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上官长老!”
“啊,啊!”
眼见上官君怡被火百一拳捶落在地,四周众人齐齐色变,口中惊呼不止,小念念更是急得一边大叫大嚷,一边不停挥舞着小手。
怎么可能?
他怎么会没死?
朱雀心中涌起惊涛骇浪,看向火百的目光之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适才她亲眼看见飘散在天空中的几朵微弱火苗突然蹿至上官君怡背后,飞快聚拢起来,竟然重新化作火百的模样,随后出其不意,向这位风华绝代的美女长老发动雷霆一击。
“这点本事,够不够出来撒野?”
火百咧嘴一笑,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适才上官君怡的嘲讽,显然已经被他听入耳中。
“倒是小看你了。”
上官君怡的白色倩影渐渐浮现在他对面,纤纤玉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两次。”
雪迎え
“你最大的错误,并不是轻敌。”
火百嘴角微微上扬,汹涌的火光自体内喷涌而出,瞬间将整片天空化作无边火海,“而是与我为敌!”
说罢,他双手“啪”地合在一处,身后突然浮现出一头顶天立地、头生尖角的火焰巨兽。
巨兽头顶的六对尖角形状各异,分别被狂暴的火焰包裹着,四肢粗壮如柱,浑身散发着耀目红光,堪比一栋房屋的瞳孔中闪烁着难以形容的凶戾之色,夸张的体型居然将青云山都给比了下去。
只是被巨兽的视线扫过,姜妮妮和夜夭夭两个小丫头便觉毛骨悚然,心胆俱寒,纤腿不住打颤,险些就要一屁股跌坐在地。
这人看着其貌不扬,实力竟然达到如此地步!
“个头倒是挺大的。”上官君怡心头剧震,脸上却满是不以为然,“可若打不中,便毫无意义。”
言语间,一股玄而又玄的气息自她身上散发出来。
这一刻,她整个人居然变得若隐若现,似乎就在眼前,却又仿佛并不存在于这个世间。
显然她已经施展出虚空体的独特能力,将自身遁入另一个空间,从而免疫一切物理伤害。
“会打中的。”
火百神情丝毫不变,口中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嗷!!!”
蛋黄酥 小说
话音刚落,空中的火焰巨兽仰天怒吼一声,随即一低头,十二根尖角火光乱窜,猛地向前冲了出去。
然而,它的攻击目标居然并非上官君怡,而是远处抱着小念念观战的朱雀!
巨兽浑身散发着难以想象的骇人气势,仅仅是泄露出来得的一星半点气息,便要令山川断裂,天地崩塌,整个世界都仿佛岌岌可危,随时就要支离破碎,彻底湮灭。
七番號
熊熊燃烧的狂暴火焰仿佛来自地狱,誓要将人世间的生灵统统化为灰烬,扑面而来的灼热气息直教朱雀胸闷窒息,几乎无法呼吸,小念念更是难以忍受这样的痛苦,直接在母亲怀中哇哇大哭了起来。
“好不要脸!”
眼见火百堂堂圣人,居然用法相攻击一个两岁幼儿,上官君怡终于变了脸色,一股难以抑制的怒火涌上心头,娇躯一闪,瞬间挡在了小念念跟前,双臂自左右缓缓抬起,平举至身侧。
一团直径几乎达到十丈的巨大漩涡突然出现在空气之中,将她与朱雀母子牢牢挡在身后。
这团前所未有的巨大漩涡一半红色,一半黑色,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快旋转着,其间竟然同时散发出狂暴无匹的牵引力与排斥力。
两种相互矛盾的力量不规则地结合在一起,时而吸,时而斥,忽强忽弱,令人完全无法捉摸。
阴极功与阳极功合二为一,竟然达到了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古怪平衡。
盛怒之下,上官君怡再无保留,直接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强招数。
晋阶圣人之后,某一日她在修炼之时忽有所感,终于将两极阴阳功修炼至最终形态,两极归元之境。
红色漩涡与黑色漩涡一吸一斥,无不象征着极致的毁灭与破坏之力,然而从这红黑相间的超级漩涡之中,朱雀却隐隐感受到一丝不一样的气息。
生的气息!
“轰!”
火焰巨兽勇猛向前,毫不停留,狠狠撞在了两极漩涡之上,两股绝世力量激情碰撞所引发的声音,直教朱雀耳膜破裂,头晕目眩,再也无法维持身形,直接从空中跌落下去。
下坠过程中,她的一双玉手始终牢牢捂住小念念的耳朵,生怕儿子被巨响所伤,自己却已是耳膜震裂,血流不止,一时半会,再也听不见任何声响。
母爱,便是这样伟大而无私。
下头的两个小丫头姜妮妮和夜夭夭齐齐捂住双耳,小脸蛋皆是煞白一片,在恐怖的声势与气浪中摇摇晃晃,仿佛随时就要被吹走似的。
二女之所以受伤不重,还得归功于两大圣人对于自身力量的掌控已达入微之境,灵力大多被锁在灵技之中,没有过多外泄,否则此时的青云山巅除了四大圣人之外,怕是再也没有一个活人。
“好、好厉害!”
姜妮妮小嘴微张,秀气的大眼睛紧紧凝视着两大圣人,白嫩的脸蛋上满是惊恐与艳羡之色,“原来凡人也可以强到这等地步?”
“你说什么?”
从奶爸到巨星 小说
夜夭夭脑袋晕晕乎乎,耳边嗡嗡作响,只能看见她嘴唇在动,却连一个字都听不见,情不自禁地扯着嗓子大声嚷道。
“什么?”
姜妮妮耳朵同样听不见声音,看向她的目光中带着迷茫之色。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看似在沟通交流,实则只是自顾自说,谁都听不见对方的话语,可谓是鸡同鸭讲,对牛弹琴。
反正没人注意到我。
要不要趁现在逃跑?
无效沟通了半天,夜夭夭忽然心中一动,意识到林小蝶和上官君怡都在应对强敌,此时正是脱身的最佳时机。
不等她将脑中想法付诸行动,上方局势突变。
“年纪轻轻,能在我手底下支撑那么久,你也足以自傲了。”
就在火焰巨兽和两极漩涡互不相让,僵持不下之际,火百突然轻叹一声,缓缓说道,“可惜我赶时间,没空再陪你玩下去了,结束罢!”
话音刚落,他那壮硕的身躯表面,突然浮现出一层淡淡白光。
“嗷!!!”
紧接着,火焰巨兽头顶的六对尖角表面亦是白光一闪,本就威猛无匹的气势愈发狂暴,硕大的脑袋狠狠向前一冲,竟然将凝聚了上官君怡毕生实力的阴阳漩涡顶了个稀碎。
突破了巨大漩涡的防御,火焰巨兽依旧势头不减,继续勇往直前,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上官君怡的娇躯之上。
卦娘
“噗!”
上官君怡脸色顿时惨白如纸,口中飙射出一道血箭,白色外衫瞬间燃烧起来,浑身骨骼不知断裂了多少根,娇躯再也无力飞行,笔直从空中跌落下去。
素来以霸道著称的两极阴阳功,又结合了虚空体的空间之力,竟然还是无法与火百的巨兽法相抗衡。
“上官长老!”
眼见上官君怡身受重伤,不支倒地,朱雀不禁花容失色,慌慌张张地想要上前支援,奈何才刚起身,便觉体内翻江倒海,眼前金星乱飞,腿脚一软,“扑通”一声再次跌倒在地。
被两大圣人的战斗波及,她显然也受了不轻的内伤。
姜妮妮小脸紧绷,紧咬着牙齿,努力用手臂支撑起身体,想要上前营救上官君怡。
可每一次的尝试,却总是以失败告终。
蠢货,区区一个人轮,也想要介入圣人之间的战斗?
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么?
凝视着姜妮妮不断跌倒的纤弱背影,夜夭夭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鄙夷之色。
我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全是拜她所赐。
既然她这么想死,我何不成全了她?
一念及此,夜夭夭脸上不禁流露出怨恨之色,凌厉的杀意在眸中一闪而逝。
她奋力抬起右手,朝着姜妮妮的后背缓缓伸了过去。
“姜丫头,替我看好大宝!”
正在此时,两人耳旁,突然传来了一道清冷悦耳的女子嗓音。
紧接着,两个小丫头眼前,忽然多出一个五官精致,粉妆玉琢的女娃娃。
“大宝?”
姜妮妮微微一愣,瞬间认出眼前这个如同瓷娃娃一般的萌娃,正是继林小蝶之后,飘花宫的第二任团宠,钟幼莲。
看见姜妮妮的那一刻,大宝粉嘟嘟的小脸蛋上,登时流露出无比甜美的笑容,小手开心地挥舞着,那可爱的模样,直教她浑身酥软,仿佛连心都要融化。
她努力定了定神,抬眼看向头顶,却见一道青色疾光自空中闪过,挟着锋锐无匹的气势,朝着火百所在的位置狠狠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