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仙草供应商
石樾身上绽放出万道青光,背部多出一对青濛濛的羽翅,霞光罩住方圆数千里。
他感觉压力一松,呼吸变得顺畅多了。
石樾也掌握了空间神通,虽然不如蜇云兽,但不至于被其碾压。
换做其他真仙修士,根本承受不住。
蜇云兽发出一声震天撼地的嘶吼声,喷出一股金濛濛的音波,金色音波所过之处,虚空破碎,出现一道道粗长的裂缝,一股股凌厉的龙卷风席卷而出,直奔石樾而来。
石樾冷哼一声,连忙挥动离火斩妖剑,一股红濛濛的剑气席卷而出,骤然合为一体,化为一道红光闪闪的擎天剑光,迎了上去。
擎天剑光所过之处,龙卷风尽数破碎,化为虚无。
吼!
蜇云兽发出一道尖锐至极的嘶吼声,身前虚空扭曲变形,荡起一阵涟漪,擎天剑光的速度骤然慢了下来,扭曲变形,骤然化为点点灵光消失不见了。
就在这时,高空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数以万计的粗大闪电从天而降,陆续劈在蜇云兽的身上。
石樾袖子一抖,雷灵飞出。
雷灵不过大乘期,不过它炼化了一缕九色神雷,威力巨大,多少能造成点伤害。
雷灵袖子一抖,附近虚空震荡扭曲,骤然出现无数的电弧,五颜六色,这一片天地仿佛被雷光笼罩住了。
一颗颗五颜六色的雷球骤然出现在高空,如同繁星一般。
数万颗雷球仿佛受到某种指引一般,朝着蜇云兽砸去。
轰隆隆的爆鸣声响起,雷球和闪电还没靠近蜇云兽千丈,骤然炸裂开来,化为夺目的雷光,淹没了蜇云兽的身影。
雷灵杏口一张,一道九色灵光飞出,闪电般没入雷海之中,隐约传来一阵凄厉的嘶吼声。
九色神雷不是一般的雷电之力,哪怕是真仙后期的蜇云兽挨了一击九色神雷,也不好过。
石樾当然清楚,仅凭一道九色神雷,根本无法灭杀蜇云兽。
他的法力注入离火斩妖剑之中,剑身涌现出百余丈长的剑光,灵气惊人。
他挥动离火斩妖剑,朝着虚空一劈,虚空撕裂开来,一道巨大无比的红色剑光凭空浮现,朝着蜇云兽所在的位置劈去。
擎天剑光掠过雷海,斩在了海面上,海水一分为二,掀起两道擎天巨浪。
山口君才不壞呢
石樾眉头一皱,他自然看得出来,蜇云兽动用空间神通避开了。
石樾连忙催动幻魔灵瞳,朝着四周望去,他可以清楚看到,一道金光在虚空之中移动,目标正是他所在的位置。
轰隆隆的轰鸣声响起,身前虚空撕裂开来,蜇云兽骤然出现在石樾的面前,它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股金濛濛的霞光,罩住石樾。
石樾正要避开,附近虚空扭曲变形,一股无形之力将石樾推进了蜇云兽的嘴里。
蜇云兽的一对利齿朝着石樾咬去,似乎要把石樾咬成两半。
石樾挥动离火斩妖剑,朝着蜇云兽的利齿斩去。
“铿”的一声闷响,石樾被一股无形之力推入蜇云兽的腹中,一股腥臭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
石樾出现在一个万余丈大的独立空间,下方是一团淡金色的液体。
虚空震荡扭曲,石樾感觉大气也喘不过来。
“哼,想炼化我?你还不配。”石樾冷笑道,双翅扇动不停,绽放出刺眼的青光。
他袖子一抖,石焱从中飞出,落在了肉壁上面。
很快,此地的温度骤然升高,肉壁上冒起一阵阵黑烟。
这个时候石樾也不再藏着掖着,翻手取出金龙荡魔剑,朝着肉壁一劈。
蜇云兽发出痛苦至极的嘶吼声,庞大的身躯扭动不停。
高空电闪雷鸣,一道道粗大的闪电从雷云之中飞出,陆续击在了蜇云兽的身上。
蜇云兽的身躯颤抖起来,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嘶吼声,虚空震荡扭曲。
它体表金光大放,喷出一股金色音波,直奔仙傀儡而去。
金色音波所过之处,虚空撕裂开来,仙傀儡丝毫不惧,巨大的钳子挥动不停,放出一道道粗大的闪电,击向金色音波。
轰隆隆的巨响,金光跟银光交炽,气浪滚滚。
蜇云兽直奔蓝色光幕而去,似乎是要破阵而逃,不过它还没飞出十万里,身躯扭动不停,发出痛苦至极的嘶吼声。
蜇云兽喷出一道夺目的金光,击在虚空,虚空荡起一阵涟漪,骤然撕裂开来,出现一道巨大无比的裂缝,裂缝迅速扩大。
武道圣王
它庞大的身躯钻入了裂缝之中,裂缝随之愈合了。
虚空震荡扭曲,发出一阵刺耳的轰鸣声,似乎要崩塌一般。
过了一会儿,虚空出现一道道粗长的裂缝,骤然崩塌了,蜇云兽从虚空之中跌落下来。
它的体表鲜血淋漓,腹部亮起一道金光,出现一道细小的裂缝,裂缝不断扩大,一道擎天剑光飞射而出,蜇云兽一分为二,砸落在海水之中,染红了一大片海水。
石樾脱困而出,手中握着金龙荡魔剑,身体被鲜血染红了,脸色苍白。
若不是有一件先天仙器,石樾还真无法脱困,换做其他真仙修士,早就被蜇云兽炼化了。
当然这也是他孤身敢来此的手段之一。
一道银光从尸体之中飞出,朝着高空飞去。
石樾右手朝着虚空一抓,银光向他飞来,飞落在他的手上。
银光赫然是一只鸽子蛋大的银色圆珠,灵光闪闪,散发出一股强烈的空间波动。
“空冥珠!”石樾面露喜色。
这颗空冥珠完好无损,没有受过任何损伤,用来炼制后天仙器再合适不过了。
他的掌心亮起一阵夺目的青光,将空冥珠丢入掌天空间。
石樾收起金龙荡魔剑和仙傀儡,放出逍遥子,并撤掉了阵法。
逍遥子收起蜇云兽的尸体,这可是真仙后期的妖兽,能够卖不少仙元石。
这个时候金裙少妇和红裙少女飞了过来,两人看到被鲜血染红的血水,目瞪口呆。
她们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俩人仅凭一套仙阵,就灭杀了一只真仙后期的蜇云兽,这份实力太恐怖了。
“妾身乾云宗林瑶瑶,见过道友。”
“小妹杨韵,见过道友,道友如何称呼?”
金裙少妇和红裙少女纷纷报上姓名,对方的实力强大,她们起了结交的心思。
“在下仙草宫石樾,专门为了猎杀此兽而来,没想到两位道友捷足先登了。”石樾抱拳说道。
“仙草宫?我听说过这个店铺,听说石道友是一位炼丹师?”杨韵惊讶道。
仙草宫出售的灵药比较好,她的门徒经常去仙草宫购买灵药,时间一长,她也就知道了仙草宫,并且知道仙草宫有一位石姓真仙。
石樾点点头,有些奇怪的问道:“没想到杨仙子听说过石某,在下一直在闭关,前不久才出关,听说这里有一只真仙后期的蜇云兽,立刻赶来灭杀,没想到碰到两位道友。”
“多谢石道友出手相助,若不是碰到石道友,我们凶多吉少,说起来,我们也是碰巧,我们本想猎杀一只金麟虾的,没想到此妖被蜇云兽吞噬掉了。”林瑶瑶连忙解释道。
石樾是专门前来猎杀此兽,她们并非有意对付蜇云兽,主要是担心石樾误会。
石樾既然能够杀了真仙后期的蜇云兽,也能灭杀她们。
“把蜇云兽半具尸体交给两位道友,若不是她们打伤了蜇云兽,我也没这么轻松灭杀此妖。”石樾冲逍遥子吩咐道。
他主要是结个善缘,并非是冤大头。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石樾现在的修为还很低,他需要多交几个朋友,扩大自己的交际圈,当初在下界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干的。
逍遥子应了一声,手腕一晃,半具蜇云兽的尸体飞出。
林瑶瑶和杨韵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之色,说实话,以对方的神通,就是不给她们,她们也不敢说什么,给一些就是很大方了,把半具蜇云兽的尸体给她们,这份气度非同一般。
“石道友太客气了,我们没帮上什么忙。”林瑶瑶委婉的拒绝了。
“是啊!石道友,若不是你,我们恐怕也要身受重伤,确实不能要。”杨韵深表赞同。
石樾淡然一笑,道:“相逢即是缘,交个朋友,两位道友若是认石某这个朋友,那就收下吧!”
最值钱的空冥珠已经在他手上,半具蜇云兽的尸体也值不少仙元石,不过石樾看重俩人背后的实力,当然其人品也不错,在危急关头,她们主动开口帮忙,而不是逃之夭夭,这就值得石樾深交。
林瑶瑶略一迟疑,取出一个精美的金色玉匣,递给石樾,诚恳的说道:“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石道友,若不是遇到你,我们恐怕都没命了,这株万年的血玉金莲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石樾先是一愣,笑着收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居然得到一株万年的血玉金莲,这可是炼制补元丹的主药,不过要六万年的血玉金莲才能用来炼制补元丹。
“我们还有事处理,就不打扰石道友了,有缘再见。”林瑶瑶客气的说道,跟杨韵离开了。
“我还以为你要亏本了,没想到你居然因此得到一株万年的血玉金莲。”逍遥子感叹道,神色古怪。
若是换了他,他是不愿意给这么多的。
悍妻当家:娘子,轻点打 小小葱头
石樾笑了笑,道:“这就是机缘吧!”
“你还要继续猎杀妖兽么?这里说不定会有玄仙级别的妖兽。”逍遥子提醒道。
石樾摇头说道:“没有,先去蜇云兽的巢穴附近看看,说不定有意外收获。”
蜇云兽精通空间法则,它的巢穴或许会有其他财物。
石樾和逍遥子化为两道遁光,朝着来路飞去。
一个多时辰后,他们出现在一座荒岛上空。
石樾催动幻魔灵瞳,朝着高空望去。
他并没有发现开辟的空间,朝着下方的岛屿望去,隐约发现了一道若隐若现的白色光团。
“找到了,真的有独立的空间。”石樾欣喜道。
他背部的青色羽翅骤然绽放出刺眼的青光,狠狠一扇,虚空震荡扭曲,骤然出现一道百余丈大的裂缝,石樾顺着裂缝飞入了空洞之中。
石樾感觉眼前一花,骤然出现在一个独立的空间,一片连绵不绝的绿色山脉,灵气充沛,可以看到不少天材地宝,三四千年份的灵药不少。
“金须果、紫云金参、乾阳花······”石樾的神色激动,这些灵药的年份不高,不过都是炼制仙药的材料。
東岑西舅 小說
“咦,有人族修士。”石樾轻咦了一声,化为一道青光朝着下方飞去。
一座陡峭的高峰,山顶有一座占地三十万亩的巨大庄园,一道淡青色的光幕罩住整座庄园。
石樾体表亮起一阵夺目的青光,很轻松就穿过了青色光幕,落在一片辽阔的灵田面前,灵田里种植着不少灵药,年份最低也有五千多年。
十几名修士正在灵田里忙活,修为最高的是一名身材婀娜的青裙少妇,有合体后期的修为。
“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石樾沉声问道,他隐约猜到了什么,这些人应该是被蜇云兽抓来的,为它种植灵药。
“前辈是?”青裙少妇的美眸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小心翼翼的问道。
石樾袖子一抖,一片霞光掠过,半具蜇云兽的尸体出现在地面上。
“蜇大人!”
“这个老怪物总算是死了,太好了。”
在场的修士看到蜇云兽的尸体,先是一愣,很快嚎嚎大哭。
“晚辈王芸,见过前辈,我们都是被蜇大人抓到这里的,法宝被它收走,还被种下禁制,根本无法离开,只能为蜇大人种植灵药。”青裙少妇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已经斩杀了此兽,你们自由了,不过这里的灵药都归我了,我送你们出去,你们自便吧!”石樾沉声道。
王芸等修士自然不敢说不,连声称谢。
收割完这一处空间的灵药,石樾带着他们离开了这一处空间。
“真的出来的,真的恢复自由了。”
“没想到我还能见到外面的太阳,太好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师妹嫁人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