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lwl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韓娛之聚光 ptt-第一六八章 理想的另一半閲讀-zkg0v

韓娛之聚光
小說推薦韓娛之聚光
用什么理由可以糊弄姐姐呢?
郑秀晶根本就不用想,直接一个肚子不舒服,郑秀妍就慌张的忘记了问罪的事情,一个劲的关心起来。
看着姐姐担忧的模样,郑秀晶心里有一丝愧疚,想着要不要坦白……还是算了,真要是坦白了,加上现在忽悠姐姐的事情,肯定会把自己打死的。
就这样吧!
“不行,我现在带你去看医生,要是上舞台还不舒服,那可怎么办?”
直到郑秀妍要拉着去见医生,郑秀晶这才慌张起来,想到被医生发现自己没事后再被姐姐打死的画面,她宁愿选择现在就死!
所以……姐夫,来生再见~!
阿嚏!
“才一来夜店就打喷嚏?是有人在惦记你了?”
李承泰大咧咧的坐在卡座里,身边是之前就见过的小美女,不过介绍中并非希杰旗下哪家娱乐公司的练习生,而是位平面模特。
罗君宁坐下,接过李承泰递过来的酒杯,“你当是诅咒呢?汉成呢,怎么没见着他人?”
“他说怕受刺激,回家找他未婚妻去了。”李承泰耸耸肩,眉眼间却带着一丝羡慕。
崔汉成已经订婚了,订婚的对象在圈内的影响力也不小,地位比起他这位在希杰集团继承权靠后的继承人还要高一点。
最重要的是,崔汉成还真的和对方相处出感情来了,是真正的那种感情。
这让原本的政治联姻多了一丝温馨,也是他们这类人婚姻的最好状态,可惜羡慕归羡慕,他却知道这件事跟自己无缘。
别问为什么,他也是有未婚妻的男人。
罗君宁没有追问崔汉成的事情,今晚他过来是给刚才的事情表态的,但也同样代表着他与李承泰之间的关系。
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不涉及到对希杰内部的继承权干涉。
当然,这个态度只做这样一件事不行,甚至还会让人误会他已经全面支持李承泰,这并不符合他在韩国的人设。
至少,他并不想让自己掺合到这些豪门家族的恩怨中去。
之后要做的就是……李承泰突然拿出手机看了眼,无奈道:“我那个妹妹非要过来,还说已经在路上了,没关系吧?”
罗君宁嘴角抽搐:“我说有关系呢?”
“怎么会,大家都是朋友嘛,我妹妹不也是你妹妹?”李承泰笑着说道,一副没脸没皮的模样,让罗君宁哭笑不得。
十几分钟后,一位打扮清新自然的小美女走了过来。
和夜店里热闹的氛围不同,她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清冷的气息,如果真要说和找个类似的气质出来,应该就跟郑秀晶面对陌生人差不多,但在气质方面却要强出不少。
这是在一个有传承的家族里培养出来的气质,不是娱乐圈能够有的感觉。
女子走到近前,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就是眼神稍显凌利,让李承泰怀里的模特女友感觉很不在自在。
李承泰拍拍模特女友的腰,在她耳朵低声嘱咐几句,模特女友就如蒙大赦一般离开,离开前还不忘讨好的对女子笑笑。
女子看也没看,直接在李承泰身边坐下:“人呢?”
“哎哎哎,好歹我也是你哥哥,到了这儿连人都不叫一……好吧好吧,罗大少有点事回去了,不好意思啊,白跑一躺了。”
女子冷哼一声,“所以,我的‘欧巴’你是在耍我是吗?”
“怎么敢?”李承泰耸耸肩,面色难得的正经了几分,“虽然因为哦妈的事情我们有些分歧,但终究是亲兄妹。
你想要把握自己的拿去,我这个做哥哥的不也是在帮你嘛?
不过这次你选择的目标好像又出问题了,不是实力不够,而是他对你并不感兴趣,或者说,他对我们这类人都不感兴趣。”
无论是在华夏还是在韩国,都有着不少女人追逐着罗君宁。
相比起让罗君宁躲闪的娱乐圈女艺人,更多的是如李家女这般的二代女子,罗君宁无论是哪一方面,都很符合她们的择偶标准,而且还是能够堵住家里嘴的那种。
两个条件之下,与其等着未来家里给自己找另一半,自然是主动出击更合适。
就连罗君宁对女人的态度都已经得到了证明,那是真的宠上天的那种,并且并不在乎给她们机会和权力。
这样的另一半,无论是对于没有心机的女子,还是有野心的女人,都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罗君宁却总是不理不睬,这无疑不是说明了他的态度。
“我对自己有信心,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妹妹,就帮我和他见一面吧,之后的事情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女子说完便直接起身离开,一点都不给这个当做哥哥的面子。
李承泰无奈笑笑,没有应承也没有拒绝,只是安静的在想着什么,连模特女友回来都没有察觉到。
几杯混合的鸡尾酒下肚,罗君宁肚子里也有些不好受。
谁特么的想出这种招数的,除了看着华丽一点、味道‘奇怪’一点,对肠胃的负担实在是太大了。
罗君宁的酒量是不错,但从来都不会酗酒。
把助理打发走后,他进家里就准备弄碗醒酒汤,可刚进家门,就看到沙发上斜靠着已经睡着的女孩。
还有只有星星点点热气冒着的汤碗。
不是都去单身派对了吗,现在结束了?
罗君宁悄悄走过去,刚刚端起汤碗偿了下,是醒酒汤的味道,所以,这丫头是提前回来等着自己的?
心中一股暖流涌过,罗君宁一口将醒酒汤喝下,肚子里也变得暖呼呼的,感觉好多了。
或许是因为过于放松,他放下碗的那一刻没有把握好力度,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也将沙发上的女孩惊醒过来。
看着女孩迷茫的眼神,罗君宁起身坐到她身边,温柔的摸摸她的脑袋:“辛苦你了。”
“没有啦。”权侑莉本能的回答了一句,突然看到茶几上空了的汤碗,疑惑不解道:“咦,我刚才倒的醒酒汤呢?”
罗君宁:“我喝……”
权侑莉:“派对上喝得有些多,所以准备了一些,难道是我睡迷糊了?”
罗君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