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6wy扣人心弦的小說 孤島諜戰討論-第七百四十一章 沉寂相伴-xyre0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两天之后的下午,沈爱平给九风茶楼打了个电话,他激动的告诉胡孝民,“生意”成交,可以喝一杯。
没到一个小时,化装之后的胡孝民,就出现在久安里沈爱平的住处。
沈爱平见到胡孝民后,双手在空中挥动着,兴奋得手舞足蹈:“胡处长,成了!账本和经费都在这里,整整五万美元。”
法币刚发生时,一美元约能兑换四法币。可这几年法币不断贬值,一美元能换十二至十五法币。也就是说,五万美元差不多相当七十万以上的法币。
他可以分到二万五千美元,拿着这笔钱到美国,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胡孝民对钱不感兴趣:“我看看账本。”
沈爱平犹豫着说:“胡处长,这钱……”
胡孝民不以为意地说:“你分就是。”
沈爱平原本还有些担忧,胡孝民看到五万美元会不会后悔。看到胡孝民的态度,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胡孝民一边翻看着中统上海潜伏组的账本,随口问:“这两天你都做了些什么事?”
沈爱平把箱子里的钱一叠一叠的拿出来,心里在轻声数着,嘴里的话根本没过大脑:“与顾慧英见了面后,就在家里等着焦一诚送钱。除了三顿饭,一直没出过门。”
胡孝民低着头看账本,又问了一句:“你对顾慧英的回门计划怎么看?”
沈爱平笑嘻嘻地说:“如果真能打入中共,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们的宗旨是和平反共建国,只要是反共,哪怕与中统真的人生也未尝不可。”
胡孝民拿着账本,走到沈爱平身后问:“你手里沾过共产党的血吗?”
沈爱平一边分着钱,漫不经心地说:“那是当然,上个月在南京,刚杀了个地下党。”
身为特工总部的人,以前又是中统的人,手上怎么可能没沾过共产党的血呢。
胡孝民轻声说道:“那我就放心了。”
沈爱平正要说话,突然感觉脖子被一根细绳勒住。他连忙用双手去挡,可绳子的力量太过强大,他只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哪怕张着嘴,也吸不进气。
“咔嚓!”
沈爱平最后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声音,这是他后颈的一处脊柱骨断裂的声音。
胡孝民望着沈爱平的尸体,淡淡地说:“这是最好的结局。”
之所以没从76号调人,除了因为担心被顾慧英认出来后,更是担心会在这个时候下不了手。毕竟就算是条狗,相处时间长了,都会有感情的。
胡孝民在确认沈爱平已经死亡后,并没有急着离开。先将桌上的美元全部装进皮箱,沈爱平被财富迷住了双眼,五万美元也想分一半,也不想想有没有命花?
装好钱后,胡孝民再仔细搜查着整间房子,同时将自己曾经留下的痕迹全部清除。在二楼的阁楼,他找到了电台,这是好东西,要带走。
在沈爱平的枕头下面,发现了一把勃郎宁1910手枪,卧室的书桌抽屉里,发现了一千美元三千法币和五千中储券,还有四根小黄鱼。
显然,这些是焦一诚给沈爱平的“零花钱”,现在都便宜了胡孝民。
五万美元,胡孝民送到了延年坊7号。这是他近年弄到的最大一笔钱,他不想分给任何人。而抽屉里的那些“零花钱”,在胡孝民看来,也确实是小钱了,他准备送给赵仕君。
偷梁换柱计划,因为沈爱平的死,正式寿终正寝,他也得给赵仕君一个交待。
胡孝民提着一个小袋子,连夜去了高洋房赵仕君的办公室,神色略有些慌张:“部长,出事了。我接到沈爱平的电话,晚上约在他那里见面,可到了之后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的,进去一看,人已经死在屋内,是被人勒死的。”
赵仕君诧异地说:“被人勒死了?之前他跟你说了什么?”
胡孝民叹息着说:“他在审焦一诚的账目,还查到焦一诚贪污,让焦一诚把潜伏组的经费全部交上来。他告诉我,焦一诚确实有贪污,也答应把潜伏组的经费交给他。今天晚上,我就是与沈爱平商量如何把焦一诚弄掉,这样的话,潜伏组就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中。哪想到,沈爱平竟然遭了毒手。”
赵仕君喃喃地说:“你的意思,沈爱平死在焦一诚手里?”
胡孝民把袋子里的一千美元、三千法币、五千中储券,还有四根小黄鱼摆到桌上,一边摆一边说:
“部长,这是从沈爱平家里搜到的,还有把枪和一部电台放在车上。”
赵仕君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了:“这么多钱?”
胡孝民说道:“这些钱就放在抽屉里,应该是焦一诚给他的零花钱。显然,凶手根本不是为了钱。枪放在枕头下没动,显然,沈爱平对凶手没有警惕心。沈爱平说他手里有中统上海潜伏组的账本,我找了一遍都没找到。”
赵仕君看着桌上的钱,不由得有些妒忌:“零花钱?焦一诚真他娘的大方。”
胡孝民说道:“不是焦一诚大方,而是手里确实有钱。五福公司每天都在赚钱,这些利润应该都是潜伏组的。如果沈爱平能拿到这笔钱,我相信至少有几万美元。”
赵仕君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胡孝民笑了笑,将桌上的钱推到赵仕君面前:“这些既是焦一诚孝敬沈爱平的,我就借花献佛。沈爱平的枪和电台,我想留下,有备不时这需。另外,魏生凡的密码本可以交给电务室了,至于魏生凡嘛,他的替身死了,留着似乎没什么用了,拿他给沈爱平报仇吧。”
钱都已经在自己手里了,还怎么压榨焦一诚呢?现在要做的是收尾,把魏生凡也弄死,让一切归于沉寂。
赵仕君点了点头:“好吧,这件事你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