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9do人氣連載小說 從道果開始討論-第三百六十五章 迷神圖卷!【求月票!】閲讀-wsv00

從道果開始
小說推薦從道果開始
星空世界第二世共计一万五千九百八十二年。
现实中也过去三十九年挂十一个月又十四天。
这一年。
陈季川九十岁。
“探索迷境四十年。”
“种种蛛丝马迹,足够我起上一卦。”
陈季川从袖中取出五十根蓍草。
蓍草,《尚书》记载:“天生神物,取为民用。”
属蒿类植物,但是一到秋天,它茎上的小枝丫就会自动脱落,而形成一根直立的蓍草,立于地而向天。
借之能测天算地,最是灵验。
陈季川行走蟠龙山,又有化神老妖可供驱使,用于卜筮的‘蓍草’虽然难寻,但总算凑齐。
脑海中回想蛟尊者等化神老妖这些年探索迷境得来的种种信息。
陈季川起卦卜筮。
法力运转,心神衍算。
“蟠龙山。”
“迷境。”
“悬镜。”
“迷神图卷。”
“悬镜魔——”
模模糊糊间,陈季川算出许多零碎片段。
他心中欢喜。
正要将这些信息串连起来,算出本源出处,忽的心中一紧——
“不能再算了!”
陈季川脸色突兀煞白,额上沁出汗珠。
嗤!
嗤嗤嗤!
在他跟前五十根蓍草无火自燃,轰的烧成灰烬。
他赶忙停下测算。
又将‘归元藏身法’、‘九疑妙术’催动到极致,将自身隐藏起来。
心中危机感这才淡去。
“好险!”
陈季川背后已经渗出冷汗,有些后怕。
他努力稳住心神。
再去回想方才已经衍算出来的信息——
“迷神图卷。”
“此宝化为迷境,将蟠龙山中生灵困住,轻易不得脱身。唯有在三百岁前晋升化神,或是八百岁前晋升元一境,或是一千四百岁前晋升分神境,或是两千岁前晋升神变境,才能通过迷境,进入‘悬镜海’中修行。”
“迷境是一重筛选,一重考验。”
“唯有天才可以通过。”
“通不过的,晚年都会不由自主进入迷境中,最终迷失在当中,丧失神智,成为一个个不死不灭的古兽。”
陈季川脸色难看。
他这一世年少时被关押在黑狱中,不见天日。
本以为如今修行有成,从此不再困于牢笼中。
但今时今日才知道,原来即使出了黑狱,自身也不过是处在更大的牢笼当中。
“困住蟠龙山的,是‘迷神图卷’。”
“而执掌‘迷神图卷’的,似乎是一个叫做‘悬镜仙宫’的势力。”
“达到标准的化神自蟠龙山中走出,怕是也难逃脱这个势力的掌控。”
陈季川一颗心沉到谷底。
他方才以神通测算,快要算出全部真相,但却心血示警,不敢再往下算下去。不过仅从已经知道的这些信息来看,也知道前路凶险。
这个势力花费这些精力,从蟠龙山,兴许还有其他地界中,筛选一个个天才化神,将他们汇聚到‘悬镜海’中。
为的是什么暂时不得而知。
但这种手段、这种方式,绝不会是什么仙缘、好事。
“悬镜仙宫不是善茬。”
“悬镜海也不是善地。”
“不宜太早、太轻易的过去。”
陈季川苦修‘纳甲筮法’,更将其推衍为神通‘大衍筮法’,本是为了勘破迷境困局,走出蟠龙山,走出迷境,寻找出路。
此时已经洞悉迷境,以他九十岁的年龄,化神一境的修为,已经可以轻松通过。
但陈季川反而不敢去了。
“再等等!”
“等我修为更强,等我晋升化神第三境,可以修炼第三个分神的时候,炼成分身,再出去不迟。”
“那时候实力更强,保命能力更强。”
“即使悬镜海中有什么凶险在等着,我也能做出些应对。”
陈季川心情不好,但依旧稳住心神思索对策。
他现在有些庆幸,也有些后怕。
原先不知道蟠龙山外还有一重黑手,操控着众生命运,因此他在蟠龙山中行事虽然隐蔽,但却做了不少骇人听闻的事情——
比如说五十岁修成化神。
比如说四十年来培养出三十尊化神老妖。
这些信息、动作,能瞒得过邬名等人,可若是蟠龙山外有人监视,只怕一幕幕都要被看在眼中。
但好在。
陈季川灵觉敏感,没察觉到有人窥伺。方才施展‘大衍筮法’去算,也没这方面的警示。说明那什么‘悬镜仙宫’虽然用‘迷神图卷’困住蟠龙山,但也没有时刻监视。
陈季川心中有喜有忧。
“蟠龙山中有化神。”
“悬镜仙宫居然都不重视,要么是没有监视的手段,要么是不屑于监视。”
陈季川更倾向于后者。
化神加上神通,都算不出悬镜仙宫底细。
这个势力显然有四阶甚至五阶大能坐镇。
有这样的人物,区区化神哪里需要费神费心去监管?
“悬镜仙宫掌控的类似于‘蟠龙山’这样的地界还有不少,全都监管怕是管不过来。”
“即使要管,看住天骄汇聚的‘悬镜海’即可。”
这样一想。
陈季川更不敢轻易跑去悬镜海。
“低调!”
“低调!”
“一定要低调!”
“蟠龙山中很难修成三境、四境化神,但对我来说却不难。”
“待我成了化神四境,到时候战力飙升,不惧等闲四阶,再考虑去不去的问题。”
陈季川心中警醒。
近几十年。
随着他成了化神,随着他对蟠龙山愈发了解,无敌蟠龙山,行事做事已经有些肆无忌惮。
现如今‘悬镜仙宫’、‘迷神图卷’就犹如当头一棒,生生将陈季川砸醒。
“人外有人。”
“山外有山。”
“天外有天。”
“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才行!”
陈季川深吸一口气。
……
这一日。
陈季川回到七玄山,唤来陈少河。
“四哥。”
陈少河大步走来,进入洞府,冲陈季川唤了一声。
二十九岁那年。
陈季川开启中洲世界,现实中加入七玄门,成为炼丹堂堂主。
今年他已经九十岁,加入七玄门亦有一甲子。
陈少河在他进入七玄门后几年,也跟着进入七玄门,进入炼丹堂。
同样不短时日。
岁月流转。
有陈季川指点、教导,特别是修成‘分神化念术’后,有更多的时间,陈少河的修为跟炼丹造诣都在飞快提升。
今年八十八岁。
已经是炼气八层,一阶巅峰炼丹师。
在七玄门中,在蟠龙山中,都称得上不俗天才。
身上气质、脸上神态,也跟当年在黑狱中、在大楚时有很大不同。
有了阅历。
有了成长。
已经不再是往日的毛头小子。
“来。”
“陪我喝酒。”
陈季川取出酒酿,递给陈少河一壶。
陈少河乖巧接过,陪着陈季川对饮。
两壶酒下肚。
陈少河已经有了些醉意,冲陈季川笑道:“再过一段时间,最多不超过三年,我修为上能突破到炼气九层,炼丹造诣也能突破到二阶。”
有陈季川这样的化神老祖、三阶炼丹宗师手把手的教导,陈少河不论在修行还是在炼丹方面的进步,都远超寻常修士。
八十八岁。
炼气八层。
炼丹一阶。
再过两三年,甚至还能晋升一层、提升一阶。当年有甘婆婆贴身指点的萧兰,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水准。
速度绝不算慢了。
陈少河天赋没比他这个四哥高到哪里去,能有今日成就,最主要靠的是陈季川。
但跟他自身的努力也离不开关系。
刻苦。
自律。
不论是在大楚的时候,还是来到蟠龙山后、进入七玄门后,陈季川都在努力修行,刻苦钻研,没有一日懈怠。
一分耕耘才有一分收获。
“四哥。”
“黑狱那么苦的日子我们兄弟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倒四哥,能吓到我?”
陈少河灌了口酒,有些微醺,冲陈季川笑着。
“黑狱——”
陈季川看着陈少河。
恍惚间。
脑海中划过一幕——
那是初出黑狱的时候,在蜈蚣山中溪水旁,陈少河穿着一身偷来的不合身的肥大衣服,弯腰驼背,个头不高,像个小老头似的,用手摸着光秃秃的小脑袋,冲他傻笑,让他看他。
一转眼。
憨少年不在。
陈少河也蓄起了胡须,老早以前剃掉的头发也早就长出来,笑起来不再是以往憨憨傻傻的样子,而是变得沉着稳重,泰然自若。
小时候或许有些傻。
但历经岁月洗礼,许多事情都能看的通透。
以往都是陈季川在鼓励这个五弟,如今陈少河也开始安慰他这个四哥了。
“长大了!”
陈季川感慨一声,继而说道:“前几日得知个坏消息。不过你现在修为太低,不适合知道。等时机到了,我再给你仔细说说。”
陈季川从不跟陈少河卖关子,有什么事也从不藏着掖着。
相反,在现实中遇到一些事情,他还会主动告诉陈少河,跟他商量,看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他们本就是相依为命,至亲的兄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
陈季川也通过这种方式,培养巩固他们兄弟间的感情,从而冲散道果世界中漫长岁月带来的冷漠跟孤寂。
同时也能让陈少河获得更开阔的视野,开阔眼界,对培养他的性格、培养他的能力、培养他的大局观有极大帮助。
陈少河一心修行,从不惹事。
但也不能真的宅在七玄山,整日修行、炼丹。
那样长此以往,怕是要真的成为米虫。
陈季川以前是没办法,时间、精力都很有限。
但等他修成‘分神化念术’后,就有意识的将许多事情拿出来跟陈少河商量,又时不时带他或是让他自行出去游历山河,见识不同风情地貌,接触形形色色的事物形形色色的人,从而增长见闻。
人活一世。
除了修行,除了炼丹,也该懂得人心险恶,知晓人情世故。
多接触、多听听不是坏事。
但这次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