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1255再鑄鼎 ptt-第894章 內鬼看書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景炎七年,12月1日,临安。
奇幻仙园 夏之幽夜
“怎么回事?”
钱湖门外,张世杰骑在一匹枣红色大马上,焦虑地看向紧闭的城门。
临安城大致分南北两半,北边是平地,居住着平民和官吏,南边是山地,居住着皇室和一些禁军。钱湖门就位于城西南边,内里是几个军营,平日间人流很少,门关着也是正常。可是之前他明明已经跟城门守将打了招呼,让他一见自己带人到来就开门,结果今日他率亲兵来临安迎官家出城,旗号都打出来了,门却没有开启的迹象,这是哪里出了变故?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三个长条状的纵队正在西边的道路上整齐地排列着,这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三百亲兵,在这些年来他苦练的新军之中也算是精锐了。
这次行动不能大张旗鼓,所以他只带了这三百人来到临安,如果行动顺利肯定够用了,但现在门都进不去,就有些尴尬了,难不成还能带人攻城不成?
“是消息走漏了?可恶,到底是哪个混账插手了?”张世杰这火气也上来了。
降灵 深湖
自从七年前咸淳之耻,新军的编制打散,权威被削弱,几乎是他一手重建了临安周边的防御力量。要是他是个奸臣,这时候都该在临安一手遮天了,可他是个大忠臣,主动把部属分了一部分给朝廷调用,这才使得朝廷有了自己的力量能掌控临安城防。可是到了如今这国家存亡的关头,这些人居然不以大局为重,而是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继续前进!”
他一挥手,便带人朝着城门赶过去。
城上的守军见状如临大敌,竟将遮盖大炮的篷布都掀了开来,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这些友军。
张世杰更是气恼,也不顾大炮的威胁,策马加快速度来到城门近处,对着上面喝问道:“现在是谁人在城上值守?出来见我!”
守军平日里没机会见到他,认不出他这个人,但看背后打出的沪国公旗号,再看此人穿的华丽甲衣,自然意识到了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他们虽接到上面的命令要紧守城门,却也不愿意平白无故得罪上官,很快就有个小头目派了手下去后面喊人,然后自己去前面赔笑道:“真是唐突了,以往军中便教导要服从命令,如今我等也是听令行事,还请沪国公见谅。”
张世杰稍顺了一口气,也不跟他计较了,坐在马上闭口不语。倒是有两个部下上前与城上人攀扯了起来,说的都是些闲话,但也套出了不少消息,比如说钱湖门直到昨日还一如往常,直到今天凌晨时才突然有令过来让他们加强防务紧闭城门云云。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戴着高头盔的军官出现在城墙上,对着张世杰观察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在下火峁将丙部部将苏胜,见过沪国公,不知沪国公为何无故率兵来此皇城,难道不怕惊扰了官家吗?”
“苏胜?”张世杰并不熟悉这个名字,听了之后眉头一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什么时候成了部将的?李子罕呢?”
傲凤临天下 一往清川
苏胜声音平静地答道:“之前的李部将贪腐之事发了,被枢密院捉了去,在下有幸受上峰赏识,提任了此部部将。”
张世杰心里一咯噔,看来果然是不知道哪里走漏了消息,让陈宜中提前布了局。
他飞快地思索起对策,可这时候苏胜继续说道:“不管谁在任上,都要忠于君父,我部把守这钱湖门,便不能让人随意通行。沪国公这多年来勉励维持新军,我亦是看在眼里,很是敬佩。没想到今日你竟做出如此犯上作乱之举,真是令人嗟叹,你若心中还有忠义知廉耻的话,就速速带兵回营吧。”
张世杰怒从心中起,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后生晚辈教训我不忠了?
他当即喝道:“忠于君父?你若真忠的话,就该知道,这临安城并非庇护,而是囚禁天子的牢笼。你不见那夏军的大战舰还经常来钱塘江上一巡呢,天子居于皇城,与居于炮口之下何异?唯有将天子解救出去,才能护其免受夏国的威胁,才是真正忠臣之所为!”
“嗯?”苏胜并未思考过这一层,有些诧异。
实际上他也不是陈宜中的亲信,只是时间太紧,陈宜中也没好人选,所以就近把他推了上去。苏胜平日为人刻板,陈宜中对他讲了一番忠义的大道理,他也真的就兢兢业业做好了守门的工作。但现在听张世杰这么一说,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呢?
“呜————!”
这时,突然一声汽笛从东方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这种声音在临安不常见,但给人印象很深刻——每次它出现的时候,就是夏国的蒸汽船出现在钱塘江上的时候!
张世杰眼睛瞪圆了,怒骂道:“这陈与权竟无耻至此,真的勾结夏人了!”
苏胜也不敢置信地看向东方,虽然从这个角度看不到江面,但隐隐约约还是能在远方看到一点烟柱的痕迹。这让他不禁想起了七年前,当时他还只是普通一兵,部队在城墙上被东海军的快枪打了个溃不成军,他侥幸逃生后重新归队才有了晋升的机会。
如今,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日。
“夏国的船又来临安了,这,这,难道……”
张世杰立刻对他骂道:“你还在犹豫什么?等到夏船靠近了,天子就再无生机了!还不速速开门,放我进去迎驾!”
苏胜犹豫起来,内心左右互搏,一会儿觉得应当坚持执行任务,一会儿又觉得事急从权该相信张世杰,不知如何是好。
张世杰指挥部下在城下叫骂起来,噪杂的喊声让苏胜更加心乱,回头朝东方的大内看过去,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迹象——结果真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一抬轿子在一大堆衙兵的护卫下,自大内向钱湖门而来了!
苏胜心中惊讶,但又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事真不正常,但责任也不需要他来担了。
星 武神 訣
不久后,轿子就在城外的喝骂声中抵达了城墙,一名衣着华贵的大员从中走了出来,正是当今宋国官场中的第一人,左丞相陈宜中!
陈宜中见苏胜下城迎接,不顾他脸上的焦虑,笑道:“苏部将,你把守住了城门,很好,以后自少不了你的好处!”
“多谢相公。”要说苏胜不一点因此暗喜,那肯定是不客观的,但他还有更焦虑的事,脱口问道:“相公,江上可是有夏国的战船过来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陈宜中微笑着摆手道:“无妨,不过是借夷平乱而已。”
说着,他留一脸错愕的苏胜在原地,带随从上了城墙,走到了张世杰的视野之中。
这两人可是熟识了,张世杰一见他,当即破口大骂道:“陈与权,果然是你在搞鬼!如今天下危局难道你看不清吗?平日间你争权夺利也就罢了,可这存亡关头,你为何要不顾大局跳出来使绊!”
陈宜中冷笑了起来,你当初都不与我商量一声,就自顾自要接走官家和诸位太后,这是你的大局还是我的大局?你带他们一跑,照样做你的沪国公,可我这边没了皇帝,不就成了个空头丞相,权力还从哪来?
你们可做的真隐秘,要不是新军中的内线之前偷偷知会了一声,还真就被你们给瞒天过海去了!这下好了,你不忍我不义,这次也正好借机把你这个沪国公除掉,将新军的军权重新纳入枢密院治下,重塑礼乐!
“沪国公,你可真是识大局啊。如今夏宋两国有所误会,闹了些紧张,正是应该小心平息事端,好与国公会重归于好。我前不久刚派了使臣去北边赔礼道歉,你就在这里给我闹事……嗬,要是夏国国公们知道官家突然离了临安,那还不勃然大怒?说不定还会以为我们这是在主动挑衅,没准可就要宣战打过来了!要是真有这一日,你这新军能挡得住?届时生灵涂炭,你就是大宋的罪人啊!”
张世杰感到气血上涌,指着他道:“蠢货!难不成你以为时至今日夏国还能放过大宋?此时绝无打不打的问题,只有何时打的问题,只有提前备战,将官家撤出临安这个险地,才能尽可能保全社稷啊!”
陈宜中皱眉道:“若是打,你们可有丁点的胜机?所谓撤出险地,不过是赌而已,同样是赌,我赌他们愿意谈和,成算还高些呢。实在不行,让官家自请去帝位北面称臣,祖宗祭祀总是能保全的。”
网游之三国天降
张世杰脸色大变,原本是怒,现在却有些惊而鄙夷了:“姓陈的,你这是要做谬丑啊!”
谬丑是秦桧的谥号,用他来比喻陈宜中,显然是很严重的侮辱了。
不料陈宜中却愠怒着说道:“忠献公虽身后背了骂名,但当时若不是他苦苦支撑,大宋恐怕在百年前就亡了!沪国公……不,姓张的,今日你带兵欲要进临安,已经是大不敬的叛逆之举,若你识相现在束手就擒,还可保全家小,否则负隅顽抗,那就要诛九族了!”
张世杰气愤地说道:“好你个陈谬丑,是不是也要让我去风波亭走一遭?嗬,能跟岳忠武一般,倒也是我的荣幸,可如今大宋风雨飘摇,我却不能就这么撒手而去,你要是有本事,那就来军中取我人头吧!”
他心中有底气的很,虽然今日行动失败,但他手中毕竟还有六将新军牢牢掌握着,而陈宜中能掌控的新军和衙兵加起来不过两将而已,战斗力也不行,绝非自己的对手。
不料陈宜中这时反倒露出了微笑,右手轻轻往东方江水的方向一指,道:“你还是冷静些的好。”
张世杰一开始不明,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心中震惊,声音都有所颤抖了:“你……你竟想主动引狼入室,让夏军来对付我?混账,既引来了,难道你还想能把他们送走吗?”
陈宜中冷笑道:“你既知此事后果不堪设想,还不乖乖交出兵权,束手就擒?姓张的,我再最后叫你一声沪国公,若是老实点,妻小家产我可给你保住,不然,哼哼……事已至此,还是做个聪明人吧。”
张世杰只觉得心中一片凄凉,喉咙之中如同梗住了一般,声音也低下来了,叹道:“大宋之所以沦落到如今的地步,都是因为你这样的聪明人太多了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