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283章 多帶一個人回京分享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倪月杉在景玉宸身边白了他一眼:“卖关子!故弄玄虚!”
一场大雪后,温度降低了不少,士兵操练的次数也跟着减少了,景玉宸和倪月杉的伤口逐渐复原,也到了即将返京的日子。
景玉宸安排倪月杉先去客栈等他,倪月杉没拒绝,乖乖离开。
客栈内,清风和青蝶站在满满一桌子的饭菜前,“小姐,你快来吃,全都热乎的,而且都是你爱吃的哦!”
倪月杉不客气的在旁边坐下,因为雪地打滑,马车不好行驶,她只能骑马回来,所以手都冻僵了。
“你们怎么知道只有我回来,没有二皇子?”
“因为……二皇子大概还有事情需要处理!”
*
军中营帐内,景玉宸走到邹阳曜面前,站定。
残酷天使:旋转木马
“邹将军,我这次来军中苦训三个月,你也应当清楚,我的任务是什么,如今三个月期限已满,军中人都是什么品格我也都清楚,所以邹阳曜,我若是告了谁,你可别怨我,而不为我作证长公主的事情!”
邹阳曜神色冷漠:“你想告的是我吧?”
景玉宸噗嗤笑出声:“糟糕,我还没向父皇打报告,你就知道了!没错!咱们做事就应当一码归一码!长公主派人刺杀我,是一码,你滥用职权又是一码!”
邹阳曜神色平静,没有半点意外,他坐在军帐内,冷声询问:“还有没有事?”
“没了!”
“你回京后,便要与她大婚了?”
邹阳曜刚刚的表情很平静,但现在很严肃。
景玉宸摸了摸鼻子:“父皇赐婚,岂有不执行的!自然会大婚,不然拖着做什么?”
邹阳曜沉默着没有吭声,景玉宸没打算再与他说下去,转身离开。
他到了军医处。
“你好歹是单兄的师傅,以后打算一直在军中度过吗?”
“不然去哪里?”
“跟我走!”
军医捋着胡须,笑眯了眼睛:“去相府呢,还是二皇子府?”
景玉宸眼里闪过意外,“你怎么知道我身份?”
军医捋着胡须一脸得意:“我给你们把过脉,是男是女还不好辨认?她脸上有胎记,并且与你关系不一般,加上邹将军在其中掺和,这不难猜的!”
景玉宸眼里闪过一抹欣赏:“你有点智慧就更好了,跟我走吧!”
翌日后,倪月杉和青蝶二人已经整装待发,等待景玉宸出现了,还在张望,就见两个人影,坐在马匹上……
倪月杉走上前,迎接而去:“师傅?”
军医坐在马匹上,身子骨有些冻僵了,他开口:“以后,你还是别叫我师傅了,我当之不起!唤我何叔就成!”
倪月杉不明白景玉宸为何将他给带来了,倪月杉看着景玉宸,等着他解释。
景玉宸换了一身普通月牙白长袍,只不过此时的他,小麦色的肌肤穿这个颜色,总觉得有点怪,失了几分邪魅,多了几分阳刚。
“何叔,你是来送行?”
在军营时,虽然没怎么为难人可也没有热情过!
现在他们要走,就来相送有点奇怪?
“是二皇子让我随你们一同回京,走吧,我要坐马车,冷死了!”
他被景玉宸搀扶着下了马儿,瑟缩着手脚和脖子,朝着马车冲去。
倪月杉奇怪的看着景玉宸,景玉宸解释说:“他医术不错,留在你身边,总会有用的!”
倪月杉讶异:“那你也可以留着啊!”
“给你带来的,不要推辞!”
倪月杉没有继续说什么,乖乖的接受,跟着景玉宸一起钻进马车内。
马车内有暖炉,里面空间又狭小,三人钻进去后,觉得很是暖和。
青蝶在旁边给景玉宸和军医倒茶,很快外面的寒冷被人遗忘了。
马车有马夫牵着行驶,缓步行走。
缓慢行驶下,五人后,几人抵达到京城城门外。
这几日赶路,天气也暖和了起来,京城大街上诸多的叫卖声,远远传入耳中,倪月杉掀开了帘子,朝外看去。
熟悉的大街,熟悉的场景,倪月杉感觉自己回到家了。
只是这段时间,她一直不在京城,倪高飞夫妇是否想她?
“你们等等,我要下去给我爹娘买点东西回去!”
倪月杉心情不错,拉着青蝶下马车,军医也探出头,朝外走去。
“果然是京城就是繁华。”
景玉宸在马车上闭目养神着:“是么……”
这声询问,带着点阴阳怪气的口吻,军医看了眼景玉宸,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倪月杉和青蝶买好东西赶回来,整个马车都开始显得拥挤,还好相府极快就到了。
倪月杉下了马车,看着相府两个大字,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下人更是热情的上前:“小姐回来了!”
“我爹娘最近身体如何?”倪月杉询问身边的下人。
“相爷身体倒是跟往常一样,只是夫人身体较弱,小心防止着别被冻着,却还是染了风寒。”
汲冬阁内,青蝶将东西看向,任梅看见倪月杉时,有些激动:“小姐,还以为你离开不过几日就会回来,这一去,快三个月了啊!”
“想我?”
“自然是想!”
倪月杉笑着,喝了口热茶:“我先去看我娘,晚些再与你说其他的!”
苗媛生了风寒,屋子里的药味更加浓郁了起来,倪月杉走到床边,有些心疼的询问:“母亲,你身体可还难受的紧?我在军中带回来了一名医者,不如给你看看?”
床幔内半点没有回应,倪月杉撩开看了一下,发现苗媛似乎睡着了。
双颊泛着不健康的潮红,倪月杉放下床帘,看向旁边的丫鬟:“是不是高热昏迷了?”
“是的,夫人刚喝下药,不过大夫说了,过两日就会好!”
“那明艳呢?”
在一个丫鬟别苑的独立小房间内,倪月杉抬步走了进去,她看见明艳躺在床榻上,看上去精神很不好。
倪月杉有些意外,任梅在旁边解释:“她自从流产,一直都小病不断,这是这段时间的第三回了!”
“普通风寒?”
“是啊,若不是奴婢及时加了厚重的衣服,又甚少吹凉风,奴婢怕是也得了风寒。”
“那管家呢?和她现在情况如何?”
“管家自那日害的明艳姐姐流产过后,再没有出现过,但管家倒是没有克扣明艳姐姐的什么东西,份例都是足的!”
倪月杉皱着眉,没有说什么,抬步离开了。
回到汲冬阁内,倪月杉让任梅打来热水,她舒服的泡了澡之后,等待傍晚来领。
到了晚饭时间,倪月杉主动去与倪高飞用膳。
倪高飞就算对她心里有隔阂,但父女俩分开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怎么着也该消气了吧?
“爹,你怎么好像瘦了?”
倪月杉开口询问,满眼都是关切。
“穿的多了,显得!”倪高飞声音平平淡淡,没有任何多余的感情。
倪月杉见他这般不热情,她主动给倪高飞夹菜:“爹,二皇子这次从城外回来后,准备与我举行婚礼,完婚!”
她认真的盯着倪高飞的表情,想看见倪高飞欣慰,想看见倪高飞脸上有喜色,可倪高飞神色依旧平静。
“圣上赐婚,皇后又一直期待你们两个完婚,是该成婚了!”
倪月杉皱着眉,询问:“那二妹的?如何了?”
倪高飞夹菜的动作一顿,之后看了倪月杉一眼。
“她成了秀女,命运自然是入了后宫……”
表情没什么变化,好似都不是他所在意的。
倪月杉觉得她赶走了倪鸿博,倪高飞这是心里郁结,对她也不喜爱了吧?
情似故人来 文安初心忆故
倪月杉有点点失落,这个父亲,虽然不是她亲生父亲,可对她的好,她能感觉到,曾多少次,维护她,信任她。
倪月杉默默吃饭没有再吭声。
即便心疼倪高飞,可让倪鸿博回来,不可能!
倪月杉吃完饭后,便回了汲冬阁。
看着外面天色已经黑沉下来了,倪月杉询问:“虞姐将店铺开起来了吗?”
任梅正在给倪月杉铺床,听见这话,她立即回应:“试营业好几日了!小姐若是想去看,明日就可以去!”
倪月杉在旁边坐下:“那你呢,这段时间可还好?”
任梅奇怪的看向倪月杉:“奴婢自然好啊!奴婢自从跟了小姐,没了任何烦恼!”
倪月杉笑了笑:“那就好,我看你确实是胖了……”
任梅伸手摸了摸脸,她噘着嘴:“胖点不是有福气吗?”
任梅朝着倪月杉凑近,眼里闪过狡黠:“小姐,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情啊?”
倪月杉愣了一下:“什么?”
任梅叹息一声,朝着衣柜走去,然后打开衣柜。
倪月杉好奇的看去,但在看见里面的鲜红色时,倪月杉双眼跟着亮了。
她站了起来,朝衣柜走去:“是嫁衣!”
“是的,小姐的嫁衣做好了,小姐要不要试一试?”
“好!”
从前或许觉得不怎么乐意嫁给景玉宸,但现在不一样了,她心里是期待的。
老 鬼
任梅在旁边有些惋惜的开口说:“小姐你不是正妃,所以不能着正红,但我觉得这衣服小姐穿着一定很好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