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b5u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狼與兄弟 愛下-第五千兩百零四章 就是陳子然推薦-giwt6

狼與兄弟
小說推薦狼與兄弟
他整个人已然彻底失眠,就在这会儿,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夏宛山打过来的。
“黄陈涛阁下,哈洛伦的空军已经奔着我们河城的方向飞行而来,同样的,巴蛇和普缇也分别从两个方向攻向河城,巴蛇兵团的行军速度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快不少,您得赶紧拿主意啊,要不要阮文飞顶替子画,吉祥可是必须得正常运转啊!”
黄陈涛死死的攥着电话,情况紧急,这种时候吉祥要是乱了,他还离着这么远。
那后果不堪设想!情急之下,黄陈涛直接下达命令。
“通知阮正,提拔他为总参谋长,暂时顶替马叔职位,让他不要回归部队!留在总指挥部!与子画一起主持大局!阮文飞那边,暂时不要做任何变动……”
黄陈涛这样一来,等于是直接拿了阮正的兵权,明升暗降,同样的,子画也和身边的所有人分隔而开,再天越特战队的“保护”之下,与阮正一起负责指挥战场,阮文飞,则继续做他的大司马,幕后盯着子画。
河城,总指挥部内的那个小房间当中,阮正靠在之前马叔所在的那张床上,脸色一阵红,一阵绿的,他显得非常的愤怒。
就在这会儿,房间外面有人敲门,副总参谋长进入了房间,他的手上拿着一份文件。
“总参谋长,您看看,这是我们刚刚制定的阻击巴蛇兵团以及我们战略转移的所有计划。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要提交给黄陈涛阁下了”
阮正转过头,冷笑了一声。
“哼,你们定好了就行,不用给我看了,我阮正几斤几两重还是清楚的,这也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我别再给你们瞎出意见了,出了问题我也承担不起,至于子画,也不用给他看了,他一个搞情报的,耍点阴谋诡计行,整这个也没用,你就干脆直接给黄陈涛阁下报上去就行了!赶紧吧!现在形势这么严峻!”
阮正说着说着就有点不耐烦了。
副总参谋长看着阮正这个样子,也不敢说话,起身离开了,阮正一脸的怒气,就在副总参谋长刚刚离开的那一刻,子画从外面也进来了,他坐在了阮正的身边,自己拿起来一支烟,递给了阮正一支。
阮正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着接过来,但是似乎又觉得面子上有些不妥当,最后他还是带着一丝怒气的拿起烟,大口大口的吞云吐雾!
子画从边上叹了口气。
“马叔得病的事情,真的与我毫无关系。他不是一天两天了,整个指挥部的人心里面都有数。而且整个指挥部的安防工作都是夏宛山负责的,你为何就觉得和我有关系呢?幸亏马叔病情并不是很严重,估计不用多久就可以恢复健康,到时候,他就可以帮我洗脱一切嫌疑了。否则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去哪儿鸣冤了!”
“再或者,您可能就是想要这个总指挥的位置吧,那你直接和我说就好了啊,我让给你也没有关系的,反正也就是几天的事情,何必要这样呢?你这不是害我吗?”
子画伸手指着自己。
“自从我进入到你们这个圈子以来,处处小心谨慎,摆足了做晚辈的姿态,再吉祥内部,我是总负责人,对阮文飞,我还毕恭毕敬,我为的是什么吗?我为的不就是大家能团结一起,好好的辅佐黄陈涛阁下吗?我怎么就这么不入您眼呢?”
“阮正阁下,拍着自己的良心说,因为您的性格,您闯过多少祸,每一次我再黄陈涛阁下面前都是极力的为您说好话,尽可能的帮你减轻责任,您难道不清楚吗?为什么我这么一心一意讨好您,您还非要跑到黄陈涛阁下那里去打我的小报告呢?您是不是有点太欺负人了?”
子画说的情到深处,一脸的委屈。
“你们有点太过分了吧?阮文飞这么长时间,一直私下给你们传递情报消息,根本不过我这一关,被黄陈涛阁下发现了,我还说是我让他说的,也在帮着你们圆,结果就换来你对我的这种回报吗?我不指望您帮我,您别害我还不行吗?我怎么你们了?”
子画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似乎快哭了一般。阮正这个人吧,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这要是子画上来和他就一顿刀光剑影,他保不准敢毙了子画,现在子画这么一说,字字属实,句句占理,还整的这么委屈,说的阮正心里面一下就不好意思了,再反过来一想,就是马叔盯着自己看了一会儿,自己怎么就能整出来这么大的事情呢,阮正也有点嘴笨,但是脸上的愧疚,已经表现的毕露无疑。
“子画兄弟,你别误会我,我阮正,向来是对事不对人,刚刚开会那会儿,马叔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虽然说不出来话,我就觉得他好像有啥事似得,所以我只能往你那里想啊,你说是不是?而且越想越极端,越想越瞎想,最后就钻了牛角尖了,我给黄陈涛阁下打电话,就是表达了我看法而已,也没有就说你一定有问题啥的啊。我我,我”
阮正说着说着,从边上“哎”了一声。
“怪我!怪我了!我给你道歉,兄弟们,我真的是对事不对人!”
阮正又重复了一句。
子画一听这个,眼珠子转悠了转悠。
“阮将军,道歉就不用了,我知道您一心为国,肯定也是为了国家好,我就是心里面有点不平衡,但是我确实是该怀疑,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让马叔恢复语言能力,只要他能恢复语言能力,我就彻底洗脱嫌疑了,你说他这病的,也真不是时候!”
子画一脸的郁闷,不停的摇头,好一会儿的功夫,他叹了口气,跳转了这个话题。
“不过说实话,黄陈涛阁下的做法,确实是让我有些心寒,我跟着他,不比你们跟着的时间短,虽说一直默默无闻,但是几次舍命相救。”
子画一边说,一边掀开了自己的衣服,身上的几处枪伤刀伤格外明显。
“我这么用命去保护的一个人,现在居然因为这么一点点的事情,就开始怀疑我了,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我,还分别羁押控制了我的那群下属。黄陈涛阁下啊,真伤人心!”
阮正听到这,从边上叹了口气。
“兄弟,你也别和他一般见识了,毕竟他的位置在那里呢,帝王哪有不多疑,不多心的呢?咱们现在所面对的这些,无非就是正常的帝王心术罢了,你得学着适应习惯,所有帝王都是如此。你们的关系再好,也不妨碍他防着你!你看看我,手上的军权都被拿了,你说我做什么了啊?”
子画刚刚说的这番话,本来就是再套路阮正,看看阮正对于黄陈涛拿他兵权什么反应。
正常情况下,阮正这幅表情状态,肯定是非常生气的,正好子画看看有没有策反的机会,但是没想到当子画真的这么说的时候,阮正居然一改常态,安慰起来了子画。这让子画接下来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索性子画也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感觉到了阮正的内心想法之后,直接点了点头,笑了起来。
“正哥,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心里面就平衡了。再怎么样,我再黄陈涛阁下那里也不如你,对不对?”
“那可不,所以说,生气归生气,愤怒归愤怒,但是一定要理解他!他也是没办法!其实这个节骨眼上,他承担的压力,比谁都大!”
子画点了点头。
“也是,黄陈涛阁下平时对待我们,确实也是没的挑!”
子画这会儿往过一圆,阮正跟着也笑了起来。
片刻之后,子画突然跳转话题。
“正哥,你刚刚说的,因为马叔一直再看你,所以你才怀疑我的。”
“是的,怎么了?”
子画的语调瞬间就变了。
“那你确定他看的,就一定是你吗?或者说,他看你,是想给你传递信息的话,为何要一直看着你呢?你当时身边做的是谁啊?左右两侧。”
刚刚还嘻嘻哈哈的阮正,再听到这番话之后,突然之间一拍自己的脑袋。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这呢!他看的一定是我吗,那意思一定就是让我怀疑你吗?”
阮正从边上站了起来,双手后背,当时坐在我左侧的,是陈子然,坐在我右侧的,是夏宛山,我们三个离的很近。
“陈子然?”
子画一副惊愕的样子,瞬间也站了起来。
“正哥,当初王赢能从我们这里突围逃离,陈子然就是罪魁祸首啊!这事情当初还差点让我抗了锅!很多人都知道!包括阮文飞!”
“这个事情我也知道,但是后面黄陈涛阁下选择了信任他。”
“那会儿是什么情况,现在是什么情况,今非昔比啊。”
“而且陈子然是夏宛山带出来的兵,和夏宛山关系非同一般啊!”
说到这的时候,子画突然之间就捂住了自己的嘴,转头小心翼翼的看向了门口。他压低了声音“如果,如果,真的存在马叔一直盯着你看的话,那,那,那。”
“不太可能吧。”
阮正这会已经完全让子画给带跑偏了,似乎钻进了一个死胡同。
但是转念一想,阮正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声。
他瞬间就想到了很久之前,马叔给他打过的那个电话了,电话当中,马叔特意强调过,让阮正找阮文飞帮忙,盯死了陈子然和他的人。
这个事情,知道的人只有阮文飞,阮正,还有马叔。
阮正再次的品味马叔当时开会时候的那个眼神,一直再盯着自己看,怎么品,怎么就觉得马叔似乎是又在提醒自己陈子然。
这一瞬间,他整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不一会儿的功夫,阮正抬头,十分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