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嶽州紀事-無奈妥協是生活展示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最近,机关里流行一句话: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宁致远想了想,觉得这话还挺有道理。
开会是推动工作的一种有效形式,如果不开会,很多推诿扯皮的事情就得不到有效解决,势必导致工作落实不了,项目推不动,发展就无从谈起。
凡事都有利弊,也有人将开会作为落实上级要求的挡箭牌,当起了甩手掌柜,将上级会议精神一传达,工作喊下去,落实不落实就不管了,反正开了会、作了安排,自己没有了责任。
宁致远叹口气,岳州欠发达,不仅仅是区位优势上的先天不足,更重要的是思想观念的落后。工作在于落实,说千句话不如行动一次,发展是干出来而不是说出来的,这或许就是一个地方经济发达与否最为关键的地方。
正在沉思之际,电脑屏幕上微信图标突然冒出信息提升,打开一看,竟然是罗婉君,不由得心头一喜,赶紧回话过去。
他:打个问号是什么意思啊
她:哈哈,看你在不在呢
他:最近还好吗
她:有什么好的呢,懦夫,我要结婚了
长安十二时辰 马伯庸著
他:祝贺你啊,夫君是谁呢
她:以前那个,哎
牧童的婚礼 木头爱情
他:不错嘛,青梅竹马的世交
她:我可吃亏了呢,他二婚,可我还是黄花闺女
他:哈哈,有情人终成眷属呐
凤霸天下:医妃驯邪王 欲念无罪
她:我不高兴了,你都不站在我这边了
他:祝贺丫头
她:戴看兰姐姐也二婚了,夫君是京都部位的一个副职,只是年龄有些大了
他:啊?她都没给我说,看来距离是友谊的最大障碍
她:你别怄气,也只有我知道
突然,电话打进来,通知下午去长宁参加全市财税工作会议。他叹口气,打出一行字:对不起,丫头,我得安排下午会议材料,你和兰姐都要好好的,我在远方衷心祝福您们!
随着岁月流走,每个人的生活慢慢驶入宿定轨道,渐渐变得稳定而又平凡。比如婚姻,大多都这样,从开始的各种抗争,到最后的无奈妥协,个中滋味耐人寻味。戴看兰为走出围城而远赴京都,如今却选择一个老伴共度余生;曲悠然为了家族,不得不事业联姻;兰心月为了仕途,忍辱含泪坚守多年的无性婚姻;作为新一代年轻人的罗婉君,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点;还有张明灿、胡古月、许一生……谁不是幸福开心与悲伤遗憾相伴呢!
坐在市政F会议室,宁致远有些魂不守舍,领导讲话差不多就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不在状态的样子。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萧雪边讲边用眼睛余光瞟着他,这小子,在想什么呢!
独宠:娇妻难求
隔位的万湖县常务副县长蒋挺手中笔突然掉下桌去,响声惊动了正在走神的宁致远。他猛地回过神来,与会议桌对面的萧雪眼光相碰,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脸上不由得发红,赶紧提笔记录起来。
散会时,宁致远见市领导相继离开后,才慢慢地将桌上的会议材料装进公文包,摸出一支烟,啪地一声点燃,然后慢吞吞地往外面走。
刚走到楼梯口,见蒋挺站在一边含笑看着自己,边疑惑地问,挺县长,咋啦?等人么?蒋挺压低生意说,远哥,晚上搓一顿呗!宁致远笑着问,啥情况?蒋挺凑近他耳边说,萧常务让我把你留下,晚上一起聚聚。宁致远啊了一声,用不相信的眼神望着他。蒋挺笑笑说,你不知道我是市委组织部出去的啊,请老领导聚聚不很正常吗?
宁致远才明白其中原委,抬手看看时间,疑惑地问,现在才四点半呢,距离下班时间还早啊!蒋挺说,走,我们先去喝茶。宁致远笑着说,行是行,只怕被纪委逮到就惨了。蒋挺扶扶眼镜,狡黠地笑着说,你去了就知道了。坐上蒋挺的车,宁致远打电话让司机范岗自己安排,晚饭后打电话联系。
车子七弯八拐地驶出城区,钻进一个绿树成荫的山庄。宁致远惊讶地看着窗外的风景,没想到长宁还有如此隐秘而又有档次的田园山庄,不由得感叹,真会享受啊!
随蒋挺走进一个中式风格浓郁的下楼,来到一个名叫高山流水的雅间,宽敞的房间里引进坐着两位,一位是市纪委副书记肖笔成,一位是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周涟漪。不用蒋挺介绍,宁资源也认识,遂笑着招呼。
蒋挺也不奇怪,大家都是这个层面上的,相互认识也是正常的。但宁致远心里明白过来,有这两位在,翘个班倒还真不是个事儿了。
相互寒暄后,刚坐下喝茶,宁致远抬眼看到周涟漪朝他眨了眨眼,边会心地报以浅笑。这时,服务员走过来对肖笔成说,肖哥,麻将调好了!宁致远顿时一愣,敢情还要打麻将啊!
肖笔成笑着站起来,然后走过去,待服务员离开后,将雅间门反锁上,转身说,请吧,时间紧,任务重,赶在萧市长来之前,过一下手瘾哈!蒋挺第一个站起来响应,哈哈笑着说,远哥,涟漪,走啊,打个小彩头!
坐上桌子,宁致远才明白这小菜头不小啊,一颗两百,四番封顶,足足三千二,我靠,运气不好,只怕要上万的,自己包里可就四五千元钱的样子,不由得心里打鼓起来。
不过,转眼一想,这可不能输了气场,况且周涟漪还是女流之辈呢,她都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对不对。他暗自打气,即使输了,还可以让范岗去取钱送来。
大家围着桌子打起麻将来,好在今天手气不错,上桌就自M了几个大番,有了些底气。不过,也不能太厉害,得稍微控制到节奏,可以对蒋挺狠一点,其他二位就放一下的。
老公,请多指教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蒋挺看看时间,说,再打两盘吧,首长应该快过来了。肖笔成笑着说,致远,前面赢的是纸,最后两把赢的才是钱呢!宁致远笑着回答,是啊,最后两把笔成书记肯定会翻身的。
宁致远看着自己的麻将牌,堂子上只有一张了,要是肖笔成打出来,自己复不复牌呢。果然,最后一张肖笔成打出来,宁致远手抖了一下,想伸手去拿牌,最后还是忍住了,或许刚才肖笔成那话里有话呢,反正自己还赢起在。
肖笔成把牌重重地拍在桌上,拍着手,大声笑着说,清一色,自M!家家满!大家叹息着,乖乖地缴纳。
最后一盘,桌上只剩下自己和肖笔成两家,肖笔成一脸紧张,估计是小七对。宁致远心里盘算着,最后一盘也不复牌了吧,如果点炮,差不多就持平,如果对方自M,差不多也就输个八百的样子,遂放下心来,悠然地摸牌。
靠!居然摸起四个二筒,清一色自M,满牌呢!他没有犹豫,一下子就杠了,看也没看就把杠上来的牌打出去了。肖笔成大声喊,哎呀,五筒,复啦!宁致远哦了一声,一副遗憾的样子,叹息着缴械。
宁致远不经意往身后一看,周涟漪正站在身后,不由得脸一红,叹息说,瞧我这臭手艺,嘎!周涟漪撇撇嘴,不动声色地走回座位,收拾起成果来。
反败为胜的肖笔成十分惬意,笑着说,走吧,我们去迎接领导。大家应和着,一起往外面走。
周涟漪用胳膊碰碰宁致远,小声说,致远,你变了。宁致远转头看了一眼,摇头说,没吧,只是图个大家开心吧。周涟漪微笑一下说,李响就没你这么多心思的。宁致远打趣道,切,他是你眼里的西施呗!周涟漪脸红起来,扬起手便要打过来。
好在萧雪刚好下车来,见到大家便笑着说,你们都到了啊?蒋挺赶紧过去替首长关车门,笑着说,是啊,我们应该先到的。宁致远觉得蒋挺也太那个了点,一副谄媚的样子。
入座后,萧雪瞟了一眼宁致远,然后目光扫过大家,举杯说,今晚几个人都是点的,大家放开喝,不过不许围着我喝,我酒量不行的。宁致远笑着说,萧市长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大家说对不对?屋里顿时笑声一片。
酒过三巡,萧雪自然是重点,很快就脸上红霞飞。宁致远端起酒杯走过去,说,萧市长,感谢您对岳州及我个人的关心支持,兄弟敬您一杯,您随意,我干了!萧雪端上酒杯,往旁边一站。宁致远明白,这是要给自己说事,遂赶紧低头凑过去,屏住呼吸倾听。萧雪小声说,致远,心月姐离开的时候,专门交待我关心你,有事来我办公室坐坐吧!说完,主动碰碰杯子,一饮而尽。宁致远赶紧干了酒,送萧雪入座。
又过了半个时辰,萧雪及时叫停了酒局,让大家吃些主食。宁致远感到有些上头,心里暗自庆幸。
散场后,将萧雪送上车后,大家各自招呼着离去。肖笔成临上车时,对宁致远说,致远常务,下次我们再喝,你这个兄弟我认。宁致远客气地说,下次我请您,您可得赏脸哦。周涟漪大声说,肖书记慢去,还有几个同学等着我们呢。肖笔成本来还想说什么,也就住了口,笑着挥手而去。
宁致远转头不解地看着她。周涟漪推着他上车,说,我不这么说,肖一定还要喊你去打牌的,你为难不?宁致远坐上车,竖起大拇指说,懂我者,兄弟媳妇也!周涟漪脸更加红起来,娇嗔道:滚!
夜色沉郁,阑珊灯火在车窗外飞跑,宁致远慢慢睡着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