来鼓掌,这不知来路的小子一进门居然全部都起来迎接了…这莫非是准女婿?不应该啊!
“你就是林年吧?”今天的苏爸爸穿了一身灰色的商务休闲风西装,深色系西裤熨得抻敨笔直,看得出是个上了年纪依旧讲究风雅睿智的男人,他首先站了起来带着笑容走向林年,伸出手就向着林年握了过来,“我家晓樯每天都提到你,这下可终于是第一次见到面了啊!”
林年看着这个年纪上了45、6依旧不大显老相的中年男人,也立刻伸手过去握住了,“叔叔好。”
说完之后他就瞥见到苏晓樯正猫在一身粉色的雪纺衫配蓝色格纹半身裙的苏妈妈身后,想来苏妈妈这一身衣服都是苏晓樯亲手搭配的,轻快明亮的衣着搭配跟自己女儿站在一起着实减龄了不少,四十过半的人看起来硬是才像三十多岁的少妇。
“不好意思迟到了,原本买了蛋糕就准备过来的,结果半路上遇到了一些事情需要去处理耽搁了一会儿时间。”该道歉还是得道歉的,就算是执行部的王牌,卡塞尔学院的‘S’级也得在叔叔阿姨面前老老实实低头,这是纯粹的礼数问题。
“没事,才半小时而已,我家晓樯刚才可是跟我说了好几十遍你的事情很重要,来迟多久都让我别说你半句话,不然她就跟我翻脸…哈哈哈哈。”苏爸爸看起来性格爽利得很,也不愧是矿老板,完全没有什么弯弯绕绕的心眼,直接就把之前的乐子事儿给倒出来了,代价就是苏晓樯绕到他身后躲着戳他腰眼。
“事情解决完了吧?”苏晓樯在苏爸爸求饶后才探头出来,海边玻璃蓝带大蝴蝶结领的透气上衣配低饱和明亮深蓝的中长裙摆,一看就是没少定最新款的纽约时尚杂志,整体看起来又漂亮又成熟。
“这次呢,其实是主动邀请小年你来的…我这么叫你没问题吧?”苏妈妈说话了,一开口苏爸爸就闭嘴了,家庭地位显而易见。
“没事,阿姨想叫什么都可以。”林年说。
“关键是我一直很想知道是哪个男孩把我家晓樯的心给拐走了,之前她爸在德国那边谈生意的时候可是直念叨着要飞回来教训你一顿呢,可舍不得我们家晓樯了。”苏妈妈笑说,“别怪我话多,我还是多问一句,你们这是已经确定关系了吧?这次我让晓樯邀请你来主要就是想确认一下好安心。”
“是的。”林年微微点头了,尽可能的让自己面带微笑…这是自家老姐在他出门的时候严格提醒过的,随时随刻都对可能成为你未来岳父母的人带着笑容。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苏妈妈看了一眼脸颊有些绯红的自己女儿调笑着追问道。
“大一下半学期的时候,那时候学校里出了一些小问题,但我们还是克服了,然后就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林年娓娓解释道。
“不错不错,有考验和经历的情感才能走得更远,我就怕你们是一时冲动才确定了关系,而且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们也是老同学了,你的名字啊,我可是在好几年前晓樯才高中的时候就天天听了。”
“妈!”苏晓樯面子有些挂不住了,看了一眼不远处提着蛋糕装木头人的陈小姐,而陈小姐立刻眼观鼻鼻观心表示自己啥也不知道啥也听不见。
千金貴女 小說
“那你们又到什么阶段了啊?”苏妈妈继续笑着问。
“唔…”这下就连林年都有些呆住了。
“妈!”
“后厨已经开火了,五分钟之后前菜就能准备好了,各位坐一会儿就可以来正厅用餐了,我先去准备一下。”陈老板恰到适宜地走了进来,微笑着安排说道。
“好,可以,小陈,你先去忙吧,今天我一家人开心,菜多上点管够!”苏老板大气一挥手,当初矿老板的风采尽显无疑…
陈老板离开时给自己女儿使了使眼色,让他留下来观察一下情况,他去后面忙活了总得有个人控场。
陈小姐心领神会地推开到钢琴边坐下,余光悄然关注着沙发那边的情况,洁白灵巧的耳朵竖起。这下她几乎也算是确定林年真的是苏总一家的“乘龙快婿”了,整整迟到半小时,她弹了几章肖邦手都弹软了这家伙才来,苏总一家居然没有半点抱怨的意思在里面!
…这是什么梦寐以求的完美岳父母?以后她也能拥有这样的公婆吗?
…有没有一种可能,问题不是出在岳父母大人脾气好,而是出在女婿的身上?
陈小姐悄悄地打量着林年,想从这小子身上看出一些金龟婿的光泽来,但很可惜她见到的只是一个一度被自己误以为是外卖小哥的男孩、
无非是看轻林年的颜值,相反,在见面的第一刻陈小姐就已经认可这个男孩的卖相了。毫不夸张地说这个一身白T恤小她几岁的弟弟,但论颜值就算放在她整个人生的帅哥阅历中都能排得上前三甲了!
但可惜经受过陈老板从小到大的择偶标准熏陶,陈小姐早已经不是当年只吃颜值的纯颜狗了,在女生的世界里真正合格甚至称得上优秀的择偶标准一定要对一个男生全面打分——百分比标准,一个男生的颜值在她心目中只能占据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七十则被家境、文化程度、兴趣爱好和性格相性占据,其中家境和文化程度占比最高。
前者的家境决定交往时的消费观念,总不能陈大小姐暑假日想去迪士尼释放一下童心,你这个当男朋友的就连尊享导览都买不起不吧?让陈大小姐在酷暑里人挤人就算女孩子能忍受,陈老板知道了也得打飞机去迪士尼一脚把你踹飞掉。
而后者的文化程度,则是决定了谈吐以及见识,并非文化程度低一定就没有修养,但大多数修养差的人文化程度都不会很高;反之文化程度高的人修养也不一定好,但却也是少部分,概率问题上取较大的情况考虑。
现在林年的情况看来,颜值这一项的分数肯定是能打满了,性格和爱好暂时看不出端倪来所以不谈,就只从占比最大的家境一项来看…这一身白T恤配牛仔裤应该是在街上的“最后三天大甩卖”的摊位上买的吧?绝对是一口价还能往下砍十几个百分点价位的那种便宜货。
…天可怜见她陈大小姐家里,过时的Burberry羊绒披肩都只能拿来给她的布偶猫垫窝。也不是说看不起平民衣服,只是穿这种衣服来见未来岳父母实在是太敷衍了吧?她以后要是见家长,专门放衣服的那个房间估计都得被她给犁一遍。
“难道是隐藏的富豪?”陈小姐心中一凛,随着网络小说盛行,现在的有钱人们都刻意地避开那些仇富网文写手时常抨击他们的桥段了。
按照最近的阔二代风气,越是有钱的越装,家里车库里停着Aventador和拉法的,都恨不得出门穿拖鞋,手腕上戴发绳,越是装穷装得像在圈子里就越是能得到别人的尊敬…要的就是那种毫不经意间在小姐姐面前露一手的感觉——现在网络小说的主角们都是这样暗抬自己逼格的!
现在在陈小姐眼中,林年也俨然成为了这种低调富二代了,只不过在未来岳父母面前还这么伪装是不是有些过头了?难道就等着岳父母一句给你五百万滚出我女儿的生活,然后嘴一歪掏出超级跑车的钥匙抖三抖吗?
但陈小姐的这种猜想直到接下来的对话发生后瞬间破裂了…
“小年你现在住哪里呢?家里父母知道今天你来见我们么,要不我们两家人挑哪一天见一面?”苏妈妈乐呵呵地问道。
来了!来了!
林年还没有什么反应,远处钢琴前假意抚摸琴盖收拾,实则监听谈话的陈小姐面色悄然变化,身为女人她哪儿能嗅不出这句话里的深意?饭局还没开始,岳父母的攻势就已经形成了。
按照陈小姐出色的阅读理解,这一句话必然是假借父母知情来刺探自己这个女婿的家境情况!十分高段位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话术较于直白的“你有?”“你在?”“你会?”不知道高到哪儿去了!这高超的问话艺术简直是每一个岳母的必修课!
等等…既然问了家境,那么看起来之前自己的预估有错,这个男孩应该是苏家大小姐的地下情人,最近忽然被爹妈识破才硬逼上架子来见面考核的!
陈小姐剧烈的心理活动从苏妈妈简单一句话从立刻分析出了巨量的信息情报,之前的猜测全部推翻重来,开始试图用林年的回答来预测接下来家庭晚宴的走向。
“额,我不是一直住在阿姨你们家吗?”林年下意识回道。
“?”这下给偷听的陈小姐整不会了,大脑宕机了一会儿。
“有这回事吗?”苏妈妈看起来也愣住了,看向苏爸爸。
“额…别看我啊,我怎么知道?我们之前都一直在一起的。”苏爸爸也愣了一下。
“就是这样的,小年,我跟晓樯他爸爸是昨天才回国的,你说你住在我们家是…”苏妈妈的表情足以看起来略微有些变化了,瞳孔也震动了起来。
他们知道自己女儿在喜欢的人面前很开放,但没想到居然都同居了!虽然听到女儿有男朋友了早有准备,但现在这瞬间就超乎他们的心理预期了啊!
苏爸苏妈一下子暗暗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感觉自己家的白菜已经被拱穿了。
“等等,小年,我家楼盘近年买的有些多,包括我们昨天回来住的也是CBD那边的房子,你具体说的是哪一套?”苏爸爸立刻问道,同时心里抱有一些期望。
“凤凰阁那边的独栋别墅。”林年老实回答,“我去上学的时候租的房子被打出去了,晓樯说她家房子蛮大的,让我去住一段时间…我就去了。”
苏爸爸心态瞬间小崩。
他和苏妈妈悄然对视一眼…凤凰阁的独栋别墅,那不就是他们为了苏晓樯上学方便特地买的那一套学区房吗?
两老的表情都很精彩,但却迫于状况问题压抑住了那丰富的情感…但在偷听的陈小姐可是绷不住了,好在是背对厅堂的,那张漂亮的脸蛋上的惊悚和诧异简直像是梵高的艺术人像——和着这不是金龟婿,而是千金大小姐特定版的金屋藏娇啊!
“前菜准备好了,还请各位挪步吧。”大门前陈老板走进来说道,但一下子就感觉到气氛好像有些怪,“额…没事吧各位?”
“没事…我们去餐厅…边吃边聊。”苏爸爸面色迥异地盯着林年说道。
“……”林年只能求助地看了一眼苏晓樯,却发现苏晓樯早已经悄悄捂着单边的脸颊走出去了。
“我给你们提蛋糕过去。”陈小姐机灵地放下钢琴盖,拿起大理石茶几上的蛋糕,小碎步跟上了苏晓樯…她已经等不及要看今晚这场饭局上的巅峰对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