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愛下-第七十章 畫餅相伴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十二仙门的联军都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尤其是现在这个帅帐里的,可以说都是混迹人间修行者圈子最上流的一群人了。
但当李楚这样说的时候,还是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三分是为这件事,七分是为李楚说出这件事的方式。
怎么会有人能用这么漫不经心的语气说出这么逆天的事情啊?
小鲲王是什么小鸡小鸭吗,说杀就杀了?好像真的是随手宰了一样。
拜托。
那可是横行西域多少年都没人敢管的混世大妖王啊!
李茂清看着李楚,久久无语。
他深知李楚的性格,绝不是故意在众人面前装一波大的。但是不得不承认,确实被他装到了。
国师大人此刻就很想提醒李楚一句,就算你把这件事说得再轻描淡写,也不可能改变事情性质的。
什么叫盗宝顺便杀了……
你那说好听点也得叫杀人越货,要是判刑的话,最轻也是个无期。
当然,此刻他只是庆幸,李楚杀的是对面的人,越的是自己的货。
他都不敢想,作为李楚的敌人该有多可怕。
絕望感官
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帅得发光的小道士,就像是在自家后院散步似的就出现在了你家里,然后极有可能没等你出手,他感觉到了一点威胁,就顺手劈了一剑。
再然后不止你没了,你家都没了。
“……”
沉默了良久,他才整理好思路,努力收敛起自己那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摆出老成持重的面孔。
那就愛上你
“小李道长,那小鲲王其实不足为惧,真正可怕的,是他背后的北溟巨鲲……”
李茂清的语气就好像白天打得他丢盔弃甲的小鲲王真的不足为惧那样。
“此番你斩杀了小鲲王,那巨鲲必然有所感知,若是出海复仇,你要早做准备啊……”
李楚颔首道:“多谢国师提醒。”
虽然众人都不太相信,但是他确实是入室盗窃不小心被主人发现,这才被迫出手。
若是那巨鲲因此出海,自己也没什么好办法。
“唉,那北溟巨鲲居于北海,已然蛰伏无尽岁月,极有可能是这人间之最强力量。”李茂清叹气道:“它之所以不出海,就是等待化鹏之日吞食天地。人人都知道早日将它铲除才是最好的,却又人人都无比畏惧,不敢去招惹。”
“干脆趁着此番契机,明日我便上白玉京与万法山走一趟,联合童无敌与极光菩萨两位道佛两门魁首,商议择日一起出手,汇聚人间至强者,将此獠诛杀算了!”
李茂清咬着牙,露出一丝果决。
……
在帅帐中交谈了一番,李楚又回到了营地之外的一个山坡上。
这里还有一个麻烦在等着他。
猜不透的心
余七安、王龙七、小锦鲤正坐在山坡边上,揣着手,一脸看戏的表情,似乎就缺一个小板凳摆点瓜果茶水了。
申公道则怀抱着那根圣物大棒,满脸肃杀,等待着李楚。
当看到自己梦里不知想杀了多少次的小道士走过来之后,申公道的眼中满是战意。
“想不到……”他摇摇头,“这一天来得这样快。”
极品阴阳师 葫芦老仙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物。
居然是绢布包裹的星珠!
“先前听你们说在找这件东西,现在我把它给你,算是抵了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申公道一把将星珠丢给李楚。
李楚接过,很有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申公道竖起大棒,“我就要为我的父亲和祖父报仇!与你决一死战!”
“你的父亲和祖父……”李楚皱了皱眉头,“是谁?”
“他们就是惨死在你剑下的,黄金州的祖猿与小猿王!”申公道怒吼道,“而我,就是猿飞山一脉最后的传承!”
“嗯……”李楚蹙眉回忆了半晌,才点点头,“哦好像是有这两个……”
“你居然都忘了吗!”申公道顿时感觉到一阵侮辱。
“不好意思,那天杀的妖怪太多,可能记不太清……”
“我不管!”申公道一摆手道:“我知道我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但……”
“你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为什么还要打?”王龙七在一边突然问道。
申公道台词遭打断,被问的一愣,接着道:“我今日若不出手,就是不孝!若是出手,大不了一死!死,有轻于猴毛,有重于泰山……”
“等等,可是你如果死了,那岂不是猿飞山的血脉就断绝在你这里了。”一旁的余七安又突然问道,“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就这样死了,一样也是大大的不孝啊。应该说,你出手就是不孝,不出手也是不孝,其实没区别才对。”
“啊这……”申公道又是一愣。
“哎呀,那这样该怎么办啊?”王龙七在一旁问道。
“要我说,你不如等晚点出手。反正送死又不着急,大可以等再修行修行,然后再生个孩子,了无牵挂以后,再来找我徒弟挑战嘛。”余七安又道。
“好主意喔。”王龙七点头道。
“可是这样……”申公道连连眨眼,又看向李楚,“可他明知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今日又怎会放我走?”
“我其实无所谓……”李楚道,“如果一定要打一架,我也觉得你再好好修行一番再来找我比较好。”
起码这样经验值还比较多……
“你爷爷再怎么也是个陆地神仙中的佼佼者,你如果连他都不如,挑战也没有意义。不如就这样,我们定下约法三章。”余七安道:“你不是本来要去找极光菩萨拜师修行吗,就等你拜师极光菩萨、修为超过你爷爷、再生下一个孩子,达成这三个条件,再来找我徒弟挑战怎么样?”
“这……”申公道倒退两步,似乎十分动摇。
王龙七适时道:“这也太贴心了,申少侠,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反正要是我绝对就同意了。”
良久,申公道才一咬牙:“好,那我就与你们约法三章!等我拜师极光菩萨、修为超过我爷爷、为猿飞山留后之后,再来找你报仇!到时候你可不能怯战!”
“我会等你的。”李楚郑重点头。
申公道又一扬手,将掌中的圣物毫不留恋地丢下,“这是不老城的东西,你们替我还回去吧!”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他走远了,余七安才道:“此子秉性纯良,就是缺点脑子,能不杀他,还是不杀为好。”
“可是你不担心他有朝一日真的超过他爷爷了?到时候再来报仇,不也挺麻烦吗?”王龙七道。
“怎么,你以为修炼不要脑子的嘛?”余七安笑了笑,“就算要斩草除根,那他也得是根草吧?这小子,撑死了是根金针菇。”
“金针菇怎么了!金针菇也有硬起来的时候……”王龙七顿时一瞪眼,就要急。
“你不要太敏感……”余七安翻了个白眼,又道:“而且就算他能修炼到那个地步,我与他约法三章说的,还要拜入极光菩萨门下,还得生个孩子。可拜入极光菩萨门下,他就是和尚,又怎么去生孩子?如果有闲心生孩子,那他修行佛门功法又怎么能诚心?总之,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条件。”
“嚯……”王龙七忍不住想要鼓鼓掌。
“好小子,又教了你老道我行走江湖最重要的一招神通……”余七安悠悠道。
“叫什么?”
“画饼!”

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 ptt-第五十二章 聖物鑒賞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阿嚏——”
一声沉重的喷嚏,在不老城外一座洞府中响起。
“老祖,近来多有劳累,还是小心身体、莫要沾染风寒才是啊。”一个谄媚的声音立刻又响了起来。
这洞窟内宽敞明亮,只是不见火光。照明全靠洞壁上一种幽蓝色的石头发亮,以至于洞窟内的物体都笼着一层幽异的蓝光。
上首位上,坐着一位身形瘦弱的老人,宽袍陈旧,锃亮的头顶悬着一抹稀疏的乱发,眉毛倒是长而茂密,一双眸子幽深无际。随着他缓缓开口,可以看见嘴里似乎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颗牙齿。
这般老态,让人不由得怀疑他究竟活了多大年纪。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本体自无尽岁月前就已经存在的腾河老祖。
在他身前,正站着一个卑躬屈膝的中年男人,带着绿色小冠,圆脸,两撇络腮胡,一脸献媚的笑意。一身白布衫子,有些驼背,背部略有弓起,就像是在背着什么东西。
“龟孙你又在说什么糊涂话,似我肉身,已近不死不灭,又怎会沾染什么狗屁风寒?这个喷嚏,说不定是某个有大法力的存在思及我身,念力引动所至……那样一来,多半不是什么好事。”腾河老祖慢悠悠地说道。
他虽然形容枯槁,说话声音也低沉沙哑,真像是行将就木一般。但是仔细去听,会发现他说话尽管缓慢,但是中气十足。
“是弟子愚昧,老祖莫怪,弟子实在是挂念老祖啊。”被称作龟孙的男人又笑道。
异妖门中皆知,腾河老祖是最后一滴干净又卫生的腾河水化形,而他门下只有三名弟子。一虾一蟹一龟,眼下这个自然是其中的玄龟尊者。
“呵呵,你这龟孙,虽然血脉低微、修为不济,但是头脑灵光,这个嘴巴还算能说会道。”腾河老祖说道。
“老祖身边有玄虾尊者、玄蟹尊者为您冲锋陷阵就够了,小的对修为也没有太大期望,只要能时刻侍奉老祖身旁,逗老祖开心,那就是弟子莫大荣幸。”玄龟尊者忙道。
“放心吧,只要老祖我在世一日,那就能庇护你一日周全。”腾河老祖叹道,“不知为何,我总隐隐约约有种预感,似乎今晚的事情不会那么顺利。”
他在世年头久到难以计数,算是世上最古老的生灵之列,产生的预感自然不会毫无道理。
玄龟尊者听罢,问道:“老祖寿元近乎无限,又为何非要为了这一样圣物而出山呢?”
“若是从前,咱们一直在山中隐居倒也罢了。可这几年,天地异变越来越多,仙缘之期亦将临近。四象频频出世,我怀疑……世上将有大变动。”腾河老祖倒也耐心,缓缓说道:“偏偏此时,以前那些老伙计……倒是一个接一个消失了……”
玄龟尊者知道,腾河老祖所说的老伙计,是指那些和他寿元接近的生灵,是真正意义上的“老”。
譬如本体几乎在天地初开时就已出现的老槐树,又或者出现比鬼国还要早的某只老鬼……
人间强者代代更迭,可都如流星璀璨,一闪而过。唯有这些寿元超长的老家伙,能够像是永恒的星辰,高悬于天际。
这样的存在,必然拥有各种极强的保命手段才能存活如此之久,所以每消失一个都是不小的事情。像这样接二连三的消失好几个,简直是千古未闻之怪事,也难怪腾河老祖心有戚戚。
更何况他在其中,还算是实力较弱的一个。
“他们也都龟缩在人间各处,久不出世,都能遭遇不测的话……那我再避祸也没什么意义,不如出世搏一个进境。”腾河老祖继续道:“我修为多年不变,此生注定无法登顶,想要变强,也只能借助外物。而我所知世上最强的法器,大概就是不老城中这圣物了……”
“世人皆以为不老城的传说是假的,却不知确有其事。当年我尚未开启灵智,脑海中仅有一些记忆残片……但也记得那魔神一般的存在,毁天灭地般地坠落人间……而那圣物,居然能集结凡人之力杀死那般魔神,必然是拥有超越这座人间极限的无上威能。”
“若是能拿到……我心中就可安定了……”
“老祖洪福齐天,一定可以成功的!”玄龟尊者虽然不甚理解腾河老祖的心境,但是管他呢,舔就完了,立刻送上一记贴心的祝福。
二人正如此说着,忽听得洞窟外响起一个拜会的声音。
“晚辈紫宫真人座下黑兰子,奉师命前来拜见腾河老祖!”
“嗯?有人来?”玄龟尊者立刻转身去打开洞窟大门,一抬眼,就看见了刚刚赶到的黑兰子。
黑兰子也看见洞窟门内探出玄龟尊者的头。
二人对视一眼,不知为何,心中都陡然生出一股惺惺相惜之感。
……
“在下不老城二王子,姓叶名烁。”
救下王龙七与姬玉环,又唤醒申公道之后,那锦衣公子也报上了自己的名讳。
此人正是先前在万法山养猫的叶烁,听闻几个师兄弟讲述了一番河洛来的小道士的所作所为之后,他没多犹豫,立刻又向师尊告假下山,不知意欲何为。
赶路之时,恰好遇上妖魔作乱,救下了这几个素不相识的路人。
几人互通名讳之后,便进城找了一处客栈歇息。申公道有叶烁救治,倒也不用再找大夫,只是需要好好休养一夜。
叶烁也不急着这一宿,索性就将他们安置好了,也在此休息。
不多时,王龙七突然敲响了叶烁的房门。
“请进?”
叶烁正在房内摆弄一个锦盒中的小物件,见来人是那浓眉大眼的猥琐公子,倒也没有防备他。
“叶公子,嘿嘿。”王龙七凑过来坐下,道:“我来是想问一下,你既然是不老城的二王子,此行是要回不老城吧?”
“没错。”叶烁点头道。
“我就是为这个来的,我有几个朋友正好也在不老城,我这趟挨了欺负,也想去找他们。但西域这野外环境,我们实在不敢自己赶路了,不知道叶公子方不方便,明天带我们一起上路。”
“没问题。”叶烁轻笑点头。
“那便多谢叶公子了。”王龙七忙谢道,说完正事,他眼睛左右看看,便又好奇问道:“叶公子半夜不睡,在这摆弄绣花针干什么?莫不是还对女红有研究?”
“哈……”叶烁手中拈着一根金针,笑道:“这可不是什么绣花针,而是我不老城中一件极厉害的宝物哦。”
“叶公子说笑了,一根针能宝贝到哪里去……”王龙七当然不是无端贬低,而是心中好奇,但又不好意思直接问,干脆这样说。
果然叶烁一听,便主动说道:“这可不是一根普通的绣花针,你看它又小又细,但只要念动经文,再轻轻揉搓,它就可以很快变得又粗又长……”
春日苦短,少年戀愛吧!
这次王龙七倒是真的露出了些许蛮不在乎的笑容。
“这有啥稀奇的,这玩意我也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