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w9xg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愛下-第三百三十二章 滅佛之思,栽贓修羅讀書-sgk7r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夔牛在无声的示威。
并且,还落到了曦的眼中。
对于这个,曦在认真的注视了一眼后,便老神在在的收回了视线,耷拉着眼皮,像是浑然不在意夔牛的威胁。
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毕竟,单从眼下的结果考量——
他一身完好,就是被精神病症患者给恶心了一下,毛都没掉几根,全过程有惊无险。
反观夔牛,被东华帝君一剑劈掉半条命,生死边缘徘徊了好几次,到最后甚至还被明面上逼迫去职——哪怕只是做个样子,等风声过了再火速提拔上去。
综合着评价。
曦背后的势力靠山,巫族和巫族的盟友,已经替他找回了场子,生动告诉了世人,什么叫做树大好乘凉,别人只有背影,他却有背景。
只是,话虽如此。
曦满不在乎的表情下,那眼帘的遮挡中,却有幽光一闪而逝,证明他心情的不平静,在沉淀蕴育一股滔天的杀机,要等待在未来大劫中,进行清算与终结,了一段仇怨。
自己的事情,如果可以,那就要自己解决!
‘一流水准的大神通者……很了不起么……’
岁月的深处,有帝者在咏叹,擦亮了一道剑光,演绎圣道的至高,在一片沉寂宁静的暮色昏暗之中,绽放出新生朝阳的最绚烂生机,带去曙光与希望,铸就一个辉煌的时代!
……
夔牛被去职,近乎被一撸到底。
新的上升道路,去了天庭的兵部,将要从小兵做起。
考虑这一派系的大佬,是天庭的东皇……可以想见,过不了太久,夔牛妖神便会升级如尿崩,回到等同原本地位的职位,甚至有希望更进一步。
这,也算是帝俊对那反对一派巨头大司命的回应,是此事最后的盖棺定论。
有此一遭。
人族使者被当堂刺杀,天庭方面就彻底结案了。
毕竟,“元凶”都已经找到,并且让其自行了断,还有相应的预防工作也做到完美,一位一流大能做做样子的倒台了……大司命左挑挑,右找找,终是在法令相关上找不到别的合适理由,最后不得不高呼天庭众正盈朝,诸神德行兼备。
一场明面上罗睺魔祖余孽作祟,暗中却是巫妖互相攻讦碰撞的博弈,暂时告一段落。
这其中,很难分辨谁胜谁负——
妖族悍然刺杀人族使者,展现老牌霸权的强横霸道作风,顺带压制一些人族气焰,抹消其先前蓄积的势头。
而巫族方面,看起来没占什么便宜……不过闹事的地点场合,可是在天庭的一场盛大宴会上。
顺带,还抛出了一颗暗雷……接下去的时光,庞大的妖族内部,怕是要就大司命的提议,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讨论了。
思想层面一动荡。
说不得,就有一些梦想改变世界的族群,投入到了巫族的怀抱中,壮大巫族声势。
两边的棋手,对此谈不上很满意,却也没感觉太亏,还能凑活着继续下棋,看看最终的胜负如何。
而一直抱着吃瓜心态围观的路人大罗,倒是开心极了。
“此行不虚。”
冥河魔祖笑眯眯的,跟接引佛祖聊着天,“没想到,这次出门,竟能见证如此一连串的好戏。”
“是极!是极!”接引古佛连连点头,锃亮的光头闪闪发光,“眼下看来,两边都不是什么讲究神,都开始扔节操下限了……我对这场大劫未来的发展,抱以极大的期待。”
“不过呢,现在看起来,是妖族在不要脸的程度上更有优势一些……而神不要脸,天下无敌!”
“巫族这方面,还有待加强啊。”
接引古佛唏嘘感慨,声音听起来很小。
可在场的人员,哪个不是大罗?哪个不是耳聪目明?
一个个的,都听得清清楚楚,相视无言。
接引还在继续哔哔着,口灿金莲,指点江山。
“那妖族够狠辣,宴会上都有突发精神病,相比之下人族手段就欠缺了些,眼下被娲皇的身份给缠住,想扯反旗又不好下手,难免束手束脚。”
“换我来指挥的话。”
“那就直接死人!”
“在某个家伙疯牛病发作、援手又未至的关头,立刻舍弃性命,自裂神魂血肉,爆开溅满整个天庭!”
“如果可以,再让天地降血雨,有多惨死多惨,惊动整个洪荒人道。”
“这样一套操作下来,天庭方面就彻底尴尬了。”
接引古佛对冥河魔祖讲述着,让这位魔祖有些怀疑自己眼下魔道总裁的职位是不是假的,竟然有些秀不过在公司业务上唱对手戏的家伙。
“人族现在还没反出天庭,是被承认的妖族重要组成部分。”
“一位使者,代表人族出席天庭宴会,却死的那样惨烈,尸骨破碎凋零,找不到半寸完好……呵。”
“哪怕事情缘由可以被推到罗睺锅……魔祖的身上,但天庭也要大出血,娲皇可顺势发怒,捞点便宜。”
“而且事后。”
“未来人族若想伐天,也可用此作筏,都不再需要郑重考虑娲皇那边的牵扯——人道苍生,甚至还会表示理解。”
“死了一个最杰出英杰,被天庭妖神随意灭杀,现场惨不忍睹,溅满天地,这足以成为最合适的出兵造反理由。”
接引古佛幽幽道来,讲述了先前局势的又一种隐藏解法。
非常极端,极度凶狠,是弃子而争势的打法,剑走偏锋到了极致。
但,里面的确是有几分道理,让许多暗暗聆听的大罗颔首。
“可我记得,曦在人族中虽然出色,但也没到最杰出的地步……”冥河摸了摸下巴,微微抬了下杠。
“嗨!”接引不以为然,“事后追封不就完事了?”
“人族里头,有好些个不省油的灯……只要有人开了这个头,剩下的部分他们自然就能给操作补全。”
“信不信,真如我所说……曦一凉凉,尸骨被勉强收敛一部分送回去,立刻就全族悲伤纪念,有几个智者贤者开始整理其过往事迹,书写其做所作为、种种对族群功绩,将之放到神坛上,供奉万古岁月?”
“那些家伙,厉害着呢!”
“我见了,不至于发怵,但有时候也得避其锋芒。”
接引古佛感叹。
“也是。”冥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附和一声,而后摇头,“可惜了。”
“这情况只能存在于推衍中,无法亲眼看到了……曦还活着,没有死成。”
“不然,娲皇就被解套了……而人族,也不用背负道义上的枷锁,并且时刻捏着从妖族中分离脱出的筹码。”
妖族中的一位皇,造化了人族,成就了人族。
这是天大的恩情,是巨大的因果。
可若是承载了全人族希望的崽,无比惨烈、千刀万剐都不足以描述的死在了天庭手中?
什么恩情,什么因果,都是一笔勾销,再不相欠,人族反天,问心无愧。
许多大罗,都是认可。
就算对于那沉迷补锅……磨的娲皇来说,这些话也如同是晨钟暮鼓一般,震荡其心神,让她从手头上的工作收回了精神。
她先是一脸沉思,而后望向了曦,眼神莫名,似有惋惜的样子。
这让曦心头发凉,后背有冷汗冒出。
好在。
很快的,女娲就收回了目光,一脸淡定,继续补自己的磨。
别的方面不说。
在老大的位置上,女娲娘娘的确是一个靠谱的领袖,不会动不动就琢磨着手下、队友祭天,用以铺平她通往成功的路。
终是心软。
这样的性子,或许很多时候可能会成为她失败的原因,干不过那些心思和手段都狠辣至极的铁腕强人。
但,不管怎样,都能积蓄出一股庞大的力量,敬重其品德,崇拜其人格,追随其道路,为之效死。
世事就是这么奇妙。
不在乎麾下死活、全然当做棋子使用的老板,终有一天手底下全是二五仔。
而仁德圣德具备的领袖,反而多的是愿意为之赴死的忠诚者。
当然,这是指一般情况。
总会有特例,另当别论。
……
当女娲收回死亡凝视后,曦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悄悄松了一口气。
同时,他也对那瞎说话的接引在心中给划了一个叉,对佛门的好感度降低。
‘不干人事!’
‘瞎出馊主意,要我去死……小本本记下了记下了。’
心头恶念起。
曦琢磨着,迟早有一天得回报恐吓一二。
‘我是推动灭佛呢?还是推动灭佛呢?还是推动灭佛呢?’
‘来个三×灭佛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有啊!’
心底碎碎念着,顺带感慨世风日下,人心险恶。
这年头,发宏愿、扯空头支票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茬啊!
曦在感叹,佛门大佬的骚操作。
另一边,帝俊也是眼角抽动。
说实话,人族使者可以死……但要是死的血溅全宇宙,死的惨烈悲壮到无以复加,那天庭还是有些难受的。
只是,当心念微微转动后,他摇了摇头,又有些无所谓了。
‘人族,迟早是要反的。’
‘他们用什么理由反,很重要么?’
‘只要能按下去,一切都无伤大雅。’
‘按不下去……那历史,会怎么被胜利者打扮,给我天庭添上多少暴虐事迹,证明人族反天的必要性、合理性,是如何为人道苍生着想……也是必然的了。’
他很看得开,能坦然面对一切。
天庭能赢,一切都好说。
天庭输了……那也不用在意什么身后名了,多半是被黑个底朝天。
‘不过。’
‘单纯对付巫族这个对手……我还是有不小胜算的。’
‘怕就怕。’
‘被其他势力浑水摸鱼,甚至是趁着天庭惨胜后补刀……那真就是输的憋屈了。’
帝俊目光若有若无的在东华、红云几人身上徘徊,最后落到了跟接引古佛交头接耳的冥河魔祖身上。
‘该敲打了。’
眼帘微垂,再睁开后,有无尽的威严与尊贵。
星空在挪移,时空在变幻,诸神回到了天庭中的浩大庄严殿堂,一切整齐有序,像是之前的混乱征战都不曾发生过。
可帝俊的下一句话,证明了其存在,并且一些事情扩大了打击的范围。
魔道!
这是人族使者被刺一案中,天庭计划一石二鸟的另一只鸟。
相比人族这只难啃的鸟,魔道的鸟嘛……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有罗睺余孽牛夔魔君,如今兴风作浪……这令我担忧,会不会是罗睺魔祖将要归来、破灭世间的征兆。”
帝俊无视了女娲手中的磨盘,掷地有声的讲述着,“我身为天庭最高皇者,当为天地众生思量……故,责令妖帅白泽,统帅天庭易部,详查牛夔魔君此獠,检索其生前死后遗留信息,顺藤摸瓜,查找更隐秘重要线索!”
“遵命!”白泽起身行礼,接受帝命,“陛下稍待,臣化身即刻行动。”
“速度要快。”帝俊指示。
“陛下勿忧……牛夔已死,没有了阻挡,对我辈大罗而言绝不成问题。”
白泽道。
一君一臣,一唱一和。
顿时,让不少神圣感受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
那接引古佛,先是一愣,而后看向身边冥河,目露同情,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冥河初时没揣摩过味来……可有接引这眼神,立刻便洞察了因果,脸色开始泛黑。
果不其然。
很快,就有一位妖神,带着牛夔魔君的“遗物”而来,涉及到许多隐晦的交易、契约。
至于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牛夔魔君所书……
那就像夔牛大圣的入魔一样了。
真的不能再真!
白泽妖帅接过,微微一笑,开始了汇报,让诸神见证。
那些信息中,并没有特别直接的栽赃。
但是呢。
却又很隐晦的,用牛夔魔君这罗睺魔祖心腹的口吻说明,伟大锅祖的余孽开始聚集,组建组织,立下纲领,重新又分散潜伏,暗中积蓄力量。
现如今。
他们已经影响到了洪荒顶尖的力量,渗透进某位魔祖的麾下,让属于魔道的一支重量级征伐大军诞生,是真正专司杀伐破坏的战斗族群!
其数浩浩,计划中最终成型时将不输巫族!
纵然在潜能上,比不得巫族的个体……可因为专精杀伐的缘故,真的打起来,谁死谁活还真的难讲!
“哗!”
帝俊听着,立刻起身,动静巨大。
他面露震怒,“岂有此理!”
“罗睺余孽,竟然妄想复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