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第368章 猝不及防的驚喜展示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
小說推薦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黑暗如约而至。
李肆的饿鬼化身蹲在墓碑下,静静等待了许久,也没发现这处坟墓荒原上有什么动静。
其实他挺好奇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但他目前掌握的所有信息都无法准确描述,唯一能确定的是,这里是一处非常古老的七级真实世界。
感应了一下夏侯,肥鸟,蛇人他们三个,之前火蛇的光芒折射对他们造成了非常恐怖的伤势,不是李肆用饿鬼化身将他们吞下,是真的会被烧成灰烬的,这可比普通人睁大眼睛直视太阳还要恐怖得多。
是仅仅被余光扫到就要灰飞烟灭的。
估计就算是他的那个山神化身在全盛状态,都扛不住。
想了想,李肆就稳妥的试了一下,看看能不能原地下线,结果不出他所料,他无法原地下线,也就是说,这里与他的墓园是截然不同,且不通信号,无法联络,若真的被困在这里,一辈子都别想回去。
李肆也没怎么惊讶,毕竟夏侯之前铺就的台阶还在,由于那台阶是位于六级真实里,所以没有受到火蛇的影响。
“保持敬畏,两天之内必须返回。”
暗自叮嘱自己一声,李肆就借着黑暗,钻出墓碑,进入了这个坍塌的坟墓。
这似乎真就是最普通的一座普通人的坟墓,里面也没什么鬼魅,但却有腐朽的棺木,凌乱的尸骨,还有一些寒酸的陪葬品。
“瓷器?”
李肆捡起一片陪葬品碎片,很惊讶的看着上面的花纹,这是一种他并不陌生的花纹,所以让他有一种颠倒时空的错觉。
他都想着要拿出历史之书,将这里的一切固定在历史之中的冲动,事实上他是准备这么做的,偏偏在此时,他感应到了一抹淡淡的紫色光芒从远处徐徐走来。
又是一队盗墓者……
李肆不想节外生枝,收起那片瓷器碎片,就轻盈的跳出去,躲在巨大的墓碑后面。
这队盗墓者的规模挺大,足足二十个人,且他们手持的也不是油灯,而是一种机械马灯,里面燃烧着一块拳头大的紫色晶体,所以紫色的光芒甚至可以覆盖方圆百丈,相比夏侯那盏只能覆盖一丈的油灯,足见专业与业余了。
来者都是人类,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人类,除此之外,他们的语言也是李肆能听懂的,是标准的诡异长河官方语言,而不是大荒语。
很快,这伙人就在那座坍塌的坟墓前站定,这让李肆很奇怪,明明旁边有那么多巍峨壮观的大墓,这伙人却视而不见,直奔这里,是发现了他吗?
“应该就是这里了,那个盗墓贼夏侯留下笔记里的记述与此处很吻合。”
一个苍老的男子很是激动的开口,并拿着马灯左照右照,躲在墓碑后的李肆很诧异,盗墓贼夏侯?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此时这帮人并不忙着进入坟墓,而是很有兴致的打量着墓碑上的花纹,并很认真的临摹着,差点让李肆以为他们是专业的考古队伍……
终于,他们走进墓室,在发现了那些碎裂的瓷片后,就更加激动了。
“没错没错,看看这花纹,看看这色泽,这就是传说中的时间遗民的墓葬啊,都小心些,不要随便碰触这些瓷器碎片,要用最专业的方法拾取,这里的每一份碎片,都是价值连城啊,要知道,一百万年前那个盗墓贼夏侯带出去的碎片,在最近的一场拍卖里,竟是拍出可以买下三座城的天价,这也是我们花费了足足一千年的时间,才找到夏侯的后人,拿到了这份盗墓笔记。”
眼看着这伙人在墓坑里忙乎,李肆陷入了沉思。
一百万年前?
等等,这才是真正的历史。
李肆仔细梳理了一下。
首先,大盗夏侯发现这里,并带了一块瓷器碎片回去,卖了一百大荒金钱,接着被山神伯义抓住关进山神大牢,不管他后来是出狱了还是没有出狱,在真实的历史里,并没有他李肆参与。
也就是说,不能把他的存在放进这里面。
自此以后,夏侯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但那块瓷器碎片却在不断出售中身价翻倍,以至于一百万年后,才有了这支专业的盗墓队伍。
但问题就在于,一百万年前的夏侯正在李肆的肚子里养伤呢。
时间错乱了?
所以现在有了三条时间线。
其一,现在,也就是有时间之主某某某的时间线,李肆手持历史之书,正在与其他人竞争历史道火,具体表现在他的墓园里,只要他出现在墓园里,就等于他置身于现在这个时间线。
其二,大荒,他是通过坟墓的墓志铭进入的大荒世界,等于回到了过去,这是一个古老的时间线。
其三,则是在这里,遇到了这些从夏侯死后一百万年出现的盗墓队伍,这又是一个时间线。
前两条时间线说得通,没毛病。
但第三条时间线就有问题了,按理来讲,他不可能遇到这个来自一百万年后的盗墓队伍的,发生了什么?
是与这个地方有关系,还是与那条火蛇有关?
李肆触摸着手中那块瓷器碎片。
如果是真正的历史,这块瓷器碎片应该被这伙人打包带走,现在……
李肆没有等太久,那伙盗墓贼迅速的搜集好所有瓷器碎片就走了,干脆利落的原路返回,对四周的坟墓视若无睹,哦,他们还想搬走那块墓碑,但搬不动。
李肆没有出手打劫,他总觉得,这事儿有点蹊跷。
重新跳进墓坑,李肆很耐心的吧散乱一地的骨头架子搜集起来,这帮人,还以为是专业的,结果只搜集瓷器碎片,却把骨头给搞得遍地都是。
打包,埋好,李肆就打算去旁边的坟墓开个罐头,谁知,远处又有一片淡淡的紫光出现,这是去而复返?
没办法,李肆只好再次藏到墓碑后面,这帮人办事可真墨迹……
等等?
李肆瞪大眼睛,看着这一支规模更庞大的队伍,足足数百人,那种机械马灯都有三十多盏,呼啦啦的过来,对四周近在咫尺的坟墓完全没兴趣,就直奔那个已经被挖开的坟墓,这画面……
“该不会这帮家伙是真的不知道,这里其实到处都是坟墓吧,那么最初是谁挖开的这座坟墓?”
李肆心中有一个不太好描述的,惊悸的感觉。
“动作都轻点,把四周都给我好好搜索一遍。”
“没错,就是这里了,传说中的夏侯大墓,与那个传说中被命运九子灭掉的大荒天河有关联的夏侯大墓啊,为了找到你,我们足足用了十亿载岁月,只为了找那一块最正规的文明碎片。”
凰上在上,臣在下
“是啊,当初那些盗墓贼真的太差劲了,带走了大部分的碎片,却非得丢下这么一块,少了这一块,一切都不完整了。”
“哎,小心点小心点,轻轻的挖,什么,挖到了骨头?我要找的是那块碎片!神术打上,不要被混淆了。”
“找不到?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
“……草!还真找不到……”
“家主,得走了,再不走就回不去了。”
“不应该啊,怎么会找不到……”
带队的中年人失魂落魄,最终,他们走了,走的很不甘心。
李肆躲在墓碑后面,好几次,他都被那帮人给走到跟前,他都准备出手了,结果那帮人就是看不到他。
荒原里再次安静了下来,李肆迅速出来,把所有散落的骨头收起,也不埋了,赶明找个风水宝地葬了吧,因为肯定还有下一波。
如今自从那火蛇出现后,一切都变得诡异起来了。
事实上李肆没有猜错,上一波盗墓贼的紫光刚刚消失,下一秒,又有一波紫光赶来,毫无疑问,那种紫色晶体散发的光芒就是进入这个世界的保障,但为什么他没有紫色光芒却可以安然无恙?
凭他的实力?不像吧,因为刚才来的那波人里,有几个其实是达到了八级真实,李肆都觉得如果他跳出去,被打死的肯定是他。
所以必然有某种缘故。
紫气冲霄,紫光氤氲,又一伙盗墓贼来了,但这一次他们拿的不是机械马灯,而是一本书,书中有一团紫色火焰跳动。
李肆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了。
那书,必然是历史之书,那火焰必然是历史道火。
而有历史道火的,必然是他的竞争对手。
这么说时间线已经到了现在?
可惜他打不过。
因为来者是命运长河的人,他们说的是命运一族的语言,好在李肆同样精通。
“这应该就是那个夏侯神墓了,谁能想到,这里埋葬的居然是人族始祖的骨骸,当年第一个叛逃出时间长河的时间遗民,为了找到他,我们用了足足十六个长河纪元!”
“可惜了,那套夏侯瓷,被虫大那个病毒虫子给领先一步夺了去,不然我们也不至于跨越时间源头,来这大寂灭尽头来挖一具骨骸。赶紧动手吧,迟则生变。”
一群人叮叮当当的挖,自然挖不到,因为那具骨骸被李肆挖走了。
“见鬼了,又被那病毒虫子给领先一步!”
那两个命运头目很是沮丧,其中一人忽然开口,“要不,我们在旁边再挖一座?反正这里的坟墓还很多。”
“你不要命了,你都不知道那里面埋的是谁,重点是,只要有坟墓被挖开,寂灭之蛇就会出现一次,那是能追得上时间道火的东西,理论上,只要你挖开,不等你离去,寂灭之蛇就会出现,假若你侥幸不死的话,你就会看见时间在倒流……当然,我说的都是传说,因为从未有人真的见过寂灭之蛇,连它是否真的存在都不知道,那是连命运道火都无法注视,虚实道火都无法束缚的。”
一伙人迅速远去了,李肆心情复杂的打开那堆骨头。
“我建议你不要带走这些了,虽然你可能是出于好意。”
一个淡淡的人影就从李肆刚刚藏身的墓碑后面浮现出来,连躲藏的位置都一般无二。
可以想象,就是这个人挖开了这座坟墓,然后被困在这里,然后看着夏侯来盗墓,看着李肆,夏侯,肥鸟,蛇人小队来盗墓,看着他们遭殃,接着看着李肆躲在这里看着一波波的盗墓贼,直到此刻。
“你若是想离开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因为寂灭之蛇追着时间刚好离现实最远,也就是时间正在发生的一刻,如果你来不及回去,就只能等寂灭之蛇再跑一圈,但那个时候,你所处的那个现在,应该又过了三十六个长河纪元,你会变成最老最老的老头子。”
“多谢阁下提醒,不过我更想知道,夏侯怎么会找到这里?他明明以为这里是秘矿。”
“这里是一切真实陨落之地,是一切虚妄安息之所,就算是时间道火,总有一日也会被寂灭之蛇抓住,宰杀在这里,你会看到时间之血汩汩流淌,何况其他?”
“秘矿,通常是指没有被发现的真实之地,你觉得九级真实就可以触摸一切了吗?就像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的君王,他有一百亿个美丽的妃子,你确定他宠幸了所有?终归还是有所遗漏的。”
“曾经求证了时间道火的那个存在,开辟了时间长河,在时间长河之内,就是九级真实所笼罩,但在时间长河之外呢。”
“所以,你明白了吧。”
李肆点点头,这确实是个误区,从零级真实到九级真实,就是个标准,但不代表每升一级,就能掌握全部的真实。
夏侯不过是在寻找秘矿时,误入了这个寂灭之地罢了。
“前辈,告辞了。”
李肆不再迟疑,放下那具尸骨,掉头就走,可不能再耽搁了,若是再被寂灭之蛇给追上一圈,他就真的要变成这世上最老最老的老头子了。
回去的路非常顺利,因为连夏侯布置的台阶还在,就好像时间跑过了十七个长河纪元,却又回到了原地。
真是惊悚万分。
等李肆跳回山神大狱,立刻下线,再上线主角牌,结果发现时间就只过去了半天,还好,还好。
直到他再上线山神牌,好家伙,差点就没把他给疼死,赶紧下线,上线饿鬼牌,他记得他手中还有一块瓷器碎片来着。
但是当他看到这块瓷器碎片,就发现上面冒出了一缕历史道火……
惊喜,总是来得这么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