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f4d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傳承追兇討論-第二十三章看書-n0omr

傳承追兇
小說推薦傳承追兇
这时的凌傲风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喝三点三的下午茶,也没有回家去创作自己的大作,而是来了甘世以的家。
但是这里一般知到底细的人都不会喜欢来的,因为他的家门外是再正常不过的普通单位,但是进去以后,就你会看到在客厅的墙上挂了一排的人体骨架标本模型,虽说是假的,但好多人第一次都会被吓到。
你要是问他为什么有这个嗜好呢,他会跟你说这是职业需要,因为这里的标本模型是全球各人种的标准体骨架,确实工作起来真的很方便。
凌傲风当然不是被吓到的人中间的一个,因为他本来就对这些要十分熟悉,要不然怎么可以画出不同体态的人呢,所以当之前他第一次来到这里时,见到这些是喜欢不已。
今天他又来了,当然不是来看骨架,而是来问答案的。
甘世以正在书房看着资料,就听到了外面有人按门铃,开门一看原来是凌傲风,就不禁笑了一下说:“你呀,还真是心急,我都没有给电话你,你就来了,还好我刚刚搞定了,你先进来坐一下,我拿资料跟你说。”
甘世以让凌傲风进来后,自己就去了书房,不一会儿出来了,手里拿着一叠资料,而凌傲风则是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笑着说:“以甘老的能力,这个事情还不是小事一件,只要你答应我了,那么我想昨天就已经有答案了,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新发现没有?”
詭事六點半 小鬼伸手
唐老二的悠閑生活 幸運皮皮
甘世以从到了他的身边把资料递了过去说:“最初法医的结论是伤口不是有意造成的,是无意和无指向的,只是人体有伤肯定就会失血,这个你清楚,我也不多说,但我不知道是凶手的运气,还是当时的法医没有意识到一个位置,你看到一下,就是这个地方,你有没有留意到这里的伤口?”
冰川亡魂
甘世以说完在指着其中的一张相片上的一个部位问。
凌傲风一看,这个伤口和其它没有什么区别,从大小的型状和恶化的程度,所以他有点不解地看向甘世以。
“这个应该是以一个较低的角度来刺向肾脏的!”甘世以叹了口气说。
凌傲风还是有点不解。
“也就是说这件凶器很有可能是一个弯度很大的物件!使到了她的身体很快就休克了!”甘世以分析说。
“那么这些又说明了什么?”凌傲风指了另一份资料问。
“呃,这个很不幸地说,这具尸体被搬运过,从这两个角度就可以看出来!那应该是在她休克倒地这后的事情,我觉得这纯粹就是凶手在示威一样!可以很肯定地说,这里就是致命伤!”甘世以回答说。
“要是像以叔你这样说,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个案子不是一个偶然的案子,受害者是被人有意有预谋地杀害的呢?”凌傲风吸了一口气,紧慎地问。
甘世以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看着他想了一下才说:“不只是这样,还有其它的情况!我想会不会在市级的法医档案库里有什么资料呢,所以我就去查了,目的是想证实这个案子是不是一起独立案件,结果是我发现在那段时间还有两起类似的案子。法医全部把它们归为了……随机的案子,因为没有指向性,又找不出可疑动机的人,结果就只能是一个悬案了!”
“听以叔的你口气,难道你发现了这几案子中间有什么联系吗?”凌傲风十分好奇地问。
“你确定你真的想知道吗?”甘世以略带神秘地问。
大唐再起 蘭徹二世
凌傲风点了点头。
当凌傲风回到了家里的时候已经快是晚上六点多了,一进门天上的乌云中就降下了大雨。
“少爷,你回来了?翠翠她来了!”欢姐见凌傲风回来了,马上从厨房出来说。
晚唐
“什么?她来了,她人呢?”凌傲风听到陈翠翠居然来了,不由得紧张地轻声问着,但又发现大厅里没有人。
“你怎么了少爷?陈姑娘正在楼上你的收藏室里看着收藏品,你上去找她吧!”欢姐笑着问。
狂仙
“欢姐,我刚从以叔那边回来,那事有答案了!”陈翠翠虽然不在楼下,但是凌傲风还是把声音压得很低。
“那你得告诉她,这个事情一定要的!”欢姐听了后很认真地说。
冬至雪落夏至傷蝶 縵彩箋
返祖
凌傲风叹了口气走到了酒柜前,随手拿起了一瓶酒,然后又拿出一个精致的酒杯,看着那酒慢慢地倒进杯子里说:“你知道这对翠翠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廢柴休夫,二嫁溫柔暴君 君飛月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说不定就是你找到的情报,可能就帮助她找出凶手!你不能就这样满着她的!”欢姐也走了过来,劝说。
“我知道!”凌傲风说完看了一下楼上,然后继续说:“但她说过了,要是我拿这个案子出来查,那我们就会玩完了!”
“这无所谓的,因为你要知道命中注定的情缘怎么可能说没就没呢!所以你应该去告诉他,来吧我的少爷!”欢姐说完,就半拉半推地把凌傲风扯向了楼梯。
“你怎么来我家了?”凌傲风出现了在收藏室的门口,看着陈翠翠正在专心地究着玻璃柜的里的收藏品,一时不知怎么去说。
“呵,你回来了,外面好像下雨了,你回来得真及时候,你怎么了,神情这样的,好像很严肃,发生什么事了?”陈翠翠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奇怪地问。
“是有些事情,来我们在这里坐下说吧!”凌傲风邀请陈翠翠在收藏室中一张应该是明清时期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自己也坐在了旁边。
“发生什么事了?”陈翠翠看得出是有些事情,要不凌傲风不会这个样子的,不由得有些担心地问。
嬌妻,快來懷裏生個娃
“是关于你母亲的事!”凌傲风看着陈翠翠没有说话。
陈翠翠听了以后愣了一下,然后才慢慢地看向了旁边个男人,目光中带着一些说不出的情感,有伤心的,有悲痛的,有愤恨的,还有一些……令人无法更好的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