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w7oh精彩都市异能 大國戰隼討論-第653章 史上最強拉桿(爲小大通吃盟主加更)展示-4sn1v

大國戰隼
小說推薦大國戰隼
噗咚国际机场进近台没办法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塔台身上。警方给机场来电话告知情况不久,部队的通报也到了,同时到的还有命令。没错,就是命令。空军区域管制中心命令噗咚国际机场塔台尽全力保障81198号战机的备降。
此时除了李战和牛军,谁也不知道飞机出现了火情,备降变成了迫降。实际上按照规范来判定的话,左发停车的情况下进行降落就属于迫降了。
通讯系统的彻底瘫痪让81198号战机的形势变得异常严峻起来,噗咚国际机场对李战来说是一个非常陌生的机场,他自始自终都没有到过那里,对该机场的了解只存于航图和干巴巴的纸面介绍。
在无塔台引导的情况下进行迫降,能不能找到跑道都是个问题!
“师妹!快拿航图找跑道!印象中噗咚机场的飞行区就在海边,但是无能见度的情况下我没办法一次性判断正确,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李战大声说道。
好在前后舱不是隔绝的,大声喊着说话的情况下两人是能够进行交流的。
牛军连忙的拿出航图迅速找了起来,可是她发现没有光,正要说话的时候李战就递过来一把手电了,说:“给你手电!”
“师兄你那携行包怎么跟百宝箱一样什么都有!”牛军诧异地说。
李战大声说,“以前搞夜航的时候遇到过座舱断电的情况,从那会起我就留了个心眼只要飞行就随身带着手电,以备不时之需嘛!”
“你师兄你还有什么空中险情没遇到过的?”牛军哭笑不得,寻找噗咚国际机场的动作却没慢下来。
李战笑着大声道,“多着呢,我都想好了,等停飞了就把经历过的险情总结起来写成一本指导手册。别的不敢说,这方面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牛军找到了噗咚国际机场的飞行区,非常大的飞行区,大声说,“那绝对是黄金手册了!找到跑道了,你自己看吧!”
说着就解开安全带半蹲起来把航图连同手电递过去,她已经用荧光笔把噗咚国际机场飞行区的位置标注了出来。
李战单手接过来,另一只手要一直控制着操纵杆。这个时候战机操纵杆在中间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如果是侧杆,换手总是不如中杆的方便。他咬着手电照航图,一眼就看到了牛军圈出来的位置。
通过仪表台给出的飞行参数,李战迅速判断了自己的位置,然后计算出和噗咚国际机场飞行区之间的位置关系,很快就心里有数了,就在正前方是公里处!
“师兄前面有飞机!”牛军突然大喊。
李战猛地抬起头来,看到前方有防撞灯,正在迅速的变大,眼看就要撞上去了。那是一架正在降落的国际航班重型全货机,庞大的机身就像是挡在李战前面的一堵墙。
他双手猛地用力拉杆试图紧急爬高,突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操纵杆断了!
李战看着手里那半截操纵杆满头都是问号?
来不及多想他赶紧把那半截操纵杆放到一边然后去抓残留的那半截操纵杆继续向后拉,战机疾驰冲过去,李战不得不减速,然后战机堪堪的擦着前方空客-330全货机的垂尾飞了过去。
机长猛然看到一架飞机带着火几乎是擦着自己的脑袋飞过,吓了一大跳之后连忙呼叫塔台,“噗咚塔台!我看到他了!机腹有明火,已经超越我向跑道飞去了!国航123。”
“着火了?”塔台的首席管制员都傻了,“国航123做好复飞准备,噗咚塔台。”
“做好复飞准备,国航123明白。”机长全神贯注起来,盯着带着火朝跑道狂奔的81198号军机。
在天上的飞机都接到了噗咚塔台的指令,要求他们帮忙观察确定81198号军机的情况,一切为了保障81198号军机的迫降。如果他们知道此时此刻部队正在西太平洋海域打击海盗,而迫降本场的81198号军机刚刚立下了汗马功劳,恐怕会更加的不惜一切代价。
“师妹!我操纵杆断了!”李战哭笑不得地喊道,“幸亏我戴了白色劳保手套,现在抓着残留的那小半截勉强控制着战机姿态,做好随时跳伞的准备啊,如果要坠机,我得把飞机摔在没有人的地方!”
噗咚国际机场的两条跑道都是沿着海岸线方向部署的,是南北走向,在降落航线上向右侧看不远处就是海边。李战看到跑道的时候,塔台也看到他了。民航机场的跑道两侧有非常明显的标示灯,这对此时的李战来说几乎是救命稻草了,否则他根本看不清楚跑道的具体位置。
牛军早都做好准备了,还有闲心开玩笑,“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参军之后我就做好心理准备随时献出生命了,师兄你不要有心理压力,放心大胆地操纵吧!”
“操纵个屁了,剩下小半截操纵杆几乎掰不动了。”李战无奈地大声说,没有被牛军的情绪影响到丝毫。
牛军大吃一惊,“什么?你把操纵杆拉断了!?”
“昂!”
李战扫了一眼液压油表,“液压油在泄漏,情况很危险了,我得高速着陆,做好防冲击准备!”
噗咚塔台上的管制人员都傻逼了,怎么办怎么办,无办法,联系不上的情况下能做些什么呢,只能加派应急救援人员,然后只能看军机飞行员的了。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12月25日凌晨4时05分,我在塔台值班,雷达发现一架不明飞机正在向本场接近,我们进行了持续呼叫但是没有回音,后来接到警方和部队的通报,是一架发生了故障的军机要迫降本场,到了目视距离后我们看到了军机带着明火以每小时四百三十公里的速度着陆……”事后空军事故调查组过来调查的时候,噗咚塔台的管制人员们如此说道。
做好了降落准备后,李战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控制残留的小半截操纵杆,他从来没有用过这么大的力气操杆。与此同时他还要随时关注相对高度以及机头的指向,本来就有偏差的方向舵也要进行纠正,李战恨不得把第五肢都用上!
李战突然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吃惊的动作——他更换了机头指向,机身纵轴从与第一跑道对齐变成了对准了左侧的平行公路!
“他在干什么!保持姿态还有成功的机会为什么在关键时刻更换了指向?”噗咚塔台的一名管制员猛地站起来大声说道。
另一米高管制员说,“他可能判断失误了!可惜了!”
首席管制员却是经验更丰富,他看了一眼在后方的国航123,沉声说,“他是为了后面的国航123,他并不知道国航123随时可以复飞,所以选择腾出了跑道。”
“不能吧!都什么时候了还想到这些?傻不傻!”
“当兵的是挺傻的。”首席管制员淡淡的说,突然爆发出来,“快让应急救援队过去!北端的平行公路还在施工!”
陷入短暂沉默的塔台顿时疯了一般忙碌起来。
一名年轻的女管制员抹着眼泪咬着牙低声说,“大傻逼!”
哪怕是在生死关头,李战首先想到的依然是后面那架空客-330全货机。他知道如果他选择在跑道上着陆,如果摔在跑道上的话,一定会对那架空客-330全货机形成威胁的!
他的思路异常的清晰,选择非常的干脆利落!
得益于过硬的飞行技术,后起落架顺利触地,这时候李战吼叫着用力向后拉杆同时收掉油门,机头慢慢的抬了一下,老飞豹保持着后起落架触地。平行公路的质量显然比不上跑道,而且那是最外侧的滑行道,
李战慢慢松操纵杆,机头却突然的猛地落下去,前起落架重重的的落在平行公路上,依然有每小时四百公里速度的战机前后摇晃了一下,李战竭力控制着,然后放出了减速伞,同时踩死了刹车!
让他想不到的是,这条平行公路居然是未完工的,充其量也就一千米!
“妈哟,真是人倒霉喝水都塞牙。”李战大喊道,“师妹!你也踩刹车,用尽你的全力!”
“是!”牛军使出了吃奶的力踩下刹车踏板!
老飞豹拖着双减速伞风一般向前冲,轮胎锁死滑行很快就没了,轮毂继续和平行公路进行摩擦,碰撞出耀眼的火花,速度在下降,但是远远达不到理想的下降率。
前方是一大堆海沙,抓紧时间通宵施工的工人们接到了通知迅速撤离到边上,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架战斗机带着火冲向工地!
谁知,当李战看到那一大堆好几米高的海沙的时候,却是哈哈大笑,“他妈的天无绝人之路啊!”
老飞豹以每小时一百多公里的速度一头扎在了那一大堆海沙上,海沙堆赋予了强大的缓冲力,老飞豹终于停了下来。
世界顿时安静了下来,塔体上的管制人员们也都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呆呆的看着远处撞在海沙堆上的81198号军机。
连空气都似乎停止了流动。
消防车救护车等救援车辆刺耳的警笛声似乎才冲破阻碍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但是有比他们速度更快的——躲到一边的工人兄弟们猛地反应过来,大吼着冲过来,有的拿灭火器,有的扛着梯子,二三十人就往上冲。灯光下他们都看到了垂尾上的八一军徽,红着眼就往上冲救人。
座舱更加安静,连仪表台什么的都不动了。李战抬起头来晃了晃脑袋,眼前的场景总算是稳定下来了,他左右一看,耶,连火都不用灭了,老飞豹的穿过了海沙堆,机腹发动机舱那里的明火被海沙也掩灭了!
“哈哈哈!”李战仰天大笑,猛地想起牛军,连忙解开安全带打开座舱盖站起来转过身,却看到见牛军低着头一动不动。
李战顿时急了,大声喊起来,“师妹!师妹你醒醒!你醒醒……”
牛军突然抬起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灯光下脸色有些古怪,她嘴角微微抽动着低声说,“师兄,我好像尿裤子了,刚才一阵劫后余生的快感袭来……”
???
李战满头的问号。
然后猛地反应过来,再也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牛军气得就要站起来打人,结果忘了解安全带,等她解开安全带后,工人兄弟们冲过来了,她也就不好发脾气了。
李战神神秘秘地低声说,“其实我也尿过裤子,那会儿是刚下部队,在降落的时候撞鸟了,跳伞之前就觉得裤裆一热,然后就尿了。没什么的,正常的生理反应。”
“我可怎么见人啊!我不下飞机了!”牛军羞得脸色通红。
恐怕谁都想不到连死都不怕的牛军会因为尿裤子而感到无地自容,她是女人,但是她是女军人!是要面子的军人!面子就是荣誉!无荣誉宁愿死!
李战低声说道,“这大晚上的看不见的别怕,再说了,飞行服吸汗能力很强,你穿的是制式裤裤吧,那更没问题了,放心,不信你看,外面根本看不出来。”
牛军低头认真一看,耶,真的看不出来。
李战嘿嘿笑道,“这就是经验不足的后果了,我就不怕尿裤子,我还故意拉裤裆里呢,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我穿了成年纸尿裤,长途飞行必备。”李战得意地说。
牛军撇嘴,“真恶心。”
顾不上闲聊了,李战冲跑到跟前来的工人兄弟喊道,“工人同志们不要靠近!飞机有发生爆炸的危险!快离开这里!”
“你们快下来!”工头模样的中年人安全帽都扔了,赶紧的吧梯子架过去,就着急忙活地招呼李战他们下来。
李战没办法,让牛军收拾好东西顺着木梯子下去,然后自己最后下。飞机发生爆炸的可能性极小,但是李战还是担心在这样的撞击下航炮弹仓里的炮弹存在燃爆的危险。
“女娃啊?快过来快过来!”五十多岁的工头一看有个女飞行员,赶紧的过去扶着她往安全的地方撤。
李战把飞行头盔交给牛军拿着,从工人兄弟的手里拿过来灭火器就朝发动机舱的位置喷,看到有工人拉过来消防水管,他连忙过去抢过来,又朝航炮弹仓的位置喷水降温,同时不断地挥手把工人们驱赶开。
此时,应急救援队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