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天狼星“毕竟”后边的话并没有说完。
不过,卢平和斯普劳特大致猜到了他的那份担忧。
相比起墙头草们的摇摆站边,英雄堕落所昭示的危险和不祥,那可要厉害多了——倘若伏地魔可以影响招纳巴蒂·克劳奇,那么从理论上来说,黑魔王邪恶的触手同样可以抵达和侵蚀任何一名巫师。
良久的沉默。斯普劳特教授响起她后来听说过人们关于巴蒂·克劳奇的评价。
自从妻子和儿子接连过世、家族名誉扫地之后,他很快被调离了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岗位。
不过他似乎比过去更加疯狂、卖力地投入到了新工作中,好像这样可以让他暂时忘掉过去丑闻。
国际魔法合作司办公室的灯光总是最后熄灭,而在工作闲暇之余,巴蒂·克劳奇疯魔一样地逮捕、搜寻黑巫师的踪迹……虽然有些工作本该是傲罗办公室的,但魔法部很少会有人主动去触他的霉头。
梟臣
“邓布利多教授亲自出手的话,这些风波很快会平息下去的。”斯普劳特教授说。
“是啊,我听说邓布利多教授昨晚凌晨就离开了。”小天狼星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这么认为,魔法政府这次的反应速度,也比十几年前强不少,况且你们没注意到么?那三位今天也没在学校么。”
他一边说着,朝着教职工席位末端的空位偏了偏脑袋。
虽说尼可·勒梅从来没吃过早餐,但斯卡曼德教授和阿波卡利斯教授倒是很少缺席。
尤其是那名颇为神秘的阿波卡利斯教授,在小天狼星的印象中,那位老巫师相当重视一日三餐。
神仙學院
至于那两位老人缺席的原因,从报纸上他倒是能猜到一些——在多国魔法政府协力之下,包括阿不思·邓布利多在内的数名顶尖巫师聚集在一起,临时组建了一个追捕‘在逃黑魔王’的特殊队伍。
显而易见,无论是邓布利多亦或者是魔法部方面,没有人希望重新经历一次巫师战争。
九天神皇 小说
趁着伏地魔尚未站稳脚跟,集中力量发起“斩首行动”,这就是魔法界的对策。
当然,除此以外,魔法政府倒也不是没有采取其他的措施。
小天狼星扫了眼那则放在《预言家日报》最后那版的新闻报道:
“据悉,多国魔法政府将于近期成立‘SHILED’,以此应对愈发猖獗、危险的国际黑魔势力……呵,有这功夫还不如先把自己内部事情处理妥当——”他摇了摇头,随手把报纸折起丢到一旁。
至于巴蒂·克劳奇和魔法部的暗流?他才懒得费精力去关注后续发展。
反正无论那些家伙如何折腾,等邓布利多教授回来,那些纠缠在一起的“毛团”自然会迎刃而解。
事实上,从内心深处来说,他一直都有那么一丝期待巴蒂·克劳奇蒙冤入狱——作为前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司长,开创不经审判转送阿兹卡班、傲罗杀人权先河的强硬派巫师,这种反转实在太讽刺了。
“嘿——克劳奇先生——欢迎体验阿兹卡班生活——”
…………
阿兹卡班源自于十五世纪,但最初并非用于监狱用途。
阿兹卡班位于北海寒冷水域的某座岛屿之上,这座岛屿从未出现在任何地图上——麻瓜亦或者是巫师的地图都没有——人们谣传这里是以魔法创造出来的,也有人说这里被施了魔法放大空间。
在最初的时候,这里座岛屿的主人是一名自称艾克斯蒂斯的黑巫师,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
但从后来的调查来看,艾克斯蒂斯的法力格外强大,并且诶擅长大量失传的邪恶黑魔法——艾克斯蒂斯平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引诱、折磨和杀害途径此处的麻瓜水手,万幸的是,他很少踏足岛屿外边的世界。
因此,一直到他死后,所施展的隐藏咒失去效力,魔法部才意识到这座岛屿以及建筑的存在。
前往调查的人,事后都只愿意提及那个地方到处都是摄魂怪,并且拒绝透露更多。
许多魔法界权威人士认为阿兹卡班是个极端邪恶的地方,最好予以摧毁。但也有许多人担心摧毁建筑后,依附在阿兹卡班的摄魂怪会蜂拥而出——这些生物已经十足强大,没有办法彻底、有效地击杀。
阿兹卡班的每一面墙都充斥着折磨与痛苦,而摄魂怪就是依附着这些生存。
深入研究该建筑与黑魔法的专家声称,两者之间的连结太深,任何试图破坏建筑的人都可能遭到摄魂怪愤而报复。由于担忧摄魂怪被夺走居住地后会发动报复,摧毁阿兹卡班的计划最终被魔法部叫停。
阿兹卡班也因此弃置多年,持续豢养着大群的摄魂怪。
直到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实施后,魔法部认为散落国内四处的小型巫师监狱存在着安全风险,阿兹卡班才重新开始被启用——那些摄魂怪的存在让这里成为历任魔法部长眼中最理想的巫师监狱。
自从卸下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司长岗位之后,巴蒂·克劳奇就再没来过这里。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以“囚徒”的身份重返阿兹卡班。
…………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您,克劳奇先生,但是——”
阿兹卡班的牢房前,鲁弗斯·斯克林杰神色复杂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不过您放心,阿兹卡班的守卫们暂时不会靠您太近——等到风波稍微平息后,威森加摩法庭会传唤您出庭审理,如果您在这期间有什么弥补或申辩,到时候也会纳入威森加摩法庭的判决依据中……”
“没有什么要申辩的,事实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我是个罪犯。”
巴蒂·克劳奇环视着牢房四周,神色平静地坐在后边那张单人床之上。
随着几个小时前斯克林杰等人拎着闪闪出现在他面前,他瞬间明白那个被他竭力掩盖了近十年的谎言终究走到了故事终点,唯一让他有些在意的是,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到过那个“逆子”的身影。
沉默了几秒后,克劳奇轻叹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说道。
“他死了,对吧?不用瞒着我,这是他应得的——”
作为亲自授予傲罗“杀人”权力的那个人,巴蒂·克劳奇很清楚傲罗们使用杀戮咒的要求。
只有在可能存在危险时,傲罗们才被允许释放不可饶恕咒执行任务——十年的时间,足以让克劳奇弄明白自己当年养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恶魔——在逮捕过程中被击毙,这或许是延续十年梦魇的最好结局。
“谁?”出乎巴蒂·克劳奇的意料,斯克林杰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明白他的话。
“小巴蒂·克劳奇,我儿子——鲁弗斯,别告诉我你们让他逃了。”
克劳奇皱起眉头,仔细打量着斯克林杰的神色,一脸惊愕。
“等等——”
“你们不会真让那个混账东西跑了?!”
“小克劳奇根本没有回家,我们一直等到晚上,也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鲁弗斯·斯克林杰有些暴躁地挥了挥手,如同发怒狮子一样看向那名正在反问他的前任上司。
“至于他到底在哪里,这个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吧?克劳奇先生!我至今仍然不明白,您为什么要投靠神秘人,甚至于直到这个时候还要死撑着装傻——今晚这些事情,不就是你们一手策划推动的么?!”
“今晚什么事?等等,你该不会是想说……小巴蒂也参与了今晚的袭击?”
巴蒂·克劳奇不由得愣了愣,心中隐约浮现出一抹不安。
“噢!克劳奇,巴蒂……克劳奇!你这混蛋!”
看着一脸茫然的克劳奇,鲁弗斯·斯克林杰竭力压抑的怒火终于彻底爆发了出来。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还是说,你还在认为自己瞒过了所有人?!”
斯克林杰凑近牢笼,双眼仿佛喷射着火焰,愤怒地大声咆哮道。
“不,很遗憾,你想错了!有个你们看不起的麻瓜看到了一切……”
“我告诉你,我们现在全部都知道了——巴蒂·克劳奇,神秘人忠实的管家,策划魔法部进攻的首席智囊!”
“不过,你不要得意太早,邓布利多和一众顶尖巫师已经在追捕他们路上了……”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