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d65火熱都市异能 造化大仙 楚小草-第52章.選擇分享-zbf7j

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黄夏也没进去过,非常好奇里面搜集了一些什么样的奇珍异宝。
可以豆蔻给他泼了一勺冷水,道:“里面的元神期灵物大概有十二件,但也就如此了,再多就没有了,你以为能多到遍地都是啊。”
“不过都是金丹级的灵物,筑基期灵物基本上不会在这里留存,一经成熟就会分配到各城寨去,直接发放给有需要筑基的修士了,也不会在秘库中留存。”
“得益于真君的星辰五行阵,如今武陵山处处是药园,现在我们的筑基期灵物已经实现量产了,金丹期灵物就需要搜集了,目前主要来源是从合浦港到天竺一线,那些未开发的灵岛。”
“有灵物,只要有合适的人,都会用上去,哪会一直留存着,留着也不会生孩子。”
“母亲,我也想要选一样?”
“你先天都还没到,距离筑基还有三四年,你就想要干什么?凭白拿着一件灵物会惹人忌讳的。”
“我想要嘛,就给我一件,我想要留着,等筑基了再用。”黄夏缠着豆蔻,一直撒娇。
“行吧,你就拿一件不起眼的,不过,你要记住,只能在你师叔那拿出来,在外人面前不要拿出来。”
“好,多谢母亲!”
铁牛一直看着他们母子,不过并不关注在这里,而是想着待会怎么挑选礼物,才能让苏梦蝶满意。
一直走到了后山的秘库中,这里就是真正的隐秘之地了,重重阵法环绕,隔着数十里就开始布置阵法,甄别人员。
到了秘库之前,铁牛也被吓了一跳,前方是竹山地脉的汇集之处,被八门金锁阵锁死地气,化为了一整块岩石。
然后直接在这岩石上掏空,建起了这个秘库,任何进入其中而没有得到授权的人,会被地气直接压趴在这,炼体修为不行的,可能会被直接压死。
不过豆蔻带着那小鼎,是武陵府最高权限的法宝之一,畅行无阻,甚至连守卫秘库的修士都没有出来,让他们直接进去了。
进入之后,并不是黄夏想象中的一排排木架,放着许多宝贝的样子,而是就是一个硕大的山洞,洞中有无数石台,一件件灵物或摆在石台上,或直接种植在地下。
看着黄夏好奇的目光,豆蔻道:“竹山之上五行俱足,这里又是地气汇聚之地,所以如此布置,是为了涵养灵物,不使它们因为摆在这里而退化。”
“灵物还会退化?”
“当然,否则炼成一件法宝,放那,一个门派法宝岂不是越来越多。实际上,如果长期不能处于合适的环境,或者没有修士温养,灵物和法宝都会退化。”
“真君说,因为法宝或者灵物中蕴藏的灵气比一般环境中少得多,他们在不停地往外界散发灵气,所以时间太长,就会发生灵物退化的情况。”
到了这里,豆蔻便不再前行,对铁牛和黄夏说道:“现在看你们自己的了,自己去选吧,能选中什么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母亲,这也不少,有没有什么提示?”
“没有,你不但要能选到,还要能拿起来才算数,快点去吧,否则,等会我就后悔了。”
“好好好”,黄夏马上跑了去,东看西看,到处摸摸。
可惜,他筑基都还没有,大部分东西只能摸摸,别说拿起来了,就连摸都摸不到,只能隔着禁制看看,过过眼瘾。
试了几次,他发现都是这情况,越发幽怨,愤怒的瞥了他母亲一眼,豆蔻却不以为意,笑嘻嘻地。
铁牛却在其中兜兜转转,也是这里看一下,那里看一下,因为有陈天的喻令,豆蔻也不能帮到他。
这时,黄夏也无聊了,不再随便乱摸,反而走了过来给铁牛出馊主意,一会这个可以,一会那个漂亮,铁牛也只是笑笑,不听他的。
转了半天,都逛完了整个秘库,铁牛还是没拿定主意。
黄夏也无聊地到处乱看,忽然,他发现角落中有一处架子,这里就是放的无数物品,不过绝大多数都残缺不全,也没经过仔细地分类,就堆在这。
黄夏一怔,不过瞬即就想到了这是什么了,这是武陵府搜集的一些不能鉴别的奇物,所以全部汇总到这了。
不过这里大部分其实没什么价值,能用的,发现的人就会直接用了,现在留在这的,都是一些难以鉴别、难以应用,又确实不知来历的东西。
黄夏拿着这些东西,慢慢翻看,一边看一边漫无目的的为他们编造了一堆来历,什么天尊下凡,降妖除魔,最后法器掉入此地,形成的残宝。
一面肖想,一面乱转。
片刻后,铁牛终于选定了自己想要的灵物充足他一指洞顶某处,道:“我要那个东西。”
黄夏一看,那里空无一物,奇怪的问道:“龙师叔。那里只有石头,你要什么?”
“我要那里的那颗发光的珠子,亮晶晶地,梦蝶一定喜欢。”
指着不存在的地方乱说,黄夏都要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傻子了,不过想起昨天晚上的教训,住口未说,只是一脸古怪的看着。
豆蔻也一脸古怪地望着他,文道:“你真的要那枚珠子?”
“当然!”铁牛斩钉截铁。
豆蔻拿出小小雷鼎,往那里一慌,接着,奇事发生了。
只见洞中的光源缓缓落下,慢慢落入豆蔻的手中。
黄夏看得目瞪口呆,问道:“怎么会?明明在那边的?”
他指着一处,这里原本是洞中最大的一处光源,可是随着豆蔻将原本空无一物的洞顶上的东西摘下来?他才看清,那里只是一粒闪烁着盈盈白光的夜明珠,不像刚才那样如小太阳一般,灿烂夺目。
豆蔻拿着那粒光源,此时,它已经没有散发出刚才那种烈烈白光,而是变成了一颗白色剔透的宝石。
豆蔻解释道:“这是从天竺那边的宝石岛上开采出来的一块纯光明系的宝石,所以它才会那般放出如烈日一般地光华。”
“不过,神物自晦,它虽然不能自晦,却能天生将本身的光华转移到附近的光源上去,天生具备某些幻术的特性。”
铁牛喜滋滋地接过这枚宝石,拿在手上,爱不释手,把玩了一会就塞入怀中去了。
看到要走了,黄夏不甘心,随便从那堆奇物中拿了一株青铜树状的奇物。
这株青铜树,不过一尺高,一根树干,顶着九片叶子,底部三片,环绕树干,中部三片,向上依次绽放,顶部三片,则如一片花苞一般,往中间靠拢着。
他一把抓起了这件奇物,赶了出去。
豆蔻看他就拿了这样一件奇物,问道:“你怎么就选这个,那里的金丹期灵物虽说你拿不起来,但是特别好的筑基期灵物也有几件,你怎么拿了这个?”
“筑基期的我拿太丢份了,不要,我就要这个。”说着,挥舞了手中的那株青铜树一下,结果,竟然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颇为悦耳。
他一细看,发现上面这九片叶子并不是固定的,而是能活动的,所以他刚才一挥舞,才会发出碰撞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他又试了一下,还是那样,他又尝试着将真气输入那青铜树上,却是毫无反应。
豆蔻笑着问道:“怎么,你十几岁了,还选了这样一个能发出声音的玩具啊。”
“我就喜欢,就喜欢,特别喜欢他的声音。”黄夏急了,一边挥舞,还一边嚷嚷道,不过脸上的神色却骗不了人。
豆蔻却没说了,准备等他走的时候再给他一件礼物,当做他远行的依仗。
选好了灵物,铁牛迫不及待就要回去了,
不过,因为要等着黄夏一起去,所以又等了一天。
就在铁牛等黄夏的时候,苏越去了辰漏观拜见陈天。
他回来以后,于情于理都应该去拜见陈天,聆听他的教导。
见到他以后,陈天也并未因上次之事怪罪于他,反倒问道:“你最近打算怎么修行?”
“弟子最近也无甚打算,准备在家中一面修炼,一面侍奉母亲,她老人家这两年老得很快。”
“你自己有打算就好,不过修行也不能丢,那把剑胚你可以慢慢祭炼了,想好了炼成一柄什么样的宝贝了吗?”
“回禀师傅,既然是剑形,还是依照以前的打算炼制一柄剑类法宝,至于我的本命法宝,我还没想好。”
“嗯,你自己做决定就好,不用时时来我这里了,有问题了再来。除此之外,你那桃园,你也可以继续眼前,他与你日后的道途有点关系,不要荒废了。”
“是”,苏越说着。又行了一礼,就退出去了。
走到那君山银针茶树前,他想了想,摘了一把嫩茶叶,准备等铁牛和苏梦蝶订婚时送给他们。
这茶水,味道不错,而且是金丹级灵物,灵气充足,有提神醒脑之功,在静修时喝一杯或者推演功法时喝一杯,能让人事倍功半。
拜见完陈天,苏越准备在桃园中潜修一段时间,哪里也不去,就陪着苏母。
这次,直到过了半个多月,铁牛和黄夏才回来,一看到黄夏,苏越倒是有点意外,他没想到师兄黄芪竟然将独子交给他看着。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还是个未筑基的小孩,不论怎样,自己都能对付。
就在他们回来后不久,苏越为两人举行了简单的订婚仪式,不像世俗那样还有六礼,就是很简单的在铁牛父母和李氏、苏越的见证下,交换了心意。
铁牛给苏梦蝶的,自然是那枚宝石,而苏梦蝶给他的,则是自己的一口本命元气,这口元气关键时刻能使用她的神通移形换影,能与视野范围内的影子交换位置,是她在那巴蛇埋尸之处使用过的类似瞬移的神通。
对这桩亲事,李氏作为男女双方共同的干娘,却有点不乐意,因为苏梦蝶是她想给苏越找的媳妇,结果却让这憨憨的铁牛给抢了。
反倒是铁牛爹娘,龙铁匠夫妇,笑得合不拢嘴,他们虽然不知道苏梦蝶的修为和出身,但是就凭她修士出身,在武陵山区就了不得了。
武陵府近几十年开始大肆重视教育,但是相比男性修士,女性修士?特别是筑基期以上的女性修士,虽不能说是凤毛麟角,那也是极端稀少的。
以前偶尔有女性修士,他们结亲,考虑的都是吴闲这样的修行世家或者金丹期的修行者,眼下,他们家铁牛娶了一位筑基期的女修士,尽管她似乎没有亲人,但对于龙父龙母,却似乎更好。
只是他们如果知道了苏梦蝶的出身和原形后,还会不会如此想。
他们订亲后,苏越便没有事做了,他每日也只在桃园修行,特别是没到雷雨天,他都会出去采集天雷之气,以助修行。
苏母李氏也几次想给苏越说一门亲事,却要么实在不合适,要么就给苏越推脱了,他暂时实在不想这事,不过偶尔,他也会想起那位叫赵巧稚的女孩,不知她去往哪儿了。
时间就在这样慢慢修行中过去了,五年之后,苏母李氏逝世。苏越大哭了一场,也没有多做丧事,直接将她和苏父葬在桃园东南半山腰,两人相依为冢,长相厮守。
自此之后,苏越几次闭关,修为迅速推进。
再过四年,他已经达到了筑基巅峰。而且与陈天不同,他并没有使用丹药,全凭苦修到了如此境界,让陈天也极为满意。
而黄夏,则在这边待了四年之后,返回武陵城铸就道基去了。
在这之中,还有个小插曲,当黄夏返回武陵城准备筑基时,去拜见了陈天一趟。
结果,在看他时,陈天发现他那株青铜金钱树颇为奇异,拿过来一看,发现其中暗含金钱法则,不知道是谁人祭炼,竟然能以交易的方式直接掠夺对手的法宝。
陈天以造化法则感应,发现这件法宝可能是长久以前上古时代祭炼的法宝,竟然能通过交易将敌人法宝换回来,具体的方式就是能以这株青铜金钱树之中蕴含的金钱之气直接抵消敌人的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