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po0d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起點-2424-殺俘的姬賊熱推-ulasm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胖鸟潜伏进苍林郡已经有了数日。
甚至于,姬贼都开始对胖鸟的能耐刮目相看。
就眼巴前双方这种恨不得刨了对方祖坟的仇恨在这摆着,胖鸟竟然能潜伏进去,他甚至能在夜里神不知鬼不觉的领着暗卫从城头上翻过去还不被发觉。
就连狩,怕是都做不到这样吧?
若潜伏也就算了,胖鸟除了潜伏之外,每天晚上,还都会通过信鸟将消息送回到城外姬贼手中,白天不行,白天要是被看到了信鸟的话,少不得被蚩尤他们扔石头打下来充当食物果腹。
当初在黑水郡的时候,九兄弟里面最弱的凿牙都可以做到,更别说蚩尤了。
真就是胖鸟说的那样,蚩尤兄弟三人每天解了几次手,吃了什么,干什么了,就跟让姬贼在现场一样还原。
如此一来,姬贼忍不住对胖鸟的能耐表示惊奇。
一般人,可是做不到这样。
有了暗卫做眼睛,姬贼对蚩尤的动向算是了然于胸。
得知了蚩尤最近没有什么突围的打算,姬贼坏水上来了。
胖鸟回报,蚩尤他们的食物来源还真是和之前的猜测一般,都是从老八食堂里面捞上来的,用雪水冲洗干净了而已。
乌斯玛听到这个消息,恶心的隔夜饭直接吐了出来。
现场一票子人也都开始反胃,小姬焕更是擦着嘴巴,幽怨的看着姬贼。
姬贼倒也是抿嘴一笑,丝毫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升帐点将,姬贼想出来了一个激怒蚩尤出来决战的方法。
尽管姬贼畏惧先前蚩尤一人狂砍四面城墙的本事,但姬贼从来都不是一个按照套路出牌的人。
所谓引诱蚩尤出来野战,说白了,就是骗蚩尤出来,用连弩火油车招呼他。
光是这样饿着他也不是个办法,能用连弩火油车多杀一下九黎部众还是要的的。
这不是,姬贼想到了兽血儿子火石。
这个骂阵先锋,祖安文科的小状元。
悄悄的在火石耳畔耳语一番,火石听了欣喜离去。
就是兽血很纳闷,问姬贼和自己儿子说了什么。
姬贼轻声的笑,摆手只说待会就知道了,随即,长叹一声,抬头四十五度角望向半空中,心中默念:阿巨,看着吧,我会给你报仇的。慢慢来,九黎联盟二十多万族人,老子一个不要,我会将他们全都送下去给你陪葬。
放下姬贼这边不提,火石接了姬贼命令出来,在泰的掩护之下来到了苍林郡城外,手拿着铜皮喇叭,张口嚷嚷了起来。
开始帐中众人听得云里雾里的不真着,后面忍不住跑出来一听,都笑了。
你道火石喊得是什么?
他把城中这些天九黎部众食物来源的事情给说了一遍,说的时候,还不忘嘲讽九黎部众这么重的口味,早知道这样,城外这数万炎黄的战士,每天拉的,就够你们多少天的食物了这种话。
本来九黎部众吃这么恶心的东西就已经够反胃够丢人的,赶上火石嘴还特别的欠,说起恶心人的话时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的,让城头上,呕吐声音连成了一片。
巨相是彻底的忍不住了,不经过蚩尤同意,打开城门就要来收拾火石,要把火石嘴给撕烂了。
火石倒也是光棍,看到城门开时,第一时间翻身上了身旁边战马,一声招呼都不带打的,一溜烟而去,速度之快,连泰都没有反应过来。
比及巨相追来,火石和泰加快速度,一闪身就消失无踪。
下一秒,连弩咆哮,火油车遮天蔽日扬起火海。
巨相带出来的这两千余人瞬间就遭了秧。
巨相也是狠下心了,说什么,也要冲到漓火的营地,把火石给抓出来。
然而终究不是刚开战时九黎部众那一往无前的气势,被困了二十多天,每天都吃这么恶心的食物,早就消耗掉了九黎部众的斗志。
他们失去了拼死一斗的勇气,连弩招呼之下,人群纷纷倒撞死在当场,鲜血染红成了一片。
就连巨相,都受了重伤。
若非后面争奴知道了八弟擅自跑出去找姬贼秽气,特意赶出来将巨相带回去的话,怕是蚩尤又要送走一个兄弟了。
饶是如此,争奴是冒着矢石,拼着胳膊被连弩擦伤把巨相带回去了,可跟着巨相出来那两千九黎部众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除了四成左右的九黎部众死在了连弩和火油车之外,剩下的六成,大多负伤成了姬贼的俘虏。
阿巨的死也的确是刺激到了姬贼,搁在过去,姬贼抓到俘虏的第一时间就是留下来,好战后收编及时补损。
然而这一次,姬贼完全展现出来了他杀伐暴虐的一面。
所有抓来的九黎部众,根本不问,直接押到苍林郡下,特意的喊出来蚩尤当面瞧着斩首。
蚩尤不受姬贼激,上当带人出来莽了一波,结果又被连弩收割一番。
蚩尤不敢出来了,他倒不是自己怕了,其实以蚩尤当前天花板的实力,一个人冲出去虽然勉强,但还是有机会的,只是一点,他能走,手下这些族人走不了。
其中可大多都是跟着自己一路过来的九黎本部老人,联盟中,七十二管理层更是有二三十人呢,怎么可能说抛弃就抛弃?
看出来了姬贼诱骗自己出去射杀目标的蚩尤不出门了,任凭姬贼在外如何处决自己手下族人都坚决不出。
姬贼也不跟他客气,你不出来就不出来呗,人我还是要杀的。
别以为,屠了黑水青岩两郡,杀了飞鹿阿巨之后,我还会原谅你们,九黎联盟,一个人都别想留下来!
姬贼的屠杀俘虏是奔着撒气去的,大家也都知道姬贼心里在想什么,也都没有人劝说姬贼杀降不好,因为大家也都憋着一口恶气。
反观蚩尤,面对姬贼杀俘还没有任何作为的行为,使的苍林郡中许多九黎部众全都不安了起来。
昔日里,仗着个人无双无力横行天下都毫无忌惮的黎尤大人哪去了?
难道说,换了个名字叫蚩尤之后,胆子就小了么?
就眼睁睁的看着手下被屠杀也没有任何表示么?
慢慢的,城内九黎部众对蚩尤也没有了先前那般的盲目崇拜,更多时候,他们心里都生出来了一份质疑。
若非城外姬贼杀俘一个不留的手段过于毒辣,怕是早就出现了跳城投降的事情。
说来也是,若姬贼稍微放缓一些手段,怕是苍林郡早就成了蚩尤的埋骨之地。
可偏偏不,姬贼就是要杀,就是靠着杀,来祭奠被屠杀的无辜族人,被杀死的飞鹿和阿巨。
这也算是姬贼性格上的一个缺点吧,你说他不顾全大局也好,你说他快意恩仇也罢,反正,姬贼是做不到接纳屠杀了自己族人,杀了自己战友爱将的敌人的。
胖鸟每天夜里将城内的变化送知给姬贼,这让姬贼接到了信之后越发乐观。
毕竟,击破蚩尤用不了多久了,马上,就可以给阿巨报仇了,如何不开心?
就是一点让姬贼想不明白,历史上,炎黄联盟打败了蚩尤的地方难道不是一个叫逐鹿地儿么?可这是苍林郡啊,位置也不符合啊。
姬贼搞不懂,最后,就自己猜测会不会是苍林郡后面改名叫逐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