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xqn優秀都市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討論-第五百三十九章 噩耗熱推-ynrak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第四天,贾维德普尔将军坐在政务厅中。虽说打算处理累积下来的文书,但却是心不在焉的模样。包括左右协助的部属们,也都是相似的态度。
尼亚子爵一大早,可是信誓旦旦地说,事情一定会在今天有个结束。连续三天没能睡一个好觉的第十军团将军,以及其他贵族军官们,当然不希望第四天依然如此,所以他可是满心期待着好消息的回复。
在下午收到的第一个消息,是第十大队的传令兵。通知已经找到部分敌人的行踪,正准备包围,活捉对方,引诱出背后的主谋。这可让政务厅中,将军以外的众人,小小地欢呼了一声。
虽然对于拜里尼亚擅自动用军队,贾维尔普尔感到些微的不满。但对手的异常程度,他在心中也认为这不是普通的家族护卫,或是冒险者、佣兵可以解决的事情。假如是他,也会选择使用正规军队吧。所以贾维尔没有提出警告或训斥,算是默许了这样的行动。
都出动军队了,这回事件应该可以解决了吧。格瓦那正规军的优异性,以及对各种目标的适应性,是迷地世界有目共睹的。否则也无法维持着如此疆域,抵御周边国家的不轨意图,反过来朝着四方扩张。
虽然国家战争已经是百年多前的事情了,但这可不代表军队就没有对手可以打。自然环境中的王级魔兽与魔物大军、个体的超凡境界叛乱份子,这个危险的世界,就没有一处是真正安全的地方,没有任何文明可以脱开军队的保护。
但是直等到晚上,最终等来的,却是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第十大队,全灭……
这是由贾维尔普尔最为信任的副官,所传递回来的情报。
对这样严重的用词,‘全灭’,所有人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这又不是什么野外的致命埋伏地点,无路可逃的那种。
第十大队就算经历过三天前,围剿一个有挑战超凡之境资格的骑士,而受到不少的损失。但不算未归建的伤兵,好歹大队也还保留一半以上的战力,少说也有DC(600)人。这些人都是猪不成?被人一头一头杀,连一个跑回来求援或通知后续消息的都做不到,直接全死光了?
贾维尔普尔一脸严肃,问道:“怎么一回事?拜里呢?第十大队的人呢?”
“将军,之前收到市民所通报,关于第十大队全灭的消息。因为对方没有提出任何证据,只说要我自己去看,就会明白。考虑到事关重大,所以我亲自跑了一趟。并利用现在论坛会使用的摄像术魔石,带回以下的现场照片。”
这位没有贵族身分,但事务能力相当优秀,且长相十分俊美的年轻副官,将自己携带的摄像术魔石嵌入特殊魔法阵中。并利用政务厅中的大型水镜术屏幕,将他所拍摄的照片一一呈现出来。这些都是这几年的新事物,但不得不说,真的很方便。
而在画面上看不到任何残兵断肢,就是阿巴丹城的街景,然后一地红而已。
对这种莫名其妙的画面,贾维尔普尔有种浪费时间的感觉,不悦地问道:“所以,你想要让我看什么?一条红色的街道?”这话一说出口,他自己也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红色的街道?从远方建筑物的高塔与旗帜,大略可以看出这是阿巴丹城没错。但是这座城池中哪里有红色的街道?
这位俊美的年轻副官,用着很严肃的神情,认真地说道:“将军,地上的血肉,就是第十大队的士兵。”
挑选着要呈现照片,年轻副官一一解释他所看到的东西。在一张近照中,依稀可见熟悉的黄铜色残骸。“这是第十大队的军柱。在地面大概可以看到被切成碎块的鹰首,还有翼尖的部分。——”
又换了一张画面,这是已经失去光泽的金属块。但还可是可以看得出来,这是属于军官盔甲的部分。应该是肩甲的位置,因为那明显的尖刺根部造型。年轻副官同时指着附近的几处金属碎片,
“——这个应该就是拜里尼亚大队长的残骸。这件特制的帝国盔甲,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用相似的材料制作。而这个特殊的光泽,与粗糙的表面,就是其特征。——”
下一张画面,则是明显白地与红地的边界处。虽然血水蔓延开来,但是尸块却没有,
“——根据现场情况推测,这里是前锋重甲兵的位置。画面上可以看到帝国制式塔盾的碎块,以及部分的徽章图样。虽然图案很分散,但还是可以分辨出栅栏、狮首、蛇尾的特征。——”
换到最后一张画面,年轻副官的双手离开操作的位置,面朝众人,
“——画面上看到在一地血泊之间的干净区域,推测是当时被包围的魔法师位置。根据目击全程经过的一名孩童所说,一开始被包围的是四个人,两个人类、两个地精。后来在包围圈中又突然出现两个人,一男一女。在军队开始进攻,并且弓箭部队射出第一波箭雨后,突然街道被满是星星的黑夜笼罩,然后有密集的网型白光扫过。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当街道恢复白昼,地上就全是第十大队的残骸。没有幸存者。除了该名孩童之外,还有数名成年人目睹了部分经过。在比对多方供词之后,可以确认拜里尼亚所动用的第十大队军士官兵,应已全数阵亡无误。”
一脸苦涩的贾维尔普尔尽管不想承认,但看起来已经是证据确凿了。他艰难地问道:“敌方是使用禁咒吗?平民的伤亡如何?”问这个问题,其实是想把锅给甩到魔法师协会身上。
战略级魔法之所以被称为禁咒,就是其大规模杀伤的能力很容易伤及无辜。而这点是被世人所不容许的事情。
倒不是迷地多么重视人命之类的,在战争中,军队的所作所为比之使用战略级魔法的魔法师,还要残忍上无数倍。这样一个借口,只是贵族们限制魔法师的一个理由而已。而法爷们明知这只是贵族的借口,却不可能高调地说出反人类、反文明的宣言,只能成为一只被系上铃当的猫了。
但是己方都出动军队去围剿魔法师了,还不准人家使用禁咒?这点怎么说都说不过去。战略级魔法本来就是被允许以军队为对手,用在战争中的。意思就是这口锅很难甩出去。然而年轻副官的回答,更让他感到绝望。
“将军,根据我查访邻近居民的结果,没有额外的人员或房屋的损失。而根据帝国军伍准则,队列附近II旬(2公尺)以内的距离,不允许有不相关的人士逗留与经过,战斗区域更需要优先让平民撤离。只要第十大队的士官兵,不忘严守军例准则,事先排除一切无关人士,那么在这片杀害区域内,就不会有无辜的百姓。而且……”
听着年轻副官欲言又止的模样,贾维尔不满地说:“而且什么,说!”
“根据查访附近的目击者,他们都指证在那个恐怖的魔法发动之前,魔法师并没有花费吟咏的时间。不是禁咒的可能性很高。”
众所皆知,被列为禁咒的战略级魔法,因为其影响范围之广,以及破坏威力之大,魔法师或魔法师战团是需要时间吟咏与酝酿的,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施展的。但假如自己所宠信的俊美副官所说为真,那代表了什么,身为军人的贾维尔普尔怎么可能不明白。
像是全身力气都被拔除一样,贾维尔普尔失态地抱着脑袋,问:“尼亚子爵呢?”
“关于子爵,下官有其他的报告。”
“说。反正还能更糟吗?”
“在商务厅办公的尼亚子爵,已经被人杀害。根据当时同样在商务厅中的大人所描述,暗杀者是突然出现在商务厅中,又突然消失。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子爵的身边,然后一剑切下子爵的头颅,便又消失不见。”
“是那个人吗。应该是他了。”原本贾维尔普尔就有猜测。如今证实那人确实有神出鬼没的能力,还是会让人感到绝望。
但是这位俊美的年轻副官可没有就此停止报告,而是继续说道:“将军,城内还有数件恶性杀人事件,必须要向您报告。”
“都什么时候了,还需要烦恼这些嘛。──”看着年轻副官没打算退开的样子,贾维尔摆了摆手,“──算了,你非要说的话,就说吧。”
“是的,将军。根据治安官的回报,阿卡尼亚在一处妓院中丧命,杀人犯是突然出现的一位男性魔法师,使用长剑,将人直接劈成两半。还有第三大队,第六中队长阿尔德希尔在训练中遭到杀害。礼萨尼亚在家族的商会中遭到杀害。……”
年轻副官一连报出了十多件凶杀案,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彷佛今天是什么鬼日子,杀人鬼满城乱窜,但众人是越听越不对劲。说起这些杀人事件的共通点,就是这群死者的姓氏──‘尼亚’。
这是整个尼亚子爵的家族都被收拾了嘛。不过第二个人并不是姓尼亚,那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甚至只是一个没有姓氏的平民,又为什么……
“第三大队的那个孩子,是不是有传闻是尼亚子爵私生子的那个?”突然想起的贾维尔普尔问道。
“是的,将军,就是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