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女主從書裡跑出來了怎麼辦 線上看-第一百二十二章 計量單位展示

女主從書裡跑出來了怎麼辦
小說推薦女主從書裡跑出來了怎麼辦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了怎么办
不知怎么的,现在楚戈有点儿看见秋无际就想笑的意思。
她明明也不卖萌,动不动臭着张脸,摆着那副清冷孤高的宗主脸,经常让人觉得是个大姐姐。
可就是觉得好萌。
吃着鸡腿满嘴油也很萌,抱着可乐滋溜滋溜也很萌。
还有坚决不碰汉堡的小模样还是很萌。
“话说你为什么不碰汉堡啊?”楚戈忍不住问:“难道也觉得这玩意吃了会死吗?”
秋无际看着楚戈手里的汉堡,很是犹豫:“那菜是生的。这都现代人了……”
楚戈低头看了眼生菜,面无表情。
好遥远的记忆啊,当年自己好像也是这样的。
果然秋无际下一句就是:“还有那什么白白的酱,看着就怪怪的……”
楚戈:“emmmm……你试一下,我以前也觉得这玩意没法吃,后来还不是吃得开开心心的。”
“不吃,就不吃。”
楚戈拍桌:“你怎么跟我女儿一样?”
秋无际拍桌:“你养过女儿了是吧!”
“……没,别人晒娃都这么说。”楚戈一下软了,循循善诱:“你和别人不一样,你要体验世界,总该什么都尝试一下的嘛。”
其实和别人女儿也一样,因为别人也是用“都尝试一下”来哄孩子吃东西的。
然而别家小孩未必吃这套,可这句还是说服了秋无际,比说啥都不肯的小女孩还是好一点点的。
她犹犹豫豫地打开面前的汉堡盒,那小心揭开包装纸的样子简直就像刚得手一件异样的法宝,在小心试探。
然后小心翼翼地挑了一点点“奇怪的白色酱”,舔了一下。
似乎觉得味道怪怪的,还是皱眉摇头:“不好吃。”
然后就看着秋无际大刀阔斧地拿掉了生菜,又把沙拉酱刮啊刮的刮得干干净净,又把面包夹回去,这次终于愿意啃下去了:“这才像个正常食物。”
楚戈眨巴眨巴眼睛,转头看了看远处的一张桌子,那边有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在做着和秋无际一模一样的事情。
秋无际发现了他的目光,瞥了一眼,又神色不善地瞪了回来:“小孩子都知道什么好吃,你们老大的人了,这都不懂!”
楚戈失笑:“你是对的。”
秋无际腮帮子一动一动,似是想教训他几句,却只剩下瞪视。
戀上月犬男子
楚戈再度拿起纸巾,轻轻抹了抹她的嘴角:“虽然嘴边沾着沙拉,看着很诱惑……但我家秋秋还是白白净净的最漂亮。”
秋无际觉得他又在开车,前后两句都是,可没有证据。
至于擦嘴巴……好像习惯了。
就像饭后手牵手漫步在回家的路上一样习惯。
“这落叶越来越多了。”两人牵着手走在路边,秋无际看着飞舞的落叶,很奇怪地问:“可是我怎么觉得天气还是很热,一点转凉的迹象都没有,和传统的秋老虎意味似有不同。”
“全球气候变暖是这样的,何况我们是南方。真要转凉,大概要中秋国庆左右了。”
“中秋……”秋无际问:“这个节日在你这里很重要吗?之前七夕并没有写在书里,中秋却是有的。”
“是啊,那是团聚的节日。”楚戈叹了口气:“我都多久没见爹妈了。”
他握着的手紧了紧,又笑道:“不过现在还好有你。”
秋无际转头看了他一眼,又转了回去。
这个心态在她这儿原本感触不深,因为已经是万年前的记忆了,早已淡去。要不是为了写自传回忆,这东西基本掀不起她半点涟漪。
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有感触了。
不是双亲的缘故……
心里总下意识盘算,中秋那天得算准了必须出来。
一个象征着团圆的节日,谁都不愿意在那一天孤零零的吧?
至于为什么在书中世界一大堆门人围着还算孤零零,出来两个人窝在屋里反倒不算?秋无际没去想这个。
谁想这种无聊问题啊!
还不如研究一下炸鸡呢:“这个炸鸡偶尔吃吃还可以……倒是提醒了我,之前都没好好炖过鸡汤鸭汤,嫌麻烦,我们那屋子不适合杀鸡什么的……”
楚戈道:“我听说市场有专门帮人把鸡杀好的,可以问问。”
“这样吗?”秋无际高兴起来:“这敢情好,我在市场见过很好的土鸡,明天就炖汤喝。”
楚戈道:“如果真觉得麻烦倒也没必要……我修行也不差一碗鸡汤吧?”
“美得你,我自己不要喝的吗!”
“好好好……”
“萌萌说水果也可以榨汁喝,买个榨汁机……”
“买买买。”
“等会,我买包奶糖。”
楚戈陪着她进超市买了一包大白兔,笑眯眯地抱着出来,两人再度手牵手,慢慢走进了小区。
“给你一个。”秋无际递过袋子。
蘋果蟲的傳聞
“你吃就好了。”
“你以为是给你吃吗?是让你帮我剥,我手不够用,被淫贼握住了。”
楚戈便取了一个,单手剥糖纸,转头看看秋无际垂涎欲滴的目光,把糖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
手指似乎被唇触到了,软软的,有些电流在窜。
秋无际似无所觉,含着甜甜的奶糖,犹犹豫豫地想了一下,还是递过袋子:“这次真分你一个,只能一个,不能多拿。”
楚戈拿了两个。
秋无际踢了他一下。
门卫大叔一路转着脑袋目送这对狗男女消失在小区内的林荫小道里,鸡皮疙瘩都抖了一地。
谁说全球变暖来着?这秋意明明越发浓了。
话说为什么也有点想去买包大白兔回家和那个黄脸婆娘一起吃吃了……
無限升級系統 超神筆記本
可怎么脑补都觉得会被婆娘骂神经病,还是算了吧。
狗男女进了自家楼,刚想摁电梯,电梯门却自己开了,月影抱着个旧电脑走了出来,电梯里还放着个显示器。
楚戈忙上前帮忙把显示器抱出来:“说了可以让我们帮忙搬的。”
月影歉意地道:“太麻烦了,不用的。”
她转向秋无际:“秋姐姐真的不需要影子异能了吗?”
影子异能已经被狗男女弄成一套仙道术法,收藏在藏经楼了……秋无际自己没打算学,是作为宗门的一支特殊法门来培养的,目前也已经有不少宗门中坚在练这个了。
闻言便笑道:“不需要啦,月影真乖。”
楚戈侧目,你自己刚刚还是个小女孩,现在一副姨母样算怎么回事儿……
月影却很受落,在她心中这真的是位气度满满的大姐姐。她也显然和秋无际更谈得来,笑着道:“早上楚戈说的盒子,我请示过了,可以留的。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秋无际居然点了点头:“还真有需要你帮忙的。”
月影一怔:“什么?”
秋无际一把拉过楚戈:“和他打架。”
月影:“?”
楚戈:“……”
“晚上是我家楚戈练功的时候。和我打架总是不对劲,都放不开,和你的话应该好点儿。”秋无际居然是认真的:“你能找个道场么?或者去郊外试试。”
月影见她是认真的,便道:“那就去郊外吧,这里出去也不远了。”
说着目光上下打量楚戈,她总觉得楚戈这憨头憨脑的样子,自己能一影子把他抽死。
真的有对练价值么?
楚戈也心虚地扯扯秋无际的衣角:“喂,和她打好像是纯被虐。”
步行天下 小說
“你和我打难道就不是纯被虐?”秋无际抱着手臂,悠悠道:“平日里总是拿月影当个战力计量单位,这下能和计量单位直接称量一下,算不算过秤?”
獻給鋼鐵的悲歌
楚戈哭笑不得。
————
PS:今天就到这啦,略微休息下没三更了,看看明天能不能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