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1um精华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txt-01536 十段採訪(殺)-q1pn1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安奕初听到青雅人这个名字的时候明显的多看了这姑娘两眼,大概觉得有些熟悉,不过她确实印象不深刻,没能立即把眼前的姑娘和那大名名鼎鼎的清水家族联系在一起。
化名青雅人自然是为了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事实上现在的清水雅人比过去都要更珍惜这种隐藏的身份,也比过去活的更自我,更自在。没人知道她为何会与桃沢花子重逢,又与她身边那位貌似十七八岁模样,实则早已活了一个多世纪的游格格同桌而坐。
最靠里边的戴着帽子的孩子自然就是那位路上捡来的小和尚弥陀儿了。
此时弥陀儿正眯缝着眼睛细细的打量眼前的这位女记者,那样子像是在她身上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秘密一样。
安奕初自然也注意到这小朋友一直盯着自己,但她没有那么没有礼貌的越过青雅人身边的女性直接问坐在最里头这位小家伙的姓名。
“我叫格格巫。”游格格给自己准备的化名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安奕初顿时一脸尴尬,主要还是因为她很清楚这人是用在化名了。不过那不重要, 安奕初之所以走过来仅仅是因为这位叫桃沢花子的自打她一进门就在盯着她看,另外就是她很好奇这样一群人是如何有胆量在如今这庇护所之外的黑暗大地上充当起“邮差”职责的旅行者的。
“大姐姐,你现在是不是正在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弥陀儿突然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问题。
安奕初闻言一愣,她有些古怪的看了眼这孩子后强忍笑意反问道:“额……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弥陀儿正要开口,花子就提前打断道:“不许胡闹,赶紧坐下吃饭。”
弥陀儿似乎很怕桃沢花子,他立马就收声不说话了。反倒是 安奕初有些好奇了,但她也不好再追问,便将话题挪回到开口问道。
“那个……请问您刚才为什么从我一进门就在盯着我看啊?” 安奕初也不搞迂回政策了,她直接了当的问桃沢花子。
桃沢花子眯眼一笑,一对弯月牙挂在脸上煞是好看。
“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就是觉得你的衣服真的好好看,所以就多看了两眼……另外就是……我猜测你应该不是旅行者吧?”
没想到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衣服比较特别而已, 安奕初反而有些失落,但转念一想,或许是个可以展开的话题,便笑着道:“这身衣服其实只是我采访时出镜要穿的制服套装而已,没有什么特别,另外你猜的没错,我的确不是旅行者,我是第一中轴派到这边开展专访的栏目记者,今天刚完成任务便想着过来喝两杯解解乏。”
桃沢花子很惊讶,同时心中暗忖:‘不愧是记者呢,说话真的是从容啊。’
另外一边,她继续笑着问:“哦,我听说了,第一中轴那边好像打算做一期有关雄安新区1号避难所幸存者的专访,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也在名单里,他叫夏目,是你负责采访他吗?”
安奕初愣了愣,她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名单,果不其然,那位叫夏目的男性被采访人赫然在列,而且就是她接下来要前往目的地采访的4号被采访者。
“天呐,真就有这么巧吗?我的采访名单里确实有他哎!” 安奕初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桃沢花子也觉得这缘分真是巧到一定程度了。
而这时青雅人插话问道:“夏目君好像在距离这里很远的一座比较偏僻的特殊避难所,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关于这一点 安奕初有了一些小心的堤防。
若说是在避难所里头, 安奕初对于这样一群有缘人还是比较坦诚的,但是考虑到出了避难所就基本等于是进入了无法地带, 安奕初就不得不小心着点了。
所以她犹豫了一下后露出一些为难之色。
桃沢花子看出了 安奕初的担忧,她笑着道:“你不会是在担心我们是劫匪吧?打算探明你们的行动路线然后半道上劫杀你们?咯咯。”
安奕初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然后耸耸肩膀道:“现在外头多可怕啊,大家都得小心点嘛。”
这一点桃沢花子倒是很认同,因此她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又和 安奕初聊了一些关于今天采访的事情。
不知不觉, 安奕初也在这一桌坐下来,还蹭了不少酒菜。
至于 安奕初的助手,那个有着一张雕版画板严肃而又俊朗面容的男人,他始终坐在吧台那一言不发,似乎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
等到 安奕初感觉自己喝的差不多了,便与桃沢花子众人告别。
临走前,意外的那个叫格格巫的女人交给 安奕初一样东西,说等见到夏目的话,希望她可以转交。对于这种来历不明的物品 安奕初本不打算带上的,鬼知道它里头是不是藏着追踪器。不过当她看到那只是一枚玉雕的铜钱时,她就知道自己是想多了。
估计啊……这也就是多情的妹妹送给情郎哥哥的定情信物罢了,不会有什么特别的。
但是回到住处后,助手却说了一些古怪的东西让 安奕初惊出一身冷汗来。
“那个孩子……有些不正常。”助手很少说出这样的话,他通常都很沉默,包括与 安奕初在床上耳厮鬓摩的时候也是一样的。
现在他正像服务一位女皇一样为 安奕初解除身上的“武装”,那些衣服之所看起来那么显身段,料子质地又那样丝滑真实,主要是因为它们几乎等于是紧贴在 安奕初身上的另一层皮肤。衣服脱下后, 安奕初身上就只剩下很少一点点布料,可暴露的肌肤对于助手而言却没有半点的诱惑力可言。原因无他,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个男人……甚至都没办法被定义为人。
正闭着眼勉强支撑自己保持站立姿势的 安奕初闻言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了?”
助手答道:“在他说话的时候,我侦测到一股很强的幽能波动,那种级别的力量已经超出了我的侦测极限,若不是因为他又乖乖坐回去,我真担心他下一秒会把整座避难所夷为平地。”
安奕初闻言立马转过身震惊道:“什么?!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助手后退一步,他转头看向墙壁,左眸闪烁蓝光,随后墙壁上出现了当时他视野模组记录下的东西。
那不是通常的视频资料,而是幽能观测设备检测下的冷光世界。每个人的身上其实都存在幽能波动,只是目前世界上知道这一点的人少之又少。幽能的发现帮助人类认知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也利用它开启了对宏观具现宇宙的新认知。
画面中,那些线条勾勒的就是 安奕初和其他几个女人,但唯独到了那孩子的时候,线条变成了密密麻麻的颤抖的波纹,同时越看向那孩子的身体就越是能感受到一种无法被压制的力量在爆发的边缘跃跃欲试。
这份记录资料里是有声音的, 安奕初可以通过对话内容了解到时间轴。
当那孩子突然说道:“大姐姐,你现在是不是正在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的时候,他体内的那股力量一下子倾泻而出。
转眼间整个旅行者酒吧都被他体内散发出的幽能波动充满了。
看到这里, 安奕初懂助手的意思了,但她不明白的是,为何这样一个危险的孩子会出现在这座避难所里?那几个女人难不成是制造雄安新区1号变难所灾难的元凶不成?
乱七八糟的想法让 安奕初一阵头大,她扶着额头道:“帮我倒杯水,另外……把这里的情况上报上去吧,就说发现了一群可疑人员,暂时不要说太多与那孩子有关的事情,以防高层那些老头子打草惊蛇,反而铸成大错。”
助手点点头,他在去给 安奕初倒水的时候已经把资料打包并配上了一份情况说明。
但在避难所里要想联系第一中轴必须申请该避难所的中央衍算核心的准入凭证,助手现在只能在体内保管着,暂时还不能去上报。
安奕初也没有那么放在心上,她去冲了个澡然后站在房间的阳台上看向逐渐进入睡眠状态的避难所悠悠说道:“别那么杞人忧天,或许只是我们想多了呢。”
助手没有什么意见,他整理了床铺后说道:“现在距离咱们出发还有七个小时,请尽早休息吧。”
“唔……知道了……” 安奕初没指望能和助手说些心里话,她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后就回房去了。
在她离开阳台的时候,一个身影也慢慢放下远望镜。
在他身后还有七个人,这些人都以之前负责观察的人为首,在看到为首队长的手势后,他们分为两组,每组四人开始向接待中心这边渗透过来。
为 安奕初关上卧室的灯,助手轻轻的带上房门来到了客房区的走廊。
左右看了一眼后,助手分别放出了两枚极为小巧的侦查工蜂。
随后他就来到电梯旁的楼道,打开安全出口的门,沿着台阶缓缓走下。
……
此时的接待中心也在逐步进入到休息模式,最后一批服务人员也都下班了,现在客房部这边只剩下几个值夜的安保人员,和一组带厨师的服务人员。
平时这些人都会在十二点之前规规矩矩的呆在各自的岗位上,可今天由于接待中心只有一位客人,又凑巧接待中心的一位小姐姐今天生日,所以大家锁上大门,检查完各处出入口后就集中到了后厨的休息室里,打算在这里为这位小姐姐庆祝生日。
而这大大方便了那些正在入侵接待中心的人,他们本以为此次入侵免不了要有一场厮杀,起码得见血。
可当他们破坏掉接待中心的安保系统后却发现偌大的接待中心里居然一个工作人员都找不到,这可太让人意外了。
而人心有时候就是这么有趣,倘若城池大门紧闭,坚守不出,就算明知城内有千军万马,只要想破城还是会倾尽全力去破城。但现在城门洞开,空城计这么经典的套路摆在这些人面前时,他们却犹豫起来了。
“BOSS,难道他们知道我们今晚要行动?”显示为7号队员有些不安的询问道。
1号队长眉头紧锁,他在入口处停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要胡说,先去找找看,别急着上楼。”
“是!”
八人分散开来,迅速展开在接待中心一楼的搜索任务。很快,编号为5的队员在后厨找到了接待中心里这群“失踪”的工作人员。
当看到这些人正在有说有笑的切蛋糕的时候,哭笑不得的5号说道:“BOSS,我找到他们了。”
“在哪?”
“后厨这边。”
“都在后厨干嘛?”
“好像在给一个姑娘庆祝生日。”5号看的真切,眼神中不乏羡慕。
1号闻言一愣,随后皱眉道:“别管他们,所有人员集合,开始猎杀行动。”
“是!”
这边话音刚落,1号正要起身往楼梯口去就感觉背后好像有人。他猛回头看时,黑暗中一只手探过来一下子捏住了他的脖子,跟着只听“咔”的一声,这位出师不利的队长当场毙命。
队员中有人比较机警,立马就询问道:“BOSS?你那边没事吧?我好像听到奇怪的声音。”
黑暗中,助手缓缓现出身形,他摘下1号队长的通讯器用队长的声音和语气回复道:“没什么,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机警的队员吃瘪顿时惹来一阵嘲笑。
助手面无表情的听着他们的对话,然后缓缓向下一个目标移动。
……
安奕初醒来时发现助手正在用洗手间。
她走进去一看,助手刚把一水池的血水冲洗干净。 安奕初愣了一下后急忙上前抓起助手的手问道:“你受伤啦?”
助手的双手修长白皙,他难得一见的露出微笑道:“没有,只是处理尸体的时候沾了些血。”
“哎?处理尸体?” 安奕初反而更惊讶了。
助手没有多解释,他看了眼时间道:“该出发了。”
两个小时后,助手和 安奕初驾驶的雪履车已经在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路上。途中 安奕初一直保持沉默,不过她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好奇问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助手答:“如果3号没有撒谎的话,他们应该是高桥胤寺的人,是那位先生思想蛊惑的一群可怜人。”
安奕初对高桥胤寺是一点也不陌生,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现在各大避难所都经历了一番彻底的内部清查怎么还会有隐藏这么深的毒瘤没有彻底拔除呢?
“哎???所以……他们是来杀我的?”
助手点点头:“他们的任务目标的确是你,不过让我难以理解的是,杀死一名特派专访记者的意义何在呢?”
安奕初闻言一呆,随后白了助手一眼道:“嘛,在你眼中我就这么没有价值?”
助手并没有领会到 安奕初言语中的不悦,他平静的解释道:“价值当然是有的,不过任何价值都是相对的,如果只是为了阻碍专访栏目的开展的话,牺牲八名原特勤人员实在有些不像话。”
安奕初顿时汗颜,心说:‘估计人家也没想到会遇到你这么个怪物吧……’
同时她叹了一声:“如果这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那还真是没完没了了……这个高桥胤寺……以及隐藏在他背后的那位先生……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呀?就是为了纯粹的恐惧而制造恐惧吗?”
助手没有去思考过这个问题,他分析了一下说道:“最初的调查报告指向的‘国之勇士’,所以分析结果导向的是一群人意图借助灾难夺回他们的荣耀以及领土,可以理解为野心家的生死轮盘……不过后来雄安的事情彻底否定了着最初的报告,更多的线索将荣誉、领土导向了更神秘的领域,甚至清水家族、华晟丰茂以及苏氏企业这三大世界顶级豪族都牵扯其中,因而现在烽火议会的高层才变得畏手畏脚,希望通过一些怀柔的手段弥补过失……”
“唔……听你这么一分析……好像更迷糊了呢。” 安奕初吐槽道。
助手将雪履车驶入超高速通道,然后转换为自动驾驶状态。
“认知就像吹气球,气球越大,接触的东西也就越多,爆炸的风险也就越高,苏澈那本《黄金时代》所描述的文明尺度与张力其实就是这么个概念。”
安奕初听得似懂非懂,她点了点头后说道:“所以……这和我这么个身份低微,影响力如此之小的小记者有什么关系呢?他们杀了我就能证明什么不成?”
助手也在分析这个问题,不过现在他还没有具体的答案,所以他说道:“或许等您见到第四位被采访者之后会有答案呢。”
安奕初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他很特别吗?”
“4号被采访者夏目,原雄安新区1号避难所第113层-115层居住带的巡视官,这是他的公开简历,而在另一份记录档案中,他还是一名危险等级为S-的神秘人物。”
“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