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2t精华都市言情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虛空人形-第三五二章 敗者的狂吠展示-ahx8g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
水门破坏了安琪【八卦封印】状态下的黑暗相生“永动机”,让安琪撕心裂肺的嘶吼中,身体就像是使劲往里面填充固态物体一样一块块膨胀起来,先鼓起来的泡破裂冒出一股股黑水黑气,便瘪了下去,别的位置鼓起来破裂爆出黑色物质,又扁下去,如此往复。直到坠落在地。
水门竟然倾斜了安琪体内两股相生黑暗的平衡,因为它们的意识都用【人间道】力量抹去了,所以只要单纯暴走直到化作引爆的炸弹而已,让身体被自己体内失衡的黑暗查克拉自己爆死自己?【八门遁甲】已经强行关闭了,精力全部集中重新构筑封印,这程度怎么杀得了她?
安琪挣扎着爬起来时,一把飞雷神苦无插在了她不远处,水门出现在了那里。
“对不起啊,安琪。【尸鬼封尽】。”
水门面色悲怆,双手结印,背后出现了死神的虚影。死神的魔掌则透过水门的身体,朝安琪伸了过来,就要把安琪的灵魂给拔出来!
“四代火影啊啊啊啊啊啊!你这家伙!”安琪再也顾不上体内的问题,强行驱动查克拉发动【人间道】,要把灵魂拖回自己体内。
身体毁了可能还有办法,身体都给摧残了多少的安琪继续更换身体又何妨,灵魂封印了就什么都完了!
【这样好吗?】
水门警戒地注意四周,谁在发动通讯忍术?
【你要是这样对待她,那个传说的半份灭世魔物就要出来了,你无法施展多次这程度的封印吧,鬼之国的巫女可在我手里哦。】
水门回复确认道:“是你啊,之前试图夺走佐助眼睛的人呢。”
【没错,看你这么对待自己的亲女儿也很痛苦的样子,何必呢?给你三秒离开,不然——】
水门确认了一下刚刚被鼬接住的鸣人和佐助那边,看起来没问题的样子,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他们送到纲手那边治疗,从佐助展现过的转移门一样的术看,有足够查克拉应该也能够连接其他空间。
水门默默分出一个影分身将那几个人带走后,继续和艾尔芬对对话,顺便尝试套套情报:“恕难从命,倒是我可以向你们问问即使木叶村也不知道的,关于我女儿的事情吗?既然你们能成为同伴的话——”
【拒绝。我不是在交涉,你们没有退让的意思,就请后果自负。】
水门脑内通讯中断,这时,安琪已经变得一片漆黑模糊的脑袋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爸……爸。事到如今和我来这一手吗……既然将这个留给我的话,你当初的自我牺牲岂不是全部白费了?口中为了村子村子,尽做些来回无意义的事情……爸爸你不可能是个傻子的吧?哈哈哈哈哈,所以你果然是个神经病,火影除了团藏以外都是神经病。”
“在这时候提到团藏,团藏和你说了什么吗?”水门并不放松和安琪的灵魂拔河,和善地问道。
安琪无视自己身上愈发激烈地接连内爆,以及自己都能看得到的如洪水般流失的HP和MP,此时她反而失去了所有的狂躁冷静下来了,因为知道此身的结局已经无法改变,她并没有学习破解正在施展的【尸鬼封尽】的办法,就算有,身体正在崩溃的她也做不到。
“团藏大概只是把我当做兵器看哦,所以我很感谢团藏啊,因为他这种崇尚武力统一威慑忍界的人,是非常爱护好兵器的,我只要表现像是虽然容易走火和威力过剩但操控起来没问题的兵器,就能得到最棒的呵护了哦。爸爸你做了什么?虽然和你不熟,可你将整个村子当家人看待的眼光还是挺有名的哦,因为和前三代不同是平民出身吗?既然如此,为什么会把九尾之乱整成这种结果?”
水门听了安琪的诘问,也自知当时的应对并不完美导致接下来一系列事件的他正要开口,但安琪马上抬起已经爆散得不成形状的手阻止了他。
“我没时间舌战嘴遁了,这次第一次见面,即使你真的是此身的生父,我能表示感谢的也只有让我这躯壳出生一件事而已。总的来说我们之间等同于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吧,所以没什么好寒暄的,既然你和我敌对,那就把我的话都当做败者临终前的狂吠好了。
“所以说你是神经病啊,明明当时你直接把九尾花十几秒丢到过去的战争中被你布下飞雷神印记的战场,然后自己去追带土就没事了。既然你把村民都当做家人看待,既然自己都感到带土会给将来带来血雨腥风,为什么不为了保护所有家人的将来去追他,追杀到最后,那家伙也不可能一直保持时空间虚化吧?当时的带土能被你短时间击败就说明你的胜算不小的吧。”
“这也不需要你辩解啦,我明白,完全明白的,你当时还是有些私心的嘛,想要将九尾分成两半,分别封印在我和妈妈体内,这样就不损失九尾的情况下救妈妈了。”
“可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专门张开结界把九尾隔离起来,不让木叶忍者们参战?因为要保护那些‘家人’吗?白痴,神经病,你有这能力吗?不是搞砸了吗?结果还被九尾挣脱束缚,让你们为了保护我和鸣人用身体抵挡九喇嘛的爪子双双殒命,即使如此,最后能把九尾主体封印在我体内的力量都有,将九尾封入本该即将死亡的你们自己体内和九尾同归于尽或者将九尾丢到威胁不到村子的野外,不是更轻松吗?为什么就送到我体内了,为什么?村民是家人,我是充话费送的了(火影世界明显有电话)?让我使用九尾的力量继承你们的火之意志吗?既然不把我当兵器看,怎么就把我做成最终兵器了?还是在爸爸的世界观里,亲人就是为了成为守护村子的兵器而存在的吗?”
安琪在那里不停地说话,说着一堆简直和找茬、杠精、无理取闹没什么两样的话,她并没有期待水门的舌辩,反正即使讲出大道理也没有放过她的理由,水门是个称职的忍者,为了村子一些将来的不利可能性能够牺牲孩子的人——将村子的一部分未来在孩子刚出生便寄托理想当场去世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水门甚至没考虑过只要村民多损失一点,只要不在意未来战争村子损害大一点,他就能活下去自己完成理想的可能。
所以,即使克劳恩皮丝给的情报中没有,安琪也有理由相信只要亲人孩子成为敌人,水门就能把亲人孩子也全部杀光。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