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第八百一十二章 一輩子交代這座山裏了閲讀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沙沙的枝叶轻响,照来的霞光里,陆良生看着那边红着眼睛的道人,能重见故人,心里自是说不出的高兴,可看着他下颔些许白迹的长须,抿了抿嘴唇,努力让自己笑出来,亦如当初,在道人胸口轻轻捶了一下。
“变老了,反而好看。”
“你倒是变年轻了,没之前的风仙道骨。”虽说修道中人比常人寿命长,可老态终究还是会显现出来,孙迎仙偏头抬袖擦了一下脸颊上的泪痕,微微笑了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还是准备飞升当神仙?当心到了天上,二十年前得罪的那帮神仙找你麻烦,到时候本道不在身边,没人帮你。”
两人互相揶揄了一下,沉静了片刻,随后都笑了出来,陪在旁边的红怜跟着两个男人抿着红唇笑了笑,走去茅庐那边,清扫起院里的杂草落叶。
陆良生看着窈窕的身影一眼,弹了一指,坍塌的茅庐枯木重生,长出细嫩的枝叶、藤蔓扭到一起,从地上撑起,变回原来当初那般模样。
隐婚甜蜜蜜:墨少,宠我!
“刚才你问回来就不走了?这次回来,恐怕待不长……”收回法力,书生看着嫩绿的一片片叶子在风里摇曳,转身走去那边断崖,清扫起恩师的坟茔,从石缝亲手拔出一根杂草,捏在手里,轻声说道:“就回来看看,想家了,往后再回来,不知物是人非成什么模样了。”
“这么快就走?”道人跟在后面,皱起了眉头,“不多住一段时间,好好陪陪小纤,还有你爹娘?”
“要见。”陆良生拔去第二根,手微微颤了一下,随后还是将草拔起丢开,“……但,还是不住了。”
孙迎仙之前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垂在身侧的两只手曲紧,握成了拳头,忽然跨出一步,朝着墓碑前的背影,声音猛地拔高,嘶吼起来。
“陆良生!你跟你从前说那些没感情的神仙有什么区别?!何况你还没成仙,那可是你爹娘,你亲妹妹啊,都是你至亲,我就不信你连一日都没有!!”
陆良生望着恩师的墓碑,沉默下来,转身去拍孙迎仙的肩头,后者反手将他手打开,后退两步,花白的胡须在风里微微抖动着。
“知不知道这二十年来,他们等你,等的多辛苦,你娘性子泼辣,可最喜的是你,成日望着你回来,眼睛都快哭瞎了,你父亲每日在外面溜着驴,就是希望是村里最先看到你回来的!你跟我说要走!配当人子,配得起当年那个书生走出栖霞山说过的话吗?!”
道人说完,那边茅庐的红怜、蛤蟆也都沉默的望来,红怜看不下去,丢下扫帚,跑了两步:“孙道长,公子也没办法,天道逼他走啊,公子往后不能再掺和人间事了!”
老孙转过目光看陆良生:“真是这样?”
呜咽的风声里,陆良生抿着双唇,迎着到的目光,点了点头,侧身走去崖边老松,抚过粗糙的树身,叶子‘沙沙’的轻响里,话语平缓的开了口。
死灵档案 杨小奇
终极兵王闯花都 天下第三
帝國 吃相
“其实很早之前在归墟拿人皇印玺时,就与天道做了交换,不然根本拿不了崆峒印,后来封神台上,我向天道允诺,才让封神顺利,如今该是兑现的时候了,而且……吸纳妖星之后,我隐隐感到快要突破斩虚境,这人世间已经容不下了,天道也不允许继续留下……”
道人红着眼睛,狠狠多了一脚,抬头骂了句:“贼老天!”
轰!
原本彤红的霞光陡然阴了下来,一道青白电光在云里一闪而过,像是发出警告的意味,惊得孙迎仙立马闭上嘴。
那边,陆良生笑了笑,“看吧,时刻盯着我呢。”
不久,阴云散去,霞光重新投下来,孙迎仙这才垂下衣袖,露出脸来,还想骂骂咧咧两声,最终还是作罢,泄气的一屁股坐去旁边大岩石上,想起刚才怒气冲冲骂了陆良生一通,干脆的道了一声歉。
“没事,这么多年,谁心里没个怨气,你骂出来,我反而喜欢。”
陆良生拍拍他肩膀,坐去他旁边,两个相貌不相称的大男人就那么并排坐着,看着云海翻涌,过得一阵,书生先开了口,打破沉默。
“记不记得当年你我站在这里,说往后辞官归隐,便在这里搭个茅庐,看日出日落?现在想起来……好像还是在昨天。”
说了句时,又说起些许家常,絮絮叨叨的。
“对了,小云怎么样?需不需要我教导一番?我看啊,还是让他多读一些书,当然也别像我这样,什么都将自己约束起来。”
“今日别怪我话太多,以后还想跟你说,也不知什么时候了,不过你也是修道中人,活得肯定久,说不得哪天我偷跑下界,你还要秉持正义,把我赶回去呢,不过那时候,记得多备些酒,喝够了,吃饱了,都不用你赶,我自己就走……”
絮絮叨叨的话语,一直都是陆良生在说,坐在一旁听着的道人,忽然开口。
“那什么能回来人界?”
碧眼皇妃 清秋新月
老孙的目光望来,陆良生也看着他,平静的眸底有着情绪缓缓的波动,慢慢转去别处,看着霞衣披去的山峦,沉默了片刻,声音很低。
“上去了看看就回来,如若不回,可能就不回了。”
孙迎仙忽然‘嗤’的笑出声,拍响大腿站了起来,“别人能成仙,高兴的八辈祖宗都得点着,到了你这儿,跟上刑场一样。”
天上轰轰的又响起了雷声,这回不是天道发怒,像是要下起第一场春雨来,片刻,淅淅沥沥的细雨落了下来,道人笑着说道:“你去成仙吧,反正本道一辈子都交代这座栖霞山里了,不过往后天上受了欺负,忍着,我加把劲儿修炼,或许能赶得上!”
“你说得?”陆良生跟了过来,抬起拳头。
道人也跟着抬手,握拳抵过去,互相轻碰:“本道一言,八匹马都追不回!”
雨声哗哗打在林间树叶,崖边两人话语都不大,随即又都笑了起来,相携着走去山下,溪水流过木桥,远处的山村浸在烟雨水汽里,归家的农人扛着锄头冒雨走在田间泥路,碰上牵着一头驴的老两口,还有出来寻找的妇人,笑呵呵的打上几声招呼。
随后停下来,愣愣的看着老两口,还有妇人,疑惑的摸摸自己身上,轻咦了一声。
“小纤,你和爹娘身上,怎么都没被雨淋湿?”
陆小纤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肩头,还真没有一丝湿迹,回头再看白发苍苍的爹娘,李金花半眯着眼睛,看东西有些模糊,不过耳朵还聪敏,听得出刚才说话的农人的嗓音。
笑着朝他呸了一口。
“你个老东西,也不害臊,淋湿了好让你看啊……”
忽然,她停下话语,耳中淅淅沥沥的雨声里,好像听到了熟悉的铃铛声,手赶忙了一下身旁的老伴,“老石啊,你听到铃铛声了吗?就在那边山上,就是良生当年常去的那边,你快看看!”
陆老石还是以往温吞,只不过更老了许多,脑袋反应有些慢,顺着老妻指着的方向,隐隐是有声音传来,茫茫雨幕里,他也看不清楚,叫了小纤一起看看。
山里下来的小路上,好像看到了丈夫的身影,旁边一个翩翩书生与他说笑,身后还跟着一头老驴,好像也看到了这边,书生转来目光,勾起温暖的微笑,妇人愣住,饶是在家中的时候隐约猜到一些关于兄长可能回来了,当真看到熟悉的身影走近,泪水止不住的流下。
压抑不住情绪,一声“哥!!”的哭喊,爆发了出来,迈开脚步,踩着湿滑的路面,朝那边雨幕里的书生飞奔了过去,拥进陆良生怀里,像是受了委屈般嚎啕大哭。
就像回到了小时候。
“良生…..”
李金花老泪滑落下来,抬起双手摸索着空气,朝模糊的那边过去,然后,一只手伸来,将她搀扶。
“娘,孩儿回来了。”
陆良生搂着妹妹,也握着老妇人的手拥进怀里,轻声说着。
不到片刻,那归家农人扛着锄头飞一般跑回村里,二十年前那位陆良生回来的消息,顿时在村里炸开了锅。
家家户户,大大小小的人冲出了房门,听到消息的八个老人,兴奋的丢了搬回家里的椅子,激动的就朝村西口飞跑起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