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拎着两桶汽油出来,就看到冲矢昴弯腰和车里的无名、非赤对视,“冲矢先生?”
“啊,抱歉……”冲矢昴直起身,退出车子时,顺便帮池非迟把车后座装水的汽油桶拎出来,放到地上,看向池非迟手里更换出来的汽油桶,“你是想把汽油桶换掉吧?”
池非迟把两桶汽油放进车子里,又拎起装水的汽油桶往车库去,“把装汽油的桶,换成装水的桶。”
“是跟柯南串通好的恶作剧吗?”冲矢昴问道。
池非迟进了车库,“算是……”
冲矢昴收回视线,听到车子里又传出轻又娇的猫叫声,又弯腰探头进车子,眯眯眼看无名,等池非迟拎着汽油桶出来后,又顺手接汽油桶,放进车子里。
“你喜欢猫?”池非迟问道。
老是伸头进车子里看他家无名!
“不,说不上,”冲矢昴顿了顿,眯眯眼笑道,“不过它很可爱。”
是这只猫睁着大眼睛、趴椅背朝他轻声喵喵叫,就像在引诱他一样……
让他觉得不抱一抱都对不起这只猫。
池非迟没再追问,“我要把车子换个地方。”
“虽然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但如果需要的话,就把车停到隔壁工藤家的院子里去吧。”冲矢昴笑眯眯道。
两人一拍即合。
池非迟还把车钥匙给了冲矢昴,让冲矢昴开车过去,自己在后面关车库门、锁大门。
车里,非赤看着冲矢昴,怀疑道,“他不会趁机往车子里装窃听器之类的东西吧?”
桃 運 神醫 混 都市 結局
无名也看着冲矢昴,小声喵喵叫,“非赤,盯紧一点,别让他做手脚。”
冲矢昴把车子停在工藤家的院子,转头看向对他一直叫的无名,想了想,还是觉得这可能是邀请,尝试着伸手过去。
无名察觉冲矢昴要摸自己的头,一下子瞪大眼睛,弓起身,白毛瞬间炸起,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本大妖是你能摸的吗?”
冲矢昴一看无名炸毛,手停在半空中,而更让他尴尬的是,在后面锁门的池非迟到了车旁、正站在车前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它一直叫,我……只是想摸它一下,没想到它反应这么大。”
必须解释清楚,他真的没想欺负人家的猫!
“我知道。”
残酷总裁绝爱妻
池非迟又看了冲矢昴一眼,转到副驾驶座前,打开车门,让非赤爬进袖子里,又抱起无名,“它不喜欢被陌生人摸。”
他一直以为,他和琴酒去游戏厅玩一晚游戏机,就已经够崩形象的了,传出去别人都不敢信的那种,没想到今晚见到了一个私底下更崩形象的。
要是说出去,谁敢相信FBI的银色子弹会一直瞄着一只猫,一副好想撸又不知道怎么下手的模样,甚至坐在车子里,侧着身跟一只猫眯眯瞪大眼,可疑的左手还抬在半空中……
从非墨军团传回来的情报看,赤井这家伙是对猫无感,今晚怎么就盯着无名犯萌了?
“是吗?”冲矢昴下了车,关上车门后,把车钥匙还给池非迟,“我还以为它会是很亲近人的那种猫。”
池非迟一手抱猫,一手接过车钥匙装好,低头看着无名解释道,“它被人弃养过。”
想往池非迟身上蹭的无名顿时不乐意了,严肃声明,“主人,才不是因为这个!本喵……本妖才不是那种谁想摸就能摸的喵!”
池非迟伸手摸无名的背。
别反驳。
如果没有被弃养,无名也会是那种喜欢亲近人、爱撒娇爱睡懒觉、看到熟人心情不好会默默陪伴的猫,而不是喜欢亮着爪子、骂骂咧咧跟其他猫或者鸟打架的暴躁猫。
无名选择暂时放弃争辩,眯起眼,咕噜咕噜起来。
冲矢昴听不懂无名在说什么,不过看无名现在的模样,再想想刚才无名炸毛的样子,猜测是因为流浪时的经历,让无名对他这个陌生人的伸手感到不安了,“原来是这样,那它……”
大门外,黄色甲壳虫路过,停在了隔壁门口,站在工藤家院子里,隐约能听到那边的说话声和车子开进大门的声音。
很快,一辆车停在工藤家大门对面,弓长带着两个人下车,看前行的方向,是往隔壁去。
一直到弓长的身影被院子围墙彻底挡住,冲矢昴才没再看下去,眯眯眼道,“看来你们这次的恶作剧,不是针对博士的啊。”
“他们遇到了事件,柯南没有证据证明凶手杀人,所以让我换了汽油,想逼凶手自己承认犯罪,”池非迟没打算过去听推理,把无名放在车前盖上,靠着自己的车子,拿出一支烟咬住,见冲矢昴转头看来,出声问道,“你不介意烟味吧?”
“不,我压力大的时候,偶尔也会抽烟,”冲矢昴眯眯眼,观察着池非迟被火光照亮一瞬又隐入昏暗中的脸,试探着问道,“找这么说,警方还没发现那个人是凶手,柯南那个孩子居然能比警方先知道凶手是谁吗?”
“他本来就聪明。”
池非迟只是陪赤井秀一演‘我们不认识’的戏,才会问那么一句。
被组织一些人用二手烟熏来熏去,有时候还要熬夜行动,赤井秀一何止偶尔抽烟,在组织里的那几年,应该是抽烟抽得最凶的时期。
“可是,一个孩子再怎么聪明,比警察还先找出凶手,还是让人难以置信。”冲矢昴摸着下巴,装出一脸匪夷所思的神情,继续试探。
他一直觉得奇怪的,就是池非迟为什么没觉得柯南可疑。
虽然柯南解释过是因为池非迟破案速度更快、自己来不及表现、池非迟的教子也智力超群,但接触那么久,池非迟就没有一点怀疑?
“我教子十岁就是麻省理工大学的研究生。”池非迟语气平静道。
冲矢昴明白了池非迟的意思,感觉池非迟是在说‘你别大惊小怪’,抬手推了推眼镜,“那还真是让我这个二十多岁还在念研究生的人感到汗颜啊。”
“嗯……”池非迟随意应声。
冲矢昴顿时无语。
这话让他怎么接?
以他听闻的池非迟的性格,也可以这么理解——池先生突然不想跟他聊天了,可能是话题错误,也可能是心血来潮地不想搭理他。
这么一会儿关心客气、一会儿冷脸不认人的脾气,还真是跟某只一会儿朝他轻声喵喵叫、一会儿又炸毛呲牙的猫很像。
冲矢昴转头,看向蹲在车前盖上、低头舔毛的无名。
他和这只猫现在算不算熟悉了?他现在能不能摸一下了?
无名抬爪舔毛的行动僵住,抬头看了冲矢昴一眼,转身一跃,跳上围墙,往隔壁跑着喵喵叫,“主人,他好像又想摸我,我去隔壁找小哀!”
冲矢昴尴尬收回视线,看向靠车抽烟的池非迟。
无限恐怖 zhttty
穿越八年纔出道 茗夜
他是不是把人家的猫吓跑了?
“没事,它去找小哀了。”池非迟道。
冲矢昴不太确定,不过没一会儿,弓长和两个警察带着一个年轻女人走向停在对面的车子,阿笠博士、柯南和灰原哀跟到街上,灰原哀怀里就抱着一只很眼熟的白猫。
灰原哀抱着无名,脸色阴郁地瞥柯南,“我说,你也该回去了吧?”
“我不回去啊,我打电话跟小兰姐姐说过了,今天会留在博士家,”柯南转身,视线越过灰原哀,看向后面走出院子的池非迟和冲矢昴,双手插兜,半月眼道,“而且也还没有谢谢池哥哥帮忙把车库里的汽油换成清水,就算要离开,也不用那么急啊。”
繾綣碧海
就是因为灰原一整天都冷着脸,他才卖萌卖乖地把池非迟给叫过来,都已经见到无名了,灰原还不知道……
好吧,池非迟养动物习惯放养,遇到无名,确实不代表池非迟就在附近。
灰原哀瞬间捕捉到某个称呼,抱着无名转身,有些惊讶地看着过来的池非迟,“你说的帮忙的人,是非迟哥?”
“是啊,”柯南凑近灰原哀耳旁,笑眯眯低声问道,“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啊?”
灰原哀面无表情瞥柯南,“哦?那谢谢你。”
柯南:“……”
这剧本不对!
“非迟,”阿笠博士笑眯眯朝池非迟道谢,“这次真是谢谢你帮忙啊,还麻烦你大老远跑一趟……”
池非迟走到三人身前,伸手摸了摸灰原哀的头发,“从杯户町过来也没有多远。”
灰原哀脸色一秒缓和,仰头问道,“手头的事忙完了吗?”
“想休息几天再说。”池非迟低头对灰原哀道。
灰原哀抱着猫点头,“一直忙工作是不太好,福山医生也说过的,你要注意休息。”
柯南心里呵呵干笑。
灰原这脸色快得还真快,上一秒还是‘莫挨老子’的冷脸萝莉,下一秒就变成乖巧的小妹妹了。
治灰原,果然得找池非迟。
……
从阿笠博士家车库里拿的汽油,还要再送过去。
池非迟把车开回阿笠博士那里,和阿笠博士把汽油桶拎回去,干脆就和柯南一样,留宿在阿笠博士家。
第二天一早,光彦、步美、元太三个孩子到阿笠博士家打游戏,看到池非迟后,也觉得惊喜。
“池哥哥也在这里啊!”
“哇,非赤也在,今天打游戏一定会很顺利!”
“连无名也在这里,柯南也是……你们不会昨天晚上就在这里了吧?”
“噢!你们三个来了啊?”阿笠博士笑着看三个孩子拉着柯南说话,发现有人跟进门,疑惑抬头看去。
“早!”冲矢昴眯眯眼笑着打招呼。
灰原哀原本穿着家居服和拖鞋,抱着无名坐在钢琴凳上,看到冲矢昴后,顿时一阵警惕。
这可疑的家伙怎么也跑过来了?不会一直盯着他们这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