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峽谷正能量-第八百六十章 這一日,K哥再入…讀書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杰斯为什么来中路?
还能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上路那个杰斯太肉,打不动,那不游走一下说不过去啊。
“好家伙!峰哥这一脚绝了!”
“有一说一,这可比Canyon帅多了啊。”
“经典正版打不过盗版,好偷!”
“……”
直播间的弹幕一阵刷屏。
相比于Showmaker的憋屈,现场的观众更是惊讶于李秀峰偷完盲仔大招后这角度刁钻的一脚神龙摆尾,居然踢得Showmaker和Canyon撞在了一起。
倘若不是这样,哪怕这波两人真的越塔,那不说别的,最起码换掉左手的沙皇还是没问题的,辛德拉这英雄出了名的高爆发。
但这空中一撞,控制时间延长,盲仔落地没两秒人就无了。
剩下一个辛德拉在沙皇有准备的情况下,大招的距离都不够,还被沙兵戳得减速,反手大几乎满血的塞拉斯更是浪费大招。
最后竟是硬生生地憋死了自己。
泉水里,Showmaker有点脸黑,心里对于上路的Nuguri有点不爽,你说你真香一波出肉也就算了,出完肉连个对手都看不住。
对!你是打信号了没错,可我尼玛人都飞出去了,你打信号是给我奔丧吗?
Canyon也觉得Nuguri的节奏有点问题。
前期输出装压不住人,现在改成半肉又留不住人,但这话不能直说,说出来太伤人了,对于整个队伍的稳定也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高情商的Canyon笑了笑,“Nuguri哥挺喜欢玩RPG的啊。”
RPG就是单机游戏,比较有名的是勇者斗恶龙。
话音落下,语音里一下子沉默了。
Canyon“呵呵”的笑了声,发现却没人跟着一起笑,顿时也尬住了。
这效果尼玛不对啊。
是这帮家伙情商太低了?
嗯,一定是。
……
韩国队的小插曲暂且不提。
中路这一波Gank的失利,从局部上来说是中路Showmaker的一次滑铁卢,从全场比赛来看则是韩国队在中野战场的第一次完败。
前面他们几波打架,虽然也死人,但最起码死多少换多少。
这波就不一样了。
二换零,血亏。
怎么办?
眼看着塞拉斯越来越肥,韩国队的众人也有些坐不住了。
刚刚这波李秀峰拿了双杀,现在身上已经挂了四个人头。
上路的Nuguri原本出肉还能剑走偏锋地和两个人头的李秀峰对线过过招,现在差距再一次被拉开后,他遇到四个人头的李秀峰就只能当沙包了。
关键杰斯挨打倒是还没什么,就是怕对方在这种FreeFarm的环境下疯狂地野蛮生长,那到时候就有的他们难受了。
塞拉斯这英雄起来之后打团能力相当变态,最离谱的是十六级大招点满,一波团战甚至能偷两个关键大招。
但抓上路也不能盲目的抓,李秀峰的难抓有目共睹,别说是三包一了,四包一都不是百分百能抓到。
Showmaker不想做无用功,复活再次上线后蹙眉仔细想了想,看了眼下半区的小龙,心中不由微微一动。
有了…
……
不知不觉间,比赛很快来到了十五分钟。
这场比赛的第二条小龙再次刷新,和上条小龙一样,这场比赛的第二条龙依旧是元素土龙。
在这段时间里,双方的下路打了一波。
韩国队的下路双人组Ghost和BeryL这场比赛真有点爆种的意味了,下路的线上完全稳住了,并且还主动找机会又打了一波2V2。
结果韩国队的辅助和华夏队这边的女警互换,虽然是一换一,在从下路整体来说阿水和Kake这边其实是有点小亏的。
Ghost和BeryL也打出了手感来,准备下一波配合再好一点,最好打野能来帮一下,下路再找机会打一波。
就算杀不了人,只要能把对面压回塔下,那他们配合打野去拿条小龙也是稳的。
可当他们一看自家打野位置却愣住了。
那么长时间里,打野基本上就没来过下半区,这会儿也正伙同Showmaker两人在上半区的河道一起日蟹。
日蟹还要两人一起?
这啥XP系统啊?
辅助BeryL正想开口叫一声“打野哥哥”来下,结果张了张嘴却没说话,因为自家的中野两人日完蟹后走向了峡谷先锋。
如果BeryL能看到大屏幕上导播的上帝视角的话,就会发现同一时间,华夏队的打野小笼包也偷偷也摸进小龙池里。
显然,这是小笼包通过视野看到对面去打峡谷,在河道蟹被占的情况下,他心中权衡利弊还是决定放弃先锋,来头这第二条同属性的小龙。
……
“换资源吗?这波倒是不好说亏啊。”解说台上,哇哇见状砸吧了嘴说道。
“没错。”旁边的米乐点了点头,“同属性的小龙拿了肯定赚的,双土龙的话…这场比赛华夏队整体就要肉一点了。”
夕桐想起刚刚下路那波线上对拼,分析道,“嗯,而且华夏队的下路在拿小龙这一点上,其实是没什么太多的竞争优势的,能有这个机会稳稳的拿下,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嗯,那现在剩下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韩国队打掉的这个峡谷先锋会怎么放了,感觉放哪路,华夏队这边哪路的压力就会巨大。”
米乐悠悠的声音说完没多久,很快,情理之中的答案就揭晓。
峡谷先锋出现在了上路。
如果要说这波有什么让人感到意外,那就是这波上路不是一个人,不是两个人,而是上中野三个人都在。
准确来说,
是三个人带着个峡谷先锋。
“卧槽!这么狠?”
华夏队的语音里,小笼包见状有些惊讶。
“欺人太甚!”
Kake脸上作愤怒状,心里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峰哥等我…我现在就上去。”小笼包也不帮左手继续拿蓝了,人就要往上路走,走到一半就看到李秀峰摆了摆手。
“那没必要了。”李秀峰说道
现在兵线是往他这边推的,只见峡谷先锋在上路一塔前四足伏地,扭扭屁股蓄力,猛地后足蹬地发狂般一头撞在了防御塔上。
轰——!
地动山摇。
防御塔的血量掉了一大截。
对面三人跟着,李秀峰虽然觉得自己操作没问题,但也没想过不把对面三个人当人,还是很尊重地在旁边围观。
一波兵线,加上峡谷先锋,三人围攻。
“紫色方摧毁了第一防御塔!”
片刻后,系统提示传出的瞬间,观众席顿时一片沸腾。
刚刚上路和中路的失利可是让不少韩国观众都开始下单网购死老鼠了,现在局势一反转,他们又犹豫要不要退货。
现场的仨韩国解说更是激动异常,将这座一血塔的拿下称之为“韩国队阶段性的曙光”,言下之意“黎明就在眼前”了。
别觉得人家吹的过分脸皮厚,解说嘛,吃的就是电竞这碗饭,国家电竞发展的好他们才能赚更多的钱,这一点哪里都一样。
但此时的游戏比赛中,Nuguri和Showmaker三人却没有那么激动,或者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激动。
本来这波顺利拿了峡谷先锋,按照计划来上路放,三人心里其实多少都做好了各种突发情况的准备。
毕竟对面可是那个男人。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波上路的一血塔拿得居然如此顺利,顺利到有些让人失望,想象中的挣扎与反抗一点都没有。
这就像是非法强拆,上路的钉子户忽然转了性,在旁边端着个瓜就啃,仿佛拆的不是他家的房子一般。
萌宝驾到:总裁哪里逃 冉祸水
搞得大家完全没一点参与感啊!
此时此刻,一塔被拆,对面塞拉斯连线都没敢上来吃(其实去刷野了),还是等兵线进了他们相对安全的二塔才老老实实地出来吃线。
就这?!
这是Canyon和Showmaker此时的内心想法。
Nuguri倒是目光复杂,死两次的他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上路塔忽然这么一推,心里莫名有些空虚。
“对面或许是将计就计。”
很快,Showmaker惊醒了过来。
他不信自己重视的对手会那么简单,就像很多人都不相信幕后黑手来自青青草原一样,那掉价的是自己。
Canyon沉默了下,点了点头,“有道理。”
啥道理啊?
Nuguri嘴角抽了抽,心道你俩没病吧?
Showmaker倒没卖关子,不假思索地就说道,“把兵线放到二塔,我们抓起来就更吃力,相应地对方也就更好发育。”
“狡猾!实在是狡猾!”Canyon道。
Nuguri:……
这俩绝壁有病!
要拿了峡谷先锋上来搞事的是你们。
现在推了塔,又说人家有问题,我看你们就是针对我牛宝!
Showmaker似乎察觉到了Nuguri的小情绪,当过班长的他还是很擅长团战小同志的,当即笑着说道,“没关系你放心,以为二塔就安全了?可笑。”
“可笑可笑。”Canyon也道。
说完,他似乎觉得捧哏得过分了,干咳一声道,“二塔的话也不是没法抓,有我的盲僧在,他就算在泉水里我也能给他踢出来。”
Showmaker和Nuguri立刻同时看向了他,撂下豪言的Canyon心虚地缩了缩头,尬笑一声。
“打个比方嘛,一种修辞。”
三人说了几句烂话,队伍里的气氛也轻松了不少。
说实话,B05的比赛输了两场,到了第三场比赛,哪怕他们表面上笑得再大声,那也不可能是真正的快乐。
忐忑,焦虑,体现到比赛中就是暴躁。
这才有了开局六分钟十二个人头。
韩国队所有人这场比赛都很不安,驱使他们急于想要拿到点阶段性的成果来安抚下自己的心态。
上路的一血塔也是如此。
对面一座塔没推,他们推了座一血塔,那就是领先了。
但节奏不能停,还得加大力度。
韩国队那边众人已经决定在二十分钟纳什男爵刷新前,一定要找个机会抓死上路一次,塞拉斯那么发育下去总觉得有点不让人安心。
主意打定,中野退去,留Nuguri在上路继续发育。
三分钟后,比赛时间十八分钟,中路的Showmaker找了个机会和中路的左手一起用光蓝回家,出门后直奔上路。
野区的Canyon仿佛也听到了号召,不用打招呼,速刷了一波F6后人就往上路走,这波三人已经做好了越二塔的准备。
下路的Ghost和BeryL看到自家打野又往上路跑,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咱这下路就不是C吗?
现在他们已经小优了,你要多来几次下路,让我们小优变成大优,谁说下路就不能凯瑞,LPL赛区不是还有个四保一的战队吗?
难道下路就只能打工?
Ghost和BeryL不这样认为。
那好,打工人,靠自己。
两人对视了一眼,潘森的目光盯住了那个兵线后面的女警,对面辅助不在的时间让他有些蠢蠢欲动了。
此时下路的兵线正在往他们这边靠。
那只要女警过了河道,潘森就可以大招起手,烬架起大狙留人,没双招的女警就在劫难逃。
很快,下路的兵线越来越靠近他们塔前。
Ghost和BeryL再次对视了一眼。
完美谢幕!
戏命师突然提起了一挺肩扛式重炮。
同一时间,旁边的潘森也开出了大招,一个大荒星陨就朝着女警身后飞了过去,这是直接突脸断后了。
潘森虽然是辅助,伤害改版前改版后一直都不低,这个时间点女警被近身单挑都不一定能打得过,更别提还有个戏命师在后方架着一杆大狙了。
不料就在两人展开猎杀的这一刹,耳边突然传来自家上中野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
“艹!塔下怎么是腕豪?”
“啊?不知道啊。”
“西八勒!”
辅助腕豪在上路?
Ghost和BeryL闻言都是一愣。
紧接着,两人立刻想到了一个问题。
对面上路的塞拉斯人呢?
下一秒,毫无预兆地,一个大招冲过来的潘森刚落地,就被下路靠墙草丛冷不防冲出来的身影给强人锁男了。
说实话他们有想过腕豪会蹲草丛,心里甚至做好了2V2的准备,却万万没想到草丛里不是腕豪。
而是上路的塞拉斯。
那就不是一个概念了,这伤害就不是一个级别啊。
潘森大招刚落地,就被塞拉斯二段E晕住,接着就吃了女警一个夹子。
等他回过神来,血量掉得像被人大动脉上开了个口子,转眼就一落千丈,最后被李秀峰一个平A打出【破敌禁法】的被动瞬间嗝屁。
尼玛!
后面的烬脸色也变了。
潘森死了不要紧,问题是死前还被偷了大招。
下一秒,仿佛场景重现。
潘森怎么开女警的,李秀峰就怎么开的他。
大荒星陨!
让子弹飞!
李秀峰人冲出去的瞬间,女警的一发锁头狙击子弹也和他一起飞出。
不得不说,这会儿李秀峰出了推推棒和卢登,哪怕没主Q,伤害那也完全被装备拉起来了,更何况塞拉斯这英雄伤害主要来源还在被动上。
一个推推棒近身,接着就是不解释连招,没闪没治疗的烬被追进塔下一阵怼,死前还被李秀峰W斩杀技吸了一口。
唰!
李秀峰血量瞬间回了上来。
烬自然是被吸干倒地。
又是一波干脆利落地双杀!
但导播的镜头却没在下路停留太久,场下的观众还在回味,大屏幕上的视角就给到了上路。
上路,Kake的腕豪被恼羞成怒的三人包围在了塔下。
看着前后堵住自己的三人,Kake胸腹中深吸了一口气,微微闭合的眼眸中竟露出了些许兴奋。
塔下的腕豪也摩拳擦掌手痒难耐。
上单荣耀,离别已久。
真是久违的热血啊!
谢谢你,峰狗。
睁开眼时,
这一日,K哥再入上单境!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