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夏逆 楚白-第二百九十章、趙勝、文超、潘龍鑒賞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暂时把古仙佛们的问题告一段落,潘龙看向毕灵空。
“老师,我准备去把当年赵胜文超留下的那些事情做个收尾,你愿意来当见证人吗?”
帝 尊
毕灵空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于是二人穿梭空间,直接来到了屠龙宝藏外。
潘龙打开宝藏,毕灵空刚一进门,便看到文超残影,顿时愣在那里。
“这……这是……”
文超残影看着她,露出温柔怀念之色,叹道:“小鸟,你终于长大了。”
毕灵空很勉强地笑了两声,想要说什么,却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
她摇身一变,化成红色乌鸦的模样,趴在潘龙的肩膀上,将脑袋塞进了肚子下面。
潘龙分明感觉到,自己肩上微微有一些湿润。
他叹了口气,说:“我已经成就仙佛,以自然科学之道统驭万道,不出意外的话,几天之后就至少会有上千位古仙佛愿意在不违背自身原则的前提下听我号令。而且我已经继承了山海经的最高权限,就算是赵胜文超复生,也绝无可能从我这里把它抢走。”
文超残影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可以去神都了。”
“什么时候动身?”
“等你能正式号令古仙佛们,到时候带着他们一起去。”
“需要这么谨慎吗?”潘龙有些纳闷。
文超残影微笑:“我只是怕那皇陵中的家伙狗急跳墙,须知,破坏永远比建设容易。”
潘龙点头,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接下来几天,他们在屠龙宝藏里面收拾东西。
这一去便要给陈年旧事做个了结,无论如何,这屠龙宝藏的历史终究要划下句号。
毕灵空休息了一会儿,总算收拾好了情绪,重新变化人形,和文超残影交谈了起来。
遗憾的是,这残影只是继承了文超记忆的智能AI,他能够根据记忆里面的资料回答毕灵空的提问,却没办法回答文超没给他留下资料的问题。
六月十五,潘龙接到了列御寇的传讯。
“我们已经给那些老古董科普完了,现在他们对人间的情况了解很多,可以讨论大事了。”
潘龙便带着文超残影所化的平板电脑,和毕灵空一起去见了那些古仙佛。
几天不见,这些古仙佛们身上暮气消散了很多,虽然看起来依然沧桑老朽,却起码不再暮气沉沉,而是焕发出了崭新的生机。
他们都变成了当代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群寻常大夏老人。
见潘龙到来,他们纷纷拱手为礼,态度颇为客气,甚至有些拘谨。
潘龙也不废话,将自己的打算和他们说了一遍。
听了他的这一番话,古仙佛们面面相觑。过了许久,还是滑厘禽开口,问道:“你如此做法,岂非……一无所得?”
“我为天下定规矩,怎么能算一无所得呢?”
滑厘禽沉默许久,最后长揖到地:“老夫滑厘禽,成道于一万四千年前,平生除了墨圣之外,并未佩服过第二个人,更不曾向任何人低头。但大圣将来若有需要,可随时唤老夫前来听令。”
潘龙微微一笑,没有避让。
他将要做的事情,有资格让这位古仙佛行礼。
滑厘禽开了头,古仙佛们纷纷上来行礼。言辞之中颇有惋惜,更多的却是敬重。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古仙佛都愿意遵从潘龙号令。听了他的计划,也有大概百余位古仙佛冷笑,然后径直离开。
潘龙隐约能听到,他们说着诸如“有神皇仙君之力,却没有与之相符的意志”、“真是可惜了”、“这样也好”之类。
他笑了笑,看向老师。
毕灵空也笑了,笑容却颇为凶恶。
“想要吃白食吗?且容你们先快活几天。”
熟悉她的列御寇摇摇头,叹了口气,为那些扬长而去的古仙佛们在心里上了一炷香。
超級魔法農場系統 小說
相信他们的下场,绝不会比道化好到哪里去。
毕灵空这鸟儿,心眼可不大。
妻子,被寄生了
和诸位古仙佛定约之后,潘龙就带着他们来到了神都。
他让众仙佛守在空中,定住这里的一切阵法,然后进了皇宫。
帝河东——或者说帝癸巳(此前写的帝癸卯,却是作者记错了天干地支,闹了笑话,壬辰之后自然是癸巳,而不是癸卯)看到他出现,先是一惊,随即镇定下来,问:“潘圣莅临,不知有什么事情要指教?”
潘龙看着他的脸,他记得之前曾经在神都见过对方,那时候帝河东看起来温和而有力,充满了对未来的信心。
大唐第一村 小說
而现在的帝癸巳,却显得疲惫憔悴,一副压力过大的模样。
看他的脸,就让潘龙想起前世那些因为实验到关键时刻,连着加班好几天,走路犹如在棉花上跳舞的研究生们。
可研究生们再辛苦,实验忙完了总归是可以休息的。
帝癸巳……他却要始终承载着压力,无法休息。
“看起来你的精神很差,做皇帝这么辛苦的吗?”他问。
帝癸巳叹了口气:“其实也不算辛苦,只是……天罡地煞的事情,想来潘圣你也知道。如今大夏看起来稳定,其实已经时日无多。我每每想到这个,就夜不能寐,所以精神一天差过一天。”
潘龙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施展了一个高等复原术,让他暂时恢复健康。
“你知道该怎么去皇陵吗?我有一些陈年旧事,要和皇陵里面那位做个了结。”他说。
帝癸巳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让旁边的内臣去取传国玉玺。
取来玉玺,他提笔写了一道圣旨,盖了印。
那圣旨其实就一句话,“命潘龙前往皇陵拜谒太祖,钦此”。
潘龙接过圣旨,顿时便感觉到上方虚空之中有一座建筑物。那建筑物周围阵法密布,但却有一条安全的道路,可以凭借圣旨的指引前往。
他向帝癸巳笑了笑,带着圣旨离开,片刻之后,已经和毕灵空一起进了皇陵。
皇陵里面并不阴暗闭仄,相反颇为宽敞明亮。甬道两侧墙上是帝甲子生平功业的浮雕壁画,壁画的内容倒也实话实说,并没有刻意歪曲事实一味吹捧。
甬道尽头是一座祭坛,正常来说,祭祀帝甲子的话,到这里就足够了。
潘龙和毕灵空来到祭坛上,看着前面有些破损的墙壁。
这墙壁上是帝甲子的巨大画像,只是画像胸口被什么东西打破了,裂开了一个明显的缺口。
想来,就是当年帝壬辰那一击的结果。
潘龙看着破损的画像,将文超残影放了出来。
文超的身影刚一出现,画像背后就有什么东西涌动起来,很快,一只干枯的手臂撕裂了墙壁。
从里面走出来的,是一个穿着龙袍,身体却干枯瘪瘦,眼中更燃烧着鬼火的干尸。
毕灵空看着那干尸,深深地叹了口气,连连摇头。
“赵大啊赵大,你竟然成了这模样!”
干尸看了看她,似乎有些印象,却又明显记不太清楚。
潘龙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干尸没回答。
“我身边的这位,可以被称作‘文超残影’。那我称你为‘赵胜残躯’如何?”
干尸没有回答。
“你别白费力气了。”文超残影叹道,“他不过是赵胜尸体和大夏气运结合而生的怪物,他的记忆更多来自于大夏的民间传说,赵胜本人的记忆……留下的只有很少很少。”
“那我们这一趟,算是白来了?”潘龙问。
“也不算白来,至少我们可以确认,赵胜的确是死了。”
“但他当年所占的道路,却没有让出来。”
文超残影皱眉,显然是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潘龙倒是并不介意,他这趟过来,解惑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来取九州鼎的。
他们在这边交谈,那干尸却不耐烦起来。它张开嘴巴,冲着三人发出了吼声。
回答它的,是一道当头落下的火光,直接把它按在了地上。
“赵大当年活着的时候,我还没修成长生,都敢迎面射他一箭。”毕灵空冷笑着说,“现在我是天下最能打的仙佛,你却只是他的残躯,谁给你的自信,敢冲着我龇牙咧嘴?”
干尸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火焰牢牢按住,虽然身体没有燃烧,却也根本无法起身。
文超残影叹了口气,走到他的面前,伸出了右手。
“九州鼎,出来吧。”
话音未落,一顿青铜鼎的虚影浮现在了干尸的上方。
干尸越发用力挣扎,但结果却只是让自己身上出现了多处破损而已。
毕灵空看着它,眼神有些悲哀。
她转头看向潘龙,眼中有询问之意。
潘龙叹了口气,点头。
毕灵空伸手一握,火焰骤然收紧,只听一声脆响,干尸寸寸破碎,化为了地上的一滩灰烬。只有身上那件水火不侵尘埃不染的宝物龙袍还大致完整,证明它的身份。
文超残影伸手抓住了青铜鼎的虚影,虚影便在他的手上化虚为实,变成一尊巴掌大小,玩具一般的小鼎。
他看着这鼎,眼中满是怀念之色。
“当年我刚刚穿越,全身上下连一件衣服都没,只有这鼎陪着我。”他说,“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兜兜转转……”
不要欺負我啊
“唉!文超已经死了,我只是他留下的影子而已!”
他感叹之后,将鼎递给了潘龙。
潘龙接过这尊小鼎,将精神探入其中,顿时感觉到了和山海经一模一样的权限系统。
只是这鼎上的管理员账户顺序,乃是“文化人”第一,“大帅哥”第二,“最终指令”第三。
至于用户账号,一个也没有。访客账号,看时间地点,大约是大夏历代天子动用九州大阵的记录。
而最高级的创造者账号,果然除了“不是触手怪”之外,还有光标浮动,等着自己签名。
他想了想,同样填写了“继承者”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写上去,顿时感觉心神一震,同样看到了创造这宝物的人留言。
【九州鼎是控制“九州世界”的工具,比起城堡里面那颗水晶,它能够控制的范围和程度都小得多,但最起码在“九州”这个疆域范围里面,呼风唤雨、移山倒海、调节寒暑……这些都能够做得到。】
【希望它能够成为带来繁荣治世的依仗,而不是维护暴君统治的工具。】
【小心使用,须知,举头三尺有神明,绝对不是胡说八道。】
【我很好说话,那些管理这个世界的神明们,可不一定。】
潘龙笑了。
对于这个世界的真相,对于赵胜和文超的情况,他觉得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就在这时,眼前光芒流动,周围的景物消失,然后便看到自己身处一片阳光灿烂的草原,两个年轻人正坐在一张桌子前面下围棋。
“老赵你就别琢磨了,琢磨再多,你这块棋我也吃定了!”
“让我再想一会儿,我总觉得应该还有办法挽救……”
潘龙笑着走上去,说:“该怎么称呼两位?赵胜、文超,还是赵初一,文小贤?”
两人一惊,转头看向他。潘龙注意到,赵胜乘机偷了一颗棋子。
“你是?”文超疑惑地问,“我没在公会里面看到过你啊。”
潘龙回答:“我是你们之后的第三个穿越者,负责给你们当年做的事情收尾。”
文超转头看向赵胜。
赵胜顿时脸红,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也没想到……”
“你着急什么?”文超促狭地笑了,“人家还没说,要收拾的是谁留下的烂摊子呢。”
赵胜自暴自弃地大叫:“我哪里知道那么多!我只是觉得累了,不想要再给那些傻X们劳心劳力了。怎么了,就不许男人有钱变坏吗!”
潘龙摇头,叹了口气。
“你们过得怎么样?”他问。
“还好吧,就是训练有点辛苦。”文超回答,“但大家也是好心,想要成就不朽,不吃点苦头怎么行。他们当年人均死了起码上百次,我们才死了一次而已。”
赵胜也镇定了下来,问:“我当年惹的麻烦,你都解决了吗?”
“暂时还没有,等一下估计我还要回去收尾。”
“收尾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潘龙笑了:“收尾没有‘之后’。”
文超一拍大腿,对着赵胜说:“你看看你!人家多有觉悟!你要是能有人家一半的觉悟,何至于留下烂摊子给人收拾!”
赵胜低头不语。
文超叹了口气,对潘龙说:“我们两个呢,算是运气好,被老朋友们提挈,大概可以混个长生不朽。但我们在九州世界留下的那些麻烦,就真的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我是九州世界的人,理应为九州世界的繁荣稳定和发展出力,没什么可麻烦的。”
“……唉!你越是这样说,我们越是脸红……可我们现在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了……”文超想了好一会儿,说,“我在‘定世石碑’里面藏了点东西,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山海经和九州鼎,我都已经得到了。”潘龙说,“我也都继承了最高权限。”
文超张大嘴巴,过了几秒钟,轻叹一声:“既然这样,我们的确是没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了……”
潘龙笑了:“在我回去之前,有兴趣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吗?”
文超也笑了:“当然可以。事情大概要从我们在华老板的纯净水公司上班,那天去小区搞推广活动,正好遇到老朋友沈默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