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茫茫流沙之中,移动速度最小的这片区域,前拖后拉着形成了世所罕见的高峰,险峻陡峭,巍然屹立。若然占据峰顶,只要视野清晰,便可将四面八方的沙脊、沙窝、湖泊、神泉尽收眼底。
单论静态风景,此间最蓬勃的当属透骨草,即便遇到极干旱的气候都能顽强生存;然而亘古无人的庞大沙漠,偏还是被另一种暴戾动物主宰、野蛮生长——
若非半夜遭到恶狼袭击,木华黎等人早已向北又赶了十数里,可现在,却务必据守于此、不敢放肆!
野狼们并不比在蒙古草原上见到的凶悍多少,但速不台却觉得它们空前棘手,可能是因为自己强弩之末的关系?非得靠轩辕九烨、莫非、林陌间或掠阵,他魅影刀才得以轻创了狼王;尔后,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帮众人居高临下使狼群望而却步;最终,难以攀援的群狼应是寻求其余目标去了……
可蒙古军又怕畜生们用计,毕竟狼嗥声忽远忽近一直没断,于是他们没敢连夜下山,轮流放哨把守要隘,休整到快天明时还都心有余悸,却异口同声找了“朔风凛凛”的借口来掩饰手抖。

唯独林陌,手抖是因为拿着短箭在苦思。
这短箭是会宁之战还未结束时,他作为金军主帅跟林阡要来的、凤箫吟后心致命伤的来源。一个多月来,不管立场怎么转变、情绪是悲是喜,只要是夜深人静时,他都会尝试将箭的样子铭记于心。
这一点,兄弟二人相似:吟儿/念昔是他们心中最基本的“善”。
但兄弟二人相反:林阡只想吟儿复活,林陌只愿找到杀死念昔的凶手——
潜意识里,林陌巴不得证明凶手是林阡的人,但伴随着近来每一战的落幕他都发现形势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世事无常、无情至此,纵使是他这种不向宿命认输的人都难免会胆颤于这样的现实:如果凶手在蒙古军?就在我身边的这群人里?这群人,个个都不是善茬……
天可怜见,身边的人们都不用这暗器。庆幸,这条道,虽孤独,至少他还能站着证——
当林阡是罪魁祸首、宋盟是邪魔外道、曹王府半途而废对不起他、两国子民都对他作出了最不公道的审判……苦海无边,蒙古人是他林陌唯一仅有的岸。他虽然和残暴如他们格格不入,却想要尽一切力量将他们俘获、融合、化为己用。但求在他全黑之前,这世界先有白的希望……
“少爷,莫在风口愣神,冷。”每每这时,温柔的扶风总会送来披风和问候,教他感激上天总算还留了他一线暖意。

天初亮时,狼迹杳然,教木华黎喜上加乐的是,绝地武士终于在花无涯的号令下归来!
“众位放心,林阡被我骗了,大队人马都往北去,他自己还在湖边醒酒。”骗林阡往北,是绝地武士在收到集结号之后的又一个命令,主要是木华黎后知后觉:不能光顾着召回绝地保命却让它成为林阡的示踪之物。
但考虑到林匪那边军师众多、直接用它声东击西一定会被识破、然后反而会遭到林匪有的放矢分而歼之……所以木华黎让它“假装先前是声东击西、后来却良心发现说出真相”,负负得正,林匪的大队人马终究要被调去反方向,而它自己也能和木华黎会师,堪称妙计。
逃离林阡魔爪,众人一个没少,木华黎高兴地发表讲话:“这两天,多亏了我们团结一心。”言辞之间,洗白、表彰了花无涯。
讽刺的是,他们的团结,却是建立在博尔忽、者勒篾失陷,以及阿甯、夔王、仙卿被抛弃的基础上。
“那么林匪自己呢,一个人?离这里多远?”林陌蹙眉望着绝地。
“放心,发现我不告而别,他会失魂落魄好一阵子。天再亮些,咱们就可绕路、赶路。”绝地武士巧笑嫣然,风沙里衣袂飘飘。
“你能不能,变回你的本来面目?!”林陌继续蹙眉,绝地武士,你不觉得你用凤箫吟的样貌发出个雄壮音量很违和吗。
“我倒是想啊!变不回去了不是?!我也不知道是为啥?正想回来问花无涯:难道是因为凤箫吟这身体里混入了林阡的一些东西,然后我就永远变不回去了?”绝地武士毫不避忌地问。
“混入了……”“林阡的……”“一些东西!”蒙古军又害怕,又尴尬。
“这……”花无涯熔炼尸体,八辈子没考虑过这种变数!
木华黎悄然留意着林陌的脸色变化——会宁地宫,者勒蔑盗走凤箫吟,初衷是为以备不时之需;西宁之战,木华黎和者勒蔑会师,本已默许苏赫巴鲁泄愤,却遇到个自称会巫术的花无涯,自然支持他把凤箫吟和半成品一起炼化成绝地武士;连鲲鹏挡酒的鸿门宴他们也没能把凤箫吟祭出来对林阡求生路,是因为那时候正处在“刚处理完凤箫吟”、“窃取小律子的半成品”阶段……
整个过程,他们大家都是瞒着林陌的。在宣化得知真相的曼陀罗,怕林陌不跟她去见父汗,便对林陌说绝地武士擅长易容。否则,凤箫吟的死林陌要负三分责任,如何可能泯灭人性糟践她的躯体?断然也不会上蒙古军的船了。
好在因为炼化这件事过分离奇、再加上林阡过分痴癫……故而林陌和曹王一样,不相信绝地就是吟儿,反而觉得易容之说更可信。

“别真把自己当凤箫吟了,一个男人,陪林阡睡?恶不恶心,羞不羞耻?”扶风看林陌脸色铁青,当即骂起绝地武士。冷不防绝地反手一掌就将她放倒在地:“你想要?老子陪你睡啊!”惊得扶风花容惨淡。
“你过分了!”曼陀罗原和吟儿虽是敌人也有相惜之情,故看到她的模样时还带着几许敬重,但见绝地武士胡作非为,不由得忍无可忍,立即拔剑来救扶风……三拳两脚也被收拾,吟儿的剑法就是这般无敌:“哈哈哈哈,二女侍一夫,老子更欢喜!”
“快救公主!”拖雷赶紧指挥莫非、阿宓一起上去帮林陌救妻妾,林陌早已气得脸绿。
那一厢,窝阔台也说:“这绝地武士破坏了我们的团结。花无涯,你有什么办法,让它别再这么聒噪?”
“可以将神魂索抽出来,令它暂时休眠。”修理这台机器很麻烦,但是把它强制关机,半吊子花无涯还是很擅长的!
最终,除了负责放哨的速不台之外所有人一起围攻下,绝地武士倒地“死去”、被装在了为数不多的财物箱子里。
手忙脚乱,刚打完混战,却听速不台一声惊呼,随即传来一声刀鸣,龙吟虎啸不过如此:“打完了?该我了。”
人声比刀还响,虽然还在半山腰,可山顶上他们每个人都耳膜嗡嗡作响、心脏更砰砰乱跳:“林阡……”

昨晚林阡和曹王交谈时,深知绝地武士八成是给木华黎殿后,也就是说和木华黎一个方向;但后来木华黎通过神魂索给绝地施令、想害林阡大部队追到反方向……然而林阡坚定不移追这个方向,有四点原因。
一是,绝地武士在说谎——面对孙思雨这样的大美女,绝地居然说滚而不是小娘子,大概率它当时正在一心二用;不久后它突然对狼群送人头,痛苦的表情根本不是被狼咬而更像百爪挠心;绝地劫持柴婧姿和林沂期间,神魂索的发作没有掩饰,然而杀狼时明明也不适却隐藏了没给林阡知道,有隐瞒,就说明它同期对林阡的感谢救命之恩是假话。
二是,神魂索是时灵时不灵的,连林阡都发现了,蒙古军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既然后期传出任何号令都不一定能被接收到,那么木华黎后期的任何规划都不会和第一条产生太大冲突。而第一条的内容是什么?人在本能之下不经大脑思考的选择当然是自救。所以绝地武士应该和木华黎顺路。
三是,昼伏夜出的狼群,俨然是无差别攻击,蒙古军如果也遇见,就不会跑得太北。
以上只能说明不能往北。
不朝南或西引狼,是不想让大月氏和宣化因狼受累——但那只是林阡诓骗绝地的说辞,事实上,沙漠与这些地名的关系就如后世的银河系与地球,林阡如果真想把狼群圈在南、西的哪一处打,只要十三翼穿针引线到位,便不会给其它盟军带来风险。
劍 靈 尊
新世紀福音戰士漫畫致敬集
朝东的真正原因,是四。
四是,林阡在狼王身上发现了断絮剑的伤痕!好个莫非,在蒙古军团结御狼的过程里,还不忘干了一件完全不团结的示踪之事。属于转魄的情报简简单单:最高峰。莫非怕林阡碰不到狼王,所以在狼王近身好几个狼兵身上全都留了相似记号。
最高峰,在东。
事实上,林阡就算落单也无所谓,然而林阡没必要孤军奋战——狼群中,他对绝地武士将计就计,一边对孙思雨发号施令向北,一边却背对着绝地武士给孙思雨打手势说,拐个弯就向东,不必靠太近,你拉网即可。

大半夜不攻,林阡一方面是酒后乱了性,一方面是夜晚攻山变数太多,万一沙漠里不止一个狼王朝?
大清早装睡,则是对绝地武士虚晃一招,让它报错信息、好卸下蒙古军心防。
林阡杀上山时,远眺绝地武士好像不在、被装箱了?预感到蒙古军如他所愿刚发生过内讧,此刻正是军心最弱、最适合全军覆没时,长笑一声,一个人作为中坚兵临城下:
“我的盟主,永远是我的先锋。”当然了,林阡没想到绝地武士无法变回原样、而是用吟儿的身体去蒙古军里挨了一顿胖揍——这个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先锋当得实在太疼……要是知道的话,林阡打死也不会用这句话来嘲讽绝地武士。
无论怎样,一盘散沙的蒙古高手们在遭遇林阡叩关之际,还是第一时间团结起来、剑拔弩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