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2la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第八百四十三章 破解魔藥學本源!讀書-miqcv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不是很懂?
正好遇到了就随便问问?
哼╭(╯^╰)╮这个问题可不是乱问的。
豪門歡:司長的償債新娘 妮影
无论是对角巷的药店店长“证词”,亦或者是又厚又重的《初级魔药大全》,这些都不是随便逛逛就能轻松找到的,至少艾琳娜可以肯定丽痕书店的书架上并没有这本书。
看来,这只小海狸是有备而来的啊。
艾琳娜的视线与赫敏充满挑衅的目光碰撞在一起,有些了然地挑了挑眉毛。
原来如此,小海狸酝酿了一个假期的反击在这里等着她的么?
由于这个世界多了她存在的缘故,赫敏·格兰杰并没有如同原著那样被人孤立,但同样也没有经历过被拿着大棒的巨怪堵在女厕所里,惊心动魄的死里逃生。
或许是受了一部分她的影响,如今的赫敏在学校里的锋芒没有那么刺人。
但是与之相对的,这只小海狸的倔强和不服输性子并没有因此消失,而是逐渐收敛、凝实成了一束,从原本的对所有人的咄咄逼人,转变成了只针对于艾琳娜一人的执念。
在上学期离开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时候,白毛团子和小海狸就在汉娜、卢娜两人的见证下,重新签订了关于下学年的“新·一百次”对赌协议——只要赫敏能在三分之一以上的课程中夺得年级第一,就算这只小翅膀挑战白毛大魔王成功。
“啧,真是让人惊讶,居然没有放弃魔药学吗?”
艾琳娜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她原本以为小海狸并不会在魔药学领域向她发起挑战。
毕竟相比起其它学科,魔药学差不多算是她最牢固的阵地,普通学生与魔药课助教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两人在加分项、期末考核中的差距几乎可以让人绝望。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哪怕是赫敏这样的天才小女巫,也不可能在所有领域“开战”。
在艾琳娜此前的预判之中,赫敏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避开她的强势学科,在艾琳娜相对稍弱一些的科目发起进攻——避其锋芒,这才是成功率最高的战术选择。
因此,在魔药课上遇到来自小海狸的背刺,这让艾琳娜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
显而易见,那“一百次”惩罚游戏,并没能让艾琳娜如愿以偿的攻略小海狸,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激发了赫敏·格兰杰心中的胜负欲——相比起另外两只性格稍软些的女孩子,这位原著中的魔法部长的不服输个性倒是丝毫没有因为蝴蝶效应而改变。
而最为关键的是——
作为日理万机、分分钟上下好几个亿的妖精女皇,艾琳娜在刚结束的暑假之中,并没有在魔药学预习方面投入太多的精力,她更多的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前苏联人才引进”、“SCP基金会运转”、“霍格沃茨学院都市建设”这几个更重要的领域。
相比起博览群书的赫敏·计算姬·格兰杰,她在魔药学的细分领域还真有些薄弱。
火葬場靈異事件
这次大意了,赫敏的好胜心比她想象中的更加旺盛。
只不过……
艾琳娜心中悄悄摇了摇头,这种小聪明发挥的不是时候啊。
要知道,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倘若是在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堂上,以那位冷面傲娇的性格,多半会眼睁睁地晾着她一个人ꓹ 顺便让她感受一点小挫折,但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可不是那种“坏人”。
类似这样可以在孩子们面前涨脸的机会ꓹ 但凡有人询问,斯拉格霍恩几乎都不会拒绝。
耍狠
“咦?新鲜的荨麻可能会更好用吗?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瞥了一眼赫敏,艾琳娜毫不犹豫地转过头ꓹ 朝着站在讲桌边上的老巫师求助道。
“斯拉格霍恩教授,这好像是在《魔法药剂和药水》上没写出来的知识点?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奇妙的魔药学原理ꓹ 亦或者是社会实际运转过程中的局限?”
反正按照此前的约定,两人争夺的并不是课堂上的主导权。
哪怕艾琳娜暂时无法在某一堂课上保持统治力ꓹ 只要赫敏没能成功地做到取而代之ꓹ 那么根据那份到处是漏洞的契约,狡猾的三代目黑魔王还是可以轻松收获战利品的。
“这儿啊……从理论上来说,新鲜的荨麻草是可以提升一点点肿胀药剂的效果。”
斯拉格霍恩无比自然地接过话头,竖起手指摇晃了一下,笑着解释道。
“正如同卡斯兰娜小姐此前介绍的那样,荨麻的茎叶蜇毛存在会让人或者动物裸露的皮肤会产生刺激性反应,倘若诸位观察过肿胀药剂的生效方式ꓹ 就会发现两者之间其实有着极为相似的表现——唯一有所区别的是,魔法会让药剂在触及肌肤的一瞬间生效。”
老巫师稍微停顿了一下ꓹ 目光在教室里打量了几秒ꓹ 意味深长地说道。
“不过新鲜的荨麻草并不适合用于教学。除了出于安全方面的因素ꓹ 这背后其实更多的是基于这两种品质的材料在药剂的最终呈现和配制中的区别。所以ꓹ 我想请诸位猜猜看,为什么出现在教室里的是更为昂贵的干荨麻ꓹ 而不是理论上反应更快的新鲜荨麻。”
赫敏愣了愣神ꓹ 低下头来回翻动了几下自己的课外书籍。
关于这一点她倒是完全没有想到过的ꓹ 无论是在那位店长先生口中,亦或者是《初级魔药大全》上面ꓹ 除了提及新鲜荨麻在魔药反应中的优化效果外,并没有写其他内容。
毋庸置疑,这又是一个书籍上没有记载的知识盲区。
“噢,不用担心答错,大家可以遵循着肿胀药剂的原理,大胆地猜测一下。”
斯拉格霍恩咧开嘴笑了笑说道,颇为满意地看着暂时陷入沉默的教室。
不得不承认,艾琳娜刚才的讲述模式倒是给他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反正距离第二次魔药反应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如果能就这样消磨到时间结束,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这种基于深层次魔药原理的权衡,可不是随便碰运气,或者多看几本魔药相关的书籍就能答出来的。
哪怕是一些有敏锐直觉的魔药天才,大多也要经过多次尝试对比后,才能隐约明白那些药剂之间的细微区别。
而且这还得建立在之前尝试中的所有药剂全都是完美配制,可以精确地锁定少量魔药材料变化所导致的魔药药性改变的情况下。
就在这时,哈利忽然小心翼翼地举起了右手。
“因为干荨麻草会让药剂反应更加稳定?”他说,“新鲜的荨麻草虽然会让药剂生效时间变得更快,但因为魔药本身的魔力,它所带来的提升其实并没有那么明显?”
一边说着,哈利·波特余光扫过手边的那本旧旧的《魔法药剂和药水》。
在位于肿胀药剂描述文字书页边上的空白位置,如今也跟印着药剂的地方一样,黑糊糊地写满了注释,不少位置还对于教材之中的内容进行了评价和修订。
此时,在那页印着荨麻草图案的书页字迹边上,同样也写着一条说明:
[处理后的干荨麻可以提高药剂的稳定性,新鲜荨麻提升的反应效率忽略不计]
这本书并不是哈利·波特从丽痕书店买到的新学期魔药课教材。
昨天下午哈利在斯内普的办公室里例行补课的时候,因为一股突如其来的困意,不小心碰倒了教授桌子边上的药剂瓶,虽然斯内普教授及时控制了魔药的流淌,但是哈利新买的课本也在教授的魔咒之下损坏了一大半,眼看着是没法继续用了。
哈利原本还以为自己会被狠狠地骂上一顿,谁知道那天斯内普教授的心情似乎不错。
除了稍微叮嘱了几句之后要好好休息外,西弗勒斯·斯内普并没有太多的苛责,反而破天荒地提前结束了补课,早早的给哈利放了假回去调整一下精神状况。
另一方面,为了不影响哈利后续的课程。
在离开魔药教授办公室之前,斯内普还随手从杂物堆里面找了几本往年学生们遗漏在教室里面的旧书,让哈利从中随便挑了一本,暂时在接下来的魔药课上应付一下。
只不过,哈利没想到上面的注释居然会正好有涉及到斯拉格霍恩教授提出的问题。
“完全正确,我自己也不能解释地更加准确了!”
斯拉格霍恩惊讶地眨了眨眼睛,颇为意外地打量了一下哈利,接着说道。
“但凡是合格的肿胀药剂,在接触到裸露肌肤的生效时间大多在一到两秒之内。新鲜的荨麻草确实会加快速度,但这点提升的实用性并不是太高——除此以外,新鲜的荨麻除了价格低廉外,丰富的汁液也会让它在魔药熬制的过程中表现得更加活跃。”
“这也就意味着,”斯拉格霍恩说,目光从教室里稚嫩的脸庞一一扫过,“我们在教学中使用荨麻时,越是新鲜的荨麻所存在的弊端反而越明显。波特先生,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份弊端的原因,对吧?”
赫敏眼睛猛地一亮,她的手再次举了起来。
伴随着斯拉格霍恩的提示,她终于想清楚了这其中的关键。
只不过,在如今的这种情况之下,可怜的计算姬想要获得发言的机会,还要先等着哈利无法继续回答斯拉格霍恩提出的问题才行,而这显然有些……困难。
“嗯——因为稳定性,活跃会让我们的反应时间变短,不利于学习。是这样吗?”
“一点不错。”
斯拉格霍恩高兴地说道,赫敏放下手,看上去有些失望的样子。
混沌修神訣
陰魂散
“在魔药学的入门阶段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减少意外。越是稀少的元素,越容易让诸位去驾驭和理解,同时也越容易发现问题。而当诸位成长到一定阶段后,才可以开始尝试着去牺牲稳定性追求效率,以及寻找一些在既定结果之外的惊喜。”
“这么说起来,荨麻在这份药剂里的作用,其实是赋予它生效方式?”
艾琳娜若有所思地轻轻点着嘴唇,小声地嘀咕着。
相比起另外几门学科,魔药学在此之前是她最难以理解的学科,因为它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并不是炼金术——它并不遵循物质的等价交换,也不遵循化学上的反应。
不过,西弗勒斯·斯内普显然更适合作为科研人员,而非单纯的教师。
专业实力与教学能力,这是两个不同维度的评判标准——在非魔法界与魔法界之间的文明融合上,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无论是知识储备,还是易于理解方面都更加适合。
“可以这么理解,卡斯兰娜小姐。但是这其中还涉及到一些魔法——”
听到了艾琳娜的小声嘀咕,斯拉格霍恩眼里闪过惊奇的光芒,有些不确定地点着头。
倘若说哈利·波特的回答尚且还在魔药大师的范畴,那么他身边这位银发小女巫刚才的那一番猜测就开始触及到更深远的核心了,关于魔药本质的一些讨论。
“那么以此类推的话,河豚眼睛的作用,应该就是肿胀药剂的核心药效展现形式?”
艾琳娜眯起眼睛,脑海中飞快地运转起来。
野生河鲀在自身受到威胁时,能够快速地将水或空气吸入极具弹性的胃中,在短时间内膨胀成原有的两到三倍以上,而瞳孔同样也是生物体身上最容易变大的器官。
重生之聖手醫妃 九九
要知道,正常人类在兴奋时,最先变大的器官就是瞳孔了。
绝大部分生物在激动、或者兴奋的时候,瞳孔都会出现变大的情况,这种幅度通常可以达到五到十倍左右,也就是说……河豚眼睛在某种意义上,等同于“膨胀”。
艾琳娜仔细看了看黑板上的板书,在“河豚眼睛”上停留了片刻。
河豚(puffers)是一个泛指的词语,其中包含了硬骨鱼纲、鲀形目、鲀科的各属超过200余种鱼属,这覆盖范围甚至比起“圆脸胖鸡”所代表的鸮形目还要广阔。
“换句话来说,之所以会选择河豚眼睛而又不注明品种,是因为它所指向的是会自我膨胀的这个物种,而非一些更为细化的、特异化的分类,并且使用得还是它身体中伸缩效果和比率最显著的器官,而不是从生物学、化学角度考虑……”
而顺着这个规则推理下去,如果河豚眼睛的作用是赋予词条“膨胀”的话。
那么……
“蝙蝠……肝脏?这又代表什么呢?”
艾琳娜目光在肿胀药剂剩下的最后一个材料上停留了几秒,根据经典的推论假设模型,任何一个假设在成立时,最好要需要三个可关联的“巧合”,而现在她还差最后一块拼
重生之創世紀 山客
蝙蝠、内脏、毒素……魔药……可以用于人体的魔药……无毒的……
刹那间,艾琳娜的眼神忽然猛地一亮。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夢映漣漪
“等等!我全都明白了,原来如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