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九星之主 線上看-306 美好世界讀書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荣陶陶的右手被斯华年捏的生疼,他轻轻的挣扎着:“斯教。”
终于,斯华年力道缓了缓,手掌中一片白芒覆盖,顺势治愈了他手背皮肤上的针口。
荣陶陶挪了挪身子,开口道:“我去厕所。”
“嗯。”斯华年一脚蹬着地面,坐着椅子向后滑去。
椅子腿与地板发出了一阵摩擦声,尤其是在这深夜里的演武馆中,半点噪音都是不被允许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椅子滑动的声音很是刺耳。
荣陶陶迅速下床,迈步走入了卫浴间,打开了水龙头,胡乱的洗了把脸。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也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荣陶陶只是感到幸运,在这里碰到了斯华年,碰到了这样一位照顾他、守护他的教师。
只是…我又能为她做些什么呢?
最开始的时候,她说一切都过去了。
君恩:定情篇
可是,真的过去了么?
荣陶陶很少见到斯华年失态的样子,显然,她刚才很失态,就差把他的手骨捏碎了。
荣陶陶心思很乱,来到卫浴间内侧,顺手就要打开花洒,却是发现自己没拿更换的衣服。
嗯……
荣陶陶迟疑片刻,走出了卫浴间,借着窗外的月光,也看到了那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默默发呆的人。
契约制军婚【完】 若缄默
荣陶陶心中一动,抬眼看了看门上挂着的钟表,十点半。
他走向了更衣柜,一边找衣服,一边问道:“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啊?”
关于“饿”,几乎就是荣陶陶与斯华年生命的主旋律,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两人就没有不饿的时候。
斯华年仰躺在椅背上,歪头看着荣陶陶:“不错的提议。”
“好,马上。”荣陶陶拿着衣服进了卫浴间,迅速的冲洗了一遍,当他走出来的时候,斯华年已经换好了一袭白衣。
事实上,荣陶陶并没有想好该怎么安慰她,但是她似乎不需要安慰,此时已经变回了原本模样,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她是一个坚强的人,只是在特定的时间,与特定的人倾诉了一番,然后…人生没有改变,生活也还要继续。
两人下了楼,荣陶陶推开了演武馆的大门,提议道:“松魂一品怎么样?好久没去了。”
“行。”
师徒俩一路走出了校园,漫步在松江魂城的大街上,昏黄的路灯下,时而还能看到点点霜雪飘过的痕迹。
“咔嚓。”“咔嚓”……
几声轻响,宽敞大街上的路灯依次熄灭了,转眼间,松江魂城漆黑一片。
晚11点,松江魂城熄灯的时刻。
看到这一幕,荣陶陶却是扭过头,看向了身侧的斯华年。
而斯华年也是嘴角微扬,似乎是想起了去年,她深夜带他出来觅食的时候。
呼……
荣陶陶左手一挥,白灯纸笼在手中弥漫开来,点点升起,缭绕在他的头顶:“你说,这一次我们还会不会碰到偷猎者?”
“很难。”斯华年随口说着,“无论是松江魂城还是松柏镇,一直以来把守都很严格,而由于你和高凌薇的几次事故,这里严格了百倍,他们很难有生存的空间。”
今世欠你三寸光明 墨倾城
“跟上次一样。”走过了一个十字路口,荣陶陶看着远处那闪烁着霓虹灯的店面招牌,“就他家没关门。”
师徒俩迈步来到门前,荣陶陶一手搭在饭店门扶手上,转头看着斯华年,嘴里突然冒出了一句:“抱歉,我们打烊了。”
斯华年眉毛一挑,却是看到荣陶陶推门而入。
饭店中,稍稍有些发福的老板娘正在清理桌子,听到门响,她转过身来,脸上也带着歉意的笑容:“抱歉,我们打样了。”
“呵呵。”斯华年莞尔一笑,看得出来,她的心情好了不少。
这也是荣陶陶今晚醒来以后,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
“啊,你们……”老板娘看着两人,显然也回忆起了什么,毕竟去年那个夜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给她留下的印象很深,老板娘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那几个看似普通的食客,竟然是刚刚入行的偷猎者。
这一次,老板娘没再赶人了,而是直接说道:“厨师在熄灯前就下班走了,斯教要是想吃饭的话,还得我给你做。”
这一次,老板娘准确的说出了“斯教”这个称呼,估计是那次事件发生过后,也具体了解过这位松魂教师。
“可以。”斯华年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示意了一下荣陶陶,“去点菜吧。”
这种地道的东北小店,荣陶陶点菜是不需要菜单的。
溜肉片、锅包肉、火爆腰花、鱼香肉丝……
“不点一些素菜么?冠军?”老板娘一边记录着,胖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嘿嘿。”荣陶陶也是傻笑了一下,“你看着来吧,什么菜炒的顺手就来什么,我们俩能吃,不用担心浪费。”
“好嘞。”老板娘点了点头,走向了后厨。
对于荣陶陶口中的“能吃”,老板娘深有体会,上次师徒俩在这吃饭的时候,那真叫“上一盘清一盘”……
惡魔 之 寵
荣陶陶走回了餐桌,坐在了斯华年对面,从筷笼里抽出了两个筷子,随手扒开,来回磨着。
“今天的事儿,别和别人说。”斯华年突然开口说道。
荣陶陶:“啊,放心吧,不会的。”
斯华年接过了荣陶陶递来的筷子,脸上的笑容也恢复了往日的光彩:“你这小嘴这么碎,我很难相信你啊。”
荣陶陶嘿嘿一笑:“我嘴碎的时候,那都是怼人的时候。”
“嗯。”听到这句话,斯华年倒是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独特的成长经历,造就了斯华年独特的性格,父母早亡,她被迫在年幼时期离开了家乡,来到这苦寒的雪境之地,寄宿学校,荣陶陶能想象到,当初的她到底有多叛逆,又撒过多少野。
高中毕业后,她成年了,可以自己做主了,她也在第一时间离开了雪境,返回了家乡,但是…短短两个月后,她便又回到了这里。
斯华年说什么“外面太热、不适应”这种话,荣陶陶是不信的。
荣陶陶不知道那封书信的内容,他更不知道那六年的雪境时光,年幼的斯华年都经历了什么。
但荣陶陶知道的是,她最终去拜访了父亲的死亡地点,也在那一方雪地上狠狠的踩了几脚。却是在随后的考核中,在她濒临死亡的时候,突然出现的一瓣莲花。
那瓣莲花,也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
否则的话,荣陶陶不认为她该以一个“守护者”的身份存活于世,她不应该这么高尚,就这样画地为牢,日夜驻守在松江魂武大学的演武馆中。
那一次“死亡”,毫无疑问,让她重获新生。
“来了~”老板娘开口吆喝着,端着两盘菜走了过来,“红肠片,酸菜粉,二位先垫垫肚子。”
荣陶陶拿着筷子,夹了一片红肠:“你准备就这么一直守着演武馆呗?”
“挺好的。”斯华年夹了一口酸菜粉,无所谓的说道,“有人伺候着,吃喝不愁,还能欺负欺负小朋友,生活倒也惬意。”
仙 本 純良
荣陶陶闷头吃菜,不置可否。
“呵呵。”斯华年嘴角微扬,歪头看着狼吞虎咽的荣陶陶,“怎么,小鬼,你想解救我啊?”
荣陶陶扒菜的动作微微一僵。
斯华年煞有介事的说道:“我等你啊。”
“行。”荣陶陶点了点头,口中满是菜,含含糊糊的说道,“哪天我当了校长,第一个就把你开除了。”
“呵呵~”斯华年忍不住一声轻笑,一手前探,调转了筷子,用尾部怼了荣陶陶额头一下,“给我留点。”
“那你倒是夹菜啊,你怼我干什么……”
“你没了,菜就都是我的了。”
荣陶陶:“……”
你这话还挺讲理?
他的筷子缓了缓,看着斯恶霸大快朵颐,沉默片刻,突然开口说道:“斯教,我想请教你个问题,它困扰我很久了。”
“嗯?”
荣陶陶想了想,道:“我们之前对‘九瓣莲花’这个名字有些探讨。
你当时也跟我说,那是从雪境魂兽口中流传出来的至宝名称,我们并不确定,这莲花是否真的有九瓣。
但你也说了,除了你我的莲花瓣之外,还有一瓣莲花是确定存在的,已经出现的。”
斯华年轻轻点头,也知道了荣陶陶的问题走向。
荣陶陶:“能告诉我那个拥有莲花瓣的人是谁么?”
这一次,斯华年并未说什么“你猜”,而是开口道:“你的母亲,徐风华女士。”
荣陶陶:!!!
她也有一瓣莲花?
嗯…倒是也合理,毕竟她是个魂将,而且还是公认的“关外第一魂将”,她的实力再怎么强、法宝再怎么多也不为过。
荣陶陶:“但是她在北边。”
“什么意思?”这一次轮到斯华年诧异了,什么叫“她在北边”?
等等!
斯华年好像明白了什么,这孩子在进阶魂尉期之后,就说出了狱莲对她体内莲花瓣的渴望。
这样说来,荣陶陶体内的莲花瓣,当然也在渴望着其他莲花瓣……
一切如两人以前推测的那样,霜美人和萧自如为什么如此精准的找到荣陶陶的方位?那狱莲,真的有锁定其他莲花瓣位置的功效?
“有一瓣在西边。”对于斯华年,荣陶陶没什么好隐藏的。
他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感觉着什么,2秒钟之后,确认道:“现在,那瓣莲花依旧在西边。既然我的母亲驻守的地点是确定的,那么西边的这一瓣莲花,另有主人。”
斯华年放下了筷子,点头道:“也就是说,除了确定的现存于世的4瓣莲花,你又找到了一瓣,在西边。”
荣陶陶重重点头:“对。”
斯华年:“西到哪里?国内还是国外,别告诉我它在西半球。”
荣陶陶沉吟片刻,道:“很近,应该是国内,相比于我母亲的那瓣莲花来说,西边的这一瓣,我能感受到它的气息更大一些。
松江魂城到龙河的距离是确定的,而西边的那一瓣距离我更近,所以,它应该就在国内的雪境大地,但具体埋藏在哪里,还是被什么人吸收了,那我就不知道了。”
斯华年开口道:“去看看。”
荣陶陶:“啊?”
斯华年面色认真,道:“去看看,我陪你去。”
这……
斯华年:“如你所说,它可能埋藏在哪里,属于无主之物。
又或者,它属于正规魂武者,属于魂警、雪燃军将士等等,那就相当于机密信息,这样的信息被藏下来也是很正常的,毕竟莲花可以当做秘密武器。
但我们也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那莲花属于不法分子,那我们会经历一场恶战,而且就会与另一瓣不明功效的莲花对抗,这种情况下,我的莲花可以保护你。”
“嗯…嗯。”荣陶陶默默的点了点头。
斯华年:“明天早上,我把梅校长叫道演武馆,你当面跟他汇报一下。”
非常难得的,斯华年放下了筷子。
她一手伸出,按在了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儿上,轻轻的揉了揉:“不要觉得自己是在孤军奋战,你有很多人为你撑腰。
甚至,松江魂武这个后盾,可能暂时都不愿意让你的雪燃军后盾知晓。”
荣陶陶想了想,也是点了点头:“嗯。”
有些话,点到即止就可以了。
虽然松江魂武与雪燃军关系紧密,共同御敌。但毕竟也是两个部门,也相当于是两个“龙头”。
斯华年:“当然,如果你只是想暗地里打探一番,或者想要避免一些纷争的话……”
荣陶陶却是笑了,道:“我明天会向校长汇报的。”
利令智昏,大忌!
荣陶陶当然不会为了独享莲花瓣而孤身前往。
如果真的是歹人拥有莲花瓣,那实力还用想?
别说那莲花瓣了,荣陶陶自己这两瓣莲花都可能被抢走,甚至他的性命都有可能搭进去……
第一次,荣陶陶感觉自己占得先机,当然要做十足的准备工作。
话说回来,荣陶陶当然特别希望那莲花是无主之物,是某年某月的某一次暴风雪中,遗落在地球上的,深埋于地底的。
再不济,荣陶陶也希望那莲花瓣存在于歹人之手,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个世界……可就太美好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