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fjis火熱都市小說 我是演技派-第六百八十章 賀老師有一套相伴-ik4qb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涿州影视城。
两个大棚被《风声》剧组包圆了,早在四个月前就开始进驻搭各种景,然后各种古董家具、符合时代特征的装饰品一车一车往里拉。
光这些古董家具和装饰品就花了四百万,没办法,要突出裘庄的豪华,可不是用五毛钱特效能做出来的,必须都是实物。
听曾经在美国混了七八年的徐老怪说,在好莱坞有那种专门的道具公司,大部分都是家族企业,据说好多都已经传了好几代,几乎任何时代的道具都能找得到。包括服装也是如此,各个年代相应的不同人群的服装款式、面料,都有严格的界定。但在中国没有这个底蕴,只能自己置办。
这也造就了后世抗日神剧中各种修身小西服乱入,更甚者还强词夺理,例举历史上曾经有过八路军女护士穿裙子之类实料,还有图有真相。但你特么光强调到了款式却没有回避了颜色、面料,再不济也得做旧处理一下。当然雪茄、咖啡、红酒、发蜡这些就更没法说了。
城堡的大厅占据了整个儿一个大棚,硕大的空间,摆着一张实木的餐桌,以及楼梯和走廊。
另一个棚里是各个房间的内景,刑讯室的布景,外加一个城堡露台。就是原版中吴大队唱曲和顾小梦接头,李宁玉抽烟发呆的地方。
“阿新,身体练的不错,原本我还打算在里面弄两个胸垫。”
叶锦天一脸满意的打量着换上一身挺括的日本军服的贺新。
之前第一次试装的时候,他人比较瘦削,穿上军服多少显得有点空荡荡,看上去不够彪悍,当时叶锦天就提出在里面垫俩胸垫,但他嫌丢人,一个多月的时间硬是练出了两块硬邦邦的胸肌。
武田,祖父是陆军中将,父亲是海军中佐。作为官二代,三十五六岁的年纪,已经是陆军中佐,并且坐上了特务机关长的位子,绝对是属于年轻的。
贺新二十八岁,但他本来长的就着急,加之他参照原版中的小明哥,有意蓄起了络腮胡ꓹ 看上去比小明哥更加老成。
今天过来,先是参观布景ꓹ 然后大家试妆,再各自拍几组上妆照,用于前期的宣传ꓹ 明天正式开机。
此时化妆间里演员们都在化妆,两个制服的女人看着特别养眼。原版中周讯有点太过于小鸟依人ꓹ 跟李白莲组CP,攻气不足ꓹ 相反李白莲因为有身高上优势ꓹ 更有大女人的一面。
相比之下,后世那部《龙门飞甲》中她和范晓萱因为个子、身材都差不多,倒是显得攻气十足。
但实际上李宁玉这个人物应该更加柔弱,而顾小梦则要表现出霸道总攻的特征。
如今已然不成问题,相比李白莲的清淡瘦削,程好因为骨架大,气势要明显更足一些ꓹ 而且一个艳丽一个清淡,层次感也更强。
尤其是李白莲ꓹ 想当年一起合作《紫蝴蝶》的时候真的是一个柴火妞ꓹ 如今御姐的味道满满ꓹ 只是碍于女朋友在旁ꓹ 贺新不敢撩骚。
“哟,武田长来了!”
反倒是李白莲一抬头看到他站在门口ꓹ 笑呵呵的打招呼。
“啪!”
軒轅焚天
贺新穿着马靴的两只脚一并拢ꓹ 立正鞠躬ꓹ 刻意操着一口生硬的中文道:“李科长,请多关照。”
“阿新ꓹ 还别说,你这口音跟扮相还真像那么回事!”胡君笑道。
他左边眼角处画了一道伤疤,伤疤不大,连着眼角有点耷拉,一下子把他那张充满正气的脸变的有些狰狞。很有点《十月围城》中剃掉眉毛的阎孝国的感觉。
“什么叫真像这么回事,人贺老师是影帝,当然演什么象什么咯。”英大凑趣道。
英大可是正儿八经的高干子弟,还是演艺圈少有是文化人,北大心理学系毕业,美国密苏里大学戏剧导演系硕士。
美食供應商
他的起点很高,美国留学一回来就是人艺的导演。《围城》里和陈导明相得益彰;《霸王别姬》中的戏院老板和葛大爷饰演的袁四爷,可谓金牌绿叶;执导《我爱我家》、《闲人马大姐》、《东北一家人》一度将情景喜剧推到了一个高潮。
虽说有点渣男体质,但生活中还是一个比较幽默的人。
“英老师,您可别又拿我开涮。”贺新忙举手打招呼。
英大这人跟陈大导挺像的,大院子弟,都是文化人,甚至英大还要比陈大导的家庭出身层次更高。损人不带脏字,但相比老阴阳师的陈大导,他还算比较洒脱,不会欺负弱小,敢于挑战强权。于是乎作为这部片子的出品人兼主演,贺新就经常成为被他调侃的对象。
贺新现在都有些怕了,论耍嘴皮子,十个他加起来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他赶紧打岔,扫了一圈:“哎,王志闻老师呢?”
“刚刚出去。”新人王恺忙道。
顺着临时隔出来的过道走出去,一拐弯,就看见油光锃亮的大背头,穿着一身日本海军款式的制服,拿着剧本又在跟编剧兼导演之一的高群叔掰扯:
“……真正的坏人从来都不认为他们是坏人,不过是各自的立场不同而已。王田香应该从来不认为自己的是坏人,他认为自己是迫于形势才投降汪伪,既然没有回头路了,那么事情就应该做到极致……”
“没错,他就是个铁杆汉奸,但那又怎么样呢?就算他象哈巴狗一样被司令踹飞,跪着也要给武田点烟,其实这些才是假的,在他的意识里,到最后还得他是老大,只不过他错估了形势,被当成了替罪羊!”
“坏人也是有爱情的,他是爱顾晓梦的,所以他在逼问顾晓梦的时候,应该是真实的情感流露。还有最后他为什么要打死她,救武田是假的,真实的是他想帮顾晓梦解脱。这就是一个刽子手的爱情!”
包括之前剧本围读的时候,王志闻一直在跟老高和徐客探讨王田香这个人物的设定,他认为王田香不应该是个脸谱化的坏人,应该赋予这个人物更多的人性的特点。
大凡演技好,圈内地位高的演员都有这种毛病。陈导明是如此,王志闻也是如此,传说中的“戏霸”姜闻更是如此。
你想让他怎么演,首先你就得说服他,你对这个人物的理解。要不然他分分钟钟就有可能跑偏给你看。
据说他在拍《麦田》的时候,就因为这个跟何评导演搞的很不开心。
老高也是一脸难色,很多都是老生常谈了,但有些能调整,有些调整起来就很难了,毕竟要从整体来考虑,而不是单单为了一个角色的合理性。
这会儿正好贺新走出来,因为他也是编剧之一,王志闻忙喊道:“小贺,正好,咱们来讨论一下……”
这次掰扯的焦点就在于王田香对顾小梦到底是什么样一种感情,是觊觎美色还是真爱?
王老师认为王田香对顾小梦的情感是复杂的,可能要从多方面来考量,美色是当然的,漂亮姑娘谁都喜欢。
其次家世也很重要,他是中统的叛徒,理论上来说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但是在乱世中谁都想给自己留条后路,顾小梦的家世将来或许将来能庇护他。
異能控火妃 火汐
最后,同样因为他是叛徒,手上沾满了抗日志士的鲜血。表面上他可能心狠手辣,但内心应该是惶惶不安的,所以更需要情感的寄托和安慰,他对顾小梦应该就是真爱。
變身之女俠時代 龍之宮
王老师觉得只有把这些剧本中没有交代清楚的,似是而非的内容掰扯清楚了,人物才能立得住,表演的时候才能有的放矢。
……
第二天一早,拜神开机。
第一场戏拍伪军司令部。通告昨天就发下去了,大家都有准备,象没有戏份的贺新、王志闻也早早的过来观摩。
剧本围读、对词是一方面,通过观摩能更直观的了解对手演员。
这是一场群戏,五个人一一亮相。徐老怪亲自在现场跟大家讲戏,然后又走了好几遍位置。
“各部门准备!”
調教貞
“Action!”
镜头从一双按在打字机上的手开始,然后横移,推进,简单展现了办公室的场景。那些老木头桌椅、发报机、台灯,最后给到一张办公桌,露出程好那张娇媚的脸。
画着淡妆,一手接听一手记录,把纸张往文件薄一夹,扭着腰肢起身,轻佻随意。
蔡崇辉亲自操持着斯坦尼康一路跟拍,
“哒哒哒”高跟鞋敲击木地板的声音清脆,走进隔壁屋,交到李兵兵的手上。
李兵兵接过密电的同时瞧了她一眼,眼角和嘴角明显荡漾着笑意,然后低头破译。
“卡!”
徐老怪并没有喊过,而是低头沉吟了片刻,挥挥手:“再来一遍。”
第二遍李兵兵换了一个演法,没有坐在办公桌前做办公妆,而是小转椅侧坐,翘着二郎腿,手里正翻着玛格丽特米切尔著的原版英文小说《飘》。
程好则依旧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把密电放在她的桌子上,当李兵兵回头抬眼瞄过来时候,她的眉毛挑了挑。李兵兵随即低头看电文,眼角和嘴角荡起了笑意。
这是拍摄前徐客反反复复强调的,就是通过细节来传递一个两人原本就姐妹情深的一个信号。
“卡!”
徐老怪似乎并不满意,再次喊道:“再来!”
……
“卡,再来”
……
“卡,再来一条!”
……
“卡……”
一连拍了七八条,尽管两位女演员都不是菜鸟,而且演技在线,每次都有新的变化,但徐老怪却迟迟不喊过。
当徐客再一次喊停,程好和李兵兵不由对视一眼,同时露出无奈之色。周围的工作人员也有些不知所以,一上来就拿两位女主角来磨镜头似乎有点过分。
但看导演的表情似乎真的是不满意,徐老怪这次特地从监视器后面走出来,皱着眉头道:“太常规,稍微在亲昵一点……不要过,反应要自然,呃……”
神秘夜夫鎖命妻 司馬青衫
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好,沉吟片刻,又道:“这样,休息一下。你们再碰一碰,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处理方法。”
“好,导演。”
两人应了一声,没有回过各自座位上休息,而是依旧站在现场,开始商量比划起来。
该演的刚才都已经试过,两人似乎也不得其法,而徐老怪则又回到监视器后面反反复复看着回放,力图找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喂,帮我们想想办法!”
程好看到贺新手插着兜,正在和身边的助理沈明窃窃私语,顿时有种不平衡的恼火,直接就喊了一声。
厲虎,奪了情 林佩
“怎么说?”这货颠颠的跑过来。
“刚才导演说的你应该听到了,要我们俩再亲昵一点,同时还要自然,这个怎么弄?”程好嘟着嘴郁闷道。
李白莲也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呃……”
说老实话,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镜头,在他看来刚才任何一条都挺好,他也有些搞不懂徐老怪为什么如此吹毛求疵。
记忆中原版这个镜头只是一闪而过,具体细节他根本就想不起来。
“这样……”
他想了想,道:“冰冰姐刚才你那个看英文小说的设计就挺好的,暗示你作为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高材生的身份,还有……”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寅先生
“哎呀,我们不是要听你表扬,是让你帮我们出主意!”心急的程好打断道。
“你别急呀,听我往下说啊。你送电报过去,冰冰姐正在很悠闲的看着英文小说。女孩子一般看小说都喜欢吃点小零食啥得,比如说巧克力,既时髦又符合身份,然后你把电报送过来,顺手拿了一块,这样不是既显得两人关系亲昵,又自然嘛。”
贺新是单纯从办公室的角度来考虑的。就象他平时在公司就经常能够看到下面关系的小姑娘经常会交换一下零食什么的。
李兵兵一听,顿时眼睛一亮,连忙道:“这个好!这个好!”
程好沉吟着又问:“还有么?”
“呃,要不然你放下电报,趁着冰冰姐低头看的时候,手指在她脸上划一下,当然脸上要装着跟没事人一样。”
这货说着,还扬手示范了一下。
“哎,这个好像不错诶!”
“贺老师还真是贺老师,一套一套的,我们怎么想不到呢?”李白莲跟着睁大眼睛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