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山 愛下-第1341章 誰丟了看書

我有一座山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山我有一座山
也就是在于飞弄来热水泡脚的时候,一阵刹车声后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一连串的命令声。
于飞在屋内听的呵呵一笑,没有去管他们又是堵门又是绕道后面的举动,把袜子一脱,双脚放进滚烫的泡脚盆里。
刚舒服的哼哼了两声,大门就被人给推开了,一队警.察闯了进来,于飞仅仅只是扭头看了一眼,随后又继续享受自己的烫脚。
明显是带队的那个在看到于飞的状态后有些疑惑,他出队多次,有这个态度的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很快他就对于飞说道:“于飞是吧?我们接到报警,说他的朋友在农场里走失了,所以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调查。”
于飞吁了一声,随后龇牙咧嘴的说道:“我这是烫的,别介意哈,你刚才说啥?有人在我这里走失了?那还不赶紧去找去。”
带队的那人皱了皱眉头,心说这特么的叫什么事。
自己好好的在家睡觉,突然就被召唤了过去,啥话都没说就被塞进了警车,路上才说了原委,说是双丰镇音乐节上有一个游客走失了,要自己带队去调查。
这特么不是扯淡嘛,自己是县.局不是派出所,像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先让派出所查起吗?
而且只是一个游客走失,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吗?连swat都出动了,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还有,这个叫于飞的好像早就知道他们要来了,这很明显就是在等着他们呢,这又是这么一回事?
多年的职业生涯让带队的人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他不知道的内幕,所以在语气上就缓和了一些。
“情况特殊,希望你能理解,毕竟人是在你农场里走失了,为了你农场的名声,所以……”
他的话没说完,于飞点头道:“了解了解,都是为了工作,而且那个走失的人能找到最好,毕竟还关乎到农场的名声。”
“那啥,农场就这么大,你们随便搜,还有这间屋子也一定要好好的找找,千万要搜仔细了。”
“楼上有四个房间,那边拐角处还有一个地下室……唔~你们带深水探测器了吗?我这还有三个鱼塘和一个深水塘,这大冷天的你们也不可能下水搜寻吧?”
“要不我让人送拉网来,你们好在鱼塘里来回的拉几遍?嘶~哈~”
于飞说着又把脚提了起来,放在洗脚盆的盆沿上,有点高估自己了耐烫能力,这盆热水有点烫。
带队的那个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于飞的配合反而让他有些迟疑了起来,根据经验,能这样说话的人,要么在咋呼要么就真的有恃无恐。
而且在来的路上他想到过无数种可能,眼下于飞的反应却是他没想到的。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接下来的动作,挥挥手,跟在他身后的人四下散开,有往楼上的,也有去地下室的,屋外更是传来一阵霹雳噗通的跑步声。
带头的那人看了于飞一眼后在房间里转悠起来,眼睛四处寻摸。
于飞也没有管他,低头研究了一番后,再次把脚放进洗脚盆里,表情一阵的扭曲,还真够烫的。
在他们以为于飞看不到的地方,也就是在鱼塘的边上,有人还真就掏出一个仪器对着水面一阵的晃动。
“嘶~”
于飞龇牙咧嘴的再次把脚提了起来,放在盆沿上。
这时候他放在凳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带队的那人和于飞几乎同时看向了手机,后者看了对方一眼,满脸问询的表情。
那意思我是接还是不接啊。
带队的那个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转过身去,于飞耸耸肩,接了起来。
“你搞啥呢?农场里整的跟过年似的?”李木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于飞开的是免提,所以屋内的人都能听得见,他呵呵一笑道:“没事,就是说……哎这个事情可以说吗?说了算不算泄密啊?”
那个带队的回过头说道:“不算。”
于飞哦了一声后低下头对手机说道:“说是音乐节上有人走丢了,这不是来人正在找嘛。”
“有人走丢了?这事我咋不知道呢?”
于飞一愣,这声音明显不是李木子的,可这大半夜的张丹咋跟她混在一起了。
“不是,你咋跟李木子在一块啊?你们俩不是一直都……”当着她俩的面,于飞没有敢把话说的太透。
张丹霸气道:“这个不用你管,我问你,到底是谁走失了?还有,派出所为啥没有一点的动静,我为啥没有接到通知?又是谁在你农场里找人呢?”
“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人家只说是一个游客,是谁找人……”
于飞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带队的,后者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来说道:“我们是县.局的。”
“县……”电话那端安静了一瞬随后说道:“我们为什么没有接到协查通告,还有,为什么你们就断定那名游客就在农场走失的,另外……”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等我过去再说。”
说完她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带队的那人看了一眼于飞问道:“这位是……”
“我们镇最高领导,张镇长。”于飞嘿嘿一笑道。
邪 王 嗜 寵 神醫 狂 妃
带队的人没有再说话,但眉头却又皱了起来,于飞觉得这个脚可能烫不下去了,所以就拿过毛巾擦起脚来。
还未来得及把洗脚水倒掉,屋顶忽然传来一阵电流的刺啦声,随即一个略喘着粗气的声音响起。
“喂喂~喂喂~于家村的老少爷们们,听到这个广播赶紧起床,在家看孩子的就算了,现在有个人在咱们村丢了。”
“都赶紧起床,带上手电,到农场去帮忙找一下。”
“于家村的老少爷们们……”
于飞楞了,带队的也楞了,就连那些在农场里四处寻摸的人也都楞了。
在冬季安静的夜里,喇叭里的声音传出很远,或许是喊话的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随即把号召于家村换成了号召双丰镇。
也就是一会的功夫,原本安静的于家村热闹了起来,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
这时候去到楼上和地下室的人也都回来了,带队的那人看向那些人,他们几乎都是摇了摇头。
带队的咬咬牙,刚想说啥,别墅的大门哐的一声被人给踹开,张丹带着一头的露水闯了进来。
“谁丢了?有没有图像,我们镇里可以帮着寻找一下。”
刚才在挂上电话之后她就往县里去了一个电话,结果令她有些意外,在两相印证之下,她想通了今天晚上这一行动背后的缘故。
所以她才让人去村委会用大喇叭把这件事给架了起来,另外她还知会了派出所和镇里所有的工作人员。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山討論-第1391章 各路牛鬼蛇神相伴

我有一座山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山我有一座山
出了篱笆院的于飞没有去管陆少帅和李木子是咋想的,他把注意力放到了对面的院子里。
说是一墙一世界,但在于飞的眼里,这都不是事,很快,墙里面的世界对他来说就再无秘密。
还真是王璇子,跟之前对比,清减了不少,不过却凭添了一股出尘之意,也不再摆弄那些彼岸花了,此时正在一架古筝跟前坐着。
而在古筝的对面是一个于飞没有见过的女人,看起来要比王璇子丰腴一些,一副御姐的架势,瓜子脸上此时有着深沉之意。
“……也就是说咱们现在什么都不能动,只能等通知?”
王璇子的表情似乎有些不甘,那个御姐皱了皱眉说道:“咱们原本就是一颗棋子,棋子就要有棋子的觉悟,别去揣摩棋手的意图。”
“我倒是觉得咱们可以先出去走动走动,最起码能把周边的环境熟悉一下。”王璇子继续说道。
御姐那双大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她,半晌才问道:“你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王璇子摇了摇头:“你们都说我之前来过这里,但我真的没有一点的印象了,别说是这里,就是沿途你跟我说的那些我都没有一点记忆。”
御姐换了一个姿势,吆喝,于飞这才发现,对方还是个圆规精,两条腿可真够长的。
“你的记忆缺失了好多天,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的不正常反应?”
王璇子摇摇头,圆规精又是看了她半晌,最后叹口气才说道:“行吧,反正现在想搞清楚这一切的人都不在了,咱就当是从头开始了。”
“你觉得要是想做试探的话,最好从哪里做突破口。”
王璇子眼睛一亮道:“那个于飞是个最好的接入点,虽然陆少帅要更加的好色一些,但他的经历注定他不会是个急色鬼。”
“反倒是那个于飞,只能算是个陡然而富的暴发户,没见过什么世面,只要你在他身边出现,略施小计,他自己就能把所有的秘密都吐露出来。”
“我不是主角,你才是。”圆规精对王璇子说道:“你要知道,于飞以前是认识你的,你要是出现,那他的戒心就不会有那么高。”
“我?”
王璇子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看圆规精,有些挫败的说道:“我没有姐姐这么好的身材,只能哄哄那些在校的学生,对于飞这样的老男人可没啥吸引力。”
“呵呵,这你就错了,姐才是最适合哄学生的那个,而那些老男人对你可没有什么抵抗力。”圆规精妩媚一笑道。
“……”
走在回家路上的于飞嘴角抽了抽,这特么根本就是两个外援嘛,啥正经话没有,只是在交流勾引男人的经验。
也不知道高刘两家是怎么找到的这俩极品,尤其是王璇子,都特么是死了根的藤蔓了,还能被找出来了,那可真是下了本了。
还文化交流团?你们特么的连唐朝时期从扶桑而来的取经团都不如。
于飞想了一下玲子在空间里稍显寂寞的时光,嘴角再次咧了咧,给她送俩大玩具应该是件不错的事情。
“朋友啊~朋友~”
于飞被忽然间的嚎叫惊了一下,一个手持话筒拉着便捷式音响的壮汉冲他露出笑容,那一脸的络腮胡子怎么看怎么像李逵。
虽然被吓了一跳,于飞也没有着恼,只是对那个大胡子礼貌的笑了笑。
完了~
这一笑算是完了,大胡子眼睛一亮,立马把拉杆音响放下,从后背顺过来一个帽子递到于飞的跟前。
于飞一脸的懵逼,但那个大胡子晃了晃帽子他就明白了,这是另类的乞讨。
这要是换个地方于飞也就不搭理了,不过现在关乎到双丰镇的脸面,他也不好太过于抠搜,随手在兜里摸了一下,摸出一张二十的。
那个大胡子眼睛一亮,于飞刚把二十的放进他的帽子里,一眼就看到帽子里还有一张十块的,他顺手把那十块钱给掏了出来,在大胡子的眼前晃了晃。
“朋友啊噗~~~还带这样的呢?”
于飞乐呵呵的说道:“十块钱足够你吃一顿饭了,还是饱饱的那种,都说吃饱了才能赚钱,我算是捐给了你一个项目的启动资金吧。”
边上有看热闹的也起哄起来。
“就是,十块钱在这吃顿饭还有剩余,一大碗板面才六块钱,再加两个烧饼也才八块钱,你还有两块钱存起来呢。”
“这里的物价比大城市里低多了,你要是能节省点,自己开火,十块钱你一天都不一定能吃完。”
“哎哎哎~说啥呢,人家好歹也是在为自己的梦想而拼搏,不带你们这么损人的,哥们我再支持你一块钱的,算是给你买瓶水了。”
“一块钱你也好意思拿出手?人家可不是喝白水的,那得是带颜色的。”
“带颜色的?你自己身上不就有嘛,还用买?”
“……”
于飞嘿嘿一笑,在大胡子和那帮人争论的时候悄然离去,不过一只小蜜蜂却落在了大胡子帽子的夹层里。
谁家唱歌乞讨的能把歌唱的那么难听,那不是自断财路吗?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小說
再说了,唱歌弹乐器也用不到虎口吧,难道那一层老茧是为了掩饰他是高级乐手的装饰?
于飞呵呵了,觉得这个音乐节太有趣了,各路的牛马蛇神都跳出来了,就是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一个所谓的文化交流团。
回到农场正赶上母亲的羊肉手擀面条出锅,眼巴巴的等着石芳和俩小姑娘还有父亲各端了一碗之后,于飞这才轮到一碗。
“爷爷,我觉得今天我有点不舒服,要不下午你帮我请个假吧?”果果试探性的对爷爷说道。
于飞刚吃进嘴里的一口面条差点喷了出来,瞪着眼睛看向挨着父亲的果果,小英子也紧张的看向两人。
于飞父亲看了不看她一眼说道:“哪儿不舒服啊,你魏爷爷还在民宿呢,找他打一针就好了。”
“哦,我吃了奶奶煮的面条又觉得舒服了,不用去找魏爷爷了。”
果果端着自己的小碗,默默的回到自己的位置,老老实实的吃起面条来。
石芳笑呵呵的说道:“被揭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