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求成全。”
黑衣僧长长一拜,音波飘扬。
“催命楼……”
戒色面色微紧,这龙渊道有数的杀手组织,他自然知道。
催命楼,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杀手组织。
其以情报刺探为主,杀人为辅,也因此,其楼中的杀手接下任务之前,就会对目标有着极深的了解。
换而言之,此人敢来杀人,必有所依仗。
而且,这和尚是真个修有持戒之法的真和尚……
杨狱的眸光中亦有涟漪泛起,通幽催使。
【黑衣无目僧】
【青灯古佛(白)、诸戒皆破(淡绿)、气血如龙(深青)、佛陀掷象(深红)、大彻大悟(淡金)】
淡金色的命数?
杨狱心中微动,此人的命数虽仅有五条,可却有着一条淡金色命数,贵比一国王侯……
而且,大彻大悟?
这诸戒齐破,杀人无算的和尚,居然还能大彻大悟?
还是说……
“阿弥陀佛。”
杨狱思量间,戒色前踏一步,合十双手道:
“大师错了。”
“哦?”
黑衣僧缓缓抬头。
“持戒当自心中持,因无法克制而杀人宣泄,这非佛门之法,更非正统之法。假设你无力持戒,又何必执着于持戒?”
戒色微微一叹:
“倒不如干脆破劫归家,又何必披着僧衣行修罗之事?如此,才算不枉当年青灯古佛下多年修持。”
越是持戒者,破戒后欲望宣泄的越是可怖。
正如知法者犯法,更为可怕。
戒色深知这一点,因为伏龙寺的历史上,也曾有过破门成魔的前辈,戒色者,成色中饿鬼,戒杀者,成杀人狂魔。
在他看来,这无目僧很显然也已入魔了。
“听你气息声音,年不过二十许,也来教训老僧?”
无目僧摇头:
“不真个品尝红尘万有,如何能真正持戒出家?成佛有万千门径,谁又敢说,我就真的错了?”
王爺的專屬廚娘
绝品神医 小说
“你!”
听得这话,戒色浑身都是一颤,正要反驳,就被杨狱按住了肩头。
“何必与一个死人计较那么多?”
杨狱缓步前踏,内息鼓荡下,衣衫无风而动,他望着不远处的无目僧,言语冷淡:
蟲2 小說
“你想死,杨某怎能不成全?”
“不愧是当今声名最盛的少年英杰,真真够爽快。”
闻听此言,无目僧大笑。
这一声大笑间,其人澎湃的内息已随之吞吐,音波回荡之间,犹如天变落下道道惊雷,声音之大,让戒色和尚都不由的暗暗心惊。
这无目僧的内息之强,超过自己不知多少倍,这一声暴喝若是在闹市响彻,百十人都要被一下震死!
而更让他心惊的是,这僧人的气血随之绽放,真好似一轮大日在眼前绽放,狂猛的血气扑面而至。
竟似滚烫!
“……爽快!”
无目僧一步踏出,二十丈弹指即过,大笑声兀自回荡之间,其那干枯的手掌就自张开。
五指从握起到张开这么微小的动作,就似有着龙吟虎啸之声,这是空中气流被更为凶猛的力道与罡气蛮横排斥所发之音!
嗡!
嗡!
而他的身体之中,竟发出如黄钟大吕般的炸响,那是筋骨的碰撞!
“佛陀掷象?!”
戒色神色陡变,急声提醒:
“杨施主,这是禅宗七十二秘术,不可力敌!”
佛门诸派,但凡武功,无不与佛经有着牵扯,便是没有,其名也必会想着佛经靠拢。
前妻,劫個色 芒果冰
无论是武功,还是秘术。
就好比这门佛陀掷象,其名就源自于佛经之中,远古之前的一门神通。
相传,那是佛陀成道之前,一日他外出礼佛,遇一巨象阻路,诸门人弟子皆不可撼动,佛陀乃出手。
其抓响鼻,掷向于天,足有三日方才跌落!
这黑衣无目僧当然不会那传说中的神通,可其所催使的这一门秘术,且是佛门三大派大蟾寺的十八秘术之一!
威力绝大!
他下山之前曾听闻长辈说起,大禅寺的圣云大禅师,就是以这一门秘术与西府赵王张玄霸角力。
虽最终坐化,可却还是护下了大蟾寺不被铁蹄践踏。
因此,曾一度轰动天下武林,被悬空寺收入了那一张涵盖天下武功秘术的‘神功秘术榜’!
“这门以力道称雄天下的秘术,就是你的依仗吗?”
杨狱的眸光亮起,大袖后仰,席卷罡风将戒色吹落十数丈外,继而,脚下一踏。
轰!
雄浑大力自地而起,更在内息、真罡、血气的三重推动之下,以极端狂暴的姿态充斥了杨狱的身躯。
玄石的熔炼,补上了他最后一块短板。
狂暴的力量在他周身涌动,却再无曾经的刺痛,反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在他心中涌动翻滚。
不入四关之时,他就敢硬撼萧战,此刻真罡入体,短板补齐,又怎么会怕这么一个瞎眼老僧?
“可笑!”
轰!
两人的拳印轰然对撞,似有道道雷龙滚走,炸响荒野。
两人身周的空气好似化作了水面,层层涟漪荡起,伴随着汹涌的罡气扩散,竟化作狂浪拍击。
哪怕连连后退了不知几十丈远的戒色,都被吹烂了衣衫!
“杨施主……”
戒色惊骇望去。
只见狂涌的泥沙被风浪吹卷,犹如沙尘暴一般腾起十多丈,弥漫两人交战之地,真好似传说中妖怪出行的恶风。
砰!
这是骨骼爆鸣之声。
短暂的僵持中,无目僧空洞的眼眶中都好似闪过血气的颜色,心中闪过惊悸。
自数月之前,他将‘佛陀掷象’修成之后,往日武功与他相差仿佛的都被他一拳锤杀,即便高于自己的,也承受不住自己的力量。
可此时,他竟然听到了自己身体内筋骨发出的呻吟。
怎么会?!
情报中分明……
“好!”
杨狱亦是动容。
自炼化九牛二虎至今,他所遇到的对手之中,能承受他拳力的不少,可无论是萧战还是圆觉,都是以武功格挡、反震,并非真个与他角力。
而此刻,这貌不惊人,也没甚名声的瞎眼老和尚,居然在硬碰硬的对撞之后的角力,也没有落入下风。
但他不怒反喜,不退反进,猿臂舒展之间,五指捏合真罡与气流,携风雷震爆之势,再度捶下!
“再来!”
砰!
又一次对撞,无目老僧的面色终于变了,筋骨剧烈摩擦着,甚至一滴殷红的鲜血自他眼眶中贱了出来。
“赵无杀,你害我……”
这一刻,无尽的怨煞充斥了他的心与脑,愤恨若狂。
情报之中,杨狱未至四关,没有真罡,不但有着暗伤,更重了萧战毕生血气凝聚的一式舍身印。
可,可眼前之人,却哪里有那么一丝半点重伤的迹象?
非但如此,他居然,居然还突破了!
“等……”
无目僧心中惊怒欲言,可一张口,迅猛的气浪已将他所有的声音逼了回去。
“第三拳!”
好似金铁摩擦的铿锵之音在他耳畔炸响。
旋即,比之之前更重三分的霸道拳印,落下了!
轰!
内息与血气的极力倾泻,让杨狱心中升起难言的畅快,之前催使过度催使通幽的疲惫都一扫而空。
能够完美的发挥出自身所有的力量,是如此的酣畅淋漓。
砰!
砰!
听着风沙气浪中声声爆鸣,戒色的眼皮、心脏也随之一跳又一跳。
以他的目力自然不至于被风沙阻碍,短暂的适应后,清晰的捕捉到了风沙之后两人的碰撞。
“杨施主居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这一瞬间,他心中都有些恍惚。
好似一尊手缠青龙的巨神,在以重拳捶打大地,欲要摧灭一切。
噗!
又是一拳砸下,杨狱察觉到声音不对,余光一扫,眼前已不见了无目僧的身影,其身躯犹如木桩,被砸进了废墟也似的大地里。
浓烈的血色染红了泥土,也染红了无目僧的眼眶。
“你,你……”
无目僧张口,血液混杂着内脏碎片往外流:
“我输了……”
他的喃喃自语,杨狱自然不会在意,看着这硬碰硬接了自己六拳的老和尚,他俯下身去,喂了他一颗丹药。
呼!
汹涌的热流扩散全身,无目僧心中闪过惊愕:
“燃,燃命丹?!”
他要救自己?
无目僧错愕。
自己筋脉尽碎,内脏也无一完好,皮膜更好似被戳的千疮百孔的水袋,早没救了。
可他为什么喂自己燃命丹?
饶是已没了任何侥幸的无目僧心中都有些惊愕,走了过来的戒色更是一脸懵。
这,这是没打够?
还要接着打?
“杨施主,你,你这是……”
戒色错愕开口。
杨狱不答,目不转睛的看着无目僧,暗中已催使起了神通通幽。
高等级的命数汲取非是易事,往往会遭到反扑,一个不慎还会被反噬,但若是在垂死之时,这种反噬就会大大降低。
这是杨狱这么多天下来总结出来的。
不过……
“消失的命数,又会去往哪里?”
望着无目僧明灭不定,好似随时消失的命数,杨狱有心试验,但还是放弃了。
高等阶的命数太难得了,红、金色命格更是十分之罕见,这要是凭空消失了,再想有这个机会就不知道了什么时候了。
“佛陀掷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