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一世獨尊 ptt-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恕難從命!鑒賞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算你走运,若不是圣女出现,你这败类,我今日就能废了你!”
即便听从了夜青鸿的吩咐,这夜盺经过林云身边时,还是狠狠的说了句。
好像这样说,就能掩饰他方才的狼狈一样。
“你说是就是吧。”
林云笑眯眯的道。
“呵。”
夜盺没听出其中嘲讽之意,只觉得林云服软,冷哼一声便得意洋洋回到自己蒲团上。
场间,幽兰院王子岳,还有之前打过交道的辰钟,以及欧阳鹤却是若有所思。
白疏影看向林云,如玉般无暇的脸上,神色变幻。
这夜倾天,真的是不知所谓!
自己明明是在帮他,竟然说信与不信,都不关她的事。
她冷着脸直接走了,没有多加理会。
“夜师兄,圣女好像生气了。”袁晨在林云身边小声说道。
“我看到了。”
林云轻声道。
“其实圣女是在帮你的,我大约知道,夜师兄不屑与这帮人解释。可圣女是在乎的,在乎你的名声,也在乎自己的名声。”
袁晨不敢公开说这些,只能暗中传音道。
林云面色微变,可终究没有传音解释。
他向来如此,不与蠢人论是非,不与恶人讲道理。
不服气打出去就是了,服气的拖出去继续打。
道场内不断有人进来。
按照袁晨的说法,此地剑修可以分为四派。
一派以天阴宫萧景琰为首,此人非四大家族之人,可也是东荒圣者世家。
出身高贵,剑道天赋不凡,修炼天阴剑诀,天阴剑诀属于天阴圣典的分支。
剑诀乃是鬼灵级功法,但因为传承天阴圣典,达到半圣之境后也有龙灵级剑诀晋升。
据说是天阴圣女的狂热追求者,方才出言讥讽林云的人,好些都附庸在他左右。
好些王氏子弟,也在附庸之中。
毫无疑问,他的实力肯定相当之强,若不然王家人不会服他。
凤求凰:丑妻难为
道阳宫的人也是一派,以夜青鸿为首,和萧景琰差不多,都是很早就有传承在身。
九星 果味喵
早早就开始修炼道阳剑诀了,如今七元涅槃修为,俨然已是夜家仅次于夜锋的翘首人物之一。
林云稍稍注意了些,他身为剑修自然晓得,修炼什么剑诀比剑法要重要的多。
他的剑术造诣能有如今高度,龙凰灭世剑典与神霄剑诀功不可没。
平日里各种剑法,看似花里胡哨,变幻莫测。
但真正能撑起他过人剑术的,还是靠两大剑诀,不起眼但却是万丈高楼的地基。
袁晨是想告诉他,这二人都有传承很不好对付,自己不能掉以轻心。
方才一番接触,别人以为他是偷袭夜盺。
但袁晨就在身边,看的却是清清楚楚,是夜盺想要偷袭!
其他人如王子岳、辰钟等人或许只是怀疑,他却敢笃定在笃定。
是以,袁晨对林云佩服的五体投地。
而后就是幽兰院这一派,为首的是白奕洲,修炼幽兰剑诀。
修为如何,居然无法轻易看透。
与上面两派相比,幽兰院的人极为团结,王子岳、辰钟、欧阳鹤这些妖孽对他都很服气。
此人最为过分,方才嗤笑林云最厉害,丝毫没有半点掩饰。
剩下一派,就是章魁领衔的上九峰众人了,章魁倒是没有传承功法。
修炼何等剑诀,袁晨也不太清楚,只是修为是几人中最高的。
几乎快到突破八元涅槃的地步了!
林云对此也就笑了笑,夜青鸿、萧景琰四人当中,恐怕是修为最高的章魁最弱。
天道宗四大家族,章家底蕴和实力,比其他三家也是逊色许多。
没有人比他清楚,拥有传承剑诀的剑修,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所谓传承剑诀,就是来历古老,而后后人不断推衍完善,将其上限达到了极高地步。
其会随着修炼提升,剑诀后续品级不断晋升。
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那就是可以不断积累底蕴,而不用修为提升就转换功法。
“除此之外,还有些七元涅槃的剑修,却是独来独往只专注修炼。”
袁晨暗中传音,给林云将这些人点出来。
林云早就注意到了这些人,这几人都很高傲,看向夜倾天只有不屑和倨傲,并无恨意也为出言嘲讽。
在林云打量这群剑修时,道阳宫那群人中,夜盺却是小声吐槽道:“青鸿哥,你方才拦着我干嘛,多好的机会,刚好圣女也生气了,我直接当众将那两个耳光还回去。”
夜青鸿闭目静修,并未理他。
夜盺愈发不满,愤愤不平。
夜青鸿还是没说话,他旁人一人开口冷笑道:“夜盺,就算方才不是偷袭,你就一定是他对手?”
“彦北哥,我……”
夜盺当即就要反驳。
那名为夜彦北的青年,冷声笑道:“你什么你?想说自己大意了?就算不大意,你也未必能在百招之内拿下他,到时候闹笑话的还是你。”
“你就别添乱了,青鸿哥自有对付他的办法。”
夜盺极为不满,脸色通红。
可对这夜彦北似乎颇有忌惮,也不敢说再多,当然,主要也是害怕夜青鸿生气。
半柱香后。
天璇剑圣从天而落,在道场前方的深渊尽头,缓缓坐在悬空的石台上。
石台立刻蓬勃生辉,一道道淡淡的圣茫,从石台中辐射过来。
“见过师叔祖!”
在场众人连忙起身行礼,神色恭敬,不敢有丝毫怠慢。
这可是东荒三大剑圣之一,与瑶光齐名的存在。
嗖!
白疏影扶摇而起,飘到了天璇剑圣身旁,点燃一根清香后抚琴而坐。
而后有淡淡的琴音,飘荡在道场之内。
林云眼前一亮,他是大司乐,如今圣贤之音更是到了圣王之境。
很快就能判断出,这白疏影的音律造诣,竟然也极为不凡。
天璇剑圣挥了挥手,淡淡的道:“今日本圣先讲《剑经》,这是当年剑祖所创,你们中有的人或许看过,也有人没看过。”
“都没关系,《剑经》不过三千字,既非剑诀也非剑法,可成千上万年累积下来附注、集解、注释,即便是删删减减也是不下数百万字。想要真正看懂剑经,几乎没有可能,或者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剑经》。”
“本圣今日讲经,先问何为剑?”
嗡!
说话之时,天璇剑圣伸手一指,光芒凝聚,一柄圣剑悬空而立。
圣剑嗡鸣之音,回荡在玉阳殿内,在场众人都都为之一怔,只觉得耳畔嗡嗡作响。
可这声音听来却是悦耳之极,尤其是伴随着白疏影的琴音,听来让人眉心处的剑意,像是被春风拂面般温暖。
“何为剑?剑非凶器,而是利器。有正值之风,和缓中锐锋,又具温柔之气。灵则通神,玄能入妙,飞去来兮……”
呼呼!
伴随着天璇剑圣的讲解,她面前圣剑呼啸而至,在道场众人头顶来回变幻。
剑光拖拽着淡淡的圣辉,来去无踪,锋芒无匹,吸引着众人目光。
“剑,无影无踪,作云作雨,如虎如龙,变化莫测,辗转无穷。”
轰隆隆!
天璇剑圣仿佛言出法随一般,圣剑在道场上方,衍化出种种异象。
众人看的朦胧而又真实,耳畔时而有呼啸,时而有龙吟。
哗啦啦!
一会又下起倾盆大雨,每个人都被淋了个通透,一会如云般无迹可寻。
唰!
林云抹了把脸,发现就是普普通通的水,眼中疑惑顿生,不知道天璇剑圣是如何做到的。
“剑!”
突然间,天璇剑圣的声音锋利起来,她一声轻喝,众人都不由自主挺直腰板。
仿佛每个人都成了她手中之剑,随其掌控般,可操纵自如。
嘶嘶!
林云眉心深处的星辰之火,稍稍绽放,他身姿随意并未如旁人般正襟危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到,天璇剑圣似乎瞥了他一眼。
伴随着一声轻喝,天璇剑圣的锋芒变得可怕起来,她冷声道:“剑,上诛人间大恶,下斩地狱群魔,可破苍穹神境……”
轰隆隆!
众人眼前都随之出现幻象,可那幻象又无比真实,俱是圣人持剑杀伐的场面。
人间尸骨累累,地狱群魔恶鬼伏首,滔滔血海被斩断。
“人于天地之间,须与万物同生,剑亦如此。炼剑,须先炼气,气之精贵在于神!一切从神开始,吞斗持罡,水火并用,和合坎离,以剑筑基。此乃入道之玄妙。”
“……”
白疏影显然不是第一次听经,她的琴音几乎融在了经文之中,与天璇剑圣的意境融为一体。
甚至让人分不出彼此,琴技之高超,让人忍不住击掌赞之。
林云听的兴起,竟一时间忽略了天璇剑圣的经文,只觉得神魂颠倒,飘飘然遨游大宇。
琴音之玄,竟与他剑海上空的星辰之火,交相辉映起来。
外人看不到的眉心深处,有圣辉弥漫,继而涌动全身,浑身上下无不舒畅。
“妙!”
林云睁开双目,忍不住拍手称赞起来,这一声秒字太过突兀,立刻就打断了天璇剑圣的讲解。
天璇剑圣稍稍一怔,似有不悦。
安静的道场,当有人发现声音来源于林云时,忍不住噗呲笑了出来。
“呵呵,青鸿哥,这夜倾天死定了。竟然打断天璇剑圣的讲经!”夜盺幸灾乐祸的说道。
别说是天璇剑圣,就算是换做一个圣君。
也该知晓,对方未停之时,旁人都不得发出声音。
若惹来不悦,那圣境强者随手就是雷霆之怒!
就连白疏影也抚着琴弦停了下来,天璇剑圣面无表情,实际上旁人也不太看得清她的容貌。
只能隐约看到轮廓,具体容貌藏在圣辉之中,隐约间可见一个眉目清秀绝伦的女子。
似乎看见了,又书没有看见。
“夜倾天,你好大的胆子,师叔祖讲经,你竟然出言打断,经文还未讲完呢!”
幽兰院白奕洲当即发难,直接起身怒斥林云。
幽兰院其他弟子也不干了,脸上皆有怒意,天璇剑圣掌管幽兰院,相当于是他们的师祖。
“夜倾天,你这是不敬,你这是大逆不道!”
“经文还未讲完,哪里轮的到你来多嘴,不把我幽兰院的师祖放在眼里吗?”
……
林云轻叹口气,嘴角勾起抹笑意,这到底是有多恨我。
他这事可大可小,若是揪着不放,还真容易被忍盖上帽子,有苦难言。
一旁袁晨都快紧张死了,发现林云还能笑得出来,不由叹为观止。
林云懒得与这帮人解释,只是冷笑道:“师叔祖经文还未讲完,你们一个个站起来做啥?我起码还是坐着的,若说我不敬,你们就是大不敬!”
他可不想惯着这群人,给我扣帽子,门都没有!
率先发难的白奕洲脸色哗变,不由回头看去,想要解释一下。
“哈哈哈,迟了!”
林云大笑道:“说我是大逆不道,那你们就是重逆无道,离经叛上!白奕洲,我看你就算自废修为,也免不了你的罪过!”
白奕洲顿时气的要死,脸色通红,盯着林云直接骂道:“你这无耻之徒,我是来教训你的,并非不敬!”
林云冷冷的笑道:“替师叔祖教训我?师叔祖还活着呢,你不是离经叛道,我看你是要欺师灭祖!”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都为之巨变,就连白疏影都忍不住心中一惊。
这夜倾天,未免太狠了点。
“坐下。”
好在此时,天璇剑圣开口了,她没有责难白奕洲等人,而后看向林云道:“阴阳造化皆归我,变动飞潜各有常。养得一颗琉璃紫,无垢无尘亦无心。”
什么??
林云脑海中出现一个个问号,完全不记得这句话,什么意思。
天璇剑圣继续道:“此句妙在何处?说不出来,滚地出门。”
白奕洲,萧景琰,夜青鸿以及章魁等人,脸上重新露出笑意,一脸幸灾乐祸的神情。
这是剑经最难的四句,各种说法都有,想要让天璇剑圣满意,几乎不可能。
四方寂静,无数双眼睛都看着林云,就连白疏影和天璇剑圣也不例外。
林云面无表情,淡淡的道:“不知道。”
他后面经文都没有去听,自然无法知道这四句何意,就算听了恐怕也不知道。
他也不愿瞎掰,确实不知道。
四方哗然,一片震惊。
林云抬头道:“我方才听到一半,就没听经文了,一直在听圣女弹琴。我这一声妙,不是说师叔祖讲的妙,是说圣女弹得妙。”
“剑经我不懂,但这琴音我却懂。若这玉阳殿内,一个妙字都说不得,那我走就是了。”
“我乃大圣亲传,龙郓大圣关门弟子,一个妙字就让我滚地出门。怕是师叔祖,也得问问我师尊愿不愿意。就算他愿意,我也不愿意,恕难从命,恕不奉陪!”
轰!
众人脑海中嗡的一下炸了,只觉得头皮发麻,震惊的目瞪口呆,完全被吓住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