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k8c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ptt-70 沉湎污濁讀書-ws5r8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集合所有人花费了不少时间,不过希拉克略既然愿意用这样的方法那也就说明只有这种办法。幸运的是这一次进来的人们不管是运气还是实力总算是够强,到最后也没有谁真的在那个虚幻的监狱内出事。
“原来是这样……”最后一个是出来的是祝沁源,也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把自己衣服杀成了橘白重刑犯囚服的人,幸好她的财宝够强而且没碰到什么难缠的囚犯。
“这样的话最初那个关于身份的提示有什么作用吗?”柳云清问道。
“那是从前的监狱使用的规则,当然现在还有一些用处……狱卒和典狱长要获得旧日篇章会轻松不少,不过也完全无法和囚犯有任何交流。”希拉克略将门关上,回答道。
确实,蓝荼五个人并不在这里,看起来是早就已经出发了。而陆凝等人作为“囚犯”还得慢慢碰运气找到旧日篇章离开监狱才行。
“现在,把你们的旧日篇章拿出来。”希拉克略点了点人数,大声说道。
众人都把自己的手册捏在了手中。
“这是只有监狱里才使用的物品,一旦你们离开,旧日篇章会自动回到监狱上层中,所以一旦离开,你们就不要想着再回来了。你们已经互相交谈过,也都知道它最重要的作用是保证你们在深宫囚牢内的清醒,不过也不光是这一个用处。”
希拉克略抬起手指指了指站在最前面的袁捷:“你带炭笔了吗?”
“啊?”袁捷愣了一下,摇摇头。
“给他。”
旁边一名军盾的士兵递给袁捷一根小指长度的炭笔,袁捷接过来还是有些发愣。
“旧日篇章本身作为笔记的功能有三种,这三种功能能帮你们在深宫囚牢里存活。第一,书写当年的人名,可以得到这本篇章内记录的和这个人有关的事件记录,你能补充的人名越多,事件也就越完整。第二,书写自己的名字,它能为你目前的状态进行一个总结概括,你们可以以此检查自己的身体和精神是否完好,身上是否多了什么不知名的隐疾。第三,释放旧日魔法,如果你们在深宫囚牢内找到类似符号一样,并且保存完好的图案,将它描摹在上面,便能得到一个一次性的魔法——注意,同一本手册再临摹也是无效的,而每个人也只能拥有一本旧日篇章,所以珍惜每个魔法的使用机会。”
希拉克略说到这里,环顾了众人一眼,发现所有人都在认真听,这才点了点头:“每个人可以领三支炭笔,如果没有了,可以使用血液替代,也只有这两种物品才能在上面写字。另外你们已经没有退出的机会了,除非从深宫囚牢离开,才能回到王宫当中。谁还有问题?”
“请问这三种书写的效果都能保留多久?”陆凝马上抬起手。
“前两种大约维持五分钟,而魔法在你使用完毕之前会一直都在。”
“可是我的手册只有二十页。”陆凝说。
“那就意味着你有二十个位置……注意,一张纸上只能使用一个功能,如果你们因为乱用而导致功能区不够,很可能死在那里。”希拉克略走向传送阵,捏起一片绿色的火苗丢了进去,传送阵很快就散发出了阴森的蓝绿色,不断闪烁起来。
“和监狱里一样,深宫囚牢进去后也是随机落点,不过不会再有任何限制。之前那五个人已经先行一步了,你们如果准备好了的话也能出发。”
“一般需要多久?”袁捷急忙问。
“那要看你运气多好了。”希拉克略负手站到了一旁,“如果你们状态没有问题,军盾就不会管你们。如果你们在底下沾染了什么坏东西,就别怪我的士兵当场格杀了。”
“那么……咱们出发吧。”连笔生挑了挑眉,“毕竟也没得选,使我们自己要进来的不是吗?”
“走。”让第一个迈步走向了传送阵。
=
坠落感……
“这鬼地方怎么怪物这么多的?不对,这里好像已经不是同一个地方了?”
一个混合着回响的声音回荡在漆黑的地下,紧接着,金色的火开始展开,破碎的翼被盛燃的火重新填满,同时人的身上也泛起了火光,金焰螺纹沿着她手中的长枪盘旋而上,在枪尖的位置形成了如同蛟龙盘绕的形状。
晏融的双瞳也在燃烧,她完全不明白自己现在跑到什么地方来了,她只记得自己在破碎镜墟里一路杀死了不知道多少怪物,每杀死一只怪物,自己和自己的财宝似乎都多了一分完整。渐渐的血光变成了血焰,血焰镀上了金光,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经历了多长的时间,也不知道这个场景是否已经结束。
“好像是地下深处。”晏融照亮四周之后仔细观察了一番,“古堡还是什么?全是石头,破碎镜墟那地方至少比这里亮……嗯?”
她轻轻甩了一下长枪,一粒金色火焰命中了角落里刚爬出来的一团黑块,立刻将它炸成了碎片。
“这里还是有怪物啊,刚刚那只倒是挺弱……”晏融走近了一点,看了看那些还在蠕动的肉块,反而是有些见怪不怪了,等着金焰将它们烧光后才抬头看了看四周。
“空气很糟糕,有种令人不舒服的味道。还有点别的什么……感觉像是精神扰乱?啊……怎么偏偏我没见过暗黑贤者……”
晏融烦恼地抓了抓头发,周围的道路四通八达,她很快就放弃了寻找正确道路的打算,随便选了条路就走了过去。
在金色的火光彻底消失之后不久,陆凝便出现在了这里。
“怎么有种灼烫的味道?这里发生过火灾吗?”她一边咕哝着一边打亮了火焰。
确实没发生过什么火灾,不过是有种味道而已,空气条件似乎也不是很好,周围都是石头柱子和高大的隧道,虽然说是囚牢,可实际上却更像是大教堂一类的样式。
她拿出旧日篇章,先写了自己的名字。
【陆凝——黑刻。
身体状态:好
精神状态:好
意志状态:坚定
正面状态:无
负面状态:无
环境状态:毒素瘴气、心灵扭曲、压迫意志。】
“算好事吧。”陆凝对这个糟糕的环境本来就不抱什么指望,深宫囚牢恐怕早就变成了这个世界的另一个地狱了,这些外部状况还没影响到自己就算是好的。
她走进了一条有许多格子窗的走廊,虽然说是格子窗,可是从窗口向外面看去只有黑,连火光都照不到外面。陆凝怀疑这里根本就是某种异空间,可惜无从求证。
走廊不长,她来到了一间有很多椅子的方形房间内,房间墙壁的一个凹槽中嵌着一个粗劣的神像,让这里好歹看着有点像是个祷告室了。最前排的椅子上摆着几个石雕,勉强雕成了人在祷告的模样,也是粗制滥造,甚至连五官都没刻。
就在这时,陆凝看到自己那还没消失的状态中,正面状态忽然从“无”变成了“聆听神言”,紧接着她的头脑忽然变得一阵清明,心中对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也充满了信心。
“这究竟是不是正面状态啊?”陆凝皱起眉,凭着忽然昨日的情绪压制她很快就把这股心血来潮的劲给压了回去,可光是进了个房间就会受到如此影响,而如果刚才不是她看到了手册上的变化,恐怕还会以为是自己的想法。
思虑片刻,陆凝决定先试试,她按照自己那股突然出现的自信所指点,往祷告室右侧走了过去。穿过一扇已经只剩下门框的门,她发现自己走进了一间用很多兵器装饰起来的屋子,被武器架所围着的地方是个和柔道场地差不多大小的圈,自己要么将这些武器架都推开,要么就沿着唯一留出来的路走进那个圈子里面。
“哪里不对?”陆凝盯着这么明显的陷阱,还是先思索了一下。
首先深宫囚牢的安静程度有些超乎想象,她来之前是做好了面对群魔乱舞到处危机的准备的,然而自己除了一点空气污染以外什么怪物都没碰到。其次是这个结构设计实在不像是现实中的任何建筑,换句话说所谓的深宫囚牢应该完全利用记忆呈现,更极端一点或许这个囚牢本身就是一件财宝。第三,她回头看了一下,刚刚通过的门后已经模糊不清了,她试着走回,但只能触碰到一片黑暗。
陆凝没有碰那些武器架,而是走到了圈子中。当她整个人踏进去的瞬间,背后的武器架忽然咔啦一声合拢了,天花板上投下了白光,一个非常模糊的人影出现在她的前方,双手举着一把剑和一把刀。
【你喜欢用剑还是用刀?】人影发出了非常凶恶的吼声,只是声音垂垂老矣,根本没有任何威势。
“剑,我喜欢走轻快的路线。”陆凝随口说道。
【但你佩戴的是刀!】
“它们的轻快可不比剑差,要试试吗?”
说完这句话,陆凝便瞬间拔出短刀,那个人影也瞬间凝视,刀剑劈落,在短刀上砍出了两蓬火花!
一个交手中,陆凝就发现对方的力量和自己相差不多,不过技巧略强。
两次招架之后,陆凝马上转手按下长刀刀柄,利刃在兵器架之间穿梭,迅速绕向了人影背后,人影的反应也很快,反手用剑挑飞了背后袭击的几枚剑刃,甚至冷哼一声,刀锋上猛然聚集了大量的白色气流,陆凝耳边也听见了风吼阵阵,在这样的小环境下根本没办法躲避,不过她也没准备躲避。
砰砰砰!
元素手枪在陆凝手中连环开火,这个能藏在袖子里的精致武器要的就是一个快,人影还没完成聚气,便被各色元素炸裂的光芒吞没,那即将成型的狂风也化为乱气流吹散开来,两把刀剑当啷落地,慢慢变成和尘土一样。
“枪这东西远近都能打不是更方便?”陆凝蹲下检查了一下,发现两把武器真的变成了土,没有什么收获。不过另一个兵器架缓缓挪开,给她让出了新的路。
“啧。”
她只能继续往前走了。
这个深宫囚牢与其说是囚牢,倒不如说是个会遭遇各种离奇事件的地下城,她怀疑这些都是国王处理那些灾难的所见所闻,什么会给你端上一碗不知名食物的恶魔厨师,长着七只手会问你七个问题的雕像,一面涂了一大堆涂鸦的墙壁……就那个墙壁还浪费了陆凝快半个小时在旧日篇章上画了一遍,结果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偶尔会需要战斗,却也不是那种敌我差距悬殊的,陆凝觉得甚至还不如屠夫的水平。
当她来到一个摆了一张沙发和一张茶几的六边形房间后,发现什么都没发生,而除了自己来时的路还有五个门,陆凝干脆在沙发上坐下,仔细想着一路的所见所闻,有些谜题还有点难度,不过即便无法凭智慧破解也能硬闯,一路可以说有惊无险。
“但是总觉得怪怪的……”她取出旧日篇章,再次写下自己的名字查看了一下。
【陆凝——黑刻。
身体状态:普通
精神状态:恶魔偏移、敞开心扉
意志状态:疑虑
正面状态:聆听神言、符文亲和、孩提回忆、死亡预警
负面状态:精力枯竭、混乱心智、污浊侵蚀、走向绝望、血腥狂热
环境状态:碎心瘴气、恶魔低语、灵魂穿刺、意志崩溃、致命幻象】
“……”
陆凝揉了揉眼睛,然后又看了一遍,确定自己没看错。
她倒不是会因为这个而惊慌的人,反正那一堆状态她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效果,在这里担惊受怕还不如分析一下来历和目前的状态。根据希拉克略所说,如果在这里出事的话估计也会化为怪物,但旧日篇章能让人保持理性。至少她现在多了那么一堆听上去吓人的状态却依然没感觉出什么不正常来,或许要担心的是另外的队友。
“先解决问题。”陆凝提取出一叠照片,她自然是将经过的每个房间都拍摄了下来,无论那些房间之后消没消失,忽然昨日记录的都是她的经历,不会随之消失。她研究了一下那些照片,第一个能确定的就是这里的房间确实不呈正常空间分布,否则早就重叠到一起去了,而第二个则是各个房间之间互相有所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