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盛唐陌刀王笔趣-第八百零七章 走馬換將戰潼關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盛唐陌刀王
李辅国声音圆润地用关中官话回答道:“启禀公主,李崇云之父李嗣业公然造反,如今大军已经开至潼关下欲攻陷关中。他父子二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无论哪朝哪代,皇帝都不会允许一个叛贼的儿子在眼底下活奔乱跳。公主殿下,若你能理解陛下的苦衷,就不该在这里以小女儿姿态阻拦我,而应该顺应陛下大义灭亲。”
永和公主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悲切地说道:“请求五郎开恩,允许我去面见父皇,等我面见父皇求情无果后,我的夫君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李辅国对永和的求情表现出嗤之以鼻的姿态:“哼,你只为你的丈夫求情,你可知汝父日日病痛哉,他躺在病榻上奄奄一息,就是被你驸马的阿爷给气的。你是公主,你是大唐的公主!自你从皇家的宫阁中出生,就应该永远记得一句话,儿女私情应该放在江山社稷之后,你应该向你的姐姐和政公主多学学,她虽是杨家的近亲,但杨氏一党伏诛时,她连一个杨字都不敢说出口。”
“是吗?”公主悲戚地笑着:“五郎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谁在中间牵线搭桥?你们当初看中的是崇云父亲手中的兵权,才把我推到了他的身边。如今他父亲与你们分道扬镳,你们却要毁掉我的爱情!“
李辅国双手捅进袖子里,眯着眼睛说道:“身为皇家的女儿,居然相信爱情这种东西,真是可笑。奴婢奉劝你一句,你已经足够幸运了,想当初安禄山的长子是被腰斩的,连与他结亲的郡主也被赐死,陛下对你已经足够宠爱,你还想怎么样?”
“来人,带走公主,处死李崇云。”
四五个膀大腰圆的宫女嬷嬷立刻围上来,伸手抓住公主的手臂和小腿,硬生生地架着她往地牢外走,公主挣扎尖叫着,口中骂干了这辈子所用过的全部词汇。
李崇云静默地盘膝坐在地上,李辅国领着兵丁们走到他面前,呵嘿一声说道:“你很幸运啊,让陛下得知你不是李嗣业的亲生儿子,所以只需要赐死,否则就算将你活剐也无法消解他的心头之恨,来人,上白绫!”
……
乾元二年六月,郭子仪在家宅中与亲人告别,领着两个儿子准备出征奔赴潼关战场,妇人们跪在堂前恸哭流涕,就像他们的丈夫即将赴死一般。
郭司空听得烦躁不安,大声呵斥道:“都别哭了!我一生经历大小百战,全都安然无恙,这次去镇守潼关,依然不会有事。你们都在家中给我乖乖的,不要让圣人操心,我将来安然归来的时候,你们也可以安然无恙。”
他在管事的服侍下披上了甲胄,两个儿子已经抱着兜鍪在院中等待,父子三人一路来到府门口。郭家的两千亲兵已经整装待发,鱼朝恩和郭元振二人也领着龙骧军和龙武军前来点卯。
鱼朝恩身边还跟着一辆牛拉的栈车,车上用绢布包裹着一具尸体。
郭子仪很谦逊地与两个太监打招呼,说了些日后定要同心协力的场面话,鱼朝恩嘿嘿地笑道:“郭司空还真是平易近人,一点没有司空的架子,今后在你的手下做事,我们就放心多了。”
郭子仪揶揄地笑道:”两位公公,郭某能否守住潼关,还需要两位同心协力,共同为陛下守卫山河。”
他转眼间瞧见了放在车上的尸体,讶异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哦。”鱼朝恩笑着解释:“这是叛贼李嗣业儿子李崇云的死尸,陛下希望你能够把他挂在潼关的城头上,也好让这些叛军看看,反叛朝廷是什么下场。”
郭子仪的三子郭晞不由得在马上嘀咕道:“区区一具尸体就能够吓住叛军?这样做也许能激怒李嗣业,除此之外……”
“住口。”郭子仪及时止住了儿子的牢骚,示意两名太监上路出发。
他在长安接受甚至宣布上任之后,李光弼便要卸掉所有职务回到长安,二人作为大唐王朝的股肱之臣,来回轮替已经是常态。
出城之前郭子仪给连着给皇帝上了三封奏疏,一封是要求朝廷再次招降史思明,招降之后命他南下进攻李嗣业收复洛阳,如果史思明有足够的野心,这一招应该能够奏效。第二道奏疏要求皇帝下旨命令河东节度使邓景山带兵南下潞州蒲州,防止李嗣业派兵从井径口入河东,从黄河上游的蒲津渡和龙门渡强袭关中,第三封奏疏是下旨命令驻守南阳的鲁炅北上夹击洛阳。
这三道奏疏得到了李亨的准许,一旦奏效李嗣业就将腹背受敌,最终将败亡中原。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他能够在潼关坚守几个月,他相信以潼关的坚固程度绝对可以。
郭子仪进入潼关后,李光弼黯然引退,两人在城门口相遇后相互行礼致意,双方的目光中交换几许复杂神情。
潼关走马换将,城头上悬挂的李字大纛旗自然要换。大将仆固怀恩见昔日的老上司回来重掌大权,亲自登上瞭望台拔旗更替。
郭子仪上前去制止了拔旗的仆固怀恩,并对身后的众将说道:“潼关换将,定然会引起李嗣业的警觉,也会使他改变战略,我们不必换旗,让他误以为现在驻守潼关的仍然是李光弼,将他牢牢地吸引在城池中。”
……
李嗣业亲率大军集结在灵宝县,炮营和粮草辎重也已经集结完毕,除去每日派人在关前挑战外,又亲自将段秀实和徐宾叫来,准备让他们率飞虎骑从井径口入河东攻陷上党,再攻克蒲州,从蒲州的津浦渡过河进入关中,内外夹击潼关。
然而形势突然发生了转变,这转变来源于挂在潼关城头上的一具尸体。
他当日正在军帐中给段秀实讲述进攻路线,李崇豹突然掀开帘幕闯进大帐,跪在地上满脸泪水道:“阿爷,阿爷!”
李嗣业颇为不悦,瞪着儿子说道:“身为男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该如此慌乱,为何私闯我的军帐,出了什么事情?”
“阿爷,你快去看看,大哥,他被挂在了城墙上!”
李嗣业立刻起身踏出大帐,呼唤亲兵备马,翻身骑上朝潼关城门前奔去。
他顶着刺目的阳光抬眼望去,李崇云被黑色的铁锁链吊着脖颈,肌肤青黑干瘪,好像是被生石灰给腌制脱水了。
禍 具 魂
怒意在他的胸中翻腾,双手死死拽着马缰,马儿也因为他的强拉而疼痛得躁动不已,在城门前来回跳跃。
“宦官专权,我率军勤王,为何杀我子嗣?”
城楼上依然挂着李光弼的大纛,鱼朝恩和程元振两个太监却手握弓弩从女墙后面探出头来,恣意又疯狂地笑道:“李嗣业,看看这是谁,他本来是大唐的驸马,但因为摊上一个叛贼父亲,就落到了这么个下场。等我们抓住你这个叛贼之后,我们要把你斩断成两截也挂在潼关城墙上,让经过这里的封疆大吏节度使们瞧瞧,觊觎大唐鼎器的人终将死无葬身之地!”
鱼朝恩回头看了看关下大营中郭子仪的大帐,突然想起一个聪明的花招,高声笑道:“李嗣业,杀掉你儿子是郭司空的手笔,他老人家出师之前,用你儿子的血来祭旗祭天!如此老天爷就会保佑我们,把你和你的余党尽数清除。”
李崇豹跟在父亲身后大吼一声,将手中的角弓拉开朝城头上射去,两个太监吓得慌忙蹲到女墙下,箭矢从他们的头顶上掠过刺入身后的立柱中。
“叩关攻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