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819章 愚蠢的無名分享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那边,无名察觉到池非迟的目光,回头给了个挑衅的眼神。
池非迟:“……”
这渣猫不会又……
下一秒,无名扭身躲开服部平次的手,朝服部平次和柯南炸毛,在两人愣住时,转身远离,跳上邮便筒,用高冷傲慢的姿态看着蹲在地上的两人,声音也没了娇气,“喵……呜喵……喵!”
意思是:哼,两个鱼蠢的自动喂食机!
池非迟继续从车窗看无名。
愚蠢的无名,以为戏弄了服部平次和柯南,他就会生气了?
看着两人呆呆蹲在原地石化的样子,他很舒心。
“呃……”服部平次疑惑,“它怎么了啊?”
柯南走向邮便筒,发现那只白猫又跳远了一些,还朝他呲牙,“是不是你弄疼它了?”
“喂,我说你们也该走了吧?”毛利小五郎站在车前无语催促,“不是说好下午四点就要到委托人那里吗?现在已经四点了耶。”
“啊,糟糕!糟糕!”服部平次拉着风风火火往路边跑。
无名蹲在墙角,发现路边车里的池非迟还在看它,直起头,傲娇地扬了扬下巴,转身朝街口蹿去。
池非迟收回视线,等其他三人上车后,开车前往杯户町四丁目。
等赶到那户姓‘诸角’的人家时,时间已经下午四点二十七分。
服部平次下车确认大门上的牌子,“就是这里了,不过我们比约定时间晚到了三十分钟耶,怎么办?”
“才三十分钟而已,不会怎么样的!”毛利小五郎不以为意道。
池非迟在大门旁停好车,下车一抬头,就看到了路边围墙上的白猫。
看来只要有机会,无名对跟踪监视他依旧乐在其中。
“可是楠川先生特别交代我,说对方是对时间很挑剔的人,”服部平次无奈解释,见大门开着,直接走进庭院,“请问有人在吗?”
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请你现在马上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
服部平次一愣,连忙跟柯南一起走上前,将门拉开。
池非迟跟上去,看向屋内。
门口玄关处,一个戴着圆眼镜、脸圆圆、个子矮矮的男人站在一个女人身前,尴尬解释,“我说过了,我不是为了强行推销才来的,我只是把我店里经营的挂轴字画和古董的目录说明,拿来给您参考而已。”
女人穿着橘黄色的短袖上衣,看起来精致时髦,但哪怕妆容掩饰得再好,也隐约能看到眼角和嘴角的皱纹,皱着眉,对男人不满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对那些落灰尘的破铜烂铁不感兴趣。”
“那既然这样,”矮个子男人用双手将一本册子伴着一个小盒子递上前,“您就把目录跟生意兴隆的钥匙圈收下来就好了,如果有需要,再到我们店里……”
天 降 横财
“哼,你不必费心了,”女人突然一巴掌将册子和小盒子打飞,对男人吼道,“我还不至于穷到拿你免费钥匙圈的程度!”
册子和小盒子掉落在地,女人直接开始赶人,“好了,请你赶快出去好吗?”
“不、不好意思,”矮个子男人连忙蹲下身,捡地上的册子和小盒子,“打扰您了。”
捡好了东西,男人挎着公务包出门,对站在门口的毛利小五郎、池非迟四人客气点了点头,往大门走去。
“能不能给我?”池非迟突然出声。
“啊?”男人回头茫然看着眼前的黑衣年轻人。
“我是说目录和钥匙圈。”池非迟道。
这可是‘赤马’事件珍藏版钥匙圈,带回去给非赤它们当玩具也不错。
“啊,当然可以,”男人连忙转身走到池非迟面前,把册子和那个小盒子一并递给池非迟,和气笑道,“敝姓玄田,能不能请您告诉我该怎么称呼,我……”
“喂,我说你们有完没完?”屋里的女人跟到门口,不满皱眉道,“你们把我家门口当什么了啊?”
池非迟接过玄田递给的东西,示意玄田到大门口谈。
毛利小五郎见状,忙对女人笑道,“我们是代替楠川先生过来查看现场的……”
大门口,池非迟转身,对跟上来的玄田道,“池非迟。”
“啊?啊,好的,”玄田隆德有点不适应池非迟这种态度冷淡的交谈方式,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池先生,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您住在哪里?不需要太详细,大概的位置就可以了,我在杯户町开了一家古董店,只是想有空给您寄一些货物名单,不会上门打扰的。”
池非迟拿出一张只有名字和地址的名片,递了过去。
他不怕玄田去打扰他,他们公寓管理严格,一般人没有住户允许的话,根本进不去,最多只能往一楼的信箱里投递信件或者传单。
曾经少年侦探团那五个孩子和阿笠博士摸到他家门口去叫他滑雪,那是意外,估计是趁着有人刷卡出去的时候,某个小鬼头偷溜进玻璃安全门,再给其他人从里面开门。
公寓管理员那天也不知是怎么了,或许是正好没留意到,也或许是对小孩子也没什么戒心。
不过也就只那一次而已,平时就算孩子想溜进去也不容易,他也懒得跟管理员提了。
要不怎么东京的高档公寓房价高、每年管理费还贵得离谱呢。
玄田隆德双手接过名片,低头看的时候,愣了一下,“五、五丁目啊……”
“嗯。”池非迟应声,翻开册子看上面的目录。
玄田隆德看后面的公寓楼楼号,悄悄松了口气,那种高档公寓应该不会成为纵火犯的目标,“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您要是对目录上的物品感兴趣,可以到店里来看看,我们出售的价格都不贵,对了,地址就在目录最后一页。”
池非迟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那我就不打扰您了。”玄田隆德朝池非迟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池非迟继续翻着册子。
价格确实不贵,都是些小物件,性质就像前世中华街上店里卖的一些古铜钱、木雕之类的东西。
改天可以去看看,要是有非赤看上的,那就买下来。
非赤窝在池非迟衣服下,懒洋洋地打盹。
草莓太好消化了一点,害得它吃饱了犯困。
“也没办法啊,”服部平次跟毛利小五郎、柯南走出大门,“楠川先生被囚禁了两三天,肯定没法按照约定过来。”
毛利小五郎见池非迟抬眼看他们,解释道,“人家说是她疑神疑鬼看错了,不打算继续委托了,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不过那个女人有问题吧?”服部平次摸着下巴,“本来就是觉得受到威胁才委托侦探的,现在又说是自己疑神疑鬼……”
一辆车开到池非迟的车子后停下,下车的男人穿着蓝色西服、个子很高、鼻子下方还留了一撮小胡子,没有在意门口的池非迟等人,一直进了诸角家的大门,拉开玄关门,“你好吗?”
服部平次好奇转头看着。
“老师,这么早就来啦?”之前屋里的女人笑着招呼,指着门口玄关桌上摆的花瓶,“你看,我照老师说的去做了。”
男人转头看了看花瓶,笑道,“噢!门厅会成为幸运的入口,这里装饰上与任何方位都不矛盾的陶器,从风水的角度来说,都是恰到好处的!”
女人笑盈盈挽住西服男的胳膊,“还是进去说话吧!”
在毛利小五郎和服部平次躲在大门口看得起劲的时候,一个头发有些凌乱、画着浓妆、穿了一身紫红色衣裙的女人从两人中间‘飘’过,把两人吓了一跳。
“噫!”服部平次连忙后退两步,打量着低头走过去的女人的背影。
衣角有些皱巴巴的,似乎好几天都没打理过了,再加上有点乱的头发……这女人怎么回事啊?
女人似乎一直在魂游,‘飘’到门口后,拉开了玄关门。
诸角家的女主人打开里面的房间门,探头一看,不满道,“你又来干什么?姐,我不是跟你说过,让你不要来了吗?”
女人抬起头,“亮子,我……”
服部平次继续在大门外偷看,那么这家的女主人就是叫诸角亮子喽?
“你不要再来找我借钱了!运气不好的话,就给自己占卜一下啊!”诸角亮子说着,‘哗啦’一下将门关上。
“不是,我……”女人的话被堵在嘴边,站了一会儿,无奈转身。
服部平次摸着下巴。
是个占卜师?
还有,这家女主人跟自家姐姐有仇?姐姐都这么狼狈了,居然还爱搭不理的。
池非迟倒是在女人转身之际,看清了女人的样子。
见过,好像是……前几天在他公寓大楼外,送了他一个有窃听器的水晶球的那个占卜师,他记得是叫权藤系子。
这几天他都不在家,那个水晶球里的窃听器还没拆掉。
刚才权藤系子走路晃晃荡荡、脚下发虚,像是丧尸一样,头发也垂在脸侧、把脸挡了不少,他一时还没认出来。
权藤系子走到大门口,发觉之前在大门口鬼鬼祟祟的一群人还在,似乎还在盯着她看,刚打算发顿火、发泄一下最近的恐惧情绪,一抬头,就看到站在最后方冷着脸的黑衣年轻人:“!”
Σ(゚д゚lll)
权藤系子盯着池非迟,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靠到墙上,化了浓妆的脸依旧惨白,眼里满是惊恐,喉咙也上下动了一动,几乎是下意识地咽了咽唾沫。
这个人……
“哎?”服部平次一头雾水,刚想上前,就看到权藤系子转身扶着墙壁、仓惶往前方跑去,连忙追了两步,“喂!”
“真是奇怪,”毛利小五郎看着权藤系子的背影消失在街头,中途还跑得差点摔倒、踉跄了一下,疑惑道,“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