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唐朝貴公子笔趣-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讀書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李秀荣取了一份奏疏,大抵看过。
其实她的性子本是温和的。
并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
可李秀荣与陈正泰朝夕相处,何况在宫中也呆了许多年,岂会不明白这个世上,若是处处忍让,便要被人欺的道理。
陈家这些年,都是从别人口里夺食,稍稍的隐忍,都可能被人吃干榨净。
李秀荣执掌过陈家的家业,太清楚这里头的水有多深了。
正因如此,所以此次执掌鸾阁,她也大抵能明白自己不能被人束之高阁。
看过了奏疏之后,李秀荣颔首:“就这样办。”
于是提笔,在这奏疏后头写了一句娟秀的批语,交还武珝:“送去三省。”
片刻之后,三省收到了许多鸾阁送来的批语。
这一下子,却让这三省的宰相们焦头烂额了。
很快,便有三省的文吏抵达鸾阁。
李秀荣端坐,武珝站在一旁,文吏行了礼,口称:“见过殿下。”
李秀荣端起茶盏,只轻描淡写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何事?”
首席宠妻不是病
文吏突然发现,这位公主殿下的冷漠,让自己有些无所适从。
在三省见那些宰相们,虽然身份的差距很大,可是宰相们尚且还有气度,总会和颜悦色一些,可这位公主殿下却是轻描淡写的样子,令人难测她的心思。
于是他期期艾艾地道:“杜公那里……让学生来传话,说是这份奏疏,关系到的乃是陆公的谥号,陆公新丧……”
原来这份奏疏,乃是陆家所上的,原因是光禄大夫、太常卿陆贞病死了,病死之后,按照流程,需要上表朝廷,而后朝廷进行一些抚恤,给他追加谥号。
现在陆贞准备下葬呢,这陆贞生前,和许多人都是好友,又是朝廷的重臣,古人们对于谥号是很看重的,这代表了他一生的评价。
一般这种情况,三省会迅速的议定出一个结果来,然后上书给皇帝,皇帝也会立即批决,之后门下省制诰,送去亡人家里,而后下葬,铭刻碑石,以这朝廷的谥号,撰写墓主人的功绩。
这一套流程,行之有年。
比如这位陆贞,三省议定的是给他‘康’的谥号,这康有‘安乐抚民’之意,意思是这位陆康公生前为百姓做过不少好事,是个性情温和的人。
说白了,现在的情况就是,陆家现在就等着朝廷这个诏书,然后准备将陆贞下葬呢,陆贞好歹也是朝廷的大夫,是不可能草草下葬了事的。
结果……鸾阁提出了非议。
大丫鬟同人漫看云卷云舒 萱语瑄言
这还了得,下葬的时日都定了!
三省里,有不少人和这位陆贞乃是好友,谁晓得中途闹了这么一出。
文吏心急火燎地道:“以往朝廷就有旧例,陆公生前为朝廷效命……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如今他尸骨未寒,可是谥号却还未送下去,这……”
“这与鸾阁有何干系呢?”李秀荣笑吟吟的看着书吏道。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书吏便道:“可是鸾阁提出了异议,门下就不好制诏了。”
李秀荣似乎早有准备:“这是因为鸾阁觉得这个谥号并不妥当。陆贞生前没有做过太守,只在朝中担任职务,给他的谥号乃是‘康’,说他安乐抚民,显然是不妥的。”
书吏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这是谥号啊,人死为大,这等于是悼词一般,称赞一下就是了,谁管他生前怎么样?
军旅之孤狼 尤子涵
可显然,李秀荣较了真:“朝廷该有朝廷的样子,不能因为人死了,便非要上美谥,便将一切的赞词都落他的身上。倘若如此,纲纪何存呢?所以……三省这样做不妥,我听闻三省的宰相,有不少和陆贞都是好友,怎么可以因为私情,就随意将朝廷的美谥,随意给人呢?我看三省应该再议论一下,应该秉持着公心,就事论事,议定一个合适的谥号。”
“只怕来不及了。”文吏哭笑不得。
他发现女人是没法讲道理的,难道告诉她,这是潜规则吗?
“来不及是他们的事,错了就是错了。”李秀荣正色道:“因为来不及,所以就可以将错就错吗?这是什么理?若是如此,还需纲纪和王法做什么?去议吧,议出一个公正的结果,鸾阁自然同意。”
文吏这时更为难了,这话他不敢去回复,这不是要人命吗,人家棺材都停好了,万事俱备,这个时候还继续再议?
只是他无法反驳,也不敢反驳,自是硬着头皮泱泱去了。
李秀荣目送走了这书吏,似乎渐渐开始找到了状态。
武珝在一旁笑道:“师母见那书吏的样子了吗?他来见师母,一定是如坐针毡。”
李秀荣也不禁失笑,抬头看着武珝道:“三省接下来……是否会向父皇状告呢?”
“状告什么?状告师母维护纲纪吗?还是不徇私情?”武珝正色道:“何况陛下建鸾阁,是要让鸾阁发挥作用,倘若鸾阁什么都不做,或者处处听从三省的安排,这才是对陛下而言不愿乐见的事。而且三省的宰相们,一定不会去状告的,因为他们很清楚,当与鸾阁的纠纷,都需要陛下圣裁的时候,那么就已是等于向天下人说,鸾阁的地位与三省平齐了。这些宰相,个个都是有威望的人,他们绝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的。”
李秀荣颔首道:“说的有理,那接下来会怎么样?”
武珝道:“接下来,宰相们该请殿下去门下省政事堂议事了。”
听到这个,李秀荣显得有些不安:“去政事堂,与他们一道议事?”
“正是,师母是有些不安吗?”
李秀荣便轻皱秀眉道:“他们毕竟是天下最聪明的人,个个宦海浮沉数十载,我从前不过是在家里相夫教子,只怕到时……不好面对啊。”
武珝失笑道:“师母不该畏惧他们,他们固然是天下绝顶聪明的人,可师母只要坚持自己的立场,只要继续以纲纪和法度为先,他们就奈何不了师母了。应该畏惧的,该是他们,现在师母已是令他们头痛的人。”
该害怕的是他们?
李秀荣细细咀嚼着这番话,她忍不住道:“你年纪轻轻,想不到却有这么多的心思。”
“不敢。”武珝道:“学生只是偶尔爱想一些利弊之事罢了。”
李秀荣接着道:“待会儿,随我一道去吧。”
“喏。”
………………
果然,在书吏的求告没有效果之后,房玄龄等人无可奈何,只好请这位公主殿下来政事堂了。
他们起初对于这个鸾阁,是无所谓的态度的,这不过是陛下的心血来潮而已。
可很快,他们发现鸾阁变得有些棘手了。
当然……棘手也无所谓,这不是大事,可以应付。
直到现在……他们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
大意了啊。
一群五六十岁的宰相们,突然发现……这个才二十岁的公主殿下,竟是油盐不进,折腾得大家焦头烂额。
于是众人商议了一下,便派人去请李秀荣来。
只是……虽派人去请了,却是左等右等,也没将人等来。
就在所有人不耐烦的时候,李秀荣和武珝才姗姗来迟。
二人一前一后,盛装之下,面无表情。
众宰相们纷纷起身,房玄龄笑吟吟道:“请殿下上座。”
理论上而言,他们是老宰相,地位崇高,即便是皇帝面前,他们也是受无数恩荣的。
所以请公主上座,只是意思意思而已。
毕竟公主是天潢贵胄嘛。
当然,依着规矩,李秀荣是该谦让的,毕竟自己年纪轻轻,今日又是在政事堂,房玄龄的资历最高,理当让他坐在上头。
可房玄龄一句上座之后。
李秀荣便已坐在了上位,稳稳当当的端坐之后,左右四顾,面带微笑道:“今日所议何事?”
房玄龄直勾勾的看着坐在上位的李秀荣,骤然之间,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这不是他预先想到的剧情呀!
不过……他还是微微一笑,乖乖的坐在了李秀荣的一侧,他觉得自己就是嘴欠。
众宰相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却都保持着沉默的态度。
李秀荣则是落落大方地道:“诸公不是要议事吗?”
“是,是。”房玄龄莫名的觉得自己矮了一截,随即苦笑道:“议的还是陆贞的事。”
“陆贞的事,不是已经挑明了吗?”李秀荣正色道:“安乐抚民为康,而陆贞没有做过太守,何来安乐抚民呢?谥号本是按其生平事迹进行评定后给予或褒或贬评价的文字,可谓是朝廷对其人的盖棺定论,怎么可以如此随意呢?这个康字,以我妇人之见,大为不妥,我观陆贞其人,虽得高位,却并没有实绩。而诸公却对他上此美谥,这是何意呢?”
这真是被人抓住了痛脚了啊。
尸骨都凉了,再纠缠下去,只怕这棺材里都要放一些咸鱼掩盖一下臭味了。
宰相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好在房玄龄倒还有气度,微笑道:“那么以殿下之见,该许以什么谥号呢?”
李秀荣沉吟道:“不妨定为‘隐’吧。”
隐……
宰相们个个瞠目结舌。
隐拂不成、不尸其位曰隐。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这家伙啥也没干,生前就是个打酱油的。
当然,这算是平谥,不好不坏,至少比‘厉’、‘炀’要强得多了。
可是绝大多数时候,只要这个人生前没有干过什么缺德事,大致人们还是愿意给予美谥的,人死为大啊,谁不想追求一个好名声呢!
“隐只怕不妥吧。”杜如晦咳嗽:“殿下,隐有尸位素餐之意。”
“可是我观其生平,并未做过什么事,不就是尸位素餐吗?”李秀荣道。
房玄龄皱了皱眉道:“可是……可是……陆相公他毕竟……”
不等房玄龄的话说完,李秀荣便道:“我们应该循名责实,如若不然,人人都加一个美谥,那这谥法,不就成了空谈了?”
“……”
众人开始忧虑起来。
他们现在开始发现,陆贞最后得什么谥号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照这样搞,自己死后怎么办?
若是到时候……照着这李秀荣的规矩,自己也得一个‘隐’字,那就真的见了鬼,一辈子白忙活了。
要知道,古人都是极看重谥号的,这是一生的评价,谁不要一点面子呢?
“咳咳……”杜如晦道:“殿下,若是以‘隐’为谥,只怕要寒了陆家的心啊。”
李秀荣从容地道:“寒心?就因为说了真话吗?因为朝廷没有吹捧他吗?因为他在太常卿的任上碌碌无为,而朝廷没有给他遮羞吗?”
“其实……他还是做了一些事的,譬如……”
“譬如什么?”李秀荣追问。
“……”
一时……大家答不上来了。
于是……有人心里生出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的感慨。
黑暗神域 唯尨舞
“可是三省已经议定了。”房玄龄苦笑。
李秀荣便道:“三省议定,就可以私相授受了?”
房玄龄拼命咳嗽,感觉要咳出血了。
政事堂里鸦雀无声,大家都感觉像是词穷了。
李秀荣则笑道:“陆贞曰‘康’,肯定是没有资格的,依我妇人之见,房公曰‘康’才是名副其实。”
尼玛……
房玄龄面如猪肝色,这时候他不咳了。
这不是咒不咒自己死的问题。
康当然是美谥,可这只有陆贞这样的寻常九卿才得的谥号。
他房玄龄是什么人,辅佐天子,宰相之首,为大唐做了多少事,最后,你就给一个康?
虽说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但房玄龄其实内心深处,已经预定了似‘文定’或者是‘文昭’、甚至是‘文贞’这样最顶级的美谥了。
你给我一个‘康’,还不如让我房玄龄现在死了干净!
李秀荣则是定定地看着他道:“怎么,房公对‘康’还不满意?安乐抚民,不正是房公现在的作为吗?有何不妥之处呢?”
房玄龄:“……”
这话没法说,好吧!
为啥没法说呢?因为谥号这个事,就等于是别人的赞许一样,若是他自己跟公主说,我觉得我可以试一下‘文贞’或者是‘文定’,这显然就有点不太要脸了。
杜如晦见房玄龄为难,便开口道:“殿下,老夫以为……”
妖 寵
李秀荣目光一转,看着杜如晦,立马接口道:“杜公在任,也是安乐抚民。”
杜如晦:“……”
杜如晦的脸色顿时变幻不定起来,他发现李秀荣的话锋,接下来似乎要转到他死后的事上了。
这房玄龄都只是个康呢,那他杜如晦……至多也只是一个康了。
他忙咳嗽道:“殿下,这个时候不宜议这个。”
“难道我们议的不就是谥法的问题吗?”李秀荣正色道:“国家大事,在祀与戎。祀者,国家大事也,这关系到的,乃是一个国家的礼法,可是我看……我大唐的礼法,就出了大问题,无论是不是平庸,是否尸位素餐,人人都要美谥,这是人之私心,可将这私念,凌驾于礼法,长此以往,怎么可以呢?”
“我听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今日谥法已经流于形式,成为了空谈,若是不改,将来怎么宾服天下?我看……要改正,就要从朝中诸公开始。所以鸾阁这里,绝不会同意陆贞的谥号,要嘛朝廷不赐他谥号,他们陆家想要,那就是‘隐’,没有商量。这些话,我可以负责,说破了天,也绝不更改,谁若是因此而徇私,因而枉顾了礼法,那么鸾阁也绝不罢休。就算诸公反对,那也无妨,明日鸾阁就撰文登报,好好在新闻报里,议一议这谥法之事,且要天下人看看,这徇私的谥法,给天下百姓是什么观瞻。”
宰相们又沉默了。
大家很难受。
如坐针毡一般。
这其实涉及到的,是潜规则,大家都是朝廷命官,你好我也好,你给我一个美谥,我也给你一个美谥,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
可鸾阁若要闹大,甚至还要闹到见诸报端,这大家的脸皮子,就都不要了。
在大家哑口无言下,李秀荣此刻,已长身而起:“接下来,不知还有什么可议的事呢?”
“这……”
“既然没有了,那么就这样罢,鸾阁已经表明了态度,诸公都是聪明人,所谓名正则言顺,言顺则事成!办任何事,若是名不正言不顺,如何让天下人心悦诚服?一个碌碌无为之人,就因为逝世,便有三省的宰相给他遮羞,这岂不是提倡大家都碌碌无为吗?陆贞为官,朝廷是给了俸禄的,没有对不住他,没有道理到了死了,还要给他正名。今日既议定到此,那么就让人去告诉陆家吧,谥号没有,朝廷绝不会颁这份诰命,若是还想要,那么就只有‘隐’,他们想用就用,不用也无碍。”
说罢,李秀荣拂袖,领着武珝,便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只是……
她人一走,有人捂着心口,表情痛苦。
众宰相反应过来:“哎呀,岑公,岑公……你这是怎么了。”
“来人,来人啊,去叫御医!”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