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剧变来的这么突然,诸神入世,超出人们的预料,大结界被至宝打出一道又一道巨大的裂缝,成为安全通道。
神明,不朽者,地位等同于列仙,跨界过来,像是下饺子般,密密麻麻,从虚空中出现,跨界过来。
更是有许多的尸体,染着血,那是被至宝的余韵镇杀的,噼里啪啦的掉出来了。
这如同末世来临,神的尸体,不朽者的破烂遗骸,满身是血,从天空上坠落。
连王煊都动容了,不再盘坐,起身来到大屏幕前,看着现实世界中这样的可怕画面,不仅大地上,连外太空中都有。
雾外江山 小说
不过,有一点还算让人安心,至强者目前还没有过来,依旧在大结界中厮杀,他们不甘心被现世压制呢。
一旦出来,每一次的“大地震”,连列仙、诸神中的最顶尖人物都逃不过,会被天花板猛力地砸在头上。。
还好,大多数人都落在大地上,跨界的生灵越来越多,已经不局限于诸神,还有他们的后裔,普通的超凡者等。
外太空中,那座如同城市般庞大的钢铁堡垒忙碌了起来,将出现在这里的生灵传送向地面。
然后,大方士徐福发现身边的人变多了,他想联系举办方,离开战场,结果没人搭理他。
有不开眼的不朽者和他起了冲突,有人想联手干掉他,结果当然很悲剧,招惹了至强者,下场只能死。
陈永杰道:“诸神、不朽者开始入世了,我估摸着仙道之地也没准会出现这种事,世道要乱!”
“出事儿了,有至强者过来了吗?在干老徐!”青木突然开口,无比吃惊,刚才还说没有什么顶尖人物跨界呢。
“举办方,你们找死吗,送我离开战场!”大方士徐福急眼了,他只是一具化身,而现在的对手,是一位至强者的主身亲至,让他感受到了巨大压力,正在逃亡。
但是,现在太空中设置成了单向传送,将坠落到这里的生灵正在送向地面,暂时没人理会他。
“大概逍遥游四层!”王煊动容,这就相当棘手了,高于目前至强者化身两层,属于新的天花板。
有种说法,手持至宝的人,主身来到现世可保住地仙道果,那个人的主身现在在四层,倒也靠谱。
“徐福前辈该不会被人干掉吧?”陈永杰有些焦急,再怎么说,不久前也得到过大方士的庇护,还给了他很多好处。
“走,去钢铁堡垒那里,得让他们将徐福前辈接引回来!”王煊开口。
他和刘怀安以及老陈一起动身,出现在这座庞大的钢铁建筑群中,要求将战场中的人带回来。
“你也看到了,现在改成单向传送阵了,短时间没有办法接引他回来。”举办方为难。
王煊二话不说,扬起时空锏,就要砸了此地,没有什么不敢下手的,他早已意识到,举办方不地道。
战场上发生变化,大方士徐福果断向着大结界逃去,喊道:“妖主,小张,快点出手助我!”
大结界中,光影沸腾,那里的战斗自然无比激烈,有缝隙敞开着,在这种动乱中,真有人听到了他的喊话。
一道炽烈的光束飞出,直接没入那即将追上徐福的顶尖不朽者,噗的一声,跨界来到现实世界的能量虽然剧烈衰减,但依旧很可观,带着真正的规则之力,还未彻底消散前,打中那个追杀者。
“死了,被打的爆碎!”许多人倒吸冷气,一位至强者的主身提前跨界,然后就遭遇了这种惨烈的结局。
徐福之危被解,他果断逃离大结界缝隙那里,他怕敌对阵营的人也给他来一下。
这一刻,原本想以主身跨界过来的几位至强的神明,全都收住了脚步,没有接近缝隙那里。
再怎么说,身在大结界中还是有很大优势的,进可攻,退可守,多了一种选择,现在出去,接近大幕时,有可能会被人干掉。
“好了,传送阵恢复了,可以将那些愿意退出战场的人接引回来了。”
危局解除了,传送阵也好了,王煊真想拆了此地,但克制了,毕竟这是人家的主场。
不久后,光雨蒸腾,徐福回来了,有些狼狈,身上有斑斑血迹,大口喘息,道:“遇上一个狠茬子,我差点就死掉!”
王煊二话不说,当众将时空锏塞在他的手中,道:“我渡劫失败,无法征战了,这东西借给你了,我若是无法恢复,就送给你了!另外,岁月之书是你应得的奖励,找举办方索要!”
外太空,各艘飞船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无比火热,那可是半成熟的至宝时空锏,就这么送人了?
很多人震撼,在觊觎,这是超凡者的顶级梦想,谁不想拥有这种东西?即便是半成熟的,也价值连城,可以让自身实力暴涨。
“看来,王煊的身体确实有大问题,不然的话,谁舍得将准至宝送人,时空锏啊,一个神话文明的心血结晶!”
现在没人怀疑了,早先有所顾虑,有所猜疑的人,都打消了念头。
不少人看向王煊时,都露出怜悯之色,为他可惜,堂堂十一段,立足神话理论禁区尽头的天才,连杀四大神明,这次跨域大战的战绩第一人,就这么暗淡收场了?
连吴茵、赵清菡、小狐仙等也都认为,他真的出事儿了,心中很不好受。
“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好事,反正超凡要落幕了,他曾经灿烂过,这就足够了。三个月后,大家都要没落,与其如此,他这样攀上极巅后,直接远去,结局也算不错了。”也有人这样说道。
“你要将时空锏送给我?”徐福动容,心中无法宁静,成熟的至宝就不指望了,接近成熟的时空锏,依旧属于修行者渴求的瑰宝,拥有它是一种人生梦想。
“送了!”王煊点头。
徐福晕乎乎,但很快,大方士醒悟了,这该不会是举世瞩目之下,让他背负一口最大的锅吧?
他猜测这小子,很可能没有废掉,这是金蝉脱壳呢?
现在,所有人都看到了,王煊将准至宝放弃了,谁还会怀疑他,而徐福却接手了这个烫手的山芋。
大方士在出神,第一次这么纠结,这口锅是如此的香甜,没有黑的那么彻底,反而有些让他心甘情愿,舍弃不下。
“行,我替你保管。”徐福郑重地点头。
“不,送你了!”王煊直接塞在他手里,表示自己退出超凡界了,从此江湖不见,养身体去。
“我也很想有一个渡劫失败的朋友!”远处,有许多强大的超凡者羡慕嫉妒恨。
尤其是跨界过来的诸神,眼睛都红了!大结界外的半成熟的至宝这么容易获取吗?有人直接送出去了。
徐福心情复杂,暂时接受了这份馈赠,这是巨大的造化,但他心中也有些不安,转过身来拿举办方出气,道:“我的岁月之书呢,立刻交出来!”
“真没有,它消失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举办方早先很强硬,但是面对手持准至宝的徐福,很发怵,怕他拆了此地。
至强者在现世中掌握这种东西,近乎无解!
“我不信!”徐福不答应。
“真的,确实联系不上它了,那东西有灵,自己会跑。”举办方很无奈,最后被逼急了,暗中道:“我告诉你一则绝密消息吧,奖励品中的半成熟的至宝,即便以岁月之书这样的旧约承载物孵化,也炼不成至宝。时空锏有瑕疵,已被炼到极致,就只能达到这个层面了。”
仔细想想,这种说法可信,如果真能炼成至宝,谁会舍得拿出来当奖品留给别人?
举办方的这位负责人进一步告知,道:“大结界中,那件半成熟的至宝——流光灯,也是这样,已经到顶了,无论怎么炼,都那样了。”
“而且,掌握至宝者,大概有手段,能收回时空锏和流光灯,除非你能在一个月内祭炼成专属于自己的性命交修的宝物。”
“你们的心肠真黑,这些奖励压根就没打算给人,还要回收?”徐福和王煊都神色不善。
滅世Demolition
“形势所迫,这是勾陈帝宫和超绝宫两位鼻祖的吩咐,他们是超绝世,我们有什么办法?只能奉命行事,不过看样子两位鼻祖可能会翻车,仙道之地要占便宜。咱们结个善缘吧,我说的这些,你们两个不要传出去。”
这是精神领域的交流,属于绝密的东西,他请求两人不要泄露。
徐福心绪不宁,超绝世都疯了,未来三个月大概率会有列仙和诸神成片的坠落,手持至宝的超绝世都有可能会有人殒落,可怕事件注定会一桩接着一桩。
在路上,和王煊一起返回飞船时,徐福问道:“你到底什么状况?”
王煊道:“都说了,我要养伤,退圈了,再有,我这人真的厌倦打打杀杀,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理论研究者。”
“放屁,说人话!”徐福才不相信他这种说法。
“有人来了,神明,而且是至强者的化身。前辈,估摸他是惦记你手里的半成熟的至宝,小心别被偷袭。”
王煊感知敏锐,觉察到了降落在外太空的诸神中,有至强者的痕迹,疑似在接近。
徐福当即就知道了,这小子没什么伤,不然的话,灵觉怎么会这样超常,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永杰闭嘴,保持沉默,很清楚打假拳的人脸皮很厚,十分舍得,将大方士徐福推到前线战场了,自身想清净。
“你们回飞船,我在外面看看!”徐福道。
王煊、陈永杰、刘怀安回到飞船中,准备吃起火锅看神战,这是王煊空闲时在战场收集的食材,光神的肉身,鹏肉!
外太空,徐福目光烁烁,扫视周围,在搜寻敌踪。
遥远的星域中,一艘古飞船内,一条如谪仙般出尘的影子漂浮,他是“恶龙”,也来了,正在观看大结界中的战斗。
“我应该有一件至宝。”他轻声自语。
九尾雕 小说
“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的强者推测,神明宫的主人,不朽伞的拥有者,活过了两个神话时代,会极度强大,很难对付,所以和仙道之地部分人达成协议,换了战场。”
微開封
“方雨竹和佛道两家的人认为,那些老家伙苟延残喘到这一世,或许起初很强,但后劲不足,或许更容易对付。现在看来,方雨竹他们赌赢了。”
“我应该选择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的人下手,等他们夺得羽化幡、逍遥舟时,联合一些人突然发难,谋取一件至宝!”
他很平静,准备火中取栗,并初步选择了目标,在这个时代,必须要拥有一件御道级的兵器。
大结界中,佛道两家的高手真的无比强大,人手足够,联手之下,将神明宫逼迫的都暗淡了。
主要也是,那个老怪物没有后劲儿了,催不动至宝了!
噗!
妖主负伤,在方雨竹按照约定,助佛道两家一臂之力时,有老怪物和不朽伞的的主人联手,进行干预,伤到了她。
妖主妍妍大口咳血,迅速倒退。
方雨竹炼宝时,佛道两家帮了大忙,帮她抵住了很多敌人,现在她自然也要投桃报李,以幕天镯镇压神明宫,那里有老道和大佛在快速炼化神明宫。
“你们敢伤她?!”两道影子怒了,大发雷霆,近乎狂暴,挥动属于这个时代的稍微暗淡的旧约承载物,不朽伞的拥有者和他身边的至强者。
“雨竹,帮忙夺伞!”两道影子中,那个女子喊道,誓要拿下至宝——不朽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