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 月如火-第兩千一百五十章 我是誰?熱推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那星相画卷仅仅只是打开一道缝隙,瞬间就涌出大片金光,金光冲击之下地上的天炎圣火被全部扫空。
轰!
等到星相画卷全部打开,一片黄金之海出现,大海无边无际,海面上漂浮着一株璀璨青莲。
黎飞白沐浴神辉,有至尊之威释放,天赋废土的天空便金光刺破。
他抬手一挥,砰砰砰,就听的四声巨响传来。
封死去路的几根雷霆圣柱,接二连三断裂,化为一道道雷光碎片消散。
“万古长青!”
透视神医 林天净
黎飞白抬手一指,画卷中青莲转动,一道光柱旋即射了出去。
砰!
头顶天空的阴阳太极图瞬间分崩离析,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三大圣境长老的杀招尽数被毁。
黎飞白从天而落,呼呼呼,他身上有一股恐怖的威压扩散出去。
悬在半空中的诸多圣君,全都感受到一股莫大的伟力,落在自己身上。
他们身体不由自主被按了下去,等到黎飞白落地的那一刻,所有人全都摔倒在地。
“至尊星相,万古长青莲!”
众人目光惊讶,眼中皆是震惊之色。
他们都听说过至尊星相,可真正见识过的人全都是头一次。
“至尊星相!”
黄靖宇、云澜圣君还有天魁圣君三人,他们的身体也不由自主落在了地上。
他们知道八大帝族诞生过至尊星相,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诞生,想要拥有至尊星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最重要的是,至尊星相已经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都没有在昆仑现世了。
“既见至尊,为何不跪!”
黎飞白一声冷喝,双目金光绽放,宛若神明一般,声音浩荡恢弘,让人不敢直视,内心深处有忌惮之色生出。
“至尊星相……”
山头上的林云瞧见此幕,也是神色微怔,眼中神色变幻不定。
他自己也有至尊星相,可因为修为原因,一直都没能完整展示过。
今日亲眼见识到这至尊星相的威压,同样受到了极大冲击。
“真给他装到了。”
小冰凤撇撇嘴,不太服气,道:“也就这样,比起葬天星相,不值一提。”
她虽然一直渣男渣男的叫着,可心底还是向着林云的,凤凰心眼可是很小的。
扑通!
话音落下,就有人单膝跪地,跪在了所有人面前。
不是旁人,正是黎飞白自己。
众人只觉得压力骤然爆减,目中露出疑惑之色,神色变幻不定。
怎么回事?
噗呲!
还没等他们想明白,单膝跪地的黎飞白一口鲜血吐出,他捂着胸口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本就白皙俊秀的面孔,此刻一片苍白,显得柔弱无比。
“血毒竟然还在……”
黎飞白捂着胸口,圣元查看一番,心中立刻明白怎么回事。
大意了!
之前以为被驱除掉的血毒,此刻竟然卷土重来,且变得更为凶猛。
“靖宇?”
云澜圣君看向黄靖宇,试探性的问道。
想要一首情歌!
黄靖宇面色变幻,知道他心中所想,但他不太敢确定。
天魁圣君咬咬牙道:“靖宇,这人好像不是装的。”
黄靖宇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冲之前的几名圣境长老点了点头。
因为就这么一会的功夫,黎飞白不仅单膝跪地,甚至连至尊星相都无法维持了。
那三名阴阳境巅峰的圣境长老,目光对视一眼,重新横空而起。
呼哧!
可其势力的人速度更快,他们没有多少顾忌,在星相画卷破碎的刹那,各自眼前一亮,就朝着黎飞白冲了过去。
一瞬间,铺天盖地的人影飞了过去,全是想要捡便宜抢走神之血果的人。
“该死,大意了。”
黎飞白脸色惨白,神色紧张,他不得已只能朝林云所在的方向喊道:“救我!”
这求救之声很大,可眼下这个情况根本没人在意。
现在求救,晚了!
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剑光在远处山头骤然暴起,剑光璀璨,如煌煌大日。
在这光芒照耀下,整个山谷亮如白昼,万事万物都被映照的一片炽白。
不等众人回头,这剑光就化作一道浩瀚剑芒呼啸而至。
轰!
剑光所向披靡,几乎是碰到的一刹那就被震飞出去,而后剑意弥漫,这些被震飞的圣君像是慢动作一般漂浮。
一时间,所有冲向黎飞白的人全都漂浮在半空,身体僵硬无比,没法自由展开身法。
砰!
暖风微扬 小说
等到剑光呼啸而去,彻底消失后,这飘在空中的一众圣君全都重重倒地狠狠弹了几下,哀嚎声顿时此起彼伏。
直到此时,众人才看清山头上,那个年轻人的身影。
“剑圣?”
安山狐狸 小说
有人发出惊呼,以为来了名剑圣。
“动手!”
三大圣地的圣境长老,目光对视一眼,各自出手闪电般朝黎飞白抓了过去。
“圣火焚天!”
天炎宗的红衣长老,双手朝天,一声怒喝。
瞬间有磅礴圣火如潮水般用来,轰隆隆,那圣火聚集成水,像是海浪般滚滚而至。
“雷霆锁天!”
万雷教的圣境长老故技重施,蹭蹭蹭,一道道雷霆锁链缠绕成粗壮的柱子,洞碎天上云层滚滚而落。
“日月悬天!”
明宗长老毫不留情,手掌朝下身体快速落下,掌心日月融合,瞬间就化成一道阴阳太极火焰图,宛若天幕般落下。
这三大杀招重新出现,威力比之前更为恐怖,黎飞白面色骤然大变。
呼!
眼看着潮水般的圣火要将自己吞没,一道身影从天而落,而后反手一剑划了出去。
噗呲!
剑光自下而上,将来袭的潮水直接斩成两半。
轰!
分成两半的潮水从二人耳畔呼啸而去,没有伤到他们分毫。
“萤火之光!”
蹭蹭蹭,十三道残影从林云体内迸发出去,看上去他好像原地未动,只是这十三道残影各自画出一个圆,各自劈出一剑。
而后剑光融合,于平面之间挥出一道无法想象的弧形剑光,所有落下的雷霆圣柱被尽数斩断。
“这……怎么可能?”
那万雷教的圣境长老,双目怒睁,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还没完!
林云松手葬花直接窜了出去,而后右手双指并拢,对着天上猛的一指。
噗!
剑光规则加持,风雷之音怒喝,葬花一瞬即逝,阴阳太极图被捅出一个窟窿。
噗嗤!
而后去势不止,将那明宗圣境长老胸前洞穿,眨眼就末入云层。
天上圣血飞溅,一声凄厉的惨叫,太极阴阳火焰图当场破碎。
至于那明宗圣境长老,如风筝般直挺挺栽倒在地,再起不能。
“回来!”
林云并拢的双指猛的一扯,飞入云层的葬花如闪电般被扯了回去。
朝着身后想要偷袭的天炎宗圣境长老刺去,那人看着电光般闪烁的葬花,完全没想到这剑回来的如此之快。
噗呲!
他的左脸被刺出一道痕迹,身体在半空翻滚了几圈,落地之后捂着脸痛苦不已。
“破!”
而后林云屈指一弹,葬花如惊鸿般洞碎虚空,朝着他身前万雷教圣境长老回去。
砰砰砰!
万雷教圣境长老在自己身前,布置下三道雷霆圣盾,可被一一刺破。
最后葬花刺在他的身上,巨大的冲击力,将他瞬间撞在了数千米外的山坡上。
轰!
山坡轰然碎裂,尘埃滚滚中,无尽山石将这位圣境长老埋在其中。
“剑圣!”
众人大惊失色,一个个头皮发麻,全都倒吸口冷气。
他们终于确定,来人的确是一名剑圣。
不然,绝不至于强到如此。
“这……怎么回事?”
黎飞白震惊不已,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来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剑圣。
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半圣罢了。
“找死!”
半空中的云澜圣君怒了,他拔出圣刀从天而落,这一刀极为惊艳。
长刀出鞘的刹那,有血色刀光染红了半边天空。
“天炎圣狱!”
等到刀光落下,四面八方的刀芒纵横交错,化成一片血狱朝着林云盖了下去。
他找的机会很刁钻,正是林云葬花飞入山坡的瞬间,还来不及完全到他手中。
这一刀若是正面劈中,即便林云真是剑圣,也得吃上一个大亏。
可惜……林云早有所料。
面具下,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眸中金光绽放,半步神光剑意释放,而后并指一挥。
呼!
飞出去的葬花以闪电般的速度,划出一道弧光朝着柳云澜脖子刺去。
嗡!
剑意在柳云澜耳边嗡鸣,一瞬间他就陷入两难之地,这一刀若是还要继续劈下去,自己肯定得大残。
重伤此人,自己也讨不了好。
没办法,柳云澜一咬牙,刀光朝着葬花劈了过去。
锵!
金石交接之声响起,葬花被强行劈飞,可林云双指运力,嗡的一声又将葬花扯了回去。
锵锵锵!
就这样,林云隔空御剑,将柳云澜不断朝着自己逼近。
十步,九步,八步……
等到柳云澜离他只剩下一步时,林云眼中锋芒暴走,一伸手握住葬花剑柄,猛的劈了下去。
轰隆隆!
这是何等恐怖的一剑,柳云澜双手握住刀柄横在身前,也依旧被砍得双脚发颤,掌心鲜血不断渗透。
山谷草地,在这一剑这下不停颤动,仿佛天旋地转般可怕。
扑通!
柳云澜咬牙支撑了片刻,再也无法强撑,一口鲜血吐出,单膝跪在了地上。
世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撼。
这就是剑圣的风采吗?
柳云澜怒道:“你剑帝一脉,为何非要找我圣地麻烦?真当我东荒圣地好欺负不成?”
他很火大,这人三番两次坏他们好事,之前抢他血云果也就罢了。
这次还和黎飞白联手,连神之血果也要抢。
欺负人也没这么欺负的!
“剑帝一脉?”
面具下的林云玩味一笑,淡淡的道:“我可不是什么剑帝一脉。”
柳云澜神色微怔:“你谁?”
“你觉得我是谁?”
林云神色冷峻,左手将脸上面具猛的摘下,淡淡的道:“我本葬花人,葬花亦葬人!”
这一刻,葬花公子,重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