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txt-045 絕殺相伴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然后赤西胆子就大了起来。这个学姐什么时候死的?”
“他们上高二的时候。”食梦貘倒也不掩饰,“渡边君靠着赤西的安抚以及不断的入梦,终于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但是这小伙子就是不肯叫赤西名字。如果他不是如此的固执,大概也不会有那样的结局吧。”
和马咬了咬嘴唇。
他大概猜到后面怎么回事了。
食梦貘继续说:“可能正是渡边的坚持,对学姐的思慕,他的灵魂开始自我精纯,赤西对他的影响力越来越小。
“以我的经验,能在梦中挣脱我们控制的人类,万中无一。赤西刚好碰上了一个,我都不知道该说她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赤西感觉到了自己正在失去对渡边的掌控,却不知道为什么,这让她十分的焦虑。
“她只能试着安慰自己,说这个可能是暂时的,然而渡边开始看关于梦的书了。
“她跟你们说自己也看相关的书是为了和渡边有共同话题,其实她是受到启发,想从人类的理论里找到更加高效的掌控梦境的办法。
“然而渡边的成长速度太快了,很快渡边就在梦中拥有了意识,那大概是1980年5月的事情。
“由于过于害怕渡边发现事情真相,赤西在那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侵入渡边的梦境,但是害怕却在与日俱增。
“渡边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十分的热衷于探寻妖怪的事情,之前他们在灵异部的时候,渡边还只是抱着一种猎奇的心态,去看待妖怪啊都市传说啊这种东西。
“但从80年5月开始,渡边似乎已经确定了神秘侧的存在,开始一门心思的想要找到隐藏在现代社会的背面的神秘世界。”
食梦貘停下来,叹了口气。
和马:“他不会是想复活师姐吧?”
“八成就是这样了。”食梦貘看着和马,“你们人类偏执起来,连我们妖怪都要自愧不如。”
玉藻:“不如说,我们妖怪因为生命太长没有什么好在意的,所以和偏执无缘。”
食梦貘:“怎么会,我觉得你对变成人类这件事就很偏执。”
“那也配叫偏执吗?”玉藻反问,“只是在无聊的情况下产生的一些念想罢了。继续说渡边的故事吧。”
食梦貘甩了甩鼻子,继续说:“正因为渡边君处在那样的状态,所以当他看到疑似半妖的白色身影的时候,立刻陷入了着魔一般的状态。说起来,当时我就在关注这个事情,但我完全没看出来那个白毛是那家伙的子嗣啊。”
和马:“因为那是山太郎领养的孩子。健太郎的身份是……我不告诉你。”
话说了一半和马才想起来这个食梦貘可能会成为敌人,不能把情报就这么拱手让给它。
“好吧,反正我之后也要去找山太郎的,直接问他就好了。”
食梦貘直接用了山太郎来称呼狼神,和马忽然觉得,说不定那狼的大名从此变成山太郎了。
食梦貘接上被他自己打断的话题:“渡边非常的兴奋,他们直接找到了叫野田的老妇人,因为这位老妇人逮着人就说山中妖狐吃心肝的事情。
“渡边之前也问过野田奶奶,但因为问的不得要领,老太太也只是讲了一些听起来和普通乡野传奇大同小异的故事,所以渡边没放在心上。
冥灭 血夜
“这一次,渡边根据自己看到的那个身影,详细的描述了妖怪的样子,提的问题也非常具体,结果野田奶奶回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看到的场景。”
和马咋舌,赤西枫讲述的过程,和食梦貘讲述的区别不是一般的大,赤西篡改了许多细节。
食梦貘:“渡边非常的兴奋,而赤西非常的害怕。因为她知道神秘侧真的存在,她就是神秘侧的一员。
“在接触神秘侧之前,她靠着这种入梦的能力,产生了一种‘我是这个世界的主角’的错觉,而另一个神秘侧的住民的出现,让她产生了危机感。”
玉藻:“人类总有一个从认为自己是世界的王到认识到自己只是芸芸众生的一员的过程。许多人对这个过程有种恐惧的心理,不愿意接受这一点。”
和马点头:“人类总要在跨越山和大海,穿过人山人海之后,才会发现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食梦貘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确认他俩不想再插嘴了之后才继续:
“赤西作为半个人类,显然也不能免俗。她拒绝更多的神秘介入自己的生活,因此想要毁掉可能拍下了‘神秘生物’的胶卷。
“于是她就在渡边入浴的时候潜入了渡边和小田的房间。
“在那里她正面遭遇了来偷相机的……那白毛的家伙叫啥来着?”
和马:“健太郎,这个是山太郎给他起的名字。”
食梦貘皱起眉头:“这名字起得品味和他的俳句一样糟糕!”
和马点头:“同感,所以我反手给它起了个山太郎的名字,就是为了嘲笑他垃圾的命名水准。”
食梦貘哈哈大笑:“当时它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得了,赶快说完这些,我要去见见山太郎,好好的嘲笑他一番。他孤傲的活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被人类起了个狗的名字,哈哈哈哈。”
和马:“当时我确实准备叫山太郎小白来着,它好像十分不喜欢,就算了。”
玉藻:“不,我倒是觉得他会皱着眉头接受,他不是计较这种小事的妖怪。”
食梦貘:“确实。”
和马:“话说,你这么清楚赤西的事情,是一直在旁边看着吗?”
食梦貘晃了晃鼻子:“我不需要在旁边看到啊,我只要利用我和赤西之间的血统联系,每天晚上来她梦境里提取记忆就好了。那天第一次看到‘同类’的赤西惊得失去了行动能力。
“她甚至忘了应该赶快离开现场,等她想起来的时候,男生们已经陆续洗完澡了。
“匆匆离开房间的赤西,迎面撞上了小泽。”
和马咋舌。
“所以小泽是被灭口的吗?”
“就是这样,当然赤西没有立刻那样做,她也做不到。她在情急之下,近乎本能的选择利用自己的美貌,她撞在了小泽身上,并且自己拉开了浴衣的衣带。
“浴衣下面,经常是没有衣服的,你应该懂吧。”
和马摇头:“我不懂,没看过呢。”
食梦貘别有深意的看了眼玉藻,然后对和马说:“那我奉劝你还是小心点,有的妖怪就喜欢用空头支票把男人耍得团团转哟。”
玉藻:“这次不一样哦,因为这一次,我是故事的女主角。”
食梦貘大惊,上下打量了一下玉藻:“这真是太不寻常了,你居然是认真的。”
说完它话锋一转,回到了赤西身上:“总之,赤西对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小泽使出了美人计,然后趁着他一头雾水,跑掉了。
“后来渡边丢了相机,小泽本来是想说出自己看到赤西从房间里出来这件事的,但他说之前看了眼赤西,结果被赤西一个楚楚可怜的表情就控制住了。
“后来因为小泽最早从澡堂回来,就遭到了其他人的猜忌,赤西却站出来为小泽说话,于是小泽开始认定站在自己这边的赤西是好人,东西一定不是她偷的。
“可怜的小泽,根本不了解女人的可怕,没有看出来针对自己的霸凌,全都是赤西在后面推波助澜。
“而渡边才是小泽真正的盟友,因为渡边坚信是为了保证神秘侧不被揭露的‘秘密组织’偷走了相机。
“如果渡边君没有在第二天就死在山里,小泽大概也不会被如此彻底的霸凌吧。
“经过了相机事件,赤西感觉自己被逼到了悬崖边。她害怕真正的神秘和渡边接触之后,会让渡边明白这些年都是自己在捣鬼。
“她更害怕渡边发现其实是她害死了学姐。”
玉藻这时候插了句:“我猜她的潜意识还在害怕通过‘超能力’建立起来的超然自我认知的崩塌。”
食梦貘看了玉藻一眼:“可能吧。我听不懂你说的啥。总之这种害怕,超过了她对渡边的喜爱。
“我见过许多高贵而无私的人类,但赤西并非其中之一。她做出了自私的普通人会做的选择。
“当然,可能她在那么多年的追求无果之后,也确实有些厌倦了。
“她要杀死渡边,切断暴露自己的可能性,也切断和真正的神秘侧产生联系的可能性。”
和马:“她就没想过加入神秘侧,学会更好的支配自己的力量吗?”
和马是那种知道了神秘侧存在就会毫不犹豫去追求的人,如果有人像黑客帝国里的墨菲斯那样给他两个药丸让他选,他铁定会选见识世界的真实。
如果电脑突然跳出来一个对话框,问他“你想真正的活着吗”,那肯定——还是选NO吧,因为要回避版权问题。
玉藻看着和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选择啊,你可以选择拥抱我,那赤西就可以选择把头扎进地里当驼鸟嘛。”
不,相信我,大多数中国男人都会选择拥抱白毛狐狸精的。
食梦貘:“赤西已经做出了她的选择,这里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她决定杀掉渡边,于是那天晚上,她选了入梦小田。
“虽然赤西入侵小田的梦境次数不多,但是这些年过去,她已经把小田打造成了自己的忠诚跟班。
“而五月份渡边那次在梦中获得自我意识之后,赤西就不敢再入梦渡边,所以她开始频繁的入梦小田,加强对小田的影响力。
“恐怕从那个时候开始,赤西就下意识的有利用小田弄死渡边的想法吧。
“丢相机的那天晚上,赤西在梦里给小田灌输了一个想法:渡边为了死去的学姐辜负了赤西,渡边让赤西不幸了。
“做完这个之后第二天,她在山上演了一场戏。当他们三人一起行动后,赤西拉住渡边,阻止渡边继续追查白发身影,说渡边已经魔症了。
“最重要的是,她大喊出‘学姐已经死了,你再怎么样也没办法让他活过来’
“渡边勃然大怒,并且动手打了赤西一巴掌,愤怒的独自向山中走去。
“小田看了看倒地痛哭的赤西,咬了咬牙也跟了上去。
“谁都没有注意到赤西那时候微微弯起的嘴角。”
和马:“这是你自己加入的描写吧?”
“当然是我加的,不然干巴巴的不好听不是吗?”食梦貘晃了晃鼻子,继续说,“事情的发展比赤西预料的还要好,渡边和小田一起坠入山崖,警察来了判断是两人失足事故。”
和马:“等一等!实际上你也不知道坠崖时的情景吗?你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健太郎把人推下山的?”
“我只提取了赤西的记忆。她为了……那个怎么说来着?就是侦探故事里经常出现的那个词……”
和马:“不在场证明。”
“是的,不在场证明。赤西为了这个,早早就和大队汇合了。所以我自然也不知道山上发生的事情最后是怎么样的。但赤西认定,是小田把渡边推落山崖,然后又失足掉下去了。”
和马咋舌。
说来奇怪,他自从见过山太郎之后,就总想把健太郎从凶手备选里摘出去。
结果折腾到现在,还是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健太郎到底有没有参与最后的行凶。
有可能健太郎只是把渡边引到了山崖边上,小田动的手。
然而这只是和马一厢情愿的猜测,并没有实证。
这时候,食梦貘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说起来,那天晚上,赤西听到了一个传闻。搜救队的人说,他们本来一筹莫展准备等第二天天亮再继续找人了,是神社的神主坚持说最初的12小时是黄金救援时间,要继续找。
“然后就有人在山中见到了山神显灵,指引他们找到了渡边留下的脚印。”
和马:“这是真的吗?不是你临时编的?”
“我编这种你们问一问就露馅的东西干嘛?倒是你们打探了那么久,完全没问到相关事情吗?”
和马摇头:“没有,完全没有。所以,这个山神显灵,难不成是健太郎?”
“我怎么知道。”食梦貘晃晃脑袋,“我已经履行了诺言,把我所知道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你们了。啊,对了,还漏了个尾巴。
“在那之后赤西越来越觉得小泽是个威胁,就一边安抚的他,摆出自己是他唯一的盟军的架势,一边推动大家对小泽的霸凌。她不依靠入梦的手段,就做到了这一点。
“那段时间,她在梦中干的事情就只有一件,那就是煽动小泽寻死的愿望。她已经轻车熟路了。
“加上小泽的心灵相当的脆弱,所以在暑假的最后几天,他不堪忍受,选择在渡边租住的团地楼天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食梦貘停下来,看着和马:“所以,你纠结渡边最后怎么死的,毫无意义,因为赤西已经杀了两人了,按照杀人偿命的思想,她是不是杀了渡边已经无所谓了,反正都是死罪。
“只是人类的法律,并不能制裁她。被玉藻前选中的人子哟,你要如何做呢?我可是拭目以待啊。”
和马:“你……不保她吗?”
“原本是要保的。但是现在没有必要了,因为玉藻的点拨,我看到了自己获取灵魂的力量的道路。一个血统稀薄的半妖而已,不如用她来看看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玉藻冷笑道:“哼,你还是个旁观者啊,不成为故事的一部分,你永远得不到真正的灵魂力量。”
“我已经是故事的一部分了,玉藻前,而且我对这个故事的影响,恐怕会超出你的想象。”
和马突然来了句:“你该不会和福祉科技有关系吧?”
食梦貘沉默了。
和马:“喂,我说着玩的,不会吧不会吧?”
食梦貘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不愧是命运之子,我以为所有的占卜都已经失效了,看来玉藻前你的占卜还是很灵的嘛,居然能准确的找到搅动命运的节点。”
玉藻:“可能因为我看了很多量子力学的书?”
和马:“你占卜了之后才进了北高的?”
这时候玉藻用念话之类的加密手段对和马说:“怎么可能,就是运气好碰上的。倒不如说,这可能就是命运的馈赠。”
和马:“我不喜欢这个说法,因为命运早已为每一份馈赠标好了价格。”
跟和马进行这种对话的同时,玉藻表面上笑嘻嘻的说:“是啊,我的占卜虽然不能告诉我具体的人是谁,但指引我来到北高等着还是没问题的。”
人生如何 ALMIGHTY
食梦貘:“看来神秘的衰退比我想象的要慢一点。无所谓了,未来的相遇未来再说,现在我关心的是,人子哟,你要如何处理这个女孩呢?”
食梦貘操控梦境,把呆若木鸡的赤西枫绑上了十字架,竖起来。
和马:“我想弄清楚最后一个问题,她为什么又回来呢?按你说的,她应该恐惧真正的神秘让她失去心理上的优势地位,那她应该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了。”
食梦貘:“我不知道。她有人类复杂的一面,我搞不清楚的东西也很多。”
和马:“这样啊……”
食梦貘催促道:“别磨蹭了,外面的时间就要天亮了哦。人类的法律没有任何办法制裁她,你想要制裁她,只能在这梦里了。干掉她,让她成为植物人。但是她现在本人就在你的房间里睡着了。
“她如果就这样变成植物人,你肯定会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就算你什么也没做,以我对人类的了解,他们肯定会认为是你做了什么。不但你的名誉会受损,现在同在你房间里的那些你的徒弟们,也会被视作帮凶!
“你要选择自保,那你就只能放过她,坐视她逍遥法外。放过罪恶的正义,是有瑕疵的正义!”
食梦貘说完哈哈大笑。
和马忽然觉得这个家伙,和蝙蝠侠系列的经典反派小丑有那么点相似。
这时候玉藻说:“这个时候选择坚持程序正义也不错。事实上很多人看来,程序正义才是最公平最完善的正义。”
和马咂嘴:“这也是一种做法,所以蝙蝠侠从不杀人。”
其实最开始的蝙蝠侠是杀坏人的,但那时候DC漫画还在草创阶段,很多经典设定没形成。
一个杀人的蝙蝠侠,断然不可能和小丑有那么经典的对手戏,也不可能催生出诺兰的黑暗骑士三部曲。
食梦貘:“来吧!选择吧!我虽然不懂什么叫程序正义,想来也不过是人类诸多自欺欺人的一种。不管怎么样,选择吧!”
和马深吸一口气。
“我不能放任杀人者逍遥法外。我要让她在这里付出代价。”
食梦貘哈哈大笑:“看到了吗,玉藻前!人类和以前并无不同!强大的人类会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有鱼肉他人的权力,和我们这些强大的妖怪没有什么区别!你醒悟吧,玉藻前!然后和我联手……”
玉藻:“那又如何?强大的人类本来就有决定诸多人命运的能力,不管他们有意还是无意。
“强大的人类一个失误,可能会让千千万万的人陷入地狱。
“只看表面确实是如此啦。
“但是啊,你看着现在的世界还不明白吗?最终击败神秘的,不是哪一个强大的人类,或者哪一群强大的人类。
“把神秘逼到山穷水尽地步的,是人类这个整体哦。那些强大的人类,不过是人类这个整体的一部分。
“没有那些贩夫走卒,神秘绝不会如此的山穷水尽。
“我最近几十年,学到了一个新的说法,叫‘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认识不到个别强大的人类都是人民的一份子的你,必然不可能成功。
“和马固然有着改变几个人甚至一群人命运的能力,但他也不过是人类的一份子。就算是他也改变不了整个历史的潮流,阻止不了神秘的衰退。
“而我的愿望,一直都是‘变成人类’。就算和马现在选择由自己担任判官对赤西枫降下判决,就算他选择不顾程序正义,都不会影响我的愿望。”
玉藻停下来,昂首挺胸的注视着食梦貘。
“我劝你放弃吧,食梦貘,接受现实吧。逆着历史潮流而动的结果,就是被滚滚洪流碾碎罢了。就算没有我,没有桐生和马,你也只会落得个悲惨的下场。
“这和这里由谁来裁决赤西枫没有关系,是两件独立的事情。”
食梦貘哼了一声:“那就走着瞧吧。对了,别忘了告诉这位桐生君,我是多么可怕。”
说完食梦貘的身影变得模糊,渐渐淡去。
和马等了几秒,才问:“它离开了?”
“嗯。”玉藻点点头,然后看着还被挂在十字架上的赤西枫,“看来它把对赤西的行刑留给我们了。要不我来动手吧……”
“不,还是我来。”和马说罢一抬手,从虚空中拔出了长刀,他能感觉到这次来的是村雨。
是杀人剑。
和马拿着剑,走进挂着赤西的十字架,忽然觉得这赤西有点妩媚……
玉藻:“记住,就算她的主观意识昏迷了,本我依然在活动,这是梦里,她是食梦貘的半妖,她在保护自己。”
和马点头:“我知道。”
玉藻又说:“其实,遵循程序正义也是一个办法。”
“然后呢?因为我遵循了程序正义,又有人被这个家伙杀死了。她已经失范了,她肯定会持续不断的杀人。不要指望一个已经杀了两人的犯人会悔改,那只是文艺作品。”
实际上大部分连续杀人犯都没有悔改,能悔改的多是那种冲动杀人的。
和马握紧了手里的刀,走到十字架跟前。
他眼中的赤西变得更加妩媚了,显然这个半妖的本我在变本加厉的想要保护自己。
这时候和马忽然想,万一一切都是那个食梦貘说谎呢?
万一学姐的死只是她自己自闭了呢?
万一杀了渡边、让小田植物人化的是健太郎呢?
万一小泽真的只是自杀呢?
难道不应该等这个梦境结束,按着食梦貘所说一个个去调查过,找到能对应的现实证据再做判断吗?
但那个时候,真的确定赤西枫害死了人之后,赤西打死不认怎么办?
再让玉藻强行入侵梦境,在梦里行刑?
玉藻并不是梦的妖怪,而且她已经不再是永远十七岁了。
让她使用妖力的话,会不会导致她折寿?
果然,还是在这里结果了赤西比较好吧?
和马忽然意识到,这一刻,自己做出了第二个裁决。
他裁决了赤西和玉藻的生命的价值,认为玉藻的生命更加可贵。
这时候,赤西睁开了眼睛。
她忽然惊慌起来:“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
和马:“我知道了一切。”
“什么意思?”赤西瞪大眼睛,“你在说什么啊?”
“我知道你害死了那个学姐。”
和马说。
那一瞬间,赤西的表情变得非常的难看。
可以确定学姐的死,肯定和赤西有关。
这让和马松了口气。
“我……我不是故意的!”赤西开口了,“我没有想到她真的会死!我只是想试试看!我只是想试试看啊!不对!你怎么能证明我在梦里做的事情,导致了学姐的死亡?”
和马不回答,继续说:“你让小田杀死了渡边。”
赤西歇斯底里的怒吼:“这是污蔑!你是法学院的吧?你指控我必须要讲证据!”
和马继续:“丢相机的那天晚上,你潜入了渡边的房间,看到了白发的身影偷走相机。你过于惊讶,一时间忘记逃跑,结果想起来要跑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你出门正好碰到了第一个回来的小泽。”
赤西愣住了:“你……你全都知道了?”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
和马:“当然。因为就在刚刚你失去意识的时候,真正的食梦貘降临了,它是这边这位玉藻前的老相识。”
玉藻:“没错,我们是好朋友。老食一直看着你,因为你有它的血统,是它的孙女。顺便,老食是个正气凌然的妖怪,只是它觉得自己是妖怪,管不了人间的事情。”
和马看了玉藻一眼,心想你这家伙编起谎话腹稿都不打啊。
但是,我也没资格说你就是了。
为了获得真相,我不得说谎,不得不欺骗。
我没有遵守程序正义。
赤西枫面对桐生和马跟玉藻前联手编织的谎言,挣扎了一会儿后,叹了口气。
“是的,没错。我诱导学姐自杀,终于获得了渡边的心——我以为是这样。然后我发现,我错了,错得离谱。
“渡边疯狂的寻找神秘侧,想要借用神秘的力量来复活他心爱的学姐。然后那一天,他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
“相机的丢失坚定了他的想法。而我很害怕,害怕他发现一切都是我做的。所以我在梦里,给小田下达了指示。
“第二天,我按照预想采取了行动,在和大队分开之后,我和渡边大吵了一架。
“渡边气呼呼的离开了,小田跟了上去,而我压抑住笑容,选择和本队汇合,制造不在场证明。
“我赢了。之后我又干掉了可能踩到了什么的小泽,都是我做的。”
说完,赤西枫长舒一口气,看起来一副解脱的表情。
“来吧,制裁我吧。我早就想认罪伏法了。”
和马皱着眉头,看了眼玉藻。
玉藻两手一摊。
和马再次看着十字架上的赤西枫,犹豫了一系,放下了手里的长刀。
“你……知罪了?”
“当然,所以我才会返回这里啊。我就是觉得在这里,也许能碰到真正的神秘侧,能碰到可以制裁我的人。动手吧,桐生君。”
赤西枫闭上了眼睛。
和马深吸一口气:“不,我不会杀一个认罪的人,你就用你的余生来赎罪吧——
“赤西小姐,你应该知道,在梦里,你的本我会在一定程度上突破自我的束缚,表现出来吧?你的嘴角,弯得很夸张啊。”
赤西枫猛的睁开眼睛,瞪着和马:“不可能!我……”
和马:“上当了吧,赤西小姐!
“我就知道你肯定记得之前玉藻对我说的话!”
葛朗台的天堂 冥海
星际兽人帝国 弋牧
那是这个梦境刚刚开始的时候,面对和马不断插科打诨,玉藻做了翻一番解释,说本我会超脱自我的控制,影响到梦境。
当时赤西枫可是一直在旁边听着。
和马:“你应该更自信一点啊!毕竟我只是个普通人,还是第三次进入梦境的菜鸟!
“而你是食梦貘血统的半妖,操控梦境四年多的老手!
“你如果还压制不住本我,那不是太丢人了?”
赤西枫沉默了几秒,忽然嘴巴咧到了耳朵根:“精彩!但是啊,我可不会坐以待毙啊!”
她的身形崩坏,上半身发生了变化——
然而和马已经挥刀上前!
“下地狱去吧!”
和马怒吼着,挥刀斩下,上半身是妖下半身是人的半妖被一刀两断。
苦痛的哀号声中,名为赤西枫的一切灰飞烟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