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qaxw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萬族之劫 線上看-第556章 天才和瘋子!(萬更求月票,最後兩小時)-zz2oo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盘斛和天丁被抢了!”
此刻,苏宇遁逃而走,忍不住怒骂,那是我的!
艹!
摩多那抢走了我的两块大肥肉,我和他没完。
“找我有事?”
苏宇判断了一下,摩多那找自己有啥事?
想了一下,只能和魔皇有关,不然,就算他爹要挂了,摩多那也不会找自己帮什么忙。
“一起对付魔皇?”
真够高看我的。
还有,带着一个准无敌,你让我和你联手干掉他,你怎么想的?
我一个凌云,你一个山海,好家伙,两个人准备联手杀准无敌,我苏宇狂,你摩多那比我还狂啊!
“我狂,我有资本,360窍,肉身72铸,修周天之法,神文勾勒数十……你摩多那狂啥?”
苏宇心中腹诽。
至于摩多那约他见面,苏宇考虑考虑再说,倒也不是担心他坑杀自己,这家伙带着个准无敌,都没出手,摩多那利用外人杀自己的可能性不大。
虽然是敌人,但是天才嘛,多少有点骄傲。
苏宇除非杀那种老家伙,要不然,杀其他人,好像也不曾找人帮忙过,哪怕杀老家伙,他第一想法也是自己去办,很少会想着,找别人去办。
除非真没办法了,比如那些无敌,那些半皇,大爷的,差距太大了,人家吹口气吹死你,你怎么挣扎?
心中想着这些念头,苏宇也懒得多说什么,很快,文明志展开,将储物戒中的尸体都给吸收了,宝物倒是都在盘斛他们那边,算了,苏宇也不是太在意。
“盘斛丢了……我去找道成,能忽悠一下吗?”
苏宇心中想着,不管了。
先去找找看!
泰禾、道成……
日月九重!
在恭王府。
星月来了,开阳窍是可以的,但是开了,自己死气就多了,太容易暴露了,还没办法再停下阳窍的运转。
“泰禾不太好杀,哪怕我开了阳窍,也只是初入日月九重,准无敌的精血我没有,不然也许现在可以吞噬一点准无敌精血,打爆泰禾!”
一个个念头闪烁,苏宇心中想着,不行的话,先把道成杀了再说。
这家伙留着,以后必然是祸害。
苏宇可没心思玩什么培养游戏。
没意义!
养成这玩意,还是交给那些老家伙吧,老家伙们太闲。
“恭王府!”
苏宇有了决定,去恭王府!
河图那个废物,到现在都没杀上来,大废物一个,垃圾,白瞎自己帮他震荡七层了,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打上来。
顺便再去探探底,看看九叶天莲。
……
带着无数念头,苏宇迅速朝恭王府飞去。
……
恭王府。
很大的一座王府,房屋纵横,庭院林立。
昔年,这是一尊人王的住所,麾下还有无数将士,无数将军侯爷侯令,此地,还有一些办公之地,说是王府,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型办公机构。
此刻,王府中,道成和泰禾一起,又汇合了几位仙族天才和强者,聚集在了一起,一起寻宝。
敢来王府的,不是天才就是强者。
稍微弱点的,都不敢过来找死。
这时候,玄无极也在其中,一群人,正在强行开启一个小院,几位天才负责开,几位强者负责护道。
这小院,以前被开启过,但是10年下来,禁制又会自动开启。
此刻,几位天才也不是蛮力开启,而是各凭眼力,在找破绽,以最小的力量,去开启这些禁制。
玄无极看道成随手一点,破开一处节点,不由赞叹道:“道成,你这推演之法,越来越精炼了!”
附近,也有其他几位天才看来。
这些人,几乎都是猎天榜上的天才。
加上道成和玄无极,六男两女。
足足8位猎天榜的天才,这还是死了不少,苏宇杀的古诛这些家伙,也都是猎天榜上的天才,现在都挂了,仙族这一次,来的猎天榜天才超过40位,活下来的不到15人。
此地,则是最精锐一部分。
玄无极和道成都在天榜上,其他6人,4位地榜,两位玄榜,黄榜都不带他们玩的。
看到道成轻松点破一处节点,那两位女仙,也是眼神明亮。
带着一些崇拜,至于真假,难说。
但是两位女仙都知道,现在道王一脉,处于最艰难的时期,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何况九玄死了,道成现在也没道侣。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道王一脉再怎么倒霉,一尊永恒七断的顶级无敌存在,这是真的。
此刻,其中一位银发女仙笑容轻柔,看向道成,眼神中满是孺慕之意,“道成哥的卜算之法,越来越厉害了,趋利避害,知吉凶,断阴阳,定生死……深得道王大人真传。”
有人心中嗤笑,道王真传?
道王自己都没算到,自己这一次要倒大霉,三世身被打爆!
卜算之法,不算小道。
可要说什么大道,那也不至于。
当然,老龟太强,道王判断不到,那也正常,可这一次,的确丢人丢大了,被老龟打爆了三世身,现在惨兮兮的,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呢。
他们心中想着,道成倒是没在意这个,朝银发女仙微微笑了笑,看向面前的小院,轻声道:“这小院,相当重要,可能是昔年恭王后裔居住的地方。”
那银发女仙心中一喜,也不显露在外,此刻,闻言却是很快接话笑道:“我先祖给我做过一些简单的介绍,这是明心院,的确是恭王后裔居所,真要按照记载……可能是那河图的爷爷所住之地。”
此话一出,有人不知,还有些意外,“银月,河图……和恭王有关?”
银发女仙心中暗喜,却是不表于形,博学道:“对,这是第一次潮汐之变的记载,刚好,家中有一些资料。河图,其实便是恭王五代孙,河图的父亲,当年在诸天游荡,大变降临,恭王府全部陨落,唯独河图父亲逃过一劫,但是河图之父,资质有限,一直停在日月九重,不曾证道。”
“河图少年时期,天赋便极佳,却是一直停留在千钧境,修炼千钧十多年,那时候,他可是人王血脉,才五代而已,血脉浓郁,不可能无法进入万石腾空……应该是在修绝世功法……”
银发仙子简单介绍了一阵,这些秘辛,哪怕身后的一些日月,其实也不知道。
他们是强,不代表知道的多。
这些天才,大多都是无敌后裔,反而因为家学渊源,知道的很多,有些人家中老祖,更是第一次潮汐之变时期的老人。
仙族这边,经历九次潮汐之变,也死了不少人,但是比人族好,还有一些老人活了下来,包括天古这样的真正从上古活到现在的老家伙。
知道这是恭王后裔的院子,大家更有兴趣了。
哪怕被查看了无数次。
这些人正准备继续,忽然,有人喝道:“谁?”
一尊强者,眼睛一瞪,看向某处,眼中满是杀气。
远处,一处院墙之外,苏宇战战兢兢,一脸忐忑,看向这边,几位仙族强者脸色微变,那边,道成也是瞬间变色,看向苏宇。
泰禾急忙传音道:“你怎么来了?”
苏宇不语,隔着老远也不过来,一副做错事的孩子表情,躲在那边不肯来。
泰禾一怒,那边,道成微微凝眉,朝其他人看了看,笑道:“是我师兄,我去看看,师兄可能找我有事。”
“那你去忙。”
几人笑了笑,都有些疑惑。
灵恒怎么来了?
日月三重,在这太危险了。
……
角落处。
道成和泰禾一起来的,泰禾见面就喝道:“盘斛呢?让你们不要来这,你怎么来了?”
“师伯,别说了。”
道成打断了他,看向灵恒,笑道:“师兄,是有事吗?”
苏宇低着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泰禾有些无法忍受:“有事就说!你就一直这性子,一到关键时候就磨磨唧唧个没完,到底什么事!”
苏宇都快哭了,哼哼唧唧,低声含糊道:“那个……我……我对不起殿下,盘斛师兄……可能……我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什么?”
泰禾变色!
道成也微微变色,看向他,低沉道:“师兄,你别紧张,说,到底怎么了?”
苏宇磨磨唧唧,气的道成这好脾气都想打人,他这师兄,一到关键时刻就这样,没完没了了!
烦人!
难怪盘斛都日月七重了,他还是日月三重。
苏宇磨叽道:“我……我们之前一起出来,盘斛师兄说……说寻宝太难,就找了猎天阁的天丁长老,之后,我们……我们就去猎杀那些小族和古族天才了。”
这个正常,两人都没任何异样。
苏宇继续道:“然后……之前一切都好,就在之前,我们刚大赚了一笔,忽然……忽然就遇到了麻烦,盘斛师兄和天丁长老……好像都出事了。”
“好像?”
苏宇尴尬道:“那个……我太怕了,我就先跑了,他们俩在后面,遭遇了一位强者,准无敌,是的,准无敌境的强者!然后……就没然后了,我就来这了,我不知道他们死没死。”
“准无敌?”
道成凝眉道:“知道是谁吗?”
苏宇低着头,“那个……不知道,但是我看到了一人……”
“谁?”
道成都快忍不住了,你他么说啊!
你好磨蹭!
你知道吗?
苏宇小声道:“摩多那!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我跑的时候,摩多那好像追了我一下,然后……他就没追了,好像故意放我跑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跟踪我来的,殿下,我没办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来了恭王府,找殿下了,他现在也许就跟着我们。”
道成变色!
摩多那?
摩多那为何要杀盘斛和天丁?
泰禾也忍不住低骂道:“好大的胆子,他敢杀盘斛!”
苏宇急忙道:“大概是没死,我看了一下,没有日月坠毁异象,可能是被生擒了!是不是想找我们谈条件?”
他看向泰禾,紧张道:“师伯……这次……我不是故意要跑的,可我觉得,好歹得有个人活下来给殿下报信,我不是故意跑的,真的,我没想跑……”
他害怕极了!
临战而逃,这在任何种族,都是无法容忍的。
泰禾黑着脸,道成倒是安慰道;“没事,师兄留下也只是送死,对方来了准无敌,师兄先离开,是明智的选择。”
苏宇脸色有些尴尬,“不是,我没殿下说的那样,但是,我是真的没有放弃盘斛师兄的意思,可那时候,我是真的没办法,殿下,师伯,我真不是怕死,我只是怕殿下不知道消息,被摩多那算计了,真的!”
泰禾都无语了!
你还挣扎什么,你就是怕了,你才跑的!
他皱着眉,懒得和他计较,现在道王一脉的人越来越少了,惩罚灵恒也没用,何况,遇到准无敌,他留下没任何作用。
两位日月七重都被擒拿了,正如灵恒说的,现在好歹知道了消息。
否则,都不知道出事了。
泰禾狠狠瞪了苏宇一眼,眼中日月轮转,朝远处看去,四周无人,他皱着眉,看向道成,“殿下,摩多那想做什么?”
道成没回话,继续盘玩着手中的一枚神文。
苏宇都有些好奇,玩啥呢。
这家伙,经常看到他在玩神文。
盘完了一下,道成忽然脸色一白,手上那神文炸裂,噗嗤一口鲜血喷出,低沉道:“凶兆!师伯,师兄,不要管了,这是命!盘斛师兄的事,我们迟早会报仇,不是现在!摩多那没多久可活,不用现在和他血拼……”
苏宇急忙点头!
泰禾脸色一变,看向苏宇,再次瞪了他一眼。
你这表现的太明显了吧!
苏宇有些无奈,低着头,“师伯,他……他有准无敌撑腰,我们……我们除非也能喊上准无敌,可是,谁愿意为了我们,得罪摩多那?他是魔皇看重的人,是未来身的预备人选,师伯,现在魔族的魔王也许都在盯着,我们和他血拼,仙族这边,哪怕玄赫仙王都不会为了我们出头的。”
苏宇一脸诚恳道:“师伯,算了吧,盘斛师兄和我关系也很好,可是……殿下为重!您出了事,那殿下怎么办?我倒是没关系,也愿意去征战,可是,我实力太低微……”
泰禾心累,“行了,你敢去吗?你要是敢,你就不会逃了!”
苏宇尴尬,“师伯,我……”
“闭嘴!”
泰禾哼了一声,看向道成,“殿下,那……真的不管了?”
道成沉默了一会,“师伯,没法管!盘斛师兄也许没死,可是……我们管不了,没办法去营救。”
苏宇急忙道:“对,可以找猎天阁!天丁也被抓走了!”
“别想了!”
道成摇头,“天部部长在通道那边,不会为了一个长老和魔族死磕的!”
苏宇遗憾无比,又暗暗松了口气。
这态度,看在泰禾眼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当然,他知道灵恒怕,那是准无敌,可是这家伙,磨叽个没完,一旦生死关头就怕死,这次跑了,丢下了盘斛,下次遇到危机,他敢上吗?
头疼!
这家伙没出事,倒是盘斛出事了,也是让人无语。
很快,三人回到了刚刚那地方。
玄无极见道成面无表情,泰禾有些愤怒,灵恒一直低着头,不由笑道:“怎么了?若是有麻烦,可以和我们说说,都是自己人,没必要客气。”
道成笑道:“没事,耽误大家时间了……”
他刚说着,苏宇却是急忙道:“玄无极殿下,摩多那挑衅我仙族,他杀了我盘斛师兄!”
“……”
道成皱眉,扭头看向苏宇。
苏宇却是一脸担忧,传音道:“殿下,让他们去和摩多那死磕,我担心摩多那盯着我们,我们不去,让玄无极他们去找摩多那!”
“……”
道成无语,你把玄无极当傻子吗?
他会去?
玄无极一听到摩多那的名字,果然也有些别扭,笑道:“灵恒师兄,摩多那和我们没打过什么交道吧,是不是……”
苏宇急忙道:“真的,是摩多那,他带着一位准无敌,杀了我师兄!还口出狂言,仙族都是垃圾……”
玄无极黑着脸!
不是针对摩多那,而是苏宇。
去你的!
摩多那说不出这话,你这家伙,添油加醋的太厉害了!
苏宇不管,大声道:“真的,他带着的那位准无敌,大骂我们,说我们仙族都是废物,不敌他们,随意一个魔族都能打爆我们,打爆天榜,打爆所有人……”
其他几位天才也忍不住了,一位青年幽幽道:“灵恒前辈,话可不能乱说!”
苏宇心中腹诽,乱说啥!
就是乱说!
就让你们知道是乱说,但是没证据,也不好意思不管,都这么羞辱你们了,哪怕大家都知道是乱说……最少也得去找摩多那对峙一下,质问几句,不然,仙族面子都丢完了!
大家都知道苏宇的心思,可偏偏玄无极嘴巴贱,非要问这么一句。
这下子,玄无极也是有些骑虎难下。
心中有些抑郁,好一个灵恒,不会是道成教的吧?
这话,真不好接了。
问了,灵恒说了,你不管?
那好,仙族真的没脸了。
你管……摩多那不好惹!
大爷的!
玄无极心中都快骂死灵恒了,也骂自己,道成不说,自己非要问什么。
而道成,微微凝眉,很快道:“师兄,不要乱说话!你和盘斛师兄,好端端地去招惹摩多那,被教训了,不要回来添油加醋!”
他还是不想去找摩多那麻烦,危险。
这凶兆,他感应到了。
很危险!
哪怕玄无极他们会帮忙,他也不想去。
而苏宇,则是一脸抑郁,低沉道:“殿下说的是,是我……是我有眼无珠,抱歉,诸位殿下见谅,摩多那没说这话,是我故意的……”
此刻,玄无极却是不能不当回事了,他可是仙族的这一代领袖,只好道:“盘斛师兄出事了?”
苏宇郁闷道:“对,被摩多那的人抓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被杀了……”
“我仙族和魔族,井水不犯河水,这摩多那,为何无缘无故找茬?”
玄无极凝眉道:“灵恒师兄放心,既然我知道了,不会不管,我会和摩多那交涉。”
苏宇急忙道:“让他放了我师兄就行!”
玄无极心累!
艹!
老子不想去招惹摩多那,摩多那放人就算了,不放人,那多丢脸,他又不想开战。
现在,被弄的有些骑虎难下了。
嘴贱!
非要插话干嘛?
他骂了自己几句,也骂了苏宇一阵,灵恒这家伙,故意的,就是想让自己去出头。
头疼!
可现在,身边还有多位天才在呢。
他可是想当领袖的人!
此刻不出头,这些年轻一代的家伙,能服他?
服个屁!
玄无极恢复笑容,开口道:“当然,这样,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道成皱眉道:“无极兄,府邸还没开……”
“不急!”
玄无极笑道:“又丢不了!都被人探查过无数次的院子,有好宝贝,也轮不到我们了。去会会摩多那,摩多那这家伙,真把自己当诸天第一了?带了一位准无敌就了不起?走,去会会他!”
说的大气,却是喊上了大家一起。
一起去!
8位天才,护道者都很强,日月九重的都有6位,剩下两位,一个是准无敌,一个是垃圾日月八重,算是最弱的。
加上8位天才,再加上苏宇,17位强者。
摩多那向来独行,带一位准无敌而已,自己这边也不是没有。
他说要去,苏宇却是变了脸色,急忙道:“那几位殿下小心,那摩多那不讲理,蛮横无理,我在这位几位殿下守护这院落,不给其他人进入!”
艹!
这一刻,道成都服了。
玄无极被你弄的不得不去,你倒好,你不想去。
自己这师兄……被吓破胆了吧?
丢人!
泰禾也觉得丢人,传音喝道:“闭嘴!要去,你必须得去,灵恒,你是不是以为在这我不会教训你?道王一脉的脸面被你丢完了!”
苏宇一脸无奈,很快自己道:“算了,这院子就放在这吧,我和几位殿下一起,当面和摩多那对质!”
玄无极这才释然,心中也是哼了一声。
这家伙,把我们逼去了,他想不去,想什么呢!
苏宇尴尬,却也不在意,走到道成身边,传音道:“殿下,让他们去吧,我们待会找个机会离开吧!我看摩多那不太对劲,可能就是针对殿下来的,殿下,您这边,是否得罪了他,或者和他产生了什么关联?”
道成现在也不管这些了,去看看也好,有玄无极他们在,多少保险一点,不然摩多那真要针对自己一人,自己这边还麻烦。
听到苏宇说话,他也传音道:“得罪他……这应该没有吧?我和玄无极倒是得罪了战无双,和摩多那无关,摩多那傲气,也很少和我们接触……要说关联……”
他皱了皱眉,难道和我的神文有关?
摩多那想做什么?
算了,这些事情,都需要自己弄清楚,去看看也好。
此刻,玄无极笑道:“灵恒,知道他在哪吗?”
苏宇摇头,“这个不清楚,之前那地方,他肯定不在了!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
玄无极很想说,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
可是这话,说不出口!
玄无极故作淡定道:“没事,摩多那不是隐藏行踪之辈,去问问,会有人知道他在哪的!约他谈谈!”
苏宇不吭声。
是你要去的,我可没让你们去。
打吧打吧!
打死一个少一个,在场的都挂了,我全都给你们收尸。
这边一位准无敌,外加6位日月九重,一个八重,打那边的那位准无敌,毫无难度吧?
最好把摩多那也给打死了!
那家伙,知道我身份啊。
就怕他现场揭穿我……那就麻烦了。
算了算了,还是通知摩多那一声吧,免得这家伙真被打死了,临死的时候揭穿我,实际上,玄无极他们大概也不敢打死了对方。
他有摩多那留下的一段频率,那是小范围传讯的特殊频率,其实效果一般般,还不如无敌一声吼!
不过,在这倒也够用了。
很快,苏宇在意志海中尝试传讯,还行,文墓碑虽然覆盖了,倒是不影响意志力的使用。
片刻后,苏宇传讯:“找到人了,一个准无敌,6个日月九重,一个日月八重,打死那个准无敌够了吧?但是这边未必敢主动动手……自己想办法挑拨打起来!就这样,还有,我不是苏宇!”
……
恭王府一角。
摩多那笑了。
多此一举!
非要加那么一句干嘛?
我就知道,你搞事能力一流,我让你想办法找个人杀身后的影子,你倒好,前后半小时,你找好人了,不止一个准无敌,还有6位日月九重!
果然,我找你才是正确的。
正常人,是做不到半小时内找到这么多人来找我摩多那麻烦的,你苏宇,就是变了样子,也改不了吃屎的脾气!
摩多那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淡淡道:“战奎大人,小心点,灵恒跑了,道成也许会带着泰禾找来,遇到泰禾,杀了他!”
身后,影子若隐若现,开口道:“道王一脉虽然不太强,可杀了泰禾……魔族和仙族冲突不大。”
摩多那淡淡道:“那随你,我要杀道成,谁也阻拦不了!泰禾若是杀我,我不敌,你自己看着办!”
“殿下……”
影子有些无奈,很快,开口道:“遵殿下令!”
心中却是暗骂!
祈祷着,道成别来,真开战,也不是好事,杀倒是能杀,关键在于,杀了泰禾,出去以后,道王少不得要找茬。
日月九重,那都是嫡系了!
何况,摩多那还想杀道成,更是个麻烦。
这是天榜天才,道王的孙子,杀了道成,道王肯定没完。
摩多那并未喊人。
没必要!
再喊人,影子死不了怎么办?
何况,他摩多那不是贪生怕死的性格,喊人了,影子也会怀疑,就这样最好。
……
摩多那在恭王府游荡,也没避着人,没多久,苏宇他们都知道了,摩多那去了演武堂。
那是一处极其庞大的大殿。
那边,昔年是恭王麾下和后裔演武的地方。
现在,多年下来,被人搬空了,倒也没什么好东西了,去的人不多。
玄无极其实就是随意打听一下,没想到轻松知道了摩多那在哪,也是郁闷,算了,去谈谈,放了盘斛最好,不放的话,放几句狠话算了!
摩多那,也不是那种因为你放了狠话,就找茬的人,他不会在意的。
这样,里子面子都有了!
这事,就算了了,还能真打?
开什么玩笑!
谁有那闲工夫,为道王一脉出头,到了这地步,他连让道成卜算一下危机的想法都没。
而道成,却是主动道:“我测算一下吉凶!”
玄无极虽然觉得没必要,还是点头道:“那劳烦道成兄了!”
“应该的,是我劳烦了诸位!”
说着,他手中再次出现神文。
而苏宇,此刻也在偷摸着运用神文。
什么神文?
“劫”和“静”!
他这两枚神文,都接近日月了,而道成的神文,撑死了也就这地步,看谁干扰谁好了!
“劫”字神文,能让人感觉大难临头,也能让人产生偏差,削弱危机感。
“静”字神文不用说了,老阴货大周王的神文,苏宇也一直在用,效果极好的!
此刻,道成卜算,之前苏宇没在意,现在,却是仔细看着,两枚神文迅速运转,干扰对方。
老子还不信了,你道成,比我神文更厉害?
哪怕道王嫡传,那又如何?
道王才永恒七段,大周王,据说是永恒八段,老阴货也许九段了,不比道王强?
“劫”字神文更是天生神文,还不如你?
果然,道成卜算了一阵,微微凝眉,有些危机,但是不明显,这和他之前卜算的不同,难道说,之前独自去,会死,但是现在大家一起,所以没事了?
他再次卜算,而苏宇,再次干扰。
此刻,苏宇的意志力也在迅速消耗,尽量去减少对方的危机感应,过了一会,道成凝眉,渐渐地舒展了下来,吐气道:“无大碍!”
玄无极顿时笑道:“我就知道没事!道成兄的卜算之术,那是一流,你都这么说了,大概率没问题!”
其他几人,此刻也都松了口气。
面对摩多那,大家还是有些紧张的。
现在道成都卜算了,没事,那问题就不大了。
去,撑个场面的事。
这个倒是可以!
道成此刻却是微微凝眉,正想着什么,耳边,苏宇却是传音道:“殿下,别去了吧,我们还是找理由走吧,我有些不安,来自日月的危机感应,其他人未必有事,我觉得我……大难临头!”
道成忽然看了他一眼,见他满头大汗,有些意外!
这……是真的感应到了危机?
他再次卜算,这一次却是卜算苏宇。
而苏宇,这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对方在算自己,迅速动用“劫”字神文,让自己“劫难”缠身。
道成不算了一会,脸色一变,看向苏宇,真的有危机!
灵恒师兄有危险!
这么说,自己刚刚卜算,有隐约危机,其实是针对师兄的?
他余光看了一眼,见苏宇满头大汗,不由有些意外,我们没什么事,师兄出事了?
这……摩多那不是针对我们,是针对师兄?
什么情况!
当然,他自己没啥事,这倒是不用太担心了,这么说,师兄是祸根啊!
他心中算计着,若是如此,那师兄……还是被杀了好了。
否则,师兄在,自己可能会一直被盯上!
难道是因为血灵芝的事?
想到这,他有了一点想法,对,魔族,血火魔族,极其需要这个。
道成心中想着,微微皱眉,传音道:“师兄不用太担心,我大概明白了原因……这样,师兄把天血灵芝带在身上,摩多那要的可能是这个,若是要的话,师兄便给他!”
苏宇一脸挣扎,传音道:“给他?”
“对!”
道成传音道:“东西没了可以再夺,留下命,比宝物强!”
他也想解决这个麻烦,给摩多那算了!
苏宇无奈,只好接过属于自己的天血灵芝。
心中却是腹诽,这家伙,他么都算到我危机极大了,还让我去,不是个人!
“干掉你,也是为了灵恒报仇了!”
苏宇心中想着,这可不是我非要杀你,你现在让我走,我就走了,你居然非要我去……这是逼我杀你啊!
自寻死路,那没办法。
我给你机会了!
我都劫难缠身了,特意给你看了,你都不给我走,真没办法!
苏宇心中叹息,我也很无奈的。
很快,演武堂到了。
那巨大的殿堂,此刻,高大无比的青铜大门敞开。
大殿深处,可以看到一道人影背对大家,好像在看什么,一时间,不少仙族的天才,看向摩多那的背影,都有些失神。
诸天第一天才,果然风采非凡!
而苏宇,只想说,骚包!
你他么紫发飞扬,有我黑发飞扬,白衣飘飘好看?
也就现在时机不合适,不然,非要跟你争个高下!
一行人,踏入大殿,殿门忽然关闭!
玄无极几人一惊,很快又恢复了镇定,天才见面,面子还是要有的,怕什么!
他的护道者告诉他了,就两个人。
摩多那,还有个准无敌。
我们这么多人,怕你?
该怕的是摩多那!
真的胆子大,我们这么多人,你也敢关门!
大殿前方,摩多那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头也不回,轻声道:“等你许久了!”
玄无极笑了笑,自然以为他在和自己说话,笑道:“摩多兄,之前的事,我听说了,这次来,并无他意,就是想问个分明,还有,盘斛师兄在哪?”
摩多那转身,手中盘玩着两枚圆球,轻笑道:“在这,一个盘斛,一个天丁,你要吗?”
他随意抛着两个圆球,视线对着众人,玄无极还是以为他在和自己说话。
而苏宇却是知道……这狗东西在和我说话!
去你的!
你挑衅我是吧?
苏宇心中暗骂,等着,我迟早锤死你!
他也是艺高人胆大,明知道摩多那知道他身份,他还是来了,准无敌是吧……苏宇不敌,但是不怕!
星月在这,我开阳窍也有日月九重之力!
日月九重,再动用一些手段,打不过,逃命还是有一点把握的。
真不行,喊老周,干你们!
谁怕谁啊!
赌一次,赢了,我把仙族天才都给吃了,一网打尽!
那就赚大了!
是的,一网打尽!
苏宇看到玄无极他们的那一刻,就打了这样的主意,我让仙族这一代,全部完蛋!
玄无极、道成,其他几人,都给我进书一游!
前方,摩多那看的就是苏宇。
至于玄无极……他眼中无他。
哪怕玄无极进入了山海九重了,他现在才山海一重,他眼中也无此人。
哪怕道成,都比玄无极更重要点。
这一刻,摩多那也是心中感触万千,他看出来了,苏宇,心太大,他要把这些仙族都给吃了!
好大的野心,好大的胆子!
摩多那笑了,忽然笑了,这样的胆子,这样的魄力,才能帮自己,否则,谁敢招惹魔皇?
一般的无敌都不敢!
而苏宇,他敢!
是的,苏宇敢。
摩多那需要的就是这个,别的人,不靠谱,唯有苏宇这样的无所畏惧的妖孽,才能帮自己,去做到一些东西。
因为,这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