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xgvw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起點-第三百七十三章 道門展望(一)-qjqut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小說推薦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宁州。
沧澜县。
清晨。
砰砰砰——
砸门声不断响起。
“刘二,刘二……”
“快些开门!”
城东大墟的一处看着略有破败,却依旧颇为大气的宅院门外,一声接着一声的呼喊声响起。
“来了来了!”
院内,一个四十多的中年男子急匆匆地披了一件外衣,从后院的卧房着急忙慌地跑了出来。
来到大门前,打开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短打装束。气色和衣着比起开门的中年男子还要差,显然家境要逊色一些。
只是中年男子的神态却颇为恭敬,脸上挤出了几丝笑容,“石家哥哥,这般早来寻我可是有事?”
“刘二,我在外间唤了你半天,你来得怎地这般慢?!”
皮肤黝黑的汉子站在大门外斜睨了匆匆穿好衣物的刘二,语气颇有些呛人。
“那个,石家哥哥……”刘二赔笑着说道,“家父年纪大了,夜里不安生,我陪护得晚,是以睡得……”
“行了行了。”
被称作姓石的汉子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声音颇有几分趾高气扬道,“我是替仙人们来传话的,仙人们在县中收弟子,县中各家各户八岁以下的孩童都得送道院里去,真真是挨千刀的,你家也能得了这份恩典。”
“仙人收弟子?送道院里?”
刘二一时有些发愣,后面那石姓汉子谩骂的话他完全没听进去,只记得一句送道院里。
“可记着了,这是你家的大造化,巳时就得送去。”那姓石的汉子见刘二有些发懵,也懒得多话,只是再次交代了一句,又匆匆忙忙地朝其他家跑去,哐哐哐再次一通砸门。
好半晌,刘二方才回过神来,晃晃悠悠地转回到了内院。
一路院落长了不少杂草,屋檐砖瓦残破也没来得及修葺,还有角落处,堆叠着杂物。
他家宅邸颇大,换做早些年算是城内排的上号的大户,后来世道不好,日渐衰败了下去。
前些年,曾经依仗着家中的磨盘,给城内人磨米磨面维持生计,只是后来……
反正,这些年的日子,其他家过得渐渐又有了起色,可他这家中,反而越发不堪了。
一进了内院,就见院中站着一个拄着拐的老人,气色衰败,可还强撑着走动。
见刘二从外间进来,老人轻轻点着拐杖,喉咙里仿佛含着一口浓痰,含含糊糊地问道:“谁来了?”
“是石家哥哥过来了。”
刘二轻声回答,说着想要上前想要搀扶住老人,却被老人一把推开。
“是老石头家的那小子。”老人脸上苍白的脸上隐约浮起一丝血色,“他算个什么东西,大清早也来我家砸门,前些年若不是我看着老石头的情分接济,哼,他一家……”
刘二束手站在一旁,听着自家老父的絮絮叨叨,脸上颇有无奈之色,然他也不去打断,只是听着老人反反复复地说那些旧事。
在早些年家中虽是落魄了,可还能仗着院中的石磨,给邻里磨些米面维持生计,但自从那次事发,虽是真人们不追究,但到底还是受了不小的影响。
尤其是不少人听说了他家中养鬼推磨之事,往日走动得勤快的,渐渐也疏远了。
老人经了那次的事后,大病一场,脑子混沌了许多,这家业也就得靠着他来撑起。
唉,其实又哪里能说是什么家业,不过是勉力让一家人能勉强糊口度日。
好在如今沧澜县渐渐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只要肯卖力气,他一个青壮劳力,终究还能养家糊口。
“那老石头家的小子,过来寻你甚事?”
絮絮叨叨地叫骂了一阵,老人又斜睨了一眼旁边的刘二,他如今身体越发不堪,可气性却比以往更加大了。
刘二听到自家老父问话,一时却有些吞吐了起来,“道……道观要招弟子,石家哥哥来通知孩儿,让言儿,不对,是让牛娃去。”
言,是刘二他老父刘睢为自家孙儿取的名,从小他都是这般叫,算是个文雅的。自然刘二其实也只是行二,只不过被人唤得多了,本名到没人在意,多以刘二相称。
之所以要给他儿子改名,依着自家老父的说法,便是原来家中有佛像庇护,哪怕是家中招来小鬼,都是神佛可怜他家落了难。
但佛像被毁之后,老人一场大病,却是不敢再将自家孙儿继续叫做刘言,反而取了个贱名“牛娃”。
刘二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如今世道,鬼祟妖魔出没,哪怕近几年沧澜县这边太平了,可往来的商贾还是不时带来一些骇人的消息。
他家里的“牛娃”是独苗一根,自然是不敢大意。
小孩出生到成人,要过阎王关、玉吊关、和尚关、落井关等关煞,精气盛而神气衰,心智不足以守魂摄魄。
而鬼怪邪祟性喜作恶,见父母兄长心疼孩子,就会心生嫉妒,追索戏弄孩童、进而惊吓到哀痛,造成三魂七魄的丢失与游离。
而给孩子起个贱名的话,就有嫌弃之意,表示孩子不受家长待见,这样鬼怪邪祟就没有兴趣再插手了,故取一个丑名可以骗过鬼怪,让其厌恶而放弃勾魂,使小孩躲过关煞。
“嗯?!”
就在刘二说完话后,本就气性颇大的老人一下仿佛仿佛眼珠子都要瞪得掉出来,拐杖在地上拄得啪啪响,扯着嗓子道,“道院?道院还想招我孙儿?”
“爹,爹,你莫要气恼。”刘二赶紧上前宽慰,“你若是不愿意,我们家不去便是了。石家哥哥也没说一定得去,对,不去不去。”
他家是信佛的,虽说如今释家在大周灭佛之后,已是罕有踪迹,但毕竟是曾经煊赫一时的宗门,庙宇寺院无数,多少还是有些流传。
刘睢年轻时经商亦非一帆风顺,多次折本,甚至有次被逼得走投无路,逃入深山,在一棵树干上准备自缢,结果为一个躲在山中的老僧所救,赠与他两个佛像,又教他诚心礼佛,做个善男。
自那之后刘睢家业便开始有些时来运转,先是有人借贷于他,而后又做了几桩大买卖,渐渐起了家业。此后,刘睢虽早夭了一子,然而二子还是健康长成,后来虽是年迈,时局也多有不堪,但一家人总还能过活。
直到这沧澜县县衙里的官员胥吏被道门中人替代,才真正衰微了下去,在那两尊佛像被毁之后,又有小鬼之事,才算是真正到了谷底。
“不!”
许久,看着仿佛暴怒不已的老人,渐渐冷静了下来。
浊黄的双眸落在了刘二的身上,声音难得的吐字清晰,“去,必须去!”
“爹,这是为……”刘二有些不解。
刘睢气色不佳的面容仿佛忽然有了精神头,拄着拐在原地来回走动着,出声教训着自家儿子道:“你当为父信奉释家佛陀是为了甚?还不是那时我走投无路,有了那两尊佛像庇佑,方才能有了这份家业。如今时事易转,佛像也被毁了,我们家名声也坏了。这次却是一个好机会。”
一边说着,一边老人在院子中走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连拄拐都不需要,恍惚间让刘二都觉得又见着了正当壮年时的父亲。
“二郎,你带牛娃去了,一定要找机会让他排到前方,如今这天下在变,我是老了,你也是个愚笨的,唯有我们家牛娃,还算有些灵光,值得一试。若是我刘家祖上有灵,让牛娃被选入道院,这……这也算是一步登天之事。”
说到这里,老人刘睢神色越发热切了起来,又瞥了一眼宛如木头似的呆站在那里的刘二,蓦地再次狠狠用拐拄了一下地面,“不成,今日道院我也得同去。”
“这个……”刘二为难了起来,有些担心道,“爹,你这身子骨……”
“我这把老骨头还没入土呢。”刘睢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但凡你能机警一些,这事也不用我去,你是真不懂得其中道道和这里面的机缘。”
大周二百年,确实是将许多东西都给泯灭了个干净,但雁过留痕,终究是有一些东西流传下来的。
如刘睢这般年轻时行走过天下,还得了些许际遇的,多少还是了解一些。
寻常人想要拜入那些仙道宗门,极为不容易,很多时候即便是知道山门所在,可任你有什么手段都进不去。
这些宗门自古以来,隐于凡人不可知的各处之中,招收弟子要么是从门内门人开始,要么也是在世俗世界里挑选王权社会的有身份者。
少数一些无天赋离开宗门的,又或者一些家中有长辈在,但自身无法进入,继承了几手术法的,算是民间术法流传的来源。
到了大周的二百年,那更不必说,宗门销声匿迹,哪怕真的有暗中发展传承,不是被对方找上,也是无处可寻。
而这次不同。
这次是道院,或者说是道门,真正的大张旗鼓的选拔招收弟子。
几乎没有几个人不为之心动的,修仙修道,长生不老,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再伟力归于自身的这种神魔世界,这一条路,毫无疑问,比起当官什么的,还要有盼头得多。
也只有那种戏文里,才会觉得家里有人得缘法去修道不好,反而要逼着对方去考功名科举,这两者哪里能有可比性。
刘睢心中打定了主意,冲着刘二摆摆手:“去吧,将牛娃给叫醒了,然后换身干净些的衣裳。”
“唉。”刘二点头应是,急急忙忙往自家后宅去了。
日上三竿。
沧澜县的街头越发热闹了起来,街道上车马往来如水,行人如织。
各种叫卖、吆喝,喧嚣之声好不热闹。
自北地司州疫乱之后,近些年终于逐渐安稳下来,沧澜县北面的几处渡口外,商船往来日赠,虽各地依旧多有盗匪、鬼怪之事,但在沧澜县以及沧澜县所属的沧南郡各地已经安稳下来。
惶恐不可终日的百姓再次从家中走了出来,又有逃难的、无处可去的,以及一些胆大的商贾,从天南地北朝这大江南岸的沧南郡各处。
其中,又以临近大江的沧澜县,最为是繁华。
只因不知何时起,县中原本的县衙所属,突然坍塌湮灭,而后,在县衙原本所在的位置,段段时日起了一栋十三层高的高楼。
这高楼若是比之玉京十二楼,自算是低矮,并不能引得人如何惊诧,可在这大江边缘的一处上县,却是极为吸引人的目光。
如今城内各处,往日里的那些巡城的士卒、差役并未多大改变,但不少要害部门上的胥吏官员,却已换了人。
这些人大多身着道袍,有华丽张扬的紫袍、黄袍,也有清淡素雅的青衣、玄衣,只是皆作为道人打扮。
行走在沧澜县县城之内,行人偶尔抬头仰望,不时能见着飞掠的剑光,乘风驾云的缥缈身影,时隐时现。
往日里多数只是在坊间流传又或是在话本里听到的事情,在沧澜县已经越来越容易见着。
甚至,除了沧澜县,沧南郡周遭几个郡县,这般的神仙人物也多有出现,而且皆是直接接管了县衙等一应事物,处理起民生民计。
面对这些“仙人”,不论是城内城外的大户、豪强,还是底层的乞丐、百姓,一个个不敢说都心中畏惧,但几乎仙人所发布的诏令,是没几个敢违抗的。
当然,仙人们的规矩,大家遵守,可同样的心中也感觉安宁了许多。
至少城内城外不单单是盗匪、小贼之类销声匿迹,便是很多诡异事,几乎也不复所见。
偶尔夜间还能见着一些高来高去的身影,听到零散的叮当打斗声,总之,是安定了下来。
这也是沧澜县和沧南郡日渐繁华的原因之一,城内大量的人口涌入,在各种道人的安排下,寻找到了生存的位置。城外,各种田地也被组织起来,连续数年开垦,渐渐丰收。
这等日子,除了少数如刘睢刘二家那样有些困苦外,大多数的普通百姓,税赋降低,秩序稳定,反而是缓了一口气。
至于说——
原先那些城里的县令官员们,普通百姓庶民,也不知晓他们去了哪里,但有心的也见到过,一些个颇有官声的身上的官袍已经褪下,换上了道袍。
沧澜县县衙原先的位置,如今便是那座十三层的高楼,高楼外大多数的建筑已经被拆迁,连着原先县衙门外的广场和诸多建筑,然后形成了如今道门在这沧澜县的道院所在。
此刻。
道院的宽阔广场上,密密麻麻地站着许多的人影。
几乎都是五六岁到十岁上下的童子童女,在父兄家人的陪伴下,看着这般热闹的场景,极为好奇。
又有一些顽劣的,在人群里来回乱窜,引得后方追赶的家长呼喊个不停,还有眼馋广场外小贩、货郎叫卖的各种小吃、甜食,又有被这般人多吓得抓着父母衣角缩在后方的。