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金永岩!你最好不要把我们逼上绝路,鱼死网破对谁都没好处……”
平头警察猛地把许宁揪了起来,迅速将她的双手反铐在身后,居然弯着腿躲在她的背后,压着她缓缓往前靠去,小警察雷东也蹲了下去,从车厢底部观察赵官仁的腿。
“看你娘呢!”
赵官仁猛地从下面给了他一枪,吓的雷东急忙贴在了铁轮上,但赵官仁又大声的说道:“雷东!趁着你没有杀过人,去自首还能争取宽大,否则一旦成为了杀人犯,你父母也会为你蒙羞!”
“闭嘴!少他妈废话……”
平头警察缓缓靠在了墙边,瞄着车厢缝隙说道:“金永岩!谁都知道许宁是你的女人,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你不要逼我们杀了她,我们交换人质才能皆大欢喜,你可不要执迷不悟!”
“雷东!听到没有,他是个杀人犯,还想拉你垫背呢……”
赵官仁又戏谑的笑了一声,但阮德胜却在他后方喊道:“雷东!不要听他蛊惑人心,咱们三个包夹他一个,他跑不掉的,只要干掉了他,我们就可以去国外享受生活了!”
“邦邦~”
平头警察忽然推着许宁上前一步,猛地朝缝隙间连开两枪,谁知道赵官仁早就没了影,只有昏迷的中年人趴在连接钩上,他立马意识到不对,赶忙抬枪朝车顶上看去。
“邦~”
一颗子弹冷不丁从侧面射来,一下打中了平头警察的大腿,他立刻惨叫着倒在了地上,连挟持的许宁也被他拽倒,但许宁却顺势往前一滚,第二颗子弹又猛然射来。
“噗~”
平头男的脑袋一下被打爆了,刚露头的阮德胜赶忙缩了回去,许宁也滚到车轮边蹲了起来,等她吃惊的往前一看,雷东还靠在车轮上一动不动,但赵官仁却侧躺在他身边。
“机会给了你,你不珍惜,跟这个世界说拜拜吧……”
赵官仁竟然举着两把手枪,一把指着雷东的腰,一把射杀了平头男,而他刚刚一直蛊惑雷东,无非就是分散他的注意力,忽略来自背后的危险,悄悄从车底爬到他的身边。
“不要杀我,我不是间谍,那人是个假警察,我跟他不熟……”
雷东扔下手枪哭着说道:“我也不想这么干啊,可我欠了他们的赌债,还拍了我跟女孩上床的照片,我只是给他们通风报信,全是雄哥他们逼我的,我都不认识阮德胜啊!”
“谅你也不认识,否则也不会积极的帮我们查案……”
赵官仁爬起来拾起他的手枪,许宁背着手迅速跑了过来,雷东主动拿出钥匙帮她解开铐子,许宁转手就把他给拷了起来,接过赵官仁递来的手枪,夺过雷东的对讲机往外跑去。
“阮德胜!不要跑嘛……”
一阵酿跄的脚步声从对面传来,赵官仁立即猫着腰往后追去,只见阮德胜迅速跑出了隧道,可手里还拽着被绑的陈桐,等赵官仁追到出口边上时,他已经退进了树林中。
“邦邦~”
阮德胜胡乱朝隧道口开了两枪,赵官仁连忙贴在了墙边,笑道:“现在又剩咱俩了,你是个爷们就不要再挟持陈桐,她跟你一夜夫妻百日恩,伤害女人算什么本事啊!”
“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我……”
阮德胜气急败坏的叫嚷道:“你肯定不是金永岩那家伙,金永岩就是个老实巴交的码农,他连兵都没有当过,不可能有你这么好的身手,你他妈已经杀了十三个人了,十三个啊!”
“阮德胜!你相信因果报应吗……”
赵官仁大声说道:“你们杀了金永岩的儿子,金永岩为此精神分裂,于是我来替他报仇了,如果你再不说实话,你妹将会是第十四个,你老娘是第十五个,不要怀疑我的底限!”
“你要是敢碰我的家人,老子跟你同归于尽……”
阮德胜又大吼着开了两枪,拖着陈桐继续往山林中退去,漆黑的夜晚,一进林子就看不见人了,而陈桐的嘴也被堵住了,呜咽了几声就没了动静,明显被拖进了深处。
“喂!谁啊……”
忽然!
一道老妇女的声音从林外响起,一棵死树也跟着被点燃,火光马上就照亮了漆黑的山林,只听赵官仁笑道:“许阿姨吧,我是大药房的赵经理啊,新年礼物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谢谢你啊,赵经理……”
许你万丈光芒好
妇女的声音从免提手机中响起,赵官仁已经靠在了一棵大树后,举着手机大声的说道:“你儿子是叫阮德胜吧,他登记时把身份证丢我们这了,我马上派人送过去,你们到村口接一下,好不好?”
“唉呀~这孩子怎么丢三落四的呀,太感谢你们了……”
“妈!你不要出门,他在骗你……”
阮德胜猛然从树林间跑了出来,目眦欲裂的大声吼叫,连玩命逃跑的陈桐也不管了,而他母亲马上就问道:“赵经理!是不是我家阿胜在说话啊,他到你们店里了吗?”
“对!你儿子自己来了,还有年货让我带给你呢,待会联系啊……”
赵官仁笑眯眯的挂上了电话,阮德胜整张脸都已经白了,认命一般的丢下了手枪,沮丧道:“算你狠!只要你不动我的家人,我什么都告诉你,我……是你的杀手!”
“你说什么?”
赵官仁惊疑的上前了几步,问道:“你可不要欺负我失忆了,复仇队的名单上根本没有你,连张平河都不认识你!”
“名单上不是也没有张平河吗,可他一样进入了复仇队……”
淪陷、沈溺
阮德胜阴着脸说道:“我跟张平河都在名单上,他叫张北山,我叫李晨光,我们都是豆腐渣工程的死者家属,只不过我们用了化名,陈法礼和郑维龙他们是我亲手杀的!”
“李晨光?”
赵官仁愣了一下,惊疑道:“难道你父亲就是那个替死鬼,被伪造成畏罪自杀的项目监理,阮庆阳?”
“没错!我爸被郑维龙他们杀害了,还说他畏罪自杀……”
阮德胜恨声道:“起初我并不知道真相,阴差阳错的绑架了你儿子,一年后你又召集我们,让我们获知了真相,虽然我已经加入了间谍组织,还查到是你在暗中资助,但我还是选择了报仇!”
“居然是你?”
赵官仁吃惊道:“绑匪的线索还是张平河告诉我的,没想到你一直藏在他的身边,我也一直以为凶手是张平河,那你们偷偷的杀人复仇,吴承光他们知不知道?”
“当然知道!原本张平河就是我的上线,但他也有亲人是受害者,所以我们联手做了这件事,不过我是执行者……”
阮德胜说道:“我亲手击毙了王立贵,在狗场放了炸弹,想要炸死他的老婆胡芯蕊,但是被你小姨子搅了局,之后我误杀了张广生他哥和情人,不过还是顺利干掉了郑维龙他们那伙人,陈法礼也是被我呛死的!”
“我靠!”
赵官仁震惊道:“你小子在狗场放的炸弹啊,差点炸死我小姨子,孙玉麟不会也是你杀的吧?”
“上头通过我和张平河控制复仇队,但不准我们动孙玉麟……”
阮德胜摇头道:“可孙玉麟是我们的大仇人,如果不杀他的话,复仇行动将没有任何意义,于是我们瞒着上头给他下了毒,还能顺手栽赃给你,杀你是吴承光的意思!”
赵官仁追问道:“我儿子是谁杀的,祝之荣求过你们,让你们别杀孩子!”
“我们也不想伤害一个孩子,从一开始就没想杀他……”
阮德胜无奈道:“可出事的那天很热,祝之荣怕他听到我们说话,塞进后备箱里意外的闷死了,所以他等于是间接杀人,而且他真的杀过人,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人!”
“谁?男的女的……”
“男的!吴承光的父亲……”
“什么?为什么要杀吴承光他爹……”
從大家那拿到了鳥的畫
“因果报应吧,一个晨练的老人撞见祝之荣抛尸,就是吴承光的父亲……”
阮德胜说道:“祝之荣把他推下山摔死,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抛尸,但他遗落了一样东西,你的公司饭卡,虽然你有不在场的证明,可吴承光一直怀疑是你在报复他,所以对你毫不留情!”
赵官仁问道:“吴承光不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不知道,当时是我负责开车,知道了我们都得死……”
阮德胜摇头说道:“之后吴承光的人找到了我们,可孩子已经没了,他们就逼我们去做些脏事,还让祝之荣潜伏在你身边,伺机窃取你的研究成果,但他实在太贪了,黑了你不少钱,引起了你的警觉!”
“你有没有办法引出吴承光,据说他在老缅……”
赵官仁又上前了一步,但阮德胜却惨笑道:“你太看得起我了,不是你把他逼上了绝路,我都不知道他是我上级,但他今天用卫星电话命令我们,让我们一定要干掉你,他会安排船送我们去东南亚!”
“还东南亚,大海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赵官仁不屑道:“事已至此!你就好好报答养育之恩吧,我会把你的母亲和妹妹保护起来,两百万外加北江一套房,足够她们好好的生活了,条件是你出庭坦白一切!”
“唉~其实我就没打算活着,杀你就是怕你伤害我家里人……”
亡灵法师系统
阮德胜叹着气说道:“我这些年也搞了不少钱,判刑之后肯定会没收,但有一些是我的正当收入,大概也有三百多万现金,希望你能合法的交给我妈,让她们生活的好一点!”
“可以!我会安排你跟她们见一面……”
赵官仁拾起他丢掉的手枪,带着他一起往山下走去,直到这时大批特警才赶了过来,许宁蹲在装满煤炭的车里,满脸黑黢黢的架着猎枪,一直见到张队长等人她才猛松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