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愛下-第202章 仙君的報復5鑒賞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快喝呀,这可是大宝贝!”
“有什么好犹豫的,凡人可生仙骨,这样的机缘世间少有。”
围观的群众开始质疑和催促,好像比苏青之还着急。
仙君眼里璀璨的光芒开始渐渐黯淡,最终只剩一点微弱的火苗。
“不想,还是不能?”
冷千杨的眸底翻滚着一层血色,揪着自己的胸口,发现了真相。
本君潜入海底五百米处的深渊,激斗五个时辰取回的宝贝,你就是这般迟疑。
你到底在迟疑什么?
“原谅我,是假的,嗯?”
“你信我,是假的,嗯?”
他一字一句,红着眼眶哑声说:“你敷衍我只是为了离开?”
这些犀利的质问直击心底,将苏青之的小心思昭然若揭。
她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无从谈起。
“仙君,伤疤没那么快好,我只是..”
“哎,你又不管我啦!”
苏青之话说到一半就看到仙君打掉圣水,甩着衣袖大步离去,腰间的佩剑鸣叫着像是气到了极点。
没有你的灵丝绳我怎么过这片海域?
这么深,这么宽的海域,我会淹死的!
“仙君,你等等我!”
苏青之提着袍子跑的气喘吁吁,还是晚了一步,他架着牛车飞一般远去,不见了!
狗渣男,你又一次抛下了我!
切,什么人嘛。
錦 謀
苏青之懊恼的举目四望发现刚才的吃瓜群众全都藏了起来。
整个银凤镇鸦雀无声,关门闭户,像是一个鬼镇。
她饿的前胸贴后背,打算想办法搞点吃的。
沿着镇子转了十圈,两腿酸困无比,忽然看到一家还亮着灯的!
她犹如看到救命稻草一样扑上去,用脚抵住了门板。
“店家,等等,有啥吃的给我来点,我有钱。”
“不卖,不卖,赶紧走。”
刚才那一幕掌柜的看在眼里,满脸戒备。
这个时候得罪那个人,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求你了,行行好。”
苏青之捧着小脸卖萌,又多加了一倍银钱。
“赶紧走!”
店家叫来帮手将苏青之的脚硬生生挪开,砰地关上了门。
“咕咕,咕咕!”
寒号鸟的叫声不时响起,落在树梢上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位不速之客。
那就烤个鸟来吃。
苏青之潜伏在石狮子后面,抬起手臂射向树梢上欢快歌唱的小鸟。
“崩!”
金针竟然弹回来,扎在自己肩膀上?
这是什么鬼操作?
这些鸟也是成了精的吗?
不死心的苏青之开始寻找一切能吃的东西。
“崩!”
射在奔跑野兔身上的金针,也弹了回来。
“崩!”
射在鸡窝下蛋的母鸡身上,也弹了回来。
我特么的简直要疯掉了。
敢情这些动物都是石头变的吗?
狗仙君,你打算饿死我,是不是!
饥肠辘辘的苏青之放弃觅食打算,想寻个能睡觉的地方。
等转完银凤镇之后,她气到极致忽然有点想笑。
所有的树洞、狗洞、老鼠洞、石洞全都坚硬如铁,别说钻了,用锤子砸一个时辰都砸不开。
不给我吃,不让我睡,你是要困死我?
骂骂咧咧的苏青之无奈地骑在石狮子上发呆。
说起倒也奇怪,雪原和银凤镇隔着大海,气候天差地别。
雪原上寒风肆虐,这里却温暖如春。
露天睡一夜也死不了,姑且凑合到明天再说。
苏青之捡来茅草,铺好草席,刚解开外袍准备躺下就发现外袍不见了!
什么鬼?
“谁拿的,给我出来!”
她恶狠狠地举着剑柄四处张望,发现一无所获。
行吧,好在我穿得厚。
她哼着小曲,刚脱掉第二层衣服,就发现来了一团诡异的风!
“衣服还给我!”
“我的衣服!”
调皮的风卷着衣服飞过屋檐,跃过树梢,飘在了海面上。
海浪深深,像是暗夜的幽灵,张着血盆大口等待投喂小宝贝儿。
苏青之卷起裤脚,犹豫着,还是停住了脚步。
海里好像有什么妖物在吼叫,太阴森恐怖了,我撤!
她后退几步,转身跑回了大树下。
我擦,温暖的草席怎么也不见了?
小心眼的狗仙君,狗渣男!
“冷千杨,你是魔鬼!”
气急败坏的苏青之趴在树上,怒吼道。
“嗨,老大,你说咱要不要去帮帮苏公子?”
“瞧着怪可怜的,那小身板,风一吹就倒。”
隐在暗处的狼群开始小声讨论。
“滚!”
身后传来熟悉的男低音,狼婆婆吐吐舌头,溜得比兔子还快。
冷千杨站在树下,抬头看着抱着树梢熟睡的小弟子。
他时不时咂咂嘴,口水滴着长长的细线,滴到自己肩膀上。
小犟驴总算有点进步,知道喊自己名字。
“带你回家。”
他背着熟睡的人,在银凤镇找了家客栈住下。
把我当人形被子,姑且忍了。
冷千杨逆来顺受侧躺着等待苏青之的蹂躏发现事情开始失去控制。
她背对自己,怀里抱着的是客栈里配的竹夫人?
这里天气炎热,竹夫人是用竹子编织成椭圆形的物件触感冰凉,倒是比我更像人形被子。
他焦躁的抿了口茶,心里更加不爽。
敢情本君还没用武之地了?怎么可能!
“给我!”
他蹑手蹑脚试图抢夺苏青之怀里的竹夫人遭到拒绝,睡梦里的人不耐地说:“走开了,我要树!”
你的花样可真多,今夜不要角,开始要树了?
冷千杨眯着眼,忽然想到了一个法子。
苏青之本睡半醒发现树好像不见了,她无意识地摸来摸去,摸到了一块粗糙的东西。
是我的树!
她搂在怀里上下摩挲,喃喃地说:“好像是树。”
情况有些不对,这个树老跑。
苏青之手脚并用,用腿紧紧箍住树警告地捏了捏:“别跑。”
半个时辰后,裹着凉席的冷千杨汗流浃背准备透口气就惊住了。
小宝怎么又撇下自己去抱竹夫人了?
小贼子一边搂着摩挲,一边露出满足的笑容:“这才是树。”
伪装失败的仙君试图找回场子,用铁钩挑,用绳子拽,苏青之就是紧抱着竹夫人不松手,死倔死倔。
“噼里啪啦!”
屋外响起突兀的鞭炮声,苏青之迷迷糊糊中身子一抖,怀里的竹夫人掉在了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冷千杨光着脚跳下床榻将罪魁祸首抬脚踢上了屋檐。
这下没有树了,我看你抱什么。
他自信一笑,轻手轻脚上了床榻就发现事情有变。
“树呢?”
苏青之呓语着,柔嫩的小手开始到处摸索。
她依稀记得自己是挂在树梢上的,开始满床滚,终于调整了一个满意的姿势。
冷千杨苦笑两声,按了按要炸开的眉心。
床榻这么窄,你非要横着睡,我腿都放不下。
你能不能给我消停点!
翌日一早醒来的苏青之老脸一红,用袖子挡住了脸。
自己明明是挂在树梢上的,这会横着睡在床上,手臂垂在床榻边是什么鬼?
最尴尬的是,身体一股脑地压在仙君身上,他还面色痛苦?
是我体重飙升太快了么?
“你想回家?”
仙君脸色如常,坐在床榻边整理衣衫,微微挑了挑眉。
“仙君,你..不生气了?”
苏青之好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小心翼翼地问道。
“任务做完,放你回去。”
他纤长的睫毛抖了抖,补了一句:“从海岸边游过去。”
这么深,这么宽的海域,你叫我游过去?
还拿走了你送我的避尘珠?
阳光明媚的一天,从淹死我开始,对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