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破旧的房车,摇摇晃晃的行驶在公路上,庆尘驾驶着它,在手机上导航着目的地。
神宫寺真纪在房车后面的车厢床铺上,一个个拆着自己的礼物。
今天是小真纪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那场人生的寒冬,终于被温暖的阳光驱散了。
她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像是一条黑色有光泽流转的瀑布。
小女孩精致的容貌,犹如一个瓷娃娃。
只是拆着拆着,小真纪便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她拿着一个礼物去问:“师父,你是问了那个小女孩,她都收到过什么样的礼物,然后你才买的吗?”
庆尘开着车头也没回:“对啊。”
小真纪脸上全是疑惑:“可是师父,真的会有小女孩收到粉红色哑铃这样的礼物吗?”
道祖,我来自地球 小说
庆尘认真诚恳的点头:“对啊,别人收到过,我才给你买的。。去训练吧,今天要加大训练量了。”
小真纪:“……”
此时的小女孩都还没意识,自己拜师的这个传承,所有师父的父爱都像是泥石流一样,非常致命。
得亏是表世界不好找黑拳场所,不然她小小年纪,说不定就要上拳台给自己师父赚钱。
不过,神宫寺真纪没有说什么,便很自律的回到车厢里训练了。
这一点也很像庆尘,当初他也自律到让李叔同回忆青春时,感到一阵惭愧。
庆尘打开了收音机,滋啦啦的电流声后,传来主播的声音:“今日,神秘事业部追捕两名嫌疑人,嫌疑人名叫高岛一名和神宫寺真纪,如果有人发现线索,请尽快拨打神秘事业部电话,神秘事业部将提供8000万元悬赏。”
小真纪停下训练,走到庆尘身边,看着自家师父皱着眉头:“师父,咱们现在是不是很危险?”
庆尘摇摇头:“暂时还是安全的。”
小真纪:“那师父你为什么紧锁着眉头?”
庆尘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的悬赏怎么这么低?”
小真纪:“啊?!”
夜夜貪歡:悶騷王爺太妖孽
她在听到自己被悬赏八千万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接下来的旅途一定很危险,一定会有无数人想要找到他们。
所以压根没想到,自家师父的第一反应,竟是嫌这个悬赏太低了。
要知道,这里的八千万是日元,折合人民币也就四百多万。
庆尘觉得神秘事业部有点小家子气了,被一夜之间杀了那么多人,还死了一个神代十常侍的爱子,怎么才这么点悬赏。
庆尘换了一个广播频道,却听收音机里面说道:“神秘事业部的高额悬赏已经激起了民众的热情,目前各大网络社交平台上,关于此悬赏的热议,都排到了第一位。很多民众表示,打算和公司请假,去寻找赏金的线索。据悉,高岛一名无亲无故,早在三年前失踪。神宫寺真纪尚有母亲在世,改嫁到了北海道。目前,神宫寺真纪母亲的宅邸外,已经有许多人蹲守,其中还有神秘事业部的成员等待着嫌疑人自投罗网。”
“不过据了解,神宫寺真纪的母亲在很早便抛弃了她,从岐阜县改嫁到了北海道,母女也多年没有联系。尚无法确定,神宫寺真纪会不会联络她的母亲。想要获得悬赏的民众,将更多注意力放在了岐阜县周边。”
啪。
庆尘关掉了收音机:“别听了,去睡觉吧。”
小真纪怔怔的站在他旁边,看着挡风玻璃外的滚滚黑夜,她忽然低头道:“师父,我们不去看妈妈了。”
“为什么?害怕了?”庆尘问道。
“不是,”小真纪说道:“那么多人等着我们过去,师父你会有危险的……我知道师父你很厉害,但他们的准备很充足。”
庆尘笑了笑:“放心,一定会让你离开这里之前,见到妈妈的。”
“可是,如果我们去见她,她也会很危险,”小真纪低声道。
庆尘温声道:“放心,不会让别人注意到你去过的。”
这时,房车行驶到了一座山顶,这里在春夏秋季,是岐阜县一带最热闹的公共露营地。
很多人会举家开车来到这里扎好帐篷,在地上铺好床单,放好食物,然后抬头眺望头顶浩瀚的星空。
此时是冬季,自然没人来。
“师父,我们要住在这里吗?”神宫寺真纪问道。
我家果園成了異界垃圾場
“嗯,”庆尘笑着摸摸他脑袋:“下车吧,我一定会让你看妈妈一眼,但不是现在。”
“那是什么时候?”小真纪问道。
“我们要等一个人。”
“要等多久?”
“这个我也不确定,得看运气。”
……
……
外界纷纷扬扬时,庆尘却带着神宫寺真纪在山顶住下了。
山顶孤寂冷清,正适合小真纪每天训练修行。
或许所有人都没想到,那个在高山飞驒里闯下弥天大祸的人,竟是没有急着逃跑,也没有去联系神宫寺真纪的母亲。
小真纪也渐渐放下心来,她真的担心师父会因为自己的心愿而陷入险境。
过了十多天,就在许多民众放弃追寻赏金后的某个夜晚。
小真纪钻出帐篷,竟看到一个少女坐在山顶的空地上,就坐在他们的篝火旁。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去,却被庆尘牵起小手走了过去:“我还以为你要再等几天才能抵达这里呢。”
聖 墟 卡 提 諾
秧秧抬起头来笑意盈盈:“我飞的很快的,这个小女孩是谁?”
来的是秧秧。
庆尘之所以说要靠运气,就是因为他也不确定这位姑娘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对方向,好在他也不急。
事实证明,当最关键时刻,庆尘依旧无法相信斯年华和季冠亚,只相信秧秧。
不过,庆尘喊秧秧过来,并不是帮忙打架的,也不是帮忙离开的。
“我的徒弟,神宫寺真纪,”庆尘拍拍小真纪的脑袋,小女孩见师父与少女熟识,便放下心来。
秧秧笑眯眯的用日语说道:“叫师母。”
“啊?!”小真纪怔住了。
庆尘没好气道:“别在小孩子面前乱开车啊你!你怎么会日语的?”
秧秧浑不在意的笑着解释道:“我好歹也是海城高中的天才少女,沪城小天才,多学一门外语有什么稀奇的,我还会点阿拉伯语呢。小真纪,我叫陈秧秧,你可以直接叫我秧秧阿姨。虽然这样叫有点显老,但辈分不能错。”
“秧秧阿姨,”小真纪乖巧的喊了一声。
庆尘想了想说道:“你们这就出发吧。”
秧秧嗔怒道:“刚来就赶我走?”
“时间有点来不及了,距离穿越只剩下十天时间,”庆尘认真说道。
秧秧翻了个白眼:“行吧,按你的计划来。对了,你出事的时候,正是10号城市学生游行的时候,我不能离开。”
这是解释,她没有参与过营救的原因。
庆尘也理解。
虽然秧秧随时随地开车,但他们俩的关系还真没亲近到彼此捆绑在一起,秧秧有自己的事情,有自己的目标,那场学生游行她筹备了很久,她必须亲自在10号城市保驾护航。
对于儿女情长来说,秧秧有更广阔的目标与理想。
现实生活就是这样,没有谁是谁的附属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思想。
秧秧走过来牵起小真纪的手:“你想不想到天上飞一会儿?”
“啊?可以吗?”小女孩见识过师父的神奇后,自然没有质疑秧秧的能力,她只是有些惊喜。
“当然可以,”秧秧看向庆尘:“我带她去北海道了,你自己小心。”
庆尘将一个书包递给秧秧:“里面是我给她买的东西,这次谢了。”
“不用谢,”秧秧笑道:“罗万涯现在很配合我,给黑桃帮了好多的忙,这次如果没有家长会的帮助,10号城市的学生们就要乱成一锅粥了。所以,这也算是还你一个人情。”
“嗯,那我就不多说了,”庆尘将玩偶熊塞到小真纪怀里:“听阿姨的话,我们会在中国重逢。”
这时候,神宫寺真纪已经察觉不对了,她眼眶突然红了:“师父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去北海道了!”
可秧秧哪会给她后悔的机会?这是庆尘定好的计划,她要不折不扣的执行。
修真高手的田园生活
说话间,秧秧带着小女孩冲天而起,身影越飞越远。
地面上,庆尘毅然决然的转身回了房车,直接开往大阪。
背影孤独而又坚定。
小真纪在空中哭着问道:“师父这是要去哪里啊?”
秧秧说道:“他要去大阪制造混乱,把所有神秘事业部的注意力都给吸引过去,让大家知道他不在北海道。这样,你母亲附近的人就会撤去,这样你才有机会见到她。等你看了妈妈,我就带你前往中国洛城。”
神宫寺真纪怔然,她没想到师父所说的“一定会让你见妈妈一面”,竟是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那位师父,是真的要用一切来弥补她的人生。
她在夜空中哀求道:“我不看妈妈了行不行。”
秧秧笑道:“当然不行。别哭了,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相信他一定会创造奇迹。”
秧秧补充了一句:“其实吧,我反倒觉得神秘事业部会更危险一些。”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