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275、耶魯大學的歷史系(求全訂)相伴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白老爷说完这句话,很坦诚的端坐在沙发上。
应该是没说谎!
“唔……,岳母持家有道,岳丈能如此……”
“也算是家中和谐。”
“能讨得耳朵清闲!那些士大夫习气,娶了三四个妾室的,可不见得有岳丈您这般轻松。”
白贵正瞬口说些好话,就见客厅门口走进了一个和白秀珠长着六分相像的美妇人,年约三十来许,保养的很好,看起来比白秀珠显得更端庄,更成熟一些,貌美贤淑。
一颦一笑,娴静淡雅。
“这……”
“难怪岳丈没有娶其他的小老婆。”
白贵愣了一下。
他回头再望了一眼白老爷。
白老爷的举手投足间,似乎在说“略无慕艳意,此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
“是美和吧?”
“刚才柳妈说了,说你和秀珠来了,柳妈夸你长得帅气,一看,果然非比寻常。”
刀劍神域進擊篇-陰沈薄暮的詼諧曲
白夫人走了过来,笑着打招呼道。
“是,是,我是白美和。”
白贵一时之间不知道手脚该放哪了,他不是没见过美人,只不过在他意料中,岳母应该是一个中年老态妇人,能好打交道一些,换成一个看起来和田边龙子差不多大的人,他还真的无所适从。
但他终究是见过风浪的,深吸一口气,神色镇定,挂上了一副谦和的笑意。
“岳母好!”
他如对待白老爷那般,对白夫人亦是一揖礼。
头次见礼,总得施礼重些。
“你们翁婿刚才在说些什么?”
白夫人优雅的坐在羊绒沙发上,询问道。
“没说什么。”
“只是说一些家常闲话。”
白老爷取了雪茄烟,点燃后,抽了一口,说道。
刚才那番话,翁婿两人确实不好拿出来说道,虽然说没什么见不得的话,但拿娘俩评足论道,在当事人面前,总不好言说。
白夫人美眸扫了一眼白老爷,知道白老爷没说真话,但她亦不好这时不给面子,开口询问,她重新提了话题,“美和,你和秀珠刚刚来阿妹肯国,舟车劳顿,我们也是多年没有看到秀珠,如果前去耶鲁大学时间不紧迫的话,不如你们两人留下来多多陪陪我们。”
“纽黑文距离纽约不远,开车的话,半天就能到。”
“我前去耶鲁大学求学,总不好带着秀珠,之所以前往耶鲁大学求学,也是想暂时让秀珠暂住在岳丈你们这里,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
白贵沉吟了一会,开口道。
耶鲁大学所在的纽黑文小镇距离纽约的路程为一百一十一公里,而此刻的汽车车速最高为四十公里,四十公里开快了这年代的车顶不住,但开慢些,时速二十公里,开五个小时左右,就能到纽约州了。
现在白秀珠出嫁从夫,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住在娘家确实有些不算事,短时间暂住还行,长时间住就有些不知趣了,故此他需要先就这件事和白老爷夫妇商量。
“秀珠是我们的女儿,哪里有什么可嫌弃的地方。”
“也是,你去耶鲁大学求学,带上秀珠难免不便,秀珠在纽黑文又无趣,还不如在家中陪着我们。”
白夫人轻点螓首,说道。
这件事合情合理。
他们也想久留白秀珠在身边。
贫贱夫妻百事哀,没钱了,娘家都觉得讨人厌,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嘴吃饭。但对于富裕的家庭来说,一点生活开支的小问题,不必多么在意,所以看起来和和睦睦。
“如无意外的话,我每周会从纽黑文开车过来两次。”
“到时候……打扰的地方,还请岳丈、岳母多多见谅。”
白贵心中松了一口气,说道。
为了学业,只能暂时不顾白秀珠了。
白老爷夫妇自无不可之处。
这宅子这么大,只有他们夫妇二人,难免冷寂不少。现在女婿将亲女儿放在他这里,又每周专门赶过来两次,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柳妈在酒楼订好的餐。
有专门的包车司机上门送菜。
菜色琳琅满目。
让人感觉目不暇接。
“这是粤省的厨子,远赴异国的人,多是沿海省份,比内陆的味道淡了不少,美和要是不习惯的话,我让厨子给你另做。”
“唐人街的酒楼,以粤省菜和闽省菜居多。”
一行人入了餐桌,白夫人说道。
内陆省份的人口味偏重,而粤菜的口味偏淡,这都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我不挑食,粤省菜亦能吃惯。”
“东洋菜也能吃好。”
白贵吃了一小口白粥。
这粥味道层次丰厚,他能吃出里面有虾仁、瑶柱等一系列食材。
很用心的一碗白粥。
像秦省的菜系是比粤省的菜系做法要粗糙一些,白粥就真的只是白粥。
“美和你不挑食就好。”
白夫人点了点头。
此刻白贵脱去了西装外套,一眼就能看出精壮的身骨,明显就不像是挑食的人能拥有的身体。而她早就知道,白贵允文允武。
允文允武是很大的加分项。
“美和,你怎么不带我一起去耶鲁大学?”白秀珠颦着柳眉,她刚刚在上楼收拾自己以前的闺房,没想到白贵已经和她父母定下了此事,让她稍感不满,尽管这决定很合理,但难免少不了一声询问。
“整日和你在一起,我怎么能专心学业。”
白贵挑了挑眉,说道。
“你这话说的,什么叫和我在一起就不能专心学业。”
“我还能挡着你学习不成……”
白秀珠正说话,忽然粉脸一红,轻啐一口,就没再开口。
虽然白贵将她留在纽约州,她很是不舍,但想了想,每周两次过来,已经不算少了,而她想见白贵的话,亦能坐车前往,路程又不长。
……
隔了五日。
白贵才从纽约州出发,前往康涅狄格州的纽黑文。
他买了一辆福特T型车。
这年代的工业水准,福特T型车尽管在同时代车型中价格低廉,但低廉并不代表着它的品质不好,而是因为福特公司开始了流水线生产,导致降本增产,价格下降。
同样的,白贵也不想太过张扬,福特车就很适合。
约莫五个小时左右。
他到了纽黑文。
纽黑文是一个因铁路过境站而兴起的小镇,到处都充满着工业元素。沿着铁道两侧,在小镇周遭,酒吧、露天餐厅极多。
但穿过了热闹了纽黑文小镇后,到了耶鲁大学校门口。
徒然静谧了许多。
耶鲁大学是“教授治校”,董事会不具体参与校务管理。在阿妹肯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普林斯顿董事掌权、哈佛校长当家、耶鲁教授做主。”
这也是为何白贵挑中了耶鲁大学的缘故。
不仅是因为白秀珠家庭的原因,还因为耶鲁大学教授治校,和东瀛的一高学生自治制度差不多,一个是学术说话,一个是学生说话,比面对只讲究利益的董事会、商人要好得多。
耶鲁大学的最重点学科分别是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生命科学,三大最热门专业是生物学、历史学、经济学。耶鲁大学的历史学在全美排在前三。
到了教务处。
有耶鲁大学的邀请函,他的报道很顺利。
“这位是詹姆斯教授,他是专门研究远东史学的教授。”
“Mr Bai,詹姆斯教授愿意做你的研究生导师,你自己的想法如何,说出来,我们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教育处的主任给白贵引荐道。
虽然耶鲁大学的历史系教授一个个都是历史学届的大拿,但白贵也不差,论耶鲁大学的众教授,很少有人能写出像《枪炮、病菌、钢铁》这么有深度的书籍,即使有,也做不到像白贵这样,在本科阶段就完成了这等著作。
“白先生,我看过你写的三本书,《大秦帝国》、《枪炮、病菌、钢铁》、《菊与刀》,你的这三本书对于远东历史的研究,令我钦佩,耶鲁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来填补远东历史的空白。”
“当然,我虽然是专门研究远东历史的教授,可我对各国历史一样了如指掌。”
“很希望你能做我的研究生。”
詹姆斯教授约莫六十多岁,白发虬髯,穿着清教徒的礼服,对白贵郑重说道。
一般的研究生是前去求着教授收留。
可到白贵这种境界,不说教授求着,但亦是争着要。
都是互相成全。
一是爱才之心,谁都想教导好的学生,二则是学生出名,对他们的好处也极大。白贵现在在各国都有不错的名声,一旦拜在哪一位教授门下,不说身价倍增,但不免能增添了几分荣彩。
“我对詹姆斯教授亦是早有景仰。”
“詹姆斯教授的教学水平,是值得让学生肯定、认可的,我愿意拜在詹姆斯教授门下。”
白贵微微躬身,施礼道。
他在东瀛的时候,就已经四处打听耶鲁大学历史系各教授。詹姆斯教授虽然不是最厉害和最出名的历史系教授,但在耶鲁也是排在一流。另外……这种拜在何人门下,考虑教师名声固然情有可原,但只要真正厉害的学生,哪怕只是一般的教授,亦能夺目。
对于白贵来说,现在只是找一个跳板,借助耶鲁大学的人脉,至于是哪位教授,并不太过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