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嘉佑嬉事-第三百一十三章 引出,投名狀(4)推薦

嘉佑嬉事
小說推薦嘉佑嬉事嘉佑嬉事
扫荡大半个吉州,卢仚的烈火莲池,已经反复锻淬了一百零八遍。
每一次,都是膨胀到新的体积大小。
每一次,都重新凝炼到一尺一尺许。
身上的细胞,也在每一次的锻淬中,随着金莲道种的蜕变、强化,不断的分裂、强大、衍生、变化。
法力修为,浩瀚如海。
每一丝法力,精纯如金刚。
若是卢仚散开浑身法力,释放自身法力对身躯的承托,他自身的体重,怕是要比一座千丈高山还要沉重几分。
也就是一丝丝、一缕缕、无穷无尽的法力充盈在每一个细胞中,带动了他感悟的天地法则、天地灵韵,让他的身躯变得轻盈飘逸,‘正常体重’也就是三百来斤上下。
身躯的变化都如此巨大,可想而知他的境界、修为等等,是何等的恐怖。
一声讥笑,卢仚右手一挥,一柄金刚剑上金刚法相骤然怒目生威,喷出无量金光,金刚剑带起百丈长虹,弹指间就到了那浑身都是裂痕的女子面前。
女子闪避不及,被一击洞穿身体。
回到古代玩機械 古代機械
‘嘭’!
宛如梦幻泡影,女子身躯炸成了一团迷离的光粉,轻飘飘随风飘向四面八方。
平地里一股精纯、强大的能量注入卢仚身躯,卢仚一个呼吸间,就将这个女子湮灭后产生的能量消化融合。
五柄金刚剑同时喷出,化为百丈金虹凌空飞斩。
吉州城的西边城墙上,载歌载舞的少女们纷纷血肉崩塌,化为背生双翼的白骨骷髅嘶声尖啸。红粉骷髅转化得如此快速,无数骷髅带着尖锐的啸声、哭声、骂声、诅咒生,扑腾着黑漆漆的骨翅,化为一道道血光朝着卢仚猛扑。
卢仚身后,三十六万组阵大和尚齐齐唱诵佛号。
卢仚将大天龙寺天龙吟神通也烙印在了这些大和尚的金莲道种中,三十六万人齐声长吟,顿时一条恢弘无匹、通体释放出迷离光霞的金色巨龙腾空而起,一个甩尾狠狠抽在了扑面而来的无数飞天骷髅身上。
一声巨响,数以百万计的飞天骷髅齐齐炸碎。
磅礴能量蜂拥而来,被卢仚一呼一吸间就消化得干干净净——此刻的卢仚,已经达到了种金莲境界的圆满极致,一切身体机能都突破了极圣天天地所能容忍的极致。
他的身躯强度恐怖无匹,之前足以撑得他七窍喷血的能量,如今也只是一道小小的点心罢了。
他只是在静静的等待。
他脑海中的三眼神人图在囤积力量。
直到一个再也无法压制的临界点,卢仚才会突破当前境界。
五柄金刚剑顷刻间扫荡了吉州城的西城墙,随后化为五条金光直冲高空,顷刻间就来到了离地数百里的高空中。
卢仚一口浩浩荡荡的精纯法力喷出,五柄金刚剑瞬间膨胀到十里长短,随后化为五团恐怖的金色光团,呼啸着从天空笔直的拍了下来。
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吉州城内五团金灿灿的蘑菇云冲天而起,所有的屋舍楼阁悉数崩塌,所有留守吉州城的邪诡悉数湮灭,就连那些猩红色花朵放出的花粉,都没有一粒完整的花粉残留下来。
金光烈焰扫荡了整个吉州城,所有邪诡都在顷刻间被净化一空。
吉州东南面,花丧女和月丧女正放声尖笑,围绕着骨质血卵急速飞舞,突然间,两人同时停下了动作,双眼喷吐着血光,朝着西北面吉州城的方向望去。
“她们……殁了。”花丧女低声嘶吼。
“这些天,殁了很多姐妹……”月丧女‘咯咯咯’的笑着:“但是,没想到,我们的老姐妹,也殁了这么多。”
月丧女仰天长嘶,她体内一道青蒙蒙的光辉冲天而起,在高空中化为一轮光芒流转,直径百里,表面的山川河岳都清晰可见的月轮。
顶着这么庞大的月轮,月丧女化为一道青光,笔直朝着吉州城飞去。
“花……护着……”月丧女的声音幽幽扩散开。
“月……小心……”花丧女双手轻轻抚摸着面前的骨质血卵,同样幽幽的回了一声。
吉州城内金色火焰冲天而起,整座城池上空,空气都因为高温而扭曲变幻。
偌大的吉州城,唯有四方城墙是太古遗泽,没有丝毫损毁。
甚至,因为卢仚金刚剑的狂暴冲击,这四面城墙似乎被莫名的刺激惊醒,城墙上一道道瑰丽、巨大的龙形纹路一闪而过,随后,四面城墙开始放出淡淡的金光。
卢仚看了看四面城墙,缓缓点头。
极圣天的天地灵机在复苏,这些曾经的太古造物,迟早有一天会全盘复苏,恢复太古时代它们应有的光辉。
那是一个,人人如龙,满地神仙的大时代!
同样,也是一个无比残酷,无比血腥,无比恐怖的大时代。
森罗教主万象,在胤城向卢仚等人描述过曾经的世界——那是如今大胤的子民,无法想象的世界!
如今的大胤……虽然乍一看去乱糟糟的,堪称群魔乱舞、满地烽烟。
但是相比当年太古之时,如今的大胤真是‘和风细雨’、‘国泰民安’。
用力的摇了摇头,卢仚收回五柄金刚剑,带着大队人马,继续朝着吉州城的东面扫荡过去。同时他大声呐喊:“花丧女,月丧女,既然你们不愿意出来,那么,就不要怪我将你们的喽啰清扫一空!”
随着卢仚的呵斥声,卢仚右手向前一挥,五柄金刚剑急速的旋转着,化为五道锋利无匹的刀轮,‘锵锵锵’的向前急斩。
五柄金刚剑冲出了上百里地,所过之处,无数邪祟悉数湮灭。
高空一轮青色月轮凭空浮现,滔天的阴气化为一缕缕青蓝色冰晶倒卷而下,顷刻间吉州城周边千里之地尽被冰封。
空气也变得无比的阴冷、清凉,光线都变得刺目了许多,天地好似化为水晶琉璃,风吹过,都带着一股子凌厉的肃杀韵味。
月丧女面无表情的从天而降,浑身笼罩着一层青色的幽光。
“呵呵,卢仚相公,你这是,不远万里,送命上门么?”月丧女眯着眼,‘咯咯’笑着:“今天天日高爽,看卢仚相公如此兴致盎然,不如我们……”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说正经事吧。”卢仚急忙打断了月丧女的话。
这月丧女,如今是非人、非神、非妖、非怪,而是一种莫名的存在……她的所思所想,完全无法用正常生灵的常规概念来判断,天知道她会说出什么让人面红耳赤、不好意思的疯话来?
如果是有个有血有肉、活泼可爱的大姑娘,卢仚也乐意和人家调侃几句。
但是月丧女这种鬼都算不上的存在……还是罢了吧。
“万妙天……”
卢仚刚刚说出了‘万妙天’三个字,月丧女的就悚然变色,她的身躯变得闪烁不定,一股滔天的怨气冲天而起,她的美人形象骤然崩解,变成了一具血淋淋的骷髅悬浮在空中。
天空青色的月轮,骤然变成了血色。
月轮表面,可见无数尸体横七竖八的堆积在一起,一眼望去,尸体数量数以亿计,密密麻麻的、厚厚实实的堆成了一座座高山。
在那血肉尸骸堆成的高山之巅,一条条扭曲的,诡异的,不可名状的影子在扭曲、抽动、疯狂的摇摆,发出让人心痛欲裂、神魂崩碎,充满悲呛绝望之意的长啸。
这些影子,大体成人形,但是拉长到了极致。
长的,有数里长短,短的,只有十丈上下。
它们疯狂的抽搐扭动着,月轮上的尸骸大山就掀起了滔天的巨浪,无数的衣衫、腰带、鞋子、环佩,乃至长笛、玉箫、琵琶、五弦琴之类的乐器,还有一些挂在建筑上的风铃、灯笼、绣球、彩带等等……
血海翻卷而过,这些物件全都扭曲、腐朽、崩碎,然后和血海融为一体。
“万妙天!”月丧女所化的血骷髅挥动着双臂,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万妙天!”
卢仚冷静的看着月丧女:“当年万妙天被屠灭……”
月丧女凹陷下去,血肉模糊的眼洞死死的盯着卢仚。
卢仚继续说道:“元灵天的那几位,才是万妙天被屠灭的罪魁祸首……我极圣天,只是敲敲边鼓,顺便落井下石了一把。”
“你们,却首当其冲的,找上我极圣天来报复?”
耸耸肩膀,卢仚长叹道:“可怜,可惜,可叹,当年参与了屠灭万妙天的我极圣天先辈,早就灰飞烟灭,在和元灵天的决战中死得骨头都不剩了。”
“而当年策划了屠灭万妙天计划的元灵天的那几位,他们的苗裔,如今可都在元灵天活得好好的呢?”
卢仚微笑看着月丧女:“你们来找我们的麻烦,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卢仚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比如说,当年和你们万妙天结了姻亲,导致最后一切的那位‘悲红公子’,他可是因为夺了万妙天的造化之力,证道飞升……他留下的‘悲红山庄’,现在可是元灵天正道排名第一的‘剑门’一脉中,位列前三的大势力哦。”
“悲红公子的子孙后裔,如今已经繁衍了千多万人……资质好的,在剑门苦修求道……而资质差的么,在红尘中建了七大王朝,享受数万亿百姓供奉!”
“啧啧,你们不去找他的子孙后裔的麻烦,你们对着我们极圣天的这群苦哈哈喊打喊杀的……何必呢?何苦呢?你们,不会真的脑子坏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